可乐小说网 > 醉枕江山 > 第七百九十四章 尔虞我诈

第七百九十四章 尔虞我诈

  杨帆离京秘赴房州的这段侍jiān,京城里发生了许多事。

  王孝杰身故以后,安西四镇méi诱一员称得起份量的大将镇守了,而对武周一朝最大的军功,武则天又甚为看重,无奈之下,武则天只好启用西突厥可汗斛瑟罗为平西军大总管,镇守碎叶城。

  斛瑟罗自从留居洛阳城以后,最大的嗜好就变成了醇酒美人。

  最近他刚刚得到一个日本美人,名叫阿酱,是个笑起来阳光般灿烂的女孩子,不同于中土和西域美人儿的风情和她爽朗的性格、明媚的容颜,使她迅速成为斛瑟罗的新宠”五月中文“小说章节。不想正与美人缠绵恩爱着,turán就接到圣旨,让他去碎叶城上任。

  斛瑟罗这些年来他久居京城,在族人中的威望日益降低,当初他就无法同乌质勒抗衡,眼下更不kěnéng,可是圣命难违,他只好硬着头皮上任。

  他很qingchu,此一去必受乌质勒排挤,好在这一次他是奉圣命以平西军大总管的身份赴碎叶城,乌质勒绝对不敢杀了他,倒是不怕有性命之忧。不过用不了多久,他肯定得被乌质勒挤兑得待不下去。

  所以,他连最宠爱的日本姑娘阿酱都没带,反正用不了多久就得卷铺盖滚回来,他孤身上任去了,也不zhidào如今yi精变成了美女收集家的他,回来的侍hou会不会再带回来个斯拉夫美人或者其他侍me民族的美人儿。

  另一方面,契丹降将李楷固和骆务整深感朝廷信任,感激涕零之下,从反周的急先锋摇身一变成了平叛的强力人物。

  契丹如今分裂为三两部,一部投奔突厥,一部投降朝廷。一部保持中立,此外还有一部分曾参与造反的人马成了游匪。李楷固和骆务整眼下就是扫荡这些游匪的中坚力量。

  他们熟悉契丹人,也熟悉北方地形,因此连连取胜,武则天闯讯,心中大赞狄仁杰和杨帆有眼光,这两个曾经的祸害如今果然成了朝廷的栋梁。

  只不过,为朝廷保下了这两员降将的狄仁杰现在却不大好了,他病了。

  狄仁杰一向身体强健,平时很少有个头疼脑热的毛病。结果这不常生病的人一旦得了病还就不rongyi好了,狄仁杰卧榻多日,武则天大为焦急,特意派了御医去为他诊治,可狄仁杰yi精老迈。非药石所能回,依旧不见侍me起色。

  在此期间。武则天还改控鹤监为奉宸府。以张易之为奉宸令,张昌宗为奉宸监,更名之后,开始由张氏兄弟搜罗大量的京师美少年充斥其间,二张趁机把许多与之交厚的倜傥少年引入宫中,充作武则天的后妃。并为他们讨取各种官职,进一步扩张了ziji的势力。

  同时,内政方面,朝廷施行了七年实际上早已名存实亡的“禁屠令”也停止了。七年来,有权有势的人始终有鱼有肉,真正倒霉的是那些安份守己地以捕渔为业的渔民,这些可怜人大多集中在江南水乡,等禁令解除的诏命送达时,他们早已困顿不堪了。

  另一件事则与杨帆有关,房陵县令把牢里发现“神人脚印”的祥瑞报上京师之后,不zhidào武则天出于侍me考虑,或许是近两年来yi精不再有人报祥瑞的缘故,她对这次祥瑞竟然甚为重视。

  在派员勘察,确认发现巨足脚印,并且问过两名犯人之后,武则天大喜过望,宣布以明年为大足元年,更改年号。只不过此时杨帆还不zhidào他在房陵,为了脱困灵机一动想出的一个办法,竟然促使国家改了一个年号。

  朝中在人事方面还出了一件事,刚刚上位不久的吉顼被贬职了,贬到了安固做县尉,缘由是因为他在朝堂上和刚从河北回来的武懿宗因为一桩事情发生了争吵。

  武则天当堂没说侍me,心中却大是不悦,她正在考虑立儿子为皇储,而吉顼也是支持立李氏为皇储的,武懿宗在河北表现的再不堪,那也是姓武的,如今吉顼竟敢和武懿宗当堂对峙,来日ziji大行之后,吉顼倚仗对李氏的功劳,那时会如何对待武氏族人?

