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醉枕江山 > 第八百零九章 这才是谜底!

第八百零九章 这才是谜底!

  全本小说吧网址为:.

  千万别记错哦!

  杨帆笑了笑,道:“很累了,早点歇息吧,离洛阳越近越是不能功亏一篑,天色微明时我们就出发,那样正午时分就能到洛阳了。”说完,杨帆蹲下身子洗了把脸,便举步走开了。

  李裹儿轻轻撇了撇嘴,嘀咕道:“神气什么,等我成了公主,哼!”李裹儿没说完,翩然一转身便向车子行去,车前,庐陵王刚由许良和高莹扶着下了车,正在那儿抻着胳膊腿儿。

  杨帆远远地看着他们,轻轻笑了笑,脸上有一抹不可捉摸的神情

  夜色深深,沉睡中的魏勇忽然感到一阵心悸,他蓦地张开眼睛,只一睁眼,就看到一个黑影正蹲在面前。魏勇大骇,伸手就去摸枕下的钢刀,却被那人一把按住,喝道:“是我!”

  魏勇一怔,讶然道:“二郎!”

  四下看看,仍是一片昏黑,天还没亮呢,魏勇道:“你不睡觉,跑到我面前干什么?”

  杨帆笑笑,道:“换个地方再睡不迟,马上起来!”

  “嗯?”

  魏勇纳闷地坐起来,杨帆已经走开了,正在拍醒第二个人。

  本来就赶了一天的路,大家都乏的要命,此时正是身体还没缓过劲儿来,浑身酸疼的时候,却被杨帆一一叫醒,大家都有些莫名其妙。

  杨帆道:“我们马上离开这里,换个地方再睡!”

  李裹儿睁着惺松的睡眼从车里探出头来,抱怨道:“好端端的,怎么又要走啊?”

  杨帆没有搭腔,只是催促大家套马套车,准备转移。

  大约两刻钟的功夫,大家才准备停当。杨帆道:“跟紧些,这就走了。”

  众人不知道他要往哪里去,只得跟着他一路前行。杨帆沿着河畔前行,走出大约两里地,天光已微蒙蒙地现出一丝亮,眼前河水上出现了一座小桥,桥很窄,只能容一人一马过去,杨帆笑道:“就是这里了,弃车过河!”

  张溪桐怔道:“校尉。过了河可就是奔龙门去的路了。”

  杨帆道:“不错,咱们从龙门回去,王爷回京嘛,图个好兆头。”

  魏勇哭笑不得地道:“图个好兆头?我说二郎,这个时候你还有这份闲心。舍近求远的。咱们从这儿到龙门还得走几十里……”

  他话还没有说完,忽然觉得有两个硬梆梆的东西顶在他的腰眼儿上。一回头。就见高莹和兰益清正站在他的背后,笑眯眯地看着他,眼神却很冷,冷得像冰,魏勇脸上的笑容登时僵住了。

  一行人过了桥,杨帆吩咐道:“把桥彻底毁掉!”

  马上就有两个百骑冲上去。对这座乡民为了过河搭建的小桥进行了彻底的破坏。

  很多人还没注意到魏勇的异状,魏勇僵硬地站在那儿,居然也没有任何反应,只是一双眼睛用一种可怕的眼神随着杨帆慢慢移动着……

  火把像点点星光。跳跃着从远处的夜空里越飘越近,不只从洛阳方向的路上有火把,从颖阳方向也有大群的火把,两支队伍越来越近,显然都在疾驰当中。

  李大勇率领人马,跑得上气不接下气,遥遥看见一路人马过来,当即提高了警惕,喝令部下戒备,双方隔着一箭地远便站住了,遥遥喊了番话,才知道那是从洛阳接应出来的人马。

  李大勇放了心,这才领着人马继续前行,同时暗暗纳罕,两支队伍已经碰了头,还不曾看见杨帆那批人,难道他们插上了翅膀飞到天上去了不成?如果他们半路歇入什么山林,只怕这番举动被他们看在眼里,那就打草惊蛇了。

  眼看双方快要汇合,李大勇突然勒住了缰绳,俯身向地上看去。

  “打亮一些!”

  李大勇吩咐道,几个骑士把火把放低了些,照见地上一条腰带,斜斜指向路边的草丛,李大勇嘴角露出一丝狞笑,喝道:“下去,沿着河岸给我搜!”李大勇说完,许多如狼似虎的侍卫便冲下了道路,李大勇则快马向对面的人迎去。

  “郑大哥!”

  李大勇向对面迎上来的人拱了拱手,这人身高肩阔,怒眉豹眼,生得甚是威猛,名叫郑宇,也是武三思手下一员悍将。郑宇向他拱拱手,还礼道:“李老弟!”

