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醉枕江山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循索追凶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循索追凶

  “他不是周憬?”

  武延秀一俟弄清谢瑞麒的身份,立即高声喝道:“快走,赶紧去抓人!”

  他急急走出几步,忽又想起了什么,转身对谢瑞麒道:“你,再带上几个认得周憬的人,陪同本国公一起去抓人,只要能抓到周憬,便是你们大功一件。”

  谢瑞麒慌慌张张地点了几个书办小吏陪着杨帆和武延秀向外面走,这县衙如同一座小朝廷,说起来占地也不小,走到前一进院落里,眼看到大门口了,迎面恰好有几个公人走过来。

  看见谢瑞麒,他们打招呼道:“谢县佐,你要出去啊?”

  谢瑞麒急急问道:“你们从外边来,可曾见到周县尉?”

  那几个公人茫然摇头,这时有个从旁边经过的书吏突然插口道:“周县尉吗?卑职看到周县尉往那边去了,谢县佐有事找他?”

  武延秀一个箭步跃过去,揪住那人衣领喝道:“快!马上带我们去寻他!”

  那书吏不知武延秀的身份,不免有些惊慌失措,谢瑞麒急忙道:“还不快些?周憬犯了大案,这是朝廷派来缉捕他的官员!”

  那书吏这才恍然大悟,慌慌张张地道:“请,请这边走。”

  周憬翻墙跳出县衙,沿着小巷向外狂奔,不一会儿后边就有大队人马追了上来。周憬跑到大街上,眼见那些士卒越追越近,突然从旁边的猪肉摊上抢过一口尖刀,又将一筐菜掀向追来的士兵。

  周憬身为县尉,负有缉凶捕盗的责任,拳脚功夫还是有的,只是要对付官兵就力有不逮了。何况这些官兵是万骑士兵,禁军中的精锐。亏得杨帆匆匆追来时高喊了一句:“京畿重地,不得惹出大乱子。”

  那些士兵只听杨帆吩咐,追赶时便有所顾忌,不肯误伤人命,也不肯把街市搅得一团糟,这才让周憬逃的更远了些。可是周憬做官久矣,这体力实在比不上这些禁军士兵,一条长街跑到头时,周憬的双腿已经沉得像是灌了铅。

  眼看再这么逃下去一定会被生擒活捉。周憬抬眼一看,见前方有一座小庙,马上持刀冲了进去。

  武延秀在草原上受了几年苦,倒是打磨出了一副好体格,他提着袍裾跑的飞快。眼见周憬逃进小庙,武延秀立即大喊道:“快!马上把庙围起来!”

  那座小庙不大。看样子比土地庙也大不了许多。庙里根本没什么香火,冷冷清清。只有一个老庙祝守着这小庙,他正坐在门口晒破棉袄呢,眼见周憬手持尖刀飞奔而入,把他吓得站在门口再也不敢回去。

  士兵们唿啦一下就把小庙围住了,随即就开始驱赶周围摆摊卖货的小贩和行人。杨帆见状轻轻皱了皱眉。对武延秀道:“贼人虽只一个,却需防他狗急跳墙,持刀伤人。国公且率人守在外面,杨某进去拿他。”

  杨帆这么安排。武延秀心里当然舒服,便道:“杨将军小心。”

  杨帆笑了笑道:“凭他?还不是杨某的对手。”

  杨帆说罢高声道:“你们守在这里,本官进去拿他。”

  杨帆手下的一个伙长叫道:“大将军万金躯岂能涉险,不过是一介县尉,能有多大本事,让卑职率人进去拿他吧。”

  杨帆摆了摆手,提着单刀独自走了进去,武延秀立即道:“你们把这里守住了,要是让他跑了,本国公拿你们是问!”

  这座小庙门匾上的字迹剥落的厉害,杨帆也没看清这座庙叫什么,他走进小庙,又跨过一个小小的院落,便走进了小小的正殿,就见周憬紧攥尖刀,正痴痴入神地抬头看着上面的神像。

  那神像古旧拙朴,因为有老庙祝时时拂拭,五官模样倒还清晰可辨。只是这尊神像比较少见,杨帆虽然看见了他的模样,还是认不出是哪一路神仙。

  周憬听见脚步声并不回头,只是喃喃地道:“时也,命也。周某生死存亡时刻,竟然逃到比干庙来,这……大概就是天意了。”

  杨帆这才知道这座香火几乎断绝的小庙供奉的竟然是殷商时的忠臣比干。

  杨帆轻轻舒了口气,缓声道:“我是不大信奉天命的,我相信事在人为。不过,不得不说,你们这些人徒有一腔热血,却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如此大事,你们居然可以被人随口听到,事机如此不密,能做什么大事?”

  周憬霍然转身看向杨帆,厉声道:“是谁举告的?张仲之、祖延庆,还是……”

  杨帆打断他的话道:“如果是你的同党告密,那只能说你们连识人之明都没有了,这个告密的人是寄住在王驸马府上的一个外人,宋之逊的儿子宋昙,这么重要的事你们居然被他听到,岂不可笑?”

