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醉枕江山 >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坐看风云起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坐看风云起

  醉枕江山第一千一百四十章坐看风云起

  桓彦范见敬晖一脸怒气,强抑的声音都有些打颤,不禁皱了皱眉,他向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不悦地道:“仲晔,你怒气冲冲而来,就为了此事么?”

  敬晖见他对自己的质问避而不答,不禁愤怒地道:“这么说果然是你了?士则啊,你糊涂!你糊涂啊!你还怕朝廷上的风波不够多吗?拉拢武三思本就是皇帝的主意,不过是假韦后之手罢了,你以为皇帝会相信那些荒唐之言?”

  桓彦范微笑起来,道:“我自然知道皇帝不会相信。推荐去眼快看书不过……连你也以为我是想借此谣言干掉武三思,好的很,好的很呐!呵呵,连你都没有看出我的真正用意,皇帝自然更加不会察觉了。”

  敬晖怔了一怔,放缓了语气,惊疑不定地道:“难道……你另有打算?”

  桓彦范颔首道:“不错,某正是另有打算。你我站在这儿长谈算是怎么回事,来来来,这边请,咱们到书房里说。”

  桓彦范把敬晖引进书房,二人刚刚落座,敬晖便迫不及待地问道:“士则,快讲,你究竟有什么打算。”

  桓彦范道:“仲晔啊,皇帝虽不相信武三思与韦后有私情,可此事一旦传开,皇帝必定龙颜大怒,是么?”

  敬晖颔首道:“那还用说,朝廷又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了。”

  桓彦范呵呵一笑,神色极为自得。

  敬晖按捺不住道:“士则,你还没说你的打算。”

  桓彦范脸色一正,道:“同皎以身殉国了,皇帝听信谗言,还想借此对相王和太平公主下手,只因百官反应过于激烈,这才退而求其次,把我五人削去王爵,贬谪到地方,相王和太平公主勉强逃过一劫。你想,这次又出了事,皇帝首先会疑心到谁呢?”

  敬晖一怔,慢慢陷入沉思之中。

  桓彦范道:“我们已经被贬官了,马上就要离开京城,这场风雨会是我们搅起来的么?最大的嫌疑人应该是相王和太平公主吧,我就是想利用这件事,逼着他们不得不和我们站在一起!”

  敬晖身子一震,迟疑地道:“天心难测啊,皇帝就一定会疑心到相王和太平公主身上?我们含愤报复,不也说得过去么?再说,你有把握把相王和太平公主拉过来?如果他们肯站过来,那时……你又打算怎么办?”

  桓彦范自得地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道:“你的第一个问题根本不是问题。并不是皇帝会不会疑心到相王和太平公主身上,而是把这罪责推到他们身上最符合皇帝和相王、韦后的利益,所以他们一定会这么干!

  这种事,我当然不会事先就同相王和太平公主商量,但是等到皇帝疑心他们时,皇帝步步紧逼,不怕他们不求自保,到那时我们只要‘慨施援手’,他们不但要为我们所用,而且会对我们感激涕零。”

  敬晖的目光闪烁不定。

  桓彦范吁了口气道:“之后如何,就不是我们单独能够决定的了,总要相王和太平也肯答应才行,或者……请太子登基,或者……干脆就由相王称帝,当今皇帝必须做太上皇,也只能去做太上皇!”

  桓彦范霍然立起,振声道:“我要借同皎的血,借皇帝一次次的毒手,激起梁王所有敌人的同仇敌忾,大家联起手来再做一场!凭我们和相王、太平公主三家的力量,未必就不能重演神龙故事!”

  敬晖惊怔地看着桓彦范,仿佛看着一个陌生人。

  桓彦范用热切的目光看着他道:“仲晔,我们马上就要离开京城了。我们五人就要分别贬往五个地方,到时候在地方上要受到朝廷的监视,彼此间又难通声息,我们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将永远没有机会。”

  敬晖无力地道:“士则,你在玩火、你在冒险……”

  桓彦范指着他大笑起来:“你呀,你呀,富贵本就是在险中求的!你放心吧,上一次我们造势、用势,大获成功!这一次,我们也一样不会失败!哈哈哈……”桓彦范笑了起来,笑的像个输光了本钱的赌徒。

  皇帝的寝殿里面,韦后脸上泪痕未干,恨恨地坐在那儿。武三思很尴尬地坐在她的下首,垂头不语。李显则怒意未消,绕殿急走,口中喃喃自语:“是谁?究竟是谁?”