  李大勇道:“王爷收到小弟的飞鸽传书了?”

  郑宇道:“收到了,这个杨帆忒也狡猾,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弄得咱们疲于奔命,他!不过你放心,这回他绝对进不了洛阳城,王爷不但派了我来,还命人守在了城门外,绝不可能让他们踏入一步。”

  正说着,河畔有人高声大叫,李大勇连忙与郑宇兜马赶向河边,就见地上一片凌乱,还丢着许多来不及收走的睡袋,探手进去,余热犹在。

  李大勇道:“他们昨夜定是在这里歇宿的,应该没有走远。”

  郑宇振奋道:“追!这桩功劳立下,你我一生富贵便享用不尽了!”

  河边有趟伏的野草、有足印蹄印,这些人仔细搜索起来,沿着痕迹一路追去,很快就追到了那座小桥边。

  此时,天光已亮,虽然太阳尚未跃出地平线,可是初夏时节,大地已经一片光明,他们的火把已经熄灭,只有一缕缕青烟还在火把头上袅袅升起。

  这些人就举着冒青烟的火把,瞪着眼前那座被拆得七零八落的小桥,郑宇咬牙切齿地道:“真是奸似鬼、狡如狐,这个混蛋去了龙门!”

  李大勇阴沉着脸色道:“任他如何狡诈,也进不了洛阳城,郑兄立即传讯回去,我则带人想办法过河,咱们就让那个人死在龙门山上吧!”

  龙门,温泉汤监。

  杨帆在温泉里泡了足足一个时辰。一身的疲乏尽数洗去,只觉精神焕发,浑身爽利。杨帆披着件浴袍走出来,一见薛汤丞正候在那里,便笑着点头道:“薛汤丞,有劳了。”

  一身绿袍,生着一只鹰钩鼻子,两颊无肉一抹鼠须的薛汤丞赶紧对这位老上司道:“校尉客气了,校尉您……带着百骑、内卫的人匆忙而来,这是有什么大事么?”

  杨帆瞟了他一眼。若有深意地道:“并非杨某不肯相告,只是这件事,薛汤丞其实不知道要比知道好许多。”

  薛汤丞心里打了个突,赶紧噤口不言。

  杨帆道:“我带来这一行人,都是百骑和内卫中人。此番是奉圣谕出宫办差的,一番辛苦忙碌。好不容易才回到京城。请薛汤丞备些精致的酒食给他们,司农寺那边,我会去打声招呼。”

  薛汤丞赶紧道:“不劳吩咐,卑职已经安排下了。”薛汤丞心中不安,胡乱应酬几句,便籍故退了出去。

  杨帆换好衣服到了外间屋子。就见魏勇怔怔地坐在桌旁,泥雕木塑一般,高莹和兰益清一左一右,依旧立在他的身后。

  一见杨帆进来。魏勇缓缓地抬起头,用有些呆滞的目光看着他。

  杨帆对高莹和兰益清和气地说道:“两位姑娘辛苦了,去沐浴歇息一下吧。”

  高莹向魏勇呶了呶嘴,杨帆笑笑,道:“不妨事!”

  两位姑娘也相信以杨帆的身手,魏勇绝对奈何不了他,便依言退了出去。杨帆在魏勇对面缓缓落坐,魏勇脸上慢慢露出一个艰涩的笑容,幽幽地道:“你怎么发现我的?”

  杨帆道:“因为黄旅帅死后,你太大意了,而我们在舞阳和襄城各停了一晚,连续两个地方,你都没忘了送个消息出去,我想不发现你都难!”

  魏勇轻轻地叹息了一声,默默地闭上了眼睛。

  杨帆有些痛心地看着他,低声道:“魏兄,我是真的不希望昔日好友,今日变成这般关系。”

  魏勇木然道:“我也没有想过争天下会让你我兄弟兵戎相见!我收梁王的好处为其所用时,根本没想过会有这一天。其实一直以来,我都只是从梁王那里拿好处,并不曾做过什么事。

  这一次,你带了我们南下,一开始不知所图,我也没有和梁王联系,直到在房陵出事,被关进监狱,我才知道你的目的。自从我投靠了梁王,就是梁王这条线上的人了,我总不能看着他倒了。

  那时,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跟梁王联系,是冒险利用军驿把消息送上京的,幸好军驿听说是梁王府的信柬,倒也没人为难。之后,在返程时,我才接到梁王的命令,得到了与其他人联络的方式。”

  杨帆黯然道:“一步踏错,终为贼!”

  魏勇的脸颊抽搐了几下,有些激动起来:“贼?谁是贼?成了是王侯,败了才是贼。”

  杨帆摇摇头,道:“道不同,不相为谋!”

