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醉枕江山 >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危在旦夕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危在旦夕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危在旦夕

  “在这里,我找到了!”

  一群如狼似虎的士兵在安乐公主的寝室里到处翻找着,帷帐后边突然有个士兵惊喜地叫了起来,李重俊立即兴冲冲地赶去,就见武崇训穿着一身小衣,蹲在马桶后面瑟瑟发抖,手里还举着马桶盖,似乎想当盾牌。

  一见李重俊,武崇训立即丢下“盾牌”,跪地乞求道:“太子,太子饶命啊!”

  厮杀声刚起来时武崇训就惊醒了,听见外边杀声一片,武崇训便知不妙,马上慌慌张张地躲了起来。但当时他并不清楚究竟是谁作乱,等李重俊带人闯进他的房间,听到李重俊的声音,他就知道大祸临头了,平日安乐羞辱太子时,他又何尝没有为虎作伥。

  可是哪怕有一线生机,他也不会放过的,因此跪在地上苦苦哀求。李重俊见平日里不可一世的武崇训跪在自己脚下瑟瑟发抖,快意油然而生,但是没有看见安乐,却令他大失所望。

  李重俊把带血的长剑一振,指着武崇训喝道:“安乐那个小贱人呢?”

  武崇训哆哆嗦嗦地道:“安……安乐今夜宿在宫中,不……不不……不在这里。”

  “什么?”

  李重俊大失所望,可转念一想,等他杀进宫去一样可以取那贱人狗命,遂不再多想,猛地把剑扬了起来。武崇训一见赶紧叩头如捣蒜地乞求道:“太子饶命,太子饶命,崇训……可是您的妹婿啊。”

  李重俊狂笑一声,讥诮地道:“事到如今,你才想起是孤的妹婿吗?”

  “不……”

  武崇训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就见一道血色的虹影一闪,然后就是一阵天旋地转,他看到自己的身子还跪在地上,周围的一切都在急旋,然后他就“嗵”地一声落进了马桶。

  “好臭……”

  这是武崇训在人世间最后的一丝意识。

  李重俊本想提着他的人头去皇宫,一见人头落入马桶,李重俊立即厌恶地捂着鼻子退了几步,对一名士兵吩咐道:“挑起他的人头,走!”

  那士兵将长矛掼入马桶,把武崇训的人头一扎,尿水淋漓地提出来在榻上蹭了蹭,跟着李重俊大步向外走去。

  高初急急解开杨帆的绳索,杨帆一跃而起,厉声喝道:“击鼓聚将!”

  片刻之后,战鼓声隆隆响起,各路将领训练有素,很快就聚集在帅帐之内。

  杨帆如今虽然爵高位显,但他从不惮于以身涉险,如果他一个人赶去皇宫就能够解决问题,他在解开束缚的时候就已夺马直奔玄武门了。但是这种事不是凭着江湖人的武勇一人一剑就能解决的。

  直到现在,他还不知道今夜究竟是谁要反,究竟有多少人参与其中,而且单枪匹马的杀入宫中,在那么巨大的范围内、在无数的建筑中要寻找一个想救的人,实在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李重俊想到就做,可真应了那句“乱拳打死老师傅”了,事态之突然,事先全无珠丝马迹,没有任何一方势力察觉。杨帆要击鼓聚将,也是要了解一下自己手下有多少人参与其中。

  须臾功夫,帅帐内已是战将如云,眼见杨帆一脸杀气地站在上首,众将虽然心中惊疑,却不敢出声询问。等三通鼓罢、众将到齐,杨帆唱名点卯,发现除了今夜值守玄武门的马桥所部不在,就只有独孤讳之和蔡沽府和崔浪三员战将未到。

  杨帆心中大定,立即下达军令,命黄旭昶、陆毛峰等人率所部兵马疾驰横街,控制太极宫的承天门和东宫的重明门,再令楚狂歌部与自己驰援玄武门,许良所部控制西内苑,确保有一条退路。

  许良是行军司马,是杨帆的副手,一听杨帆这样安排,许良便眉头大皱,他出列问道:“大将军,究竟出了什么事,末将等尚还一头雾水,望大将军告知我等。”

  杨帆虽然忧心如焚,却也清楚如果一点消息都不透露,众将必定无所适从,等他们赶到地点,如果遇到些什么状况,都不清楚究竟该怎么做。

  杨帆只得把事由经过简单地对他们说了说,但他所知也极有限,目前只知有人要反,具体情形却一概不知。

  许良一听便反对道:“大将军,如今是谁要反,究竟有哪些军队参与其中,我们一概不知。一旦杀至承天门和重明门,碰到其他军队,对方究竟是叛军还是勤王的军队我们如何分辨呢?

