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醉枕江山 >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布局谋篇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布局谋篇


  沈沐沉默良久,缓缓说道:“蹊跷之处就在于,什么都没有发现。

  杨帆皱了皱眉,道:“就这样?这不是等于什么都没说?”

  沈沐忽然笑了笑,道:“不过我和你不同,官场和江湖的规矩也不同。在你那边,没有证据,你是无法下手,因为权力规则一旦被破坏,对所有的官员都是一个噩梦。除非你想学来俊臣而且有皇帝的支持,饶是如此,下场堪忧。”

  沈沐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道:“可是江湖自有江湖的一套规矩……在江湖上,你的实力足够强大,你就可以制定规则,你的话就是规则。”

  杨帆悠悠叹息了一声,目光投向远处,道:“江湖……心向往之。”

  沈沐哈哈一笑,道:“你若向往,我们不妨换换啊。在我手下,有很多奇人异士,其中有个胡儿,擅长惑心之术。于是我叫人把那个一身疑点却没有破绽的掌柜绑了来,让他用惑心术询问。只要意志不够坚定,被他的惑心术所迷的人,无所不招。”

  杨帆问道:“结果如何?”

  沈沐道:“他的确是受人收买,接受了一笔巨款,然后把事情闹大,酿成显隐之间的一场冲突。作为隐宗的一员,他早就对显宗的竞争感到不满了,而且觉得我对显宗有些过于忍让,在他看来,他这只是顺水推舟,是为了我们隐宗,他在惑心状态下,依旧不认为这是对隐宗、对我的一种背叛……”

  杨帆截断他的话道:“沈兄,你的年纪是不是已经有点太大了?”

  沈沐一怔,错愕地道:“怎么?”

  杨帆道:“唠唠叼叼半天说不到重点,我想知道的是,幕后主使者是谁!”

  沈沐很干脆地答道:“不知道!”

  杨帆一呆,沈沐道:“收买他的人并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连负责出面收买他的人都不知道名

  和身份,但是这个人准确地把握了那个掌柜的心态。利用他本来就有的不满和怒气再加上一大笔钱,让一个迄今依旧无意背叛隐宗的人为他所用了。”

  沈沐望着杨帆,道:“这个人很会把握人心啊,而且对我们两宗的情况似乎很了解。”

  杨帆道:“然后呢?你不会就此罢休吧?”

  沈沐道:“没错,有这个财力,了解我们的情形,有心想动我们的。只能有四方势力。”

  杨帆不禁又皱了皱眉:“这么多?”

  沈沐苦笑了一声,道:“不仅仅是多,而且复杂。这四方势力,一个可能是我内部的人,不满我对显宗的忍让。一个可能是你们内部的人,不满你对我们的忍让。呵呵,总有些人不知道别人的苦,不知道身在其位的难处,一味认为自己吃了亏的。”

  杨帆“嗯”了一声,道:“这一点我也怀疑过,还有两方呢?”

  沈沐道:“七宗五姓。或许……他们不甘心失去对我们的掌控,希望挑起我们双方的一场恶战。等到两败俱伤的时候,他们就出来收拾残局,重新把我们纳入他们的掌控之中。”

  杨帆道:“这也不无可能。”

  沈沐道:“还有最后一方,就是卢家。”

  杨帆目光一闪,道:“卢家不也是七宗五姓之一?”

  沈沐道:“但是目的不同,所以我开始派人调查卢宾之的下落。”

  杨帆想了想,感慨地道:“不管是隐宗内部还是显宗内部,如果有哪个元老对现状不满。动用他的力量暗中搞鬼,想把他找出来并不容易。至于七宗五姓,七个庞大的世家,你无法确定其中是谁授意,是谁执行此事,要想往水泼不进、针插不入的世家中去探察他们的一个秘密,一样难如登天。至于卢宾之。一个本该享有家族继承权的人,既然被剥夺了权力,就如一个失了势的储君,卢家对他必然也是严加戒备。禁止内外人等对他进行接触,对他的现况必然讳莫如深。你想查出来,很难。”

  沈沐点点头,道:“你知道最好,这就是我一直没有和你取得联系,坐视双方关系越来越淡漠的原因,我希望那个幕后的黑手相信我们双方已经彻底决裂,盼着他再次出手,我既已注意到了,他只要出手,再想全身而退就不会那么容易。”

  杨帆道:“但是他们一直没有再出手?”