  韦后忍不住道:“还能有谁?如今朝廷上对你不满,想把妾身和梁王置之死地而后快的除了你那好兄弟和好妹妹,还能有谁?”

  “相王和太平?”李显摇摇头道:“不会,此事把皇家体面丢的干干净净,他们同为皇室中人,脸上好看么?”

  韦后气道:“生死倏关,事涉帝位,还有人在乎脸面吗?”

  武三思恨极了那诬陷他的人,但他仔细一想,却也摇头道:“相王和太平因为王同皎一案刚刚逃脱一劫,这时还会主动惹事,唯恐天下不乱?老臣也觉得……不太可能。”

  韦后道:“不是他们还能是谁?朝中还有谁对我们不满的。”

  武三思蹙眉想了半晌,一时把握不定。

  李显回身对武三思道:“梁王,这件事朕就交给你了,你和御史大夫李承嘉联手承办此案,他们在朱雀大街张贴告示,又贴了那么多,不会一点蛛丝马迹也没有,查!一定要给朕查个水落石出!”

  武三思慌忙离座而起,拱手道:“老臣遵旨。”

  “叮叮淙淙……”

  一曲琴声悠扬而止,卢宾之十指按于琴弦之上,止住了琴音,笑吟吟地道:“有趣,有趣啊!这件事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在他身周,花丛环绕,芬芳扑鼻。几名手下跪坐在席子周围。

  卢宾之道:“相王和太平经此一劫,一定如惊弓之鸟。”

  一个手下道:“公子说的是,属下侦知,相王与太平公主频繁秘密接触,似在商议对策。”

  另一名手下道:“郑愔传来消息,说武三思得韦后授意,要把此事推在相王与太平身上。”

  卢宾之闭目沉吟片刻,霍然张开眼睛,道:“不可!如今相王和太平公主的势力依旧不小,如果他们狗急跳墙,就算不胜,也要闹个两败俱伤,如果他们胜了,我们的注可没下在他们身上,那样一来我们的图谋将付诸流水,眼下还不宜迫之过急。”

  卢宾之站起身来,赤着脚在席子上徐徐踱了几步,沉声道:“告诉崔湜和郑愔,务必说服武三思,不能贸然与相王和太平决裂。变化之节奏,一定要掌握在我的手里!”

  “是!”

  一个手下恭声应是,急急离开。

  卢宾之转首望向另外一人,道:“告诉李承况,要加紧对太子的调教!”

  “我不会反的,我不能反!”

  李旦的声音透着难言的悲怆,他哀伤地看着太平公主,凄凄凉凉地道:“令月,我累了、倦了。我们的生身母亲,为了夺取皇位可以毫不怜惜地杀掉她的儿女和孙子孙女,如今七郎又莫名其妙地疑心于我,为了保住他的皇位一再想对我下毒手,这个皇位真的就那么重要吗?如果他要杀,那就让他杀吧。”

  李旦苦涩地笑了笑,道:“生,有什么乐趣呢?”

  太平公主见八哥居然有了厌世的念头,不禁急道:“八郎,你可以放手,但是你忍心让你的儿女也都命丧黄泉吗?武三思和皇后除非不杀你,如果杀了你,你以为他们会放过你的儿女?”

  李旦的身子震动了一下,太平公主又道:“我不是让你反,是让你利用你在南衙的影响力,和那些将领们多接触一下,他们都忠于你,愿意为你赴死,可是如果你根本不接纳他们,不告诉他们你的想法,他们能为你做什么呢?”

  李旦慢慢转过身子,神情犹豫着。太平公主跟上去道:“只要你有所动作,只要南衙诸将与你稍有来往,皇帝想动你,就不得不谨慎考虑!”

  李旦涩然道:“可……那样一来,七郎不就更加怀疑我了么?”

  太平公主气道:“现在他就不怀疑你我了?人家已经把刀架到了咱们脖子上,眼前这一关都难过了,你还想什么以后?”

  李旦心中挣扎不已,过了半晌,他才说道:“桓彦范派人来暗示我,说是愿意帮助我们,一起诛杀武三思和韦后。”

  太平公主双眼一亮,急问道:“你怎么说?”

  李旦道:“我回复他,李旦绝不会背叛胞兄!”

  太平双眼一黯,道:“皇帝不倒,梁王和韦后又怎么可能会倒?兄长这是明确拒绝他了?”

