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醉枕江山 > 第一千九十七章 漫长一日 9

第一千九十七章 漫长一日 9


  ***诚求保底月票***

  迎仙宫示警的讯息刚刚传到内卫,当值的内卫就迅速行动起来。她们在值守的日子里一向衣不解带、剑不离身,是以集结十分迅速。

  当最后一名内卫快步出现在殿堂上时,那位相貌清秀,颧骨略高,显得坚毅刚强的女都尉用力把手一挥,一言不发向外奔去,众内卫不用吩咐,马上紧随其后。

  这位都尉名叫洛飞云,小蛮担任梅花内卫都尉一职时,她就是副都尉之一,后来小蛮出嫁,她从两名副都尉中脱颖而出,担任了都尉之职。洛都尉性情严谨、不苟言笑,是以大多数内卫都有些畏惧她。

  内宫遇袭是百年难得一遇的事情,但是作为天子最后的武装保障,哪怕这种可能万年难逢,她们也必须做好准备。对于皇帝遇险、宫廷遭受重大变故时如何应变、如何解救皇帝、如何突围,她们都有各种预案,平时也经常进行演练,此时只管遵照成法,自然无需多作安排。

  这些女侍卫统一的武器是佩剑,此外根据个人特长,还分别配备袖弩、飞刀等暗器,由于武器轻便,再加个身手不凡,是以她们奔走甚快,夜色下只见一道道身影轻灵,就像跃出丛林奔向朝阳的牝鹿。

  从她们的宿处到迎仙宫距离并不远,这是为了一旦有事,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抵达天子身边,以她们的轻身功夫,这一路疾奔须臾便至,但是她们面前突然出现了八根巨柱,八根由人组成的肉柱,挡在了她们的前路。

  这是太平公主手下的八个女相扑手。八个人每人手持一根沉重的降魔杵,稳稳地横亘在梅花内卫与迎仙宫之间的御道上,封锁了她们的去路,中间一个胖大妇人将降魔杵向前一指,沉声怒喝道:“回去!此路不通!”

  “杀过去!”

  洛飞云针锋相对,一声娇叱中,利剑龙鸣,铿然出鞘,自始至终她脚下都不曾稍停,厉叱、拔剑、前指。所有的动作都在奔跑中完成,领着一群如狼似虎的内卫女战士风卷残云般压了上去。

  夺路的是女人,拦路的也是女人,这场女人对女人的战争,看起来比男人之间的战争还要火爆。

  胖大妇人勃然大怒。脚步向前一踏,“嗵”地一声巨响。地皮仿佛也颤了一颤。随着一招力劈华山,她手中的降魔杵便带着一股凄厉的锐啸劈头盖脸地砸将下来,洛飞云不闪不避,健步如飞,利剑笔直地指向前方,洒出一路寒光。

  “住手!”

  随着一声威严的娇叱。八个女力士后面突然出现两个清丽的垂髫少女,两个俊俏少女各持宫灯,左右一站,晕红的灯光映着她们雪白的俏靥。仿佛一双灵气逼人的小狐仙,两人正是树小苗和周元宝。

  在她们身后,有一位丽人款款站定,一袭白衣,优雅似观音谪凡。洛飞云陡然看清此人,目芒顿时一缩,本来一往无前的冲气也颓然而止,猛地站住脚步,失声唤道:“上官待制!”

  照理说,上官婉儿是不可能背叛女皇的,而且上官婉儿在宫中的威望太高,洛飞云大惊之下,不得不站住脚步,一时之间,她都要怀疑自己方才所收到的警讯是不是有什么误差了。

  上官婉儿上前两步,扬声道:“今夜,北门南衙诸卫,奉太子所命,兴兵入宫除奸,内卫一干人等速速回避!”

  洛飞云心一沉,听这话音儿,果然有叛乱,而且她认为绝不可能背叛的上官待制也成了叛军的一员。洛飞云咬紧牙关,道:“迎仙宫示警,卑职身为天子护卫,职责所在,不得不行,待制所言,恕不从命!”

  上官婉儿沉声道:“太子乃国之储君,天子病危,太子代掌朝政,理所当然。太子身为天子之子,岂会对天子有所不利?你们的职责是卫护天子安危,太子要诛杀的是佞臣二张!还不退下!”

  内卫诸女不问政事,只忠于天子一人,这是她们从小就接受的信仰和教育,眼下迎仙宫示警求援,却让她们置身事外,这在她们一贯的理念里有些无法接受,众女卫不约而同地看向洛飞云,听她决断。

  洛飞云沉吟不语,手中剑也慢慢垂下,似乎被上官婉儿一番严词训斥说的意动,婉儿心中暗喜,柳眉一展,又踏前一步,正要再劝几句,洛飞云突然扬眉出剑,尖声叫道:“卑职无礼了!”

