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醉枕江山 > 第九百六十九章 中盘绞杀

第九百六十九章 中盘绞杀


  地址:

  下载本书:

  5200尽在寻书网()

  五行会、圈子门、太平帮的弟子们像过大年一样招摇于灞上。

  五行会的荣树呼朋唤友地到了常去的一家酒馆,见酒馆仍旧在打烊,便在门上“砰砰”地拍打起来:“开门!开门!老胡,你这都什么时辰了还不起来做生意?”

  过了一会儿,窗子开了半扇,掌柜的胡雄睡眼惺松地探出头来,小心翼翼地四下看看,见他这副模样,荣树不禁哈哈大笑起来,指着他道:“瞧你那怂样儿,赶紧起来做生意!顺字门、三河会、日月盟的龙头大哥都被官府抓走了,从此我们就一统灞上了,明白吗?赶紧开门做生意,我们要庆祝一翻,把你店里最好的酒都搬出来!”

  “哦!哦!好嘞!”

  胡掌柜的欣喜若狂,连忙答应一声,关上窗子便往身上套衣服,又顺手在还懒躺在榻上的婆娘肥臀上拍了一巴掌,吼道:“快起来,别睡了,灞上太平了,哈哈哈……”

  渭河码头上,船老大李晴川兴冲冲地跳上甲板,爱惜地抚摸着自己那条船的船舷,见甲板上满是积雪,便向手下几个伙计喝道:“都懒洋洋的干什么,快点清扫,马上就得奔扬州去了,从此咱们独霸漕运,大家都有好日子过了,谁他娘的想当懒蛋,老子可不用他。”

  这时,另一条船的船老大杨江波孤零零地出现在船头,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李晴川趴在船舷上,扬声喊道:“杨江波,杨老四,哈哈,你们三河会马上就要完蛋了。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杨老四狠狠地啐了他一口,没有说话。

  李晴川笑嘻嘻地道:“兄弟我得承认,你使船的本事的确是好!虽说咱们干过几架,你还打伤过我的腿,不过呢,李某人宽宏大量,就不跟你计较了,你要是没了出路,以后就到李某船上做事如何?爷赏你碗饭吃!”

  杨老四拂袖而去,李晴川哈哈大笑。

  西盟诸帮弟子充斥了灞上。到处都是一片耀武扬武的景像,而东盟诸帮弟子要么闭门不出,要么聚拢在帮主府邸前后,虽然帮主已经被抓走,但是两大掌舵、众多的管事还在。他们一个个沉默不语地站在那儿,等着这些人拿出一个主意来。

  几乎所在东盟首脑的府邸都大门紧闭。有些闻讯来晚的管事赶到。弟子们便沉默无声地闪开一条道路,目送他匆匆走过,角门儿及时打开,候他进去马上又紧紧关上,各帮重要人物都在紧急商讨对策。

  就在这时,一阵人喊马嘶。无数身穿战袄、外套半身皮甲,全身黑色衣装,弓刀弩矢齐备的骑士出现在灞上,他们手持的红缨长漆大枪粗大沉重。整体漆成黑色,精钢打造的锋利枪刃上血槽宛然,再衬以熊熊烈焰般鲜红的枪缨,煞气迫人。

  灞上欢呼的人群登时安静下来,多少年来,连官府差人都罕至灞上,可今儿不但公差捕快们来了,居然连官兵都来了,许多人都手足无措起来。

  一些鞍侧挂着绘有猛兽图案的黑色生漆牛皮骑盾,身穿威武铁铠,外罩半臂战袍、腰挎横刀的骑士,显然是一队队骑兵的指挥,他们每人率领九名骑士,分别冲向一条条羊肠般曲折狭窄的小巷,厉声喝道:“所有人等立即回家,不得擅自出入,违者杀无赦!”

  楚狂歌和独孤讳之身着金色明光铠,杀气腾腾地出现在长街街头,独孤讳之锐利的目光四下一扫,便定在等在酒馆门口的荣树身上,独孤讳之向他一指,森然问道:“你,什么帮派的?”

  荣树左右看看,左右的伙伴哗地一下闪开了距离,荣树讷讷地道:“小……小民是五行会的。”

  独孤讳之道:“好的很!本将军独孤讳之,奉命抓捕五行会、圈子门、太平帮等一众聚众滋事、扰乱治安的帮派首领,你给本将军带路!”

  独孤讳之?

  听到的人马上就想到了顺字门的漕口掌舵独孤文涛,独孤家来人了!东盟的报复竟如此之快!他们才刚刚欢呼了一刻钟的时间,形势便整个儿发生了逆转,西盟的人请动了万年、长安两县公人联合执法,而东盟……居然请来了官兵!

  “砰!”

  刚刚卸了两扇门板的胡雄手忙脚乱地又把门板安上,冲着还站在堂屋里发呆的婆娘屁股踢了一脚,压低嗓门吼道:“滚回屋里去,看紧小五小六,别让他们到街上去!”

