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醉枕江山 >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捧杀 上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捧杀 上


  御前太监刚刚宣罢“有本早奏”,张柬之便闪身出列,捧笏向李显道:“陛下,自武后秉政以来,杀戮之多,冤狱之繁,不可胜数。神龙后,陛下屡颁大赦,然仍有获罪者遗漏于外,未曾蒙受陛下的恩典。

  老臣着三法司检索之后,发现仍有下列人等需陛下隆恩特赦:一、为周、来、索、丘等酷吏所枉者,应咸令清雪;二、其子女配没者,应赦自由;三、昔日蒙冤今朝得雪之官宦子孙皆应恢复资荫(继承先辈应该传下来的特权和爵位)。四:蟒氏(王皇后)与枭氏(萧淑妃)家人应尽复旧姓,还请陛下恩准!”

  李显淡漠地瞥了他一眼,换做以前,张柬之这番话不会引起他特别的联想,但是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心生恶感之后,他就会不由自主地去揣摩对方的动机,而且绝不会往高尚的方向去想。

  张柬之这番话说罢,李显便想:“自神龙政变以来,迄今百余日了,这位以周公自诩的宰相主持朝政,于国计民生、外交军事方面并无一策一令之建树,每日里奏到御前的都是还有何人应该封赏、还有何人应该昭雪,这是宰相该干的事吗?”

  其实,那个时代国家运行效率本就迟缓,神龙政变又发生在正月,如今才过了百余天,刚刚到了春天,除了着令户部关注春耕外,这段时间里也确实没有什么国家大政方针需要制订。

  再者说,李显不是顺利继位的,而是采用政变的方式强行登位,以这种方式推翻旧的统治者,本就应该在赏与罚上好生做一番文章,清洗旧党,建立新党,让政权稳固下来,张柬之这段时间着重关注这方面的事本也无可厚非。

  但李显已经对张柬之有了成见,他便不这么想了,他认为周兴、来俊臣等一班酷吏所陷害的人都是朝中重臣,王皇后和萧淑妃的背后都有世家大族的影子,张柬之为他们平反,目的是示之以恩,拉拢他们为己所用,进一步扩大他在朝廷中的控制力,达到一手遮天的目的。

  李显暗暗冷笑:“今日朕便收回你的权利,叫你回家做个无所事事的富家翁去,你便是示恩于他们,也休想让这些人为你所用了。”

  李显淡淡地应了一声,道:“爱卿所言甚是,准奏!”

  李显这一准奏,倒把张柬之弄的一愣。

  旁的还好说,他估计皇帝会答应,不过把王皇后和萧淑妃家人的家人贬为蟒姓和枭雄是武则天下的旨意。近来皇帝的态度明显转变,有心淡化神龙政变的影响,不愿对武周朝的一切为了推翻而推翻了。

  所以他精心准备了一套说辞,只等皇帝推脱不允时便说出来说服皇帝,却不想李显急于施展“捧杀”的杀手锏,无心在这个问题上与他纠缠,倒弄得他有些不知所措了。

  张柬之愣了愣,只好咽下精心准备的一套说辞,郁闷地应道:“陛下仁慈!”便退回班中。

  李显一见又有大臣要出班奏事,有些迫不及待了,不等那人进言,李显便咳嗽一声,朗声道:“诸位臣工,自文明以来蒙冤受害的忠臣及其家眷子嗣早应平反,为何自朕登基以来已三次大赦天下,迄今仍有遗漏的人呢?”

  李显环顾众臣,见大家相顾愕然,微微一笑,又道:“因为二张心怀叵测,趁朕的母亲病重之机把持朝政,朕迫不得已诛杀二张,母亲病情严重,已无法料理国事,仓促之间禅位于朕!”

  李显这番话早已做了精心准备,所以说来铿锵有力,说到“朕”字时他刻意地顿了一顿,金殿上拢音放大的效果极好,一个“朕”字在众人耳中回荡了好几遍。

  李显先后两次坐朝称帝,还从来没有像今天一般意气风发,眼见群臣噤语,愈发的底气十足,他高声又道:“国不可一日无君,朕为母亲分忧,仓促继承大宝,急于平复因二张之乱给国家造成的混乱,因之诸般国策施行都不够缜密。”

  武三思马上捧笏高声道:“陛下所言甚是!”

  李显把声音又拔高了一截,道:“对于诛杀二张的功臣们,朕的赏赐于仓促之中,也有许多不够缜密之处,这些天来,朕反复思量,决定对一些居功甚伟的大臣要重新进行封赏。”

  此言一出,众人更加惊讶,听皇帝这话音儿,似乎还嫌赏的不够?扶保皇帝登基的几位主要大臣,如今都位列国公官至宰相了,再往上封岂不封无可封了?

