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醉枕江山 >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拭锋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拭锋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拭锋

  “就爱读书”

  桓彦范递出纸条,又佯作平静地与王同皎寒喧了几句,便即告辞。张柬之等人正是心情极其低落的时候,不想攀谈,所以只是向王同皎客气地点了点头,几人便黯然离去。

  远处宫墙下,看到他们落寞远去的杨帆不禁轻轻叹了口气。说实话,自从神龙政变以来,抛开功臣党在论功行赏时对他个人的不公平不谈,但从其他方面来说,杨帆对张柬之等人的作法也是不甚赞同的。

  他们不仅大肆培植亲党,倚功自傲无视天子,在政务上也没有什么叫人眼前一亮的政绩。这五位宰相中崔玄晖还好些,至于张柬之,他在地方上做县尉一做就做到六十五岁。

  在此之后才被提拔为一州刺史,而且处于穷山恶水之间,地方豪族强大,政绩乏善可陈。虽说在政变一事上他尽显果决与老辣,尤其是他的胆量过人,可是作为一个宰相,不是仅有这些就称职的。

  其它几人就更不用说了,敬晖、桓彦范、袁恕己三个人原本连一个衙门的正印官都没有做过,直接一步登天成了宰相,他们虽有大功,可是有与宰相匹配的能力么?

  历数他们主持朝政以来四个月里颁布的所有政令,除了一些关于举人教材、旗帜庙堂、规制称呼的表面文章,就是昭雪平反、清洗张党,于国计民生方面的举措乏善可陈。

  简单地说,他们太飘了,不但心飘了。所作所为也飘了,没有几桩能够落实到实处,于国于民、于则天女皇统治了近二十年之久的大唐,可以令人为之一振的举措。

  杨帆觉得,如果不是朝中还有后党和武党需要牵制,他们就此荣养未必是件坏事,否则再过个一年半载。他们在治国上的短板暴露出来,政变功臣的光环将彻底褪却,那时就连他们的一世英名也要蒙尘了。

  张柬之等人离宫而去,杨帆叹息着也转身离开了。他方才得到任威报讯,知道沈沐今天一早已经回到长安。急于和他见个面。

  他直觉地感到,发生在涿州的事并不仅仅是显陷二宗争利这么简单。一叶知秋,他已经察觉到显宗内部似乎正蕴酿着什么不安份的因素,这个难关,他需要沈沐的帮助。

  杨帆信步走去,刚刚走到东宫前面的御道上。忽见一人身着箭袖,挎着长弓、箭壶,肩上搭着几只野雉、野兔。迈着大步兴冲冲走来,后边还有四个小黄门合力抬着一头麋鹿。

  杨帆一见,立即止步,向侧方退开两步。拱手道:“微臣见过太子!”

  “啊!杨将军!”

  李重俊向杨帆大剌剌地挥了挥手,停都没停便一阵风儿地从他旁边走过去了。李重俊经李承况引介,在羽林军中交结了一班朋友,其中不乏杨帆的同僚、袍泽乃至属下,有暇时他们便一起射猎野游,成了极亲近的朋友。

  通过这些人,他对杨帆也有了一些了解。对杨帆并无恶感。不过他最好的朋友李承况对杨帆却颇有微辞。李重俊最亲近、最信任的人就是李承况,因此对杨帆也就刻意疏远了。

  杨帆不为己甚,直起腰来正欲离去,斜刺里安乐公主突然领着两个宫娥走过来。照理说,皇亲国戚入宫都要走后门,也就是从玄武门入宫,这前宫是皇帝署理政务的所在,内眷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但是安乐公主在皇帝李显和皇后韦氏跟前最是受宠,李显称帝以后,这位素来骄横的公主殿下在京城里更是可以横着走了,又有哪里能是她的禁区?只怕那金銮殿上的御椅,只要她愿意去坐坐,李显都不会反对。

  安乐公主穿着她那件百鸟羽毛织成的华丽羽裙,高傲而优雅地走来,恰好与太子走个对面,李重俊一见安乐顿时站住,神色间微现犹豫。

  李重俊如今是储君,除了皇帝和皇后就以他地位为尊,普天下的人都是他的臣子,安乐见了他自然应该先向他行礼,然后李重俊才会还礼。不过李重俊是庶子,在兄弟姐妹之中地位远不及这个妹子高,所以乍一相见,李重俊颇有些为难。

  以他太子的身份,让他先向安乐行礼,他是从心眼里不乐意,可是想到安乐在父皇母后面前受宠的程度,李重俊又真心的不愿意得罪安乐。就这么一犹豫的功夫,安乐公主已经走到他的面前,俏眼一瞪,厌恶地道:“让开!”