  “原来是他!”

  周憬先是恨得咬牙切齿,随即想到如此大事居然就轻易被人听到,又不禁沮然若丧。

  杨帆上前两步,抬头看了看比干的神像,说道:“周县尉,刚刚与你在万年县衙相遇时,我就已经怀疑你了。”

  周憬一惊,愕然看向杨帆。

  杨帆道:“你没穿官服,却穿了官靴。我知道你刚从驸马府回来,如果没穿官服也属平常。一座县衙里边有官职在身的其实并没有几个人,所以当时我至少该拦住你问问身份,可我没有这么做。”

  周憬怔怔地看着他,有些不知所措。

  杨帆又道:“我们赶到你的签押房时,那谢县佐答话时神情茫然,我都看在眼里,我知道他不是你,但我还是下令把他抓了起来,只希望能多拖延些时间。包括方才在街上时,我依旧希望你能逃掉……”

  周憬的眼睛亮起来,兴奋的声音都有些发抖了:“你……你也是憎恨武氏专权祸乱朝纲的人?你我同道中人,你能放我走?”

  杨帆惋惜地看着他,轻轻摇了摇头。道:“我曾想为你创造机会,我也为你创造了三次机会,可惜你还是没有逃掉。与我同来的人里面有武氏家族的人,我现在已经不可能放你逃走了。”

  周憬听了,脸上血色尽褪,复又变成一片惨白。

  杨帆道:“天子想要我把你活捉回去,你明白是为什么吗?”

  周憬茫然道:“为什么?”

  杨帆忍不住心中叹气,这样几个人,除了一腔热血什么都没有,还真不是能改朝换代的料儿。他低声说道:“因为。皇帝……或者说是梁王,想通过你们把相王和太平公主牵涉进来,你明白吗?”

  周憬这才恍然大悟。杨帆同情地看着他道:“有些人为了志向能够不惜生命,但他未必能够禁得住酷刑的折磨,最终连一世英名也葬送掉。所以。我不能让你被他们活捉去的。”

  周憬慢慢点了点头,惨然一笑。道:“我明白。”

  杨帆慢慢横刀当胸。盯着他问道:“是你自己动手,还是要我送你一程?”

  周憬朗声一笑,道:“不劳足下动手,周某不是懦夫!”

  他手腕一翻,就把尖刀抵住了自己的胸膛,仰首看向比干威严的塑像。沉声说道:“足下既是我道中人,我等未竞之事,就拜托给足下了!”

  周憬说罢,双手握住刀柄。狠狠向自己的心口刺下,杨帆见他一动,已经不忍地挪开了目光,过了片刻不闻声息,杨帆回头一看,就见周憬稳稳地站在比干神像前,二目怒突,气绝身亡。

  ※※※※※※※※※※※※※※※※※※※※※※※※※※※※※

  王同皎、张仲之、祖延庆都被李显派出的人生擒活捉了,李显将王同皎带到宫中痛骂了一番,任凭王同皎如何解说,他也不相信王同皎仅仅是要刺杀梁王,并没有要刺杀岳母、逼岳父逊位的打算。

  李显这样想其实也不算离谱,如果想保证政变成功,确实不可能只除掉梁王了事,要想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那么在诛杀武三思后,必须要杀掉韦后,如此才能确保武氏、韦氏集团的彻底垮台。

  事情到此就结束了?

  不然!

  皇帝的妻子、皇帝最宠信的大臣都被你杀了,然后你痛哭流涕地诉说衷肠,皇帝就不计前嫌了,就幡然悔悟了,就不担心有哪一天不听你的话时你会连他一块杀掉了,就肯按照你的主张做皇帝了?

  忒也天真。

  当初神龙政变诛杀二张时,如果张柬之和桓彦范打算在诛杀二张后继续让武则天主持朝政,那么不管是相王、太平、梁王或者是军中诸多将领,根本不会有一个人响应他们的行动,那不是拿自己全家的性命开玩笑么?

  所以,李显也不相信王同皎的目的会那么简单。尽管实际上王同皎等人的目的就是那么简单。在政治上他们确实幼稚的很,他们连杀韦后的想法都不曾有,他们很单纯地以为杀了武三思,就能政治清明、天下太平了。

  可是这番真心话现在有谁肯信呢?李显不但不相信他们这番话,而且总觉得就凭他们几个人,除了一个王同皎就没有一个能拿得出手的人物,居然敢策划刺杀皇后和梁王,威逼天子逊位,这不可能!

  尽管周憬已经“畏罪自杀”了,可王同皎、张仲之、祖延庆三人还活着,李显认为通过他们或许可以追查出真正的幕后主使人。于是,他把这三个活口交给御史大夫李承嘉、监察御史姚绍之主审,宰相杨再思、李峤、韦巨源陪审。

  刀锋烁烁,直指相王、太平。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