  张柬之等人却隐隐有种不祥的感觉,他们并不清楚皇帝有何打算,更是作梦都想不到皇帝要用明升暗降的法子,不惜一下子抛出五个王位给他们这些异姓大臣以换取皇权的集中。不过此事皇帝事先没有跟他们通过半点消息,这就足以引起他们的警惕了。

  李显说到这里,身子往御椅上一靠,双手搭在龙形的扶手上,朗声宣道:“上官昭容,宣圣旨!”

  此言一出,殿上顿时又是一阵骚动,皇帝连圣旨都拟好了?直接就要宣旨,根本没有通过中书门下!自从李显登基以来,除了半遮半掩的封过几个皇亲国戚斜封官儿,还从来不曾这么乾纲独断过呢。

  九龙玉屏后面闪出一道倩丽苗条的身影,甫一出现,便向站于武臣班中的杨帆投以关切的一瞥。昨夜婉儿也被留在宫中,拟了一夜的圣旨,虽然圣旨中没有提到杨帆,可杨帆与功臣党多少也有一些瓜葛,婉儿不知郎君会不会受到牵连,着实地牵挂了许久。

  而杨帆自昨夜向李显表白忠心之后,就和武三思形影不离了,还有一班内卫武士始终如影随形地跟着他们,他根本没有机会去见婉儿,是以也是担了一夜的心事。

  见到杨帆投来的示意安心的目光,婉儿才轻松下来。她站在御前,一名宫娥捧着一个黄绢托盘紧随其后,婉儿的目光向群臣微微一扫,伸手取过一轴圣旨,徐徐地展开。

  这位上官昭容在宫里做官,在宫外有府邸,享受皇妃品禄,担任的却是大臣职务,与那位女皇帝一样,也算是古往今来独一份儿了。满朝文武都明白这位昭容的真实身分,对她宣旨自然没有什么疑虑。

  婉儿宣的第一道圣旨是针对相王府的。相王本人已经加封安国相王,食邑万户,仪仗警卫如同天子,实在是升无可升了,李显就把这赏赐加在了相王的五个儿子身上。

  李成器任左赞善大夫,加银青光禄大夫衔,食邑三百户。李成义任司农少卿,加银青光禄大夫,加赐实封食邑两百户。李隆基、李隆范等三子分封地方,开府建署,设置僚属,正式成为一郡长官。

  相王的长子和次子之所以没有外放地方,却是因为相王尚在,为人子的必须要有人在身前尽孝,所以不能将五子尽数分封地方,不过这一下相王府有三子分封地方,立即掌握了三郡之地,这可是真真切切的实惠。

  这道圣旨宣布已毕,众臣工都有些莫名其妙,因为李显对他这位同样当过皇帝也当过太子的兄弟满怀戒备,这事瞒不了人,如今他突然加恩,难道天子转了性儿?

  这道圣旨宣罢,上官婉儿又拿起第二道圣旨,因为她站在丹陛之上,群臣在下面看不到那托盘中是否还有圣旨,只能耐着性子听着。

  这第二道圣旨却是对太平公主的加恩。太平公主当初与薛绍成亲后,本有两子两女,与武攸暨成亲后,因自己与杨帆有私,便也放任武攸暨纳妾聘女,武攸暨如今生有两子两女,也都归在太平名下,所以太平如今算是有四个儿子。

  四子之中,除了一个年幼,其余三个皆封三品,次子薛崇简更是受封为郢国公,拜太中大夫司礼丞,加封银青光禄大夫。李显之所以对太平公主次子格外施恩,是因为太平公主的长子将来要继承武攸暨的王位,现在封他一个国公也不算给了实惠。

  至于太平公主的几个女儿,圣旨一下,也都加封为县主了,而这县主本是亲王之女才可以得到的封号,公主之女原本没有这项特权,皇帝此举分明是把太平公主视同一位皇室亲王了。

  这道圣旨一下,大殿上原本的骚动顿时变成了一片哗然,爵位、官职、食邑好象跟不要钱似的往外扔,皇帝突然变成了善财童子,这是要疯啊?李显安坐于上,笑微微的,不动如山。

  众臣一见就晓得还有下文,马上都肃静下来,就见上官婉儿自黄绫托盘之上又缓缓拿起了第三卷圣旨。杨帆看着那双柔荑轻轻展开圣旨,不由暗暗一叹,慢慢垂下了目光。

  昨夜始终有内卫高手陪同左右,他纵有心也玩不出什么花样,何况皇帝对功臣党封王夺权,逼其荣休,手段算不得酷厉,而他又算不得功臣党,叫他舍了身家性命,在皇帝已经有备的情况下调动千骑孤注一掷,他做不到。

  况且,他的初衷是拥李复唐,如今是李唐的皇帝不满功臣擅专,想要夺回帝王的权力,他没有一个能说服自己的理由为功臣党的利益而战。可眼见得图穷匕现,杨帆心中终究难免一丝悲悯。请记住:飞翔鸟中文小说网没有弹窗,更新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