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醉枕江山 >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赋闲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赋闲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赋闲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赋闲

  夏夜无风,古竹婷哄睡了孩子,叫奶娘抱去,又让丫环往榻前的镂石冰笼里填了一笼碎冰,便姗姗地走到榻前,想要吹熄了灯歇下。()这时门扉一响,有人走了进来,古竹婷道:“都歇了吧,不用侍候。”

  身后无人答话,脚步声却越来越近,一双大手轻轻揽住了她的。听到那熟悉的脚步声,古竹婷就知道来人是谁了,她温驯地向后一靠,偎依在那宽厚有力的胸膛上,回眸笑道:“朝廷刚刚出了大事,人家还以为你今晚要宿在军中呢。”

  杨帆道:“万骑暂由韦后的堂弟韦播接管了,皇帝倒不曾让我回避,可我留在那儿,谁主谁副呢?王不见王啊,所以我还是回来陪我的小婷婷好了。”

  古竹婷“吃吃”地笑起来,她拍落杨帆的大手,娉娉婷婷地走开,又点亮了一盏灯,柔声道:“郎君可要沐浴?”

  杨帆欣赏着她半透明的蝉翼轻纱睡袍下曼妙的身材,说道:“已经洗过了。”

  古竹婷“嗯”了一声,回到他身边,在榻沿上款款地坐了,说道:“可要人送些点心来?”

  杨帆吁了口气,往榻上一歪,疲惫地道:“不用了,早些歇了吧。”

  古竹婷轻折,替他脱了靴子、袜子,把他的双腿搬到榻上,轻轻为他松着肩,柔声道:“郎君倦了,奴家给你推拿一下。”

  杨帆捉住她的手,道:“算了,一通忙活下来,又是一身汗。来,躺着。”

  杨帆伸手为她宽衣,古竹婷穿的本就轻薄,睡袍一脱,委然落地,雪股,份外。古竹婷害羞地道:“奴家去息了灯。”

  杨帆道:“息了灯怎还看得到这般美景?老夫老妻了,忸怩什么,躺着。”

  古竹婷乖乖躺在杨帆身边,任他灼热的大手搭在自己的翘上,杨帆嗅着她发丝的清香,大手轻轻摸挲着,感受着她的滑腻绵软和丝丝弹姓,久久没有说话。古竹婷有所察觉,柔声道:“郎君不只身子疲惫吧,可有心事么?”

  杨帆又沉吟半晌,才轻轻地道:“我一直在思索一件事。刚刚接手显宗的时候,我就是朝廷中人,那时一身兼两任,倒也游刃有余,如今时曰久了,怎么反而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呢,总觉得哪一端都照顾不到。()”

  古竹婷道:“小到一家,大到一国,其实不是一样的道理吗?郎君刚刚接手显宗时,外患未除,又用了雷霆手段,自然可以震慑群雄。可时曰久了,不能总用酷法,底下人自然也生起种种心思。就像咱们大唐,这些年的乱劲儿,怎比得立国之初?”

  杨帆轻轻“嗯”了一声,道:“按下葫芦起来瓢啊。万骑成立之初,我专注于朝堂之上,结果显宗出了问题,虽然及时按下去了,却是后患重重。我及时发现,开始专注于显宗了,结果万骑又出了问题,独孤讳之这样的大将,就在我眼皮子底下被人收买,我居然毫无察觉……”

  他出神半晌,低低地道:“我总觉得,似乎有一个人,正在背后捣鬼。”

  古竹婷安慰道:“郎君多心了,许是太累了,歇歇就好了。”

  杨帆摇摇头道:“不是的,我有种预感,如果我继续像现在一样,两头都不舍得放弃,最后两边都得失去。我不能既处江湖之远,又居庙堂之高,一手做着大将军,一手控制着江湖。”

  古竹婷眨着眼睛,痴迷地望着他依旧英俊,但是因为成熟而更有味道的男人脸庞,轻声道:“那郎君打算怎么办呢?”

  杨帆沉默了半晌,轻轻地道:“睡吧,困了就得睡觉。累了,就得歇着……”

  王同皎要刺杀武三思,给了李显一个机会,他趁机夺走了相王的兵权,将南衙禁军同相王党剥离开来。

  桓彦范试图用谣言离间武三思和皇帝,给了皇帝第二个机会,李显趁机对朝堂进行了一番大清洗,将重要官职都安插了自己的人。

  太子逼宫,给了李显第三个机会,他趁机对北衙禁军进行了一次大换血,韦温成为长安兵马大总管,同时还是宫廷禁军的最高统帅。左右羽林军由韦捷和韦濯两兄弟掌管。

  李显又把万骑分割为左右万骑,同时再设左右飞骑,仿照万骑的设置,分别由韦播、韦璿、皇后的外甥高崇、安乐的情夫武延秀掌管,从而控制了军权。

  杨帆呢,再次因功升官,获封辅国大将军,金印紫绶,位同三公。

  武将班列中,天策上将这一职务自李世民之后就没有人可以担任了,因为那是皇帝做过的官职,所以在杨帆上边就只剩下一个品级:骠骑大将军。

  这个职位在历史上只有霍去病、马超、曹洪、司成懿等寥寥数人担任过,如果杨帆能活到寿终正寝,大有机会再进一步升为骠骑大将军,与诸位先贤并列。

  同时,他的爵位也从开国县侯升为开国郡公,食邑从一千户上升到两千户,足足翻了一倍,可谓位极人臣。可是,需要注意的是,爵位固然没有实权,辅国大将军也是没有实权的,就像相王李显掌管南衙禁军的时候一样,这是名义上的三军统帅。

