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醉枕江山 > 第九百四十三章 千变

第九百四十三章 千变

  古竹婷的武功并不比她的三个哥哥高明,实际上还差了一大截,如果她和她的兄长正面交手,输的一定是她,这是女人先天体质上的差异造成的,即便她天资聪颖,很有学武的天份也不行。

  但是如果暗中下手,她的三个哥哥都不是她的对手。潜行匿踪、行刺暗杀,这才是她的强项。此外,古竹婷的柔骨功独步武林,在古家也是最出类拔萃的,她可以把自己的身体变幻成各种别人无法想象的形状,通过一些在别人眼中看来根本不可能钻过去的细小通道,于别人熟睡中取其性命。

  她的易容术也是出神入化,她可以很轻易地就把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人,哪怕是变成一个男人,也少有人能分辨得出。要变成另外一个人依靠的当然不只是高明的易容术,披上虎皮是变不成老虎的,还需要惟妙惟肖的动作、神情、声音、语气。

  所以,古竹婷很容易就可以从里到外彻底变成另一个女人,她可以变成满头华发满脸皱纹的八十老妪,也能变成一个豆蔻十三天真烂漫的清纯少女。高贵的、优雅的、冷艳的、妩媚的、风骚的、稚嫩的……

  此时,她的腮上就挂着两行晶莹的泪水,声音怯怯,手足无措的样子像足了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小村姑,抱着乔木的头,带着哭音儿呼唤着:“舅舅,你怎么了?”

  乔林、乔森和卓一清看得目瞪口呆,乔林那只肿胀的只留下一条缝隙的眼睛努力睁大再睁大,张口结舌地看着这个珠泪盈盈的可怜小村姑,与其说他是在惊诧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这么一个外甥女儿,还不如说他是因为古竹婷前后表现的巨大差异。

  “她是乔木的外甥女儿?乔家居然有一个这么能打的人!”文少帮主骇然不已,在他眼里。顺字门本来就像一块一口就可以吞下去的肥肉,但是当他张开血盆大口探出锋利的獠牙一口吞下去的时候,牙齿却重重地磕在坚硬的骨头上,硌得他牙都掉了。

  “情况有变,得赶紧告诉爹爹!”胆小的文斌给自己找了个理由,飞快地逃走了。

  天鹰帮的徐副帮主也很诧异,一个武功卓绝的江湖高手在其他地方不算什么,但是在灞上,在这片特殊环境下官方特许形成的以暴力为生存条件的土地上。那就是不容任何人忽视的一股强大力量。

  这样的力量当然不是灞上最终的决定力量,灞上虽是江湖人的天下,可是主宰着这些江湖人的依旧是官宦士绅,很多大帮的头面人物在长安城里都是有头有脸的士绅,这些倚仗一身蛮力的泥腿子。始终在他们的掌控之下。

  但是,他们轻易也不会引入官方的力量,请神容易送神难,好不容易把这块地方置于王法之外,他们在这里可以为所欲为,可以撕下虚伪的假面无法无天,真要引入官方的力量。要用多少好处才能填饱那些人的欲壑让他们再甘心离开这里?

  顺字门突然有了一个超一流技击高手的事实,还不足以让他们破坏灞上镇的规矩引入官方势力,如此一来,他们就得重新评价衡量顺字门的实力。不然的话,他们得先找出一个能以一敌百的高手才能无视顺字门陡升的实力。

  徐林匆匆离开了,他要把这件事马上告诉帮主。

  当鼻青脸肿、头破血流的顺字门好汉们抬着他们昏迷不醒的门主,却像是打了大胜仗的英雄一般走过那条从码头到镇上最繁华的街道时。粮仓前面的空场上依旧倒着无数的蛟龙会弟子。

  他们没有晕迷,可清醒着才是最痛苦的。他们很多人并没有严重到可以致残的地步,除了那个穿了铁靴试图对乔帮主暗下黑手的倒霉蛋,那个人的脚不需要医士检查,他们就可以确定这个倒霉蛋的小腿已经被踢的粉碎。

  可是他们站不起来,那个可怕的小村姑用的力道恰到好处,他们的骨头也许没断,但是至少是裂了,没有人搀扶他们只能爬回去。还有一些人被击中了身上最脆弱的部位,一时三刻之内完全丧失了行动能力。

  等到顺字门的人走开以后,他们那些吓破了胆的伙伴才悄悄赶回来,架着、扶着、抬着、背着他们仓惶离开,等他们也走上那条繁华街道时,道路两旁的客栈、餐馆、酒店、商铺的人们才知道为什么顺字门的人被打得那么惨却趾高气昂的像是打了大胜仗。