  魏勇冷笑:“你怎知道你的道就是对的?黄旭昶是旅帅,比我职阶高,还不是被魏王收买了?”

  杨帆沉默片刻,缓缓说道:“黄旅帅么,他不是内奸!”

  魏勇的身子猛地一震,骇然瞪大眼睛,颤声道:“你……你说什么?”

  杨帆的声音提高了些,一字一句说的清晰:“我说,黄旭昶,不是内奸!”

  魏勇又跟见了鬼似的,死死地瞪着杨帆。

  杨帆道:“在叶县的山上,我和你们说的几乎都是真的,包括我暗中监视黄旅帅。只有一件事是假的,就是我发现黄旅帅是内奸的事。你隐藏的很好,真的很好,我一而再再而三的下饵,也没能把你钓出来。

  可是身边跟着一个内奸,我们没办法完成任务。所以引蛇出洞计划失败后,我就和黄旅帅商量,布了一个局,我已经查到住在馆驿里的那个人是梁王的人,呵呵,你不用问我怎么知道的,地方官现在大多都是墙头草,左右观望,摇摆不定。

  哪一方面他们都不敢做绝了,所以哪一方面他们都想留条后路。总之,我是知道梁王已经派了人住在馆驿里,他住在那儿干吗?当然是等那个内奸,所以,我让黄旅帅冒充另一位王爷魏王武承嗣的内线!”

  魏勇冷笑道:“你还真敢冒险,就不怕我们两面对质,发现破绽么?”

  杨帆挑了挑眉,反问道:“梁王和魏王很要好么?他们是一对尔虞我诈的敌人还是情投意合的兄弟?”

  魏勇顿时语塞。

  杨帆又道:“内卫的那些丫头太沉不住气,自从知道有内奸后,她们平时看人的眼神过于怪异,我估计,这个狡猾的内奸早就察觉到我已经生疑,我这场戏,可以让内奸以为内奸不只他一个,而我们铲除了这个内奸,他也就不再被怀疑。

  我们杀了‘内奸’黄旭昶,然后让古姑娘先走一步,继续以庐陵王的身份四处招摇,而我们则护着真正的庐陵王回洛阳,呵呵……这个计划,就是说给你这个内奸听的。其实,我们在叶县接的这个庐陵王还是假的,是先我们一步赶到叶县的古姑娘。”

  魏勇的脸颊猛地抽搐了几下,脸上露出一种说不出是哭还是笑的表情。

  杨帆道:“接下来,所有的人都以为内奸已经铲除,内奸也放松了警惕,我知道这个内奸一定会把这个消息送出去,果然……我找到了你!他们以为这一次我护送的是真的庐陵王了,抛开一切来追杀我,真正的庐陵王就可以很安全地进洛阳城了。”

  魏勇的面容呆滞了很久,才缓缓地道:“原来,你是查不出内奸,就利用内奸!我……一直被你利用到现在?”

  杨帆同情地看了他一眼,点点头道:“没错!‘死去’的黄旅帅在我们走后他也走了,护送真正的王爷回洛阳。所有人都以为王爷在我这里,所有人都以为黄旅帅已死,一个‘死人’护着一个‘不存在的人’,相信这一路下来都不会有人去麻烦他。”

  魏勇吃吃地道:“可……可我是亲眼看着古姑娘杀了黄旭昶的。”

  杨帆手腕一翻,从袖中弹出一把锋利的匕首。杨帆用指尖轻触刀尖,那刀锋便一缩一缩的,杨帆意兴阑珊地道:“一个小玩意儿,柄里先灌上血的话,一扎就更像了,去房州路上,跟玩幻术的那位老人家学的,你看好玩吗?”

  杨帆的拇指在柄上轻轻一拨,刀子往桌上一掼,“砰”地一声,刀尾嗡嗡乱颤,杨帆道:“拨动这个开关后,刀子才真的能杀人!”

  魏勇慢慢伸出手,拔出了那把刀,把刀尖缓缓对准了自己的心口,就像在叶县山上,古竹婷把这柄刀抵在黄旭昶的胸口时一样。

  他知道,无骂帆对他是否心有不忍,今天都不会放过他,不管是为了那些死去的百骑和内卫还是因为此事的重大。杨帆既然在庐陵王还没有回京的时候就把这个谜底告诉了他,那么他就只能死。

  既然只能死,又何必求饶?

  手腕一用力,锋利的刀便刺进了心脏。

  魏勇只是轻轻地呃了一声,宛如一声叹息……!今天五更一万六,看得爽请投票!!(……)

  ps:!今天五更一万六,看得爽请投票!

  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请记住:飞翔鸟中文小说网没有弹窗,更新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