  洛飞云先出剑后发话,身如猎豹急跃而出,直扑上官婉儿,手中的利剑也化作一道闪电,直刺婉儿的胸口。洛飞云身为内卫都尉,必要时是可以先斩后奏的,上官婉儿既然反了女皇,她自然不用留手。

  她方才假意做出被婉儿打动的样子,就是想出其不意,一举杀掉上官婉儿,来个擒贼先擒王。她这番做作,确实很迷惑人,那八个女相扑手力大无穷,但是论身手敏捷却远不及洛飞云。

  洛飞云猝然出剑,两个离得最近的女相扑手大声惊呼,欲待扬起沉重的降魔杵拦阻,却已差了一刹。一见洛飞云出手,几个内卫也不约而同地向对面的女相扑手发起了攻击。

  洛飞云一剑疾出,眼见上官婉儿站在那儿连闪避都忘了,洛飞云的唇角不禁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但是这丝微笑刚刚绽开,便于一声闷哼中散去。

  洛飞云陡觉背后突然一阵巨痛,她闷哼一声,飞跃而起的身体猛地坠地,踉跄前行三步,惊愕地低下头,在她胸口透出一截雪亮的剑尖,一滴鲜血正轻轻滑向冰冷的剑峰,寒意直透她的心腑。

  洛飞云惊愕地想要扭回头去,但是利剑还牢牢握在她身后的人手里,她根本动弹不得。身后,传来一个幽幽的声音:“洛都尉,对不起!”

  利剑猛然抽出,洛飞云又是一声闷哼,身子瘫软在地,这时她才发现那些第一时间随她出手的人已经大多中剑倒地。旁边还有金铁交鸣声传出,那是一个及时避过偷袭的内卫正同人交手。

  同那人交手的是兰益清,兰益清心地格外善良,方才虽按计划她也适时出手,可剑及对手后心,她却心肠一软,没有及时递出这一剑,以致让对方逃过一劫。兰益清一面挥剑抵挡,一面叫道:“衣衣姐,大局已定,你放弃吧!”

  被她称为衣衣姐的人名叫燕衣衣,是内卫中一名校尉。燕衣衣杏目喷火,怒声吼道:“你作梦!你们竟敢背叛皇帝,我一定要杀了你!”

  燕衣衣一手乱披风剑法气势如虹,整个人已经进入生死两忘的狂怒状态,兰益清心慌意乱,被她运剑一绞,“哎呀”一声惊呼,掌中剑竟脱手飞去,那燕衣衣毫不犹豫,长剑一振,一声嗡鸣,便向兰益清的咽喉刺来。

  兰益清退不及退、避无可避,只见剑光一点如寒星般袭来,只能绝望地闭上眼睛等死。耳畔突然“当”地一声清鸣,紧跟着一声惨呼,兰益清霍然张开眼睛,就见高莹抢步赶到她的身边,堪堪将那必杀的一剑高高挑起。

  而自燕衣衣身后追来的一个女相扑手则毫不迟疑地抡起降魔杵,重重地砸在她的后脑上,将她砸得脑浆迸裂,“卟嗵”一声瘫倒地上,这时,捂着心口躺在地上的洛飞云才绝望地咽下最后一口气。

  这一番同室操戈,只把那些随在后面的女内卫惊得目瞪口呆,一时间都不知该如何是好了。其中一些内卫下意识地避向一个身材高挑的青衣女身边,在她周围形成了一个相对集中和严密的圈子。

  高莹隐剑于肘后,对那身材颀长的青衣女内卫道:“霍都尉,南北两衙禁军尽皆归附太子了,何必行那螳壁挡车之举呢?太子今日只是想诛杀二张,为了众姐妹,收手吧!”

  在内卫里面,都尉洛飞、副都尉高莹还有这位霍副都尉都各有一批拥趸,一生异变,这个霍都尉身旁自然而然便聚拢了一批人。此刻洛飞云和她的亲信已被清除,可大部分内卫还在摇摆不定,必须说服霍都尉,才能避免一战。

  霍都尉持着利剑,神色变幻不已。就在这时,八名女相扑手突然徐徐后退,形成一个半弧状的圈子,又有一人姗姗出现,站在上官婉儿身边,一袭宫裙,雍容高贵,赫然是太平公主。

  “这是我李家的家事,和你们没有关系!”

  太平公主用高傲的语调对霍都尉道:“吩咐你的人放下武器,停止抵抗,我将保证你和你的部下安全,而且不会受到清算!”

  眼见洛都尉及其亲信被杀,而高都尉及其心腹又站在对方一边,霍都尉心中的天平渐渐倾向投降了,这时太平公主的出现,成了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她轻轻呼出一口长气,沉声道:“放弃抵抗!”

  说着,霍都尉率先将手中的长剑抛到地上,一见霍都尉投降,她身边的内卫们也都纷纷做出了相同的动作,只听叮叮当当一阵响,地上很快便堆起了十几口长剑,上官婉儿紧张的脸色慢慢松驰下来。

  最后一个变数,终于解决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