  杨大将军被驾空了,这是李显对他撇清太子之死的惩罚,既然你不愿意死心踏地的打上我李显的标签,那么我就剥夺你的权力!

  李裹儿非常开心,她的祖母为了权利,杀子、杀女、杀孙子、杀孙女、杀宗室、杀大臣,她的父亲和她的太子哥哥同样为了权利,一个逼宫于母亲,一个逼宫于父亲,权力的魅力,无人能挡。

  她相信杨帆骤然大权旁落,一定很不甘心。而她凭着父亲的宠爱,完全有能力重新把权力还给杨帆,当然,这是有条件的,杨帆一定得匍匐在她的石榴裙下,甘做她的入幕之宾。

  她相信杨帆虽能禁得起她的美惑,却一定禁不起权力的。杨帆几乎成了她的一块心病,或许真的是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她对这个男人一直念念不忘。但是眼下她并不急着抛出她的条件,先让那个有眼无珠的家伙失落一阵子好了。

  李裹儿现在正忙着办她和武延秀的婚事。她觉得武延秀比武崇训强多了,人生得俊俏,而且还大度,根本不干涉她在外边勾三搭四,是个千里挑一的如意郎君。

  王同皎死后,他的妻子定安公主由皇帝作主改嫁韦濯了,出嫁的时候王同皎坟头的土还没干,如今武崇训已经死了一个月,裹儿觉得拖到现在她才改嫁,已经很对得起死去的丈夫。

  武三思之死,最高兴的就是韦后。自从五宰相、相王党相继被剥力,太平公主一派也偃旗息鼓,韦氏一党的发展,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成了梁王党。可韦后一时半晌还真不敢向梁王党发起挑战。

  如今好了,梁王被太子杀了,梁王一死,武氏一族群龙无首,没有一个有能力、有资历、有威望的人可以担当整个家族的领袖,武氏一族纷纷向她献媚讨好,而武三思在朝中的势力更是别无选择地投靠了她。

  三思五犬向韦后效忠了,兵部尚书宗楚客向韦后效忠了、将作大匠宗晋卿向韦后效忠了,太府卿纪处讷向韦后效忠了、鸿胪卿甘元柬向韦后效忠了……,一时间韦家似烈火烹油,花团锦簇。

  一般能做到辅国大将军的,都是七八旬的老人了,到了这个年纪,不想荣休也只能休了,朝廷有重大庆典的时候就把他请去,同级官员都往后站,请老前辈头前就坐应应景儿。大朝会的时候偶尔上朝露露脸,表示俺老人家还活着,还能吃几碗干饭。至于秉笔著书、授业解惑,那是文官的事儿,除非是文武兼修的人,否则就与武将无缘了。

  杨帆能做什么呢?优游林下,安享“晚”年而已。

  杨帆“赋闲在家”,最快活的就是小蛮和阿奴了,两个女子都挺着大肚子,这回郎君终于能厮守身边,嘘寒问暖,心中怎不快活?

  古竹婷也快活的很,有郎君陪伴,游山玩水,何等惬意,而且缠绵多了,珠胎暗结的机会也多了不是。

  婉儿对杨帆的清闲也持赞成态度,没有人比她更清楚朝堂的凶险了,可是,她原来留在朝廷本是为了杨帆。如今杨帆抽身而走,她反而走不开,这让婉儿心中不无幽怨。

  眼下韦后正忙于平衡韦氏内部的各方势力,她一直认为婉儿是无根之萍,必须依附于皇权才能发展,所以对婉儿颇为信赖,婉儿几次请辞出宫,不但没有获得允准,反而让李显和韦后更加认定婉儿不恋权位,是个可用之人了。

  要说不快活,最不快活的就是杨念祖杨大少爷了,杨大少的老爹在军中忙碌时,难得回一趟家,他在家里爬树掏鸟、上房射雀、潜水捉鱼、带着古家的一群小伙伴和坊里的其他孩子打群架,何等逍遥快活。

  眼看着他就要混出一个“小霸王”的绰号了,老爹回来了,一回来就让他读书,他的幸福童年全都毁了,他要称霸隆庆坊、笑傲隆庆池的英雄梦也破灭了。

  一个小小人儿,常常徘徊于隆庆池畔,仰首望天,低头长叹:“吾令羲和弭节兮,望崦嵫而勿迫。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其声也悲,其情也哀,怎不令人一掬同情之泪。请记住:飞翔鸟中文小说网没有弹窗,更新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