  二十个人打两百个人,能把对方打成这样,真他妈是条汉子!灞上镇是个靠拳头讲话的地方,这里的人只敬畏一种人,那就是拳头比他大的人。

  一时间,看着顺字门的这些好汉,每一个人的眼光都有了些异样,他们从未想到,这些很和气的、在灞上镇只能靠着祖宗余荫和那些若有若无的香火之情,勉强周旋在一个个强大帮派间的顺字门居然如此了得。

  可是,二十个打两百个,虽然把对方打成这样已是惊世骇俗,但他们自己的伤势之重大家也都看得见,接下来怎么办?蛟龙会可还有两千号人呢,除非顺字门两百多条汉子个个都有这样一身以一当十的好本事。

  这时候,人们只以为把这些蛟龙会打手揍得惨不忍睹的好汉是顺字门的这二十条大汉,根本没有想到方才那个走在昏迷的乔老帮主身边,哭天抹泪可怜兮兮的俏丽小村姑才是罪魁祸首。

  但是到了晚间的时候,不只是他们,整个灞上镇所有人都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凶手了,打得蛟龙会落花流水的只是一个小村姑,那个小村姑是乔帮主不知道哪一竿子才挨得上,却很幸运的挨上了的远房外甥女儿……

  ※※※※※※※※※※※※※※※※※※※※※※※※※※

  “好了,你们都出去吧!”

  乔帮主皱着眉,冲着哭哭啼啼的老伴和一群被揍成了猪头的弟子们吩咐一声,又道:“老二老三,还有婷儿,你们留下。”

  乔帮主没有儿子,只有三个女儿,女婿都是顺字门的人,老二年轻时要害处受过伤,所以终生没有娶妻,老三有个儿子,从小聪颖,喜欢读书,所以乔帮主没让他留在帮里,而是想方设法让他读书去了。

  顺字门之所以败落到如今这种地步,就是因为当初偃旗息鼓躲避风头的时候,昔日经营的大隋官场上的后台已经倒了,在新兴的李唐朝廷中却又没有一个强劲的势力替他们抵挡来自税监关吏各地码头的敲诈勒索。

  等到风平浪静,他们需要这么一个人物来重新振作的时候,他们已经成了大多数权贵官员不屑一顾的小帮派,好不容易搭上一条线也会被其他帮派暗中破坏掉,这一点乔帮主很清楚。

  那时的顺字门虽然从势力上来说是败落了,可是他们的名号还在,那些已经自立门户的帮派担心顺字门再度强大起来。哪怕顺字门能拥有和他们相同的势力,凭着乔家往日的威望和名声,他们也完全有能力重新整合各大漕帮。

  所以,在各方势力有志一同的打压之下,乔家始终没有在官方拥有一个强力后台,而今乔家自己出了一个读书人,他们自然要全力支持,一旦这孩子得了功名,那就是顺字门未来最大的希望。

  所以这次冲突,乔帮主不允许任何人告诉他那个在城里读书的侄子,那是整个乔家的希望,不可以在这场毫无胜利希望的斗争中牺牲掉。房间里静下来,只剩下古竹婷和乔家三兄弟。

  三兄弟都是满身的伤,乔木躺在榻上,两个兄弟坐在胡凳上,身上都是敷了药包扎好的一条条绷带。乔木看着古竹婷,脸色冷下来,眸中满满的敌意,道:“古姑娘今日为我顺字门解围,我顺字门上下衷心感激。不过,我想知道,古姑娘你想要什么?”

  乔木当然清楚他有几个外甥女儿,更清楚他们家压根就没有这么一个可怕到极点的外甥女儿,但是刚才他不能否认,他需要给帮众们一点信心,哪怕只是暂时的,就像一个溺水的人,明知道他已力竭,早晚一定会沉到水底,可是现在只要还有力气挣扎,他就想浮在水面上多喘一口气。

  古竹婷救了他,暂时替他们摆脱了一场大难,但是他不相信灞上镇会突然出现一个无缘无故拔刀相助的人,就算这个人是一个早就从市井间消失的游侠,他也不应该是一个女人,更不要说她还自称是自己的外甥女儿了。

  因此,在表达他的感激之情以前,他需要弄清楚这个人的身份和目的,如果这个人也是抱着吞并顺字门的打算,他的谢意就会成为一个笑话。乔林和乔森虽知此女武功惊人,此时也下意识地往她左右一站,做出夹击之势。

  当房间里只剩下他们的时候,古竹婷柔柔怯怯的模样便倏然不见了,她抱着双臂,冷冷地睨了一眼乔林乔森摆出的夹击之势,嗤然道:“我要什么?我什么都不要,区区一个顺字门,你们当成宝贝,可在本姑娘眼里,它屁也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