  从码头回来的杨老四呆呆地站在长街尽头,当他终于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之后,突然一声狂笑,返身便往码头上狂奔,李晴川在船头遥见杨老四狂奔回来,笑嘻嘻地调侃道:“怎么,想通了?想到李某船上做事,先给老子跪下,磕三个响头!”

  “我呸!”

  杨老四挺起胸膛,傲然道:“请动几个公人了不起么?我们帮主连官兵都搬来了,哈哈,跟我们三河会斗,就凭你们,也配!呸!”

  李晴川傻了,手中一盘缆绳一松,就向河里哧溜溜地滑去……

  万年县、长安县联合执法,抓了顺字门乔木、日月盟敢千回、三河会黄云山,行至半途,却被刑部陈东带人赶到,截住两县公人,以证人名义抢走这三大帮会首脑,又以勾结豪强欺压良善为名,把录事参军高经潜、万年县尉郎温、长安县尉吴骆然以及百余名公差巡捕全部抓走,交由推官文傲看管。

  这还不算,刑部郎中孙宇轩还带千骑营楚郎将、独孤郎将赶赴灞上,将五行会秦则远、太平帮袁志恒、圈子门傅彩尧、天鹰帮魏勇唐等首脑人物一网打尽。消息传开,在长安官场登时激起一片轩然大波。

  国子监祭酒李剑白、长安府司马赵昊晨、开国县侯王世修,一起找到少尹齐安润,齐安润对刑部的举动大为恼火,虽说他与灞上诸帮并无联系,可此次行动却是得到他首肯的,这无疑是对他的权威的一个大挑战。

  齐少尹马上带人赶去见柳徇天,柳徇天并无意与钦差冲突,但这并不意味着担着钦差名份的人就可以在地方上为所欲为,严重挑战他的权力和利益的人,他是不会坐视的。如今找到他的人,有他的副手、有他的亲信、有他的支持者,他不能没有一个态度。

  何况,刑部做这件事,事先并没有和他通气,这就是对他权威的挑战,而这些长安官吏的利益受了影响,最终影响的也是他的利益。

  整个官场就像一棵大树的树根,他是一条主根,下边的官员就是一条条支根,再下面的官吏就是每条支根下面无数的根须,由此构成了一个完整的利益网。

  须根受损,支根必然受损,支根受损,汇集到主根的营养必然也大为减少,放到长安官场也是一个道理,柳徇天作为长安府令,他本人位高权重,不会直接与灞上那群草莽打交道,但是他手下的官吏们会。

  这些官吏们得了灞上漕帮的孝敬,每人分润出一部分交到上一层官吏手中,上一层官吏每人再拿出一部分从各个地方得到的孝敬,再输送到他的手中,他在京中有更强的后台,逢年过节、大事小情时也要时时“上供”,这就是一条完整的利益链。

  陈东、胡元礼在长安打击那些泼皮混混、整顿治安,又是挟大义名份,这些他可以容忍,但是做出伤及整个长安官场根本利益的事情,他就必须得出面了,平时别人向他输送利益,为的不就是关键时刻得到他的庇护么?

  然而,刑部两位钦差给出的理由令他不敢轻举妄动,他不知道刑部两位钦差具体掌握了什么证据,又是受何人告举,才做出与长安地方官员悍然决裂的举动,老谋深算的柳徇天思量许久,对齐少尹、李监酒暗授一番机宜,几人心领神会,马上离去。

  柳徇天又派人去刑部探听消息,随即摆开仪仗,离开长安府,径奔河内王武懿宗的钦差行辕,这两路钦差是一向不合的,此时情况不明,自己赤膊上阵未免被动,自武懿宗到长安后,对武懿宗的事情一向配合,这时是该武懿宗投桃报李的时候了。

  灞上一群草莽间的争斗进入了长安官场的视线,灞上这片小江湖上掀起的风波,终于引起了长安官场这片大江湖上的滔天巨浪。

  西盟诸帮利用他们所掌握的官场势力对东盟诸帮实施了打击,而东盟诸帮的反击是如此迅速、如此猛烈,事已至此,灞上东西两盟之间的争端已经不算什么了,事态演变成了京派官员同利益受损的地方官员之间的明争暗斗。

  作为地头蛇,长安地方官员的反击同样迅速。第二天一早,大批被他们鼓动起来的西盟诸帮弟子和被抓人员的家眷集中到了刑部衙门,哭诉喊冤,声势浩大。

  一个时辰之后,西京太学、国子监的数千名学生就被李剑白等人发动起来,先去长安府请愿,再游行至刑部衙门,向围观民众演讲,严厉抨击京都官员骚扰地方,破坏漕运,学子为民请命,可不是名正言顺么?

  大雁塔上,杨帆微笑地俯瞰着棋盘般规整的长安城。

  还没到长安时,他就在这座棋盘的一角开始布局,现在,终于到了中盘绞杀的时候了!

  .(。。)

  寻书网()书友同时在读:

  5200问题举报:请发评语

  寻书网(请记住:飞翔鸟中文小说网没有弹窗,更新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