  其他军队又如何确定我们的立场呢?到时候我们该怎么办?一旦动起手来,而对方又是勤王的军队,事后谁能为大将军作保,证明大将军是忠于天子的?那时一个反贼的罪名扣下来……”

  杨帆憬然醒悟,这真是关心则乱了,他如今只想迅速控制宫廷,把一切掌握在自己手中,可是以眼下的乱局,如果他贸然有所动作,适必会让眼下的乱局乱上加乱。他的兵马一旦派出去,他也无法及时取得联络了,到时候恐怕与事无补,反而让自己辩白不清。

  杨帆在帐中急急徘徊片刻,改变主意道:“楚狂歌将军率所部兵马与本帅驰援玄武门。许良将军弹压中军,各部马不卸鞍、衣不解甲,严阵以待,由高初负责居中联络,本帅一俟弄清原委,立即由高初传达将令,各部须执行不怠,违令者斩!”

  许良一听这么安排倒也妥当,马上退回队列,与众将抱拳恭声道:“末将遵令!”

  片刻功夫,杨帆和楚狂歌率领千余骑战士,俱乘战马,如一阵狂风一般卷出辕门,剑一般刺穿西内苑,杀向了玄武门。

  李重俊率兵杀了武三思一家,立即掉转马头再杀向皇宫。此时,成王李千里已经发动夺门之战。

  要进内苑,最快最简捷的方式就是走玄武门,玄武门在皇宫的北面,皇宫是面南背北的,北面是后宫,所以一开玄武门,直接就是后宫的范围。

  可是守玄武门的将领是马桥,他们收买不得,所以他们的进攻路线只能舍易就难,从东宫的通训门进入太极宫,这一来虽然绕过了太极重的正门承天门,但一路下去还有太极门、两仪门、甘露门三道门户。

  如果万骑还是像以前一样,由五位郎将轮流值守,他们完全可以等独孤讳之把守玄武门的时候再假传杨帆将令,率领玄武门守军加入叛乱。可是神龙政变之后,千骑扩充成了万骑,一下子扩军十倍,五位郎将晋升为中郎将,各有所司,分工更细了。

  如今戍守玄武门的,变成了楚狂歌部和马桥部轮换值守,其他各部已不再担任轮值玄武门之责,而是作为机动部队以防万一,独孤讳之没有可能再担任玄武门守将了,是以他们根本就没敢设想可以打开玄武门。

  成王李千里如今兼任左金吾大将军,他和沙咤忠义、李思况先矫诏诈开了太极门,马上又闯向两仪门。到了两仪门,李千里仍是重施故技,要诈开两仪门。

  李千里是成王,是皇室成员,当今皇帝的堂弟。沙咤忠义老将军在军中更是赫赫有名,这两个人不但位高权重,而且极具威名。而李思冲则是右羽林将军,是天子最亲信的近卫军将领。

  这样三个人分别代表了皇室宗亲、军方重臣和天子近卫,这样一个组合太有欺骗性了,他们众口一词地说有奸臣发动叛乱,他们是奉诏入宫勤王,手中又有一道伪造的诏书,城上守将一时还真不容易分辨真假。

  尤其那城头守将还是沙咤忠义的老部下,一听是沙咤忠义老将军叫门,他虽不敢轻信,却也不敢轻率拒绝,便迟迟疑疑的请沙咤忠义上城说明经过。

  沙咤忠义被吊上城头,立即趁其不备挟持了他,胁迫他下令打开了城门,两仪门再度兵不血刃地失守。可是当他们闯到甘露门时,再想重施故技却不可能了,因为甘露门后就是甘露殿,值守于此的正是上官婉儿。

  太极宫的戍卫分布是这样的,正门入宫有三道门户:承天门、永安门、长乐门。承天门由左右骁卫负责把守,永安门和长乐门由左右威卫负责把守。但叛军是从东宫通往太极宫的门户潜入的,这样就绕过了前边这三道门户。

  从承天门再往里抵达太极门前,还有一道类似瓮城的门户,称为嘉德门。这道门户之间由号称挟门队的左右监门卫士兵守护。过了嘉德门,戍守太极门的是左右武卫。太极门之后的两仪门由左右千牛卫把守。

  把守此处的共五队人马,一队五十人,五队合计就是二百五十名士兵,称为衙内五仗。虽然人数不是很多,但是倚仗着高墙坚城,又是在皇宫里面,这些警卫力量把守一道门户足够了。

  而这是由禁军守卫的最后一道门户,再往里就是甘露门,一过甘露门就是内廷,内廷是嫔妃宫娥们的天下,这里就不能让兵士们把守了,所以守在这道门户上的是孔武有力、受过训练的太监。

  而且这道门内就是甘露殿,值守甘露殿的是上官婉儿。李千里的成王身份唬不住这位内相,沙咤忠义在军中的赫赫威名也镇不住这位上官姑娘,守在甘露门上的内宦太监们也根本不会买李思冲这位羽林将军的帐。

  所以,要夺甘露门他们只能强攻。

  好在他们一路兵不血刃,没有惊动甘露门的太监守卫。再者,甘露门是进入内廷的最后一道门户,从承天门开始往里来,每道门户都比外边的矮小,守军数量也逐次递减,甘露门既没有高大厚重到不可攀爬、守卫其上的内宦太监人数也不是很多。

  李千里一声令下,禁军士兵纷纷取出早已准备好的飞抓掷上墙头,便灵猿一般攀爬起来……

  “,就上免费网()”请记住:飞翔鸟中文小说网没有弹窗,更新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