  这御道极为宽敞,可以并排行两驾马车,可是身为太子,一国储君,当然不能从道边行走,所以李重俊站的是御道中线,而安乐公主走的也是御道中间,而且当仁不让地喝令他让路。

  李重俊虽为太子,可是在安乐的积威之下,他这个还没做几天太子的皇子还真没有足够的底气和自信,被安乐一喝,李重俊心中一慌,下意识地避让了两步。

  安乐公主翘起迷人的下巴,得意洋洋地走过去,不屑多看李重俊一眼,可是望向杨帆时,她那双俏眼却漾起两道狐媚诱人的眼神儿。

  安乐一向自视甚高,偏偏杨帆弃如敝履,安乐心中甚不服气,总想着能把杨帆征服,让他跪倒地自己的石榴裙下,为了乞求她的恩典丑态百出那才甘心。

  杨帆一见安乐公主要找碴儿,顿时把眉头一皱,佯装没看见她,转身就要离开,刚一转身,就听安乐公主“啊”地一声尖叫,透着气极败坏的味道。

  杨帆扭头一看,就见安乐公主抖着裙子,拼命地跺着小蛮靴,旁边几个抬着麋鹿的小黄门一脸慌张无措。

  原来,四个小黄门抬着太子亲手猎取的那头黄鹿正往前走,一见安乐公主得意洋洋地走来,马上自觉地避到了一边。

  可是。安乐公主那条羽裙的下摆太蓬松了,仿佛一个喇叭口,如此剪裁可以衬托的小腰身更加婉约。但是因为裙摆蓬松,安乐公主走过时,裙摆竟在麋鹿的身体上蹭了一下。

  那头麋鹿从郊野驮到城中,已经没有鲜血滴溅,可鹿尸上却还有半凝未凝的血迹。一下子蹭在了安乐的裙摆上。

  安乐对这条裙子十分爱惜,这一下真是火冒三丈,她一边抖裙跺脚,一边厉声叱骂:“你们这些狗杀才,竟敢玷污了本宫的羽裙。真是该死!”

  四个小黄门慌忙丢了麋鹿,卟嗵一声跪倒在地向安乐公主连连叩头。安乐公主咬牙切齿地吩咐道:“去,使人来,把这四个不开眼的狗杀才统统杖毙了。”

  一个宫娥拔足离去,四个小黄门更是魂飞魄散,拼命向她叩头请罪。这四个小黄门都是东宫的人。李重俊再不愿意得罪安乐,这时也得出面说话了,否则出了这么一点差错就被打杀。东宫上下谁还甘心为他所用?

  李重俊硬着头皮上前,对安乐公主作了一揖,道:“裹儿妹妹,是为兄身边的人不小心。为兄这里向你赔不是,裹儿妹妹大人大量,还请看在为兄的薄面,不要与他们一般……”

  “滚开!”

  安乐的面皮子气到发红,她指着李重俊的鼻子,尖声叱骂道:“你个婢养的有什么面子可言?”

  李重俊的面皮腾地一下涨的发紫。不错,他的母亲本是一名普通的宫娥。因为受到李显的宠幸且怀了孩子,这才提拔为嫔妃,地位本极低微。可他万万没有想到在他成为太子之后,安乐对他依旧如此跋扈。

  一时间,李重俊血贯瞳仁,一双铁拳愤怒地攥紧,骨节发出一阵咔吧作响声。安乐轻蔑地扬起下巴,挑衅道:“怎么?你不服气?你就是个婢养的,就算做了太子你也是婢养的,你也配在本宫面前要面子。”

  李重俊一身武功,此时若是一拳挥出,安乐那张巴掌大小,精致到了极点、狐媚到了极点的俏脸就得变成一张柿饼子,再也不能颠倒众生了。可李重俊哪敢真的出手,他气的浑身发颤,可攥紧的双拳却紧贴着身子不敢挥出。

  杨帆见状,忍不住插口道:“这几位中人只是无心之失,公主殿下身份何等尊崇,蝼蚁般的人物,哪会放在眼里呢,还请放过他们性命吧。”

  安乐乜了他一眼,怒气忽然一敛,俏生生地转向杨帆,问道:“怎么,杨将军这是为了他们向本宫求情么?”

  若能救下四条性命,杨帆又何惜自家身段,他向安乐认真地点了点头,诚恳地道:“不错,微臣为四位中人向公主殿下求情,还望公主高抬贵手。”

  安乐公主忽然嘻嘻一笑,嫣然点头道:“成!那人家就卖你这个面子。”

  杨帆欣然拱手道:“多谢公主!”

  四个小黄门如释重负,感激的连连磕头,道:“多谢公主殿下,多谢杨大将军。”

  杨帆轻轻叹了口气,向李重俊和安乐公主拱了拱手,道:“太子,公主,微臣告辞。”

  李重俊虽然尚武,心眼儿却并不大,一见他低声下气地求恳一番,安乐公主却一点脸面都不给他,反而把他羞辱了一顿,结果杨帆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劝住了安乐,这一下等于在他已经血淋淋的自尊心上又割了一刀,脸丢的更大了,是以对杨帆全无感激,却连杨帆也恨上了。

  这时候,那个宫娥领着十多个手执大杖的宦官匆匆跑来,几个宦官气喘吁吁地站定,向安乐公主点头哈腰地道:“奴婢们到了,不知公主有什么吩咐?”说着他们不安地看了太子一眼。

  他们是最卑贱的奴婢,自然不想得罪太子,可是在宫里讨生活的人谁不知道皇帝面前最受宠的是安乐?安乐公主在皇帝面前一向说请记住:飞翔鸟中文小说网没有弹窗,更新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