  李旦道:“是!所以……,我答应你,可以同南衙联络,但我只求自保,绝不造七郎的反!”

  太平公主凝视他良久,深深地点了点头,道:“兄长请相信我,令月与你一样,只求自保!”

  杨帆站在花园小厅中,微笑地着着花丛中:阿奴的儿子杨吉、婉儿的女儿黛儿正在花丛中疯跑,古竹婷的宝贝儿子现在是老幺,理所当然地成了小跟屁虫,嘎嘎笑着追在哥哥姐姐后面。

  至于杨思蓉和杨念祖,已经不再喜欢这种游戏了。杨思蓉现在长成大姑娘了,虽然跟着父母双亲学了一身高明武功,但她越来越喜欢静,很有点大家闺秀的味道。至于杨念祖嘛……

  一想到儿子,杨帆的眉头皱了起来,他是真不想提起那个混球儿子。

  小时候看着那么可爱的一个孩子,长大了怎么就这么让人咬牙切齿呢?功课没见他有多少长进,却整天喜欢往外疯跑。小小年纪,他就敢跟着顺字门的人乘船去漕运,说是要去历险,幸好在三门峡前把他抓了回来。

  闲极无聊时他还喜欢跑去娘亲打理的店铺里冒充店小二,有一次他居然把店里打更的老苍头的尿壶,冒充一只汉朝古董给高价卖了出去,等人家回过味儿来上门吵闹,差点砸了杨家的招牌。要说武功,他学的倒是极好的,可就是读起书来……,唉!这孩子是别指望他考个进士了。

  小蛮和阿奴挺着大肚子在池塘边缓缓散步,正穿着一身轻罗在池塘边练习柔术的古竹婷弯腰站起,巧笑嫣然地迎上去,三个人站在那儿说说笑笑的,一起向旁边的竹林小径中走去。

  三人之中虽然有两个孕妇,可是看着依旧那么美丽,岁月似乎没有在她们身上留下什么痕迹。如果说有,那也如同一坛老酒,经过岁月的沉淀,变得更加甘醇、更加妩媚、更加迷人。

  杨帆会心地微笑起来,婉儿顺着杨帆的目光看去,目中不禁露出艳羡之意。

  当年在三阳宫她意外中招,冒险为杨帆生了个女儿,从那以后她与杨帆欢好时就一直很注意,避免再次发生意外。可这毕竟是无奈之举,其实她是极喜欢孩子的,眼看小蛮和阿奴又有了身孕,婉儿却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她是真想再多生几个孩子呀,最好还都是男孩,可是……

  杨帆回过头,看到婉儿轻鼙的眉尖锁着一缕深深的幽怨,马上知道她又在为了孩子的事伤心。

  杨帆回过身来,轻轻揽住她的腰肢,柔声道:“显隐之争,虽未酿成大患,可是双方的关系却是越来越冷了,如今两宗各行其是,不但带来诸多不便,而且对双方都有损害。

  我一面要弹压显宗内部的不稳因素,一面要对抗隐宗,同时在朝堂上还要观风看色,寻找出路,真的是心力交瘁。我想……寻找机会淡出朝廷。等我办好这件事,便可与你泛舟西湖,做那逍遥自在的范蠡与施夷光了,那时候,你想生几个就生几个。”

  婉儿欢喜地道:“真的吗?郎君可不要哄我。”

  杨帆道:“自然是真的,你以为我要你向高力士频频泄露消息是为了什么?”

  婉儿欢喜地抱紧了杨帆,过了片刻,突然轻啐他一口,道:“你这比喻不妥,西施可是先侍候过越王再跟了范蠡的,人家可是自始至终只有你杨大将军一个男人。”

  杨帆眨眨眼道:“谁说的,只有冠军大将军是男人?难道我堂堂显宗宗主不是男人么?”

  婉儿先是一怔,马上就觉得这种角色游戏似乎很有趣,她媚眼如丝地瞟着杨帆道:“是么,那么杨大将军和杨大宗主,你这两个大坏人,打算怎么欺负人家呢?”

  杨帆看她媚从骨生的模样,不觉情动道:“你不会现在就想再生个孩子吧。”

  婉儿昵声道:“他李家的事儿且搁下一边,生孩子的事也搁下一边,人家现在……只想你疼奴家。”

  杨帆四下看看没人,一把抄起婉儿,便向她的春闺逸去。请记住:飞翔鸟中文小说网没有弹窗,更新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