  一念及此,武则天次日便找了个由头,把吉顼贬为县尉,轰出了京城。

  骑猪将军武懿宗经此一事,自恃姑母信任,又掌握了京都屯兵的大权,行事更是肆无忌惮,狂妄之极。

  病榻上,武承嗣两颊凹陷、二目无神,神色十分憔悴。

  他把手帕捂在手上,声嘶力竭地咳了一阵,喘息着对张嘉福道:“懿宗如今是京都屯兵的统帅,可为大用,得招揽他。三日后是他的生日,我已准备了一份厚礼,到时由小儿和你一起去,给武懿宗贺寿。小儿愚钝,不堪大用,还需你从中说和,道明本王的结纳之意……”

  张嘉福担心地道:“微臣自当为王爷效力!只是,微臣以为,当务之急,是先治好王爷的病,王爷您近来身子越发地差了。”

  武承嗣摆摆手,不以为然地道:“没事,老毛病了,当初被流放时太过艰苦,落下的病根儿,如今年纪渐渐大了,这病就又找了来,死不了。”

  房门“咚咚”地敲了几下,未等回答,门便拉开了,大管事匆匆走入,向武承嗣递上一根一指长的竹管。

  张嘉福虽不知发生了侍me事,但是王府管事胆敢未经允许便擅自闯入,显然是早就得了武承嗣的吩咐,告诉他在侍me情况下可以不经允许立即报见,如此说来必定是出了大事,张嘉福不由跟着紧张起来。

  武承嗣见是一根竹管,先是一阵茫然,似乎是侍me事情太久远,yi精被他忘记了,随即却脸色一紧,好象turán想起来侍me似的一把抢过竹管,匆匆打开来,就见上面写着一行小字:“笼中鸟已窃飞,去向不明!”

  武承嗣大惊失色,攥紧了那纸条,连声道:“怎么kěnéng?怎么kěnéng?十多年了,他一直安份的很,无缘无故怎么会逃?不对劲!宫里,一定是宫里有了变故!咳咳咳……”

  张嘉福急道:“王爷,发生了侍me事?”

  武承嗣阴沉着脸道:“庐陵王从黄竹岭上逃走了!”

  张嘉福大吃一惊,失声道:“怎么kěnéng?他能逃到哪儿去,又怎么kěnéng会逃?是谁帮助他逃走的?啊!除非是……”

  武承嗣强忍着咳意,胀得脸庞通红:“没错!只有一种kěnéng!这是本王姑母的手段。”

  张嘉福慌张道:“王爷,这可怎么办?”

  武承嗣冷笑道:“怎么办?当然是让他死!他死了,就侍me事情都不会发生了!”

  武承嗣扭头对大管事道:“立即派出五路人马,不!十路人马,把咱们的人全派出去,不管是水路旱路,所有从房州通向京城的路都要查,找到他们,干掉他们!”

  大管事显然也是武承嗣一向得用的心腹,zhidào许多内情,闻言毫不惊讶,沉着地点点头,便悄然退了出去。

  武承嗣想了想,一把掀开被子,张嘉福连忙上前扶住他,问道:“王爷,你想干侍me?”

  武承嗣道:“我要mǎshàng去见武三思,我还要召开宗人大会,这件事不只关乎我一人,须得动用武氏全族之力,务必阻止他回到京城!”

  武三思脸色红润,打一个嗝,一口酒气便扑面而来,惹得武承嗣眉头大皱,又是咳嗽不止。

  武三思阴阳怪气地道:“太阳打西边出来啦?听说梁王殿下偶染风寒,身体不适,你不在府上好生养病,到本王府上干侍me来啦?”

  武承嗣厌恶地看了眼刚刚退到一边的满堂歌女,恶狠狠地道:“摒退zuo诱!”

  武三思满不在乎地挥挥手,歌女乐师立即潮水般退下,堂上为之一空。

  武三思懒洋洋地道:“行啦,说吧,侍me事?”

  武承嗣捂着嘴咳嗽几声,微带嘶哑地道:“李显……逃离了房州黄竹岭!”

  武三思一愣,茫然道:“侍me?”

  武承嗣大怒,用力一捶桌子,咆哮道:“你耳朵聋了吗?李显逃了!庐陵王李显……咳咳咳咳……逃了!你说他怎么敢逃?他凭侍me能……咳咳……逃?这分明是姑母的主意,姑母变卦了、变卦了!”

  武三思好象吓呆了,坐在那儿直瞪着双眼méi诱说话。

  武承嗣道:“这件事,不仅关乎我,也关乎你,关乎我们整个武氏宗族。咳!我亲自赶来,就只为了向你说这一句话,你mingbái?”

  武三思直愣愣地点点头,武承嗣道:“该怎么办,你看着办!”说完武承嗣起身就走,走到门口时,又站住,头也不回地道:“我要召开宗人大会,我希望这一次,你不要再阻挠你的人参加,而且……你也能来!”

  说完,武承嗣便咳嗽着出去了,武三思直勾勾地盯着他的背影,还是méi诱说话。屏风后面悄然闪出一道人影,望着武承嗣消失的门口晒然一笑,道:“这个痨病鬼,倒是够操心的。”

  说话这人,赫然正是在河北鼓捣了一通,逼得奚国叛归突厥、靺鞨大祚荣自立一国,契丹一半逃降突厥,立下“惊天功劳”,回京之后又被任命为京都屯兵统帅的骑猪将军武懿宗!!(……)请记住:飞翔鸟中文小说网没有弹窗,更新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