  沈沐道:“是的,一直没有。好象他们只做了这么一件事,就对我们失去了兴趣。所以我觉得,这四方可疑的势力之中,嫌疑最小的反而是卢家了,如果这个幕后主使是卢宾之,以他对你我的仇恨,不会不痛不痒地做这么一点小事,然后就不知去向。”

  杨帆道:“这一年多来,朝廷多事,一个不慎,就要折戟沉沙,所以我在这方面下的功夫比较多,因之忽略了其外的很多东西。太子谋反时,我被自己的人用药放倒,差点送了性命。”

  沈沐道:“这件事我已知道,幸好你没出事,否则显隐之间被你我强行控制住的局面必然被打破,一场大战不可避免。不过……,如果你真的死了,我相信最后的胜利一定属于隐宗。所以,还颇为遗憾呢,哈哈……”

  杨帆睨了他一眼,道:“可是有件事你并不知道,我们在终南山追捕太子的时候,我发现……或许我身边被收买的人不仅仅是独孤讳之一个人,还有其他的人,而这个人,很有可能知道谁才是幕后黑手。”

  这回换成沈沐耸然动容了:“谁?”

  杨帆道:“我也很想知道,这就是我邀请你来的主要原因。显隐二宗宗主于决裂之后突然秘密会唔,我想这件事他不会不告诉那个幕后人吧?”

  在杨帆和沈沐聊起卢宾之的时候,卢宾之正在长安那所隐秘的宅院中,身着一尘不染、皎洁如雪的轻衣盘坐抚琴。

  琴声悠扬,看来卢宾之的心情很好。

  在他左右前方,各有一张蒲团,两个身着青衣的男人扶膝跪坐,神态谨然。

  两个人一个才二十出头,剑眉星目,俊郎不凡。虽然穿着一身襕袍,掩住了健硕的身体,但是从脊背、胳膊绷起的硬朗的线条,依旧难以掩饰他那一身可以爆发出强大力量的肌肉,这人明显是个武士。

  另一个人则不然,他已经三十出头了,颌下蓄了微髯,风度翩翩,儒雅斯文,有着一种成熟男人特有的魅力,他静静地坐在那儿,微微阖着双目,面带微笑地聆听着卢宾之的琴声,柔和的阳光映在他的身上,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一卷书,一卷散发着墨香的书。

  他的味道和那个年轻的武士截然不同,但是都有一种特别的男人味儿。

  卢宾之一曲抚罢,十指轻轻下压,止住了依旧余音袅袅的琴声,微笑道:“沈沐和杨帆么?不用理会他们。杨帆如今已大权旁落,他今后只能专注于江湖,而江湖中已经有一条蛟龙,岂能容他窥伺自己的地盘,他们早晚会斗起来。此时我们如果插手,引起他们的警觉,反而不美。”

  门口传来一声恭敬的回答:“是,卑职马上按公子的吩咐回复他。”

  原来障子门儿拉着,在门口还跪坐着一人,这人一身风尘,显然是远道而来。

  障子门拉上了,一阵脚步声远去。

  卢宾之转身对跪坐在身前的两个人道:“你们两个各有绝学,一个一身武功,击鞠之术尤其高明。一个一身医术精湛,尤其擅长调理妇人科疾病,我费尽心机,把你们两个调进羽林卫和太医署,你们的使命可清楚了?”

  两人欠身道:“丁先生已经把公子交待给我们的任务说清楚了。”

  “那好,你们现在就离开吧,为了你们的安全着想,在你们有所进展之前,本公子不会再与你们联系。你们二人,要好自为之!”

  两人扶膝向卢宾之欠身施了一礼,径直走了出去。

  卢宾之凝视着他们的背影,等障子门拉上后,双手刚刚搭上琴弦,就听门外又有一个声音:“公子,我回来了。”

  障子门一开,丁跃脱靴走入房中,向卢宾之躬身一礼。

  “坐!”

  卢宾之的手从琴弦上抬起,潇洒地向右一拂,丁跃便在那张蒲团上坐下。

  卢宾之道:“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丁跃道:“相王那里有些麻烦,我们尝试与他进行了一些接触,试探之后,发现他对目前的处境虽然颇为不满,但是并没有试图反抗的意思,我们的人过于热切,还险些引起了他对我们的警觉。

  不过太平公主那里倒是颇有进展,太平公主身边第一谋士莫大先生非常热衷权势,眼下相王和太平两派元气大伤,韦氏一党异军突起,为了尽可能地掌握财源和权势,莫大先生似乎有些不择手段了。”

  卢宾之若有所思地道:“太平公主么?呵呵,武则天虽然已经死了,可她统治天下二十多年,成为古往今来第一个女皇帝,所造成的影响当真不小啊。时至今日,女人对权力的热望,依旧甚于男子。太平公主、韦后……,想不到我这两注筹码,最终都要着落在女人身上。”

  他望向丁跃,漫声道:“加强同这位莫大先生的联系,金钱、美色,他想要什么就给他什么,这条线,不能断!”

  “是!”

  须臾,悠扬的琴声再度响起……

  p:诚求

  请记住:飞翔鸟中文小说网没有弹窗,更新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