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醉枕江山 >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步步为营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步步为营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步步为营

  杨帆和沈沐站在崖边,只见他们先是眺望着峡谷,淡淡地说着什么,继而对面相视,神情激动。说着说着,杨帆突然一伸手就揪住了沈沐的衣领,随即一扣他的腰带,竟将他整个人举了起来。

  沈沐的手下一见这般情形,立即拔出兵刃冲了过去,任威、古二等人自然也不怠慢,双方施展提纵术,几乎在同一时间赶到了杨帆和沈沐的身边,眼见沈沐已经在杨帆的控制之下,沈沐手下的人虽然怒不可遏,却因投鼠忌器,不敢再靠近半步。

  沈沐被杨帆举在空中,身前就是悬崖峭壁,只要杨帆一松手,他就得跌下去摔个粉身碎骨,可他被擎在空中,形像虽然狼狈,神色间却毫不慌张,嘴角甚至还带着一丝揶揄的笑容,只是因为人被横在空中,所以笑容显得有些诡异。

  “年轻人终究是年轻人,太沉不住气了,一言不合就想出手杀手么,二郎,这可不合乎你现在的身份。你也不想想,这里是谁的地盘,即便你能杀了我,你就能安然离开?不要以为你现在有官的身份,就能确保你的安全,就算你能动用大军护送你回京,你和你的家人,从此也会一直被猎杀,直到死去、死光,你信么?”

  “我不信!”

  杨帆冷笑一声,突然把沈沐向前一掷,随着沈沐手下的一声惊呼,他们才发现宗主不是被抛向崖下,而是抛向了他们,有几个人赶紧弃了兵刃去接沈沐。杨帆这一掷力道不小,那几个人接住沈沐,连连退了几步才卸去力道。

  杨帆道:“大言不惭,‘姜公子’又如何?死了也就死了,树倒猢狲散,你以为你的人就会对你忠心若斯?在你死后,还会忠心耿耿地为你卖命?”

  沈沐站住身子,整理了一下衣袍,笑吟吟地道:“既然你不信,为什么又要放掉我?”

  杨帆“啪”地一声按住了刀柄,厉声道:“因为,我要堂堂正正地打败你!”

  沈沐轻蔑地睨了他一眼,道:“就凭你?”

  杨帆沉声道:“就凭我!昔日,是我将太多的精力放在了朝堂上,才予你可趁之机,如今只要我着眼于江湖,江湖就不再是你一个人的天下了,来日的江湖之王,必定叫杨帆。不信,咱们就走着瞧!”

  杨帆似乎不欲再与沈沐斗嘴,说罢便将手一挥,带着人扬长而去。沈沐手下的人扭头看向宗主,沈沐轻松的笑意在杨帆转身的刹那便倏然不见,眸中只有丝丝寒冷的杀气。

  杨帆离开之后,立即带着家人离开了五丈原。

  一路疾行,直至附近一座大城外的官道交叉路口时速度才慢下来,这时忽然有支队伍从另一条道路上赶来。杨帆手下百余名侍卫在任威的指挥下立即戒备起来。

  宗主试图与沈沐和解,结果双方却越闹越僵,眼下虽说已经靠近城池了,不大可能有人会在这里劫杀当朝的辅国大将军,可谁也不敢保证一定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那队人马渐渐走近了,一俟看清那些人的模样,任威等人便是一呆。这支人马太古怪了些,其中一小半是边军士卒,另外一多半却是身着三角形翻领对襟束腰长袍,头戴宽边卷檐帽的的吐蕃人,从他们打起的旗帜来看,既有唐国的旗帜,也有吐蕃国的旗帜,这分明是由边军护送入城的一队吐蕃国人。

  饶是如此,任威依旧不敢大意,吩咐人严加戒备着,那些人到了面前,对杨帆手下如临大敌的模样颇为奇怪,不过他们倒不认为在这儿敢有人劫杀官兵,是以只是好奇地看了他们一眼,便向入城的大道拐去。

  前队的官兵刚刚拐过官道,便有一位边军将领轻驰而来,这人一见杨帆登时吃了一惊,定睛再一看,立即滚鞍落马,急急向前几步,向杨帆抱拳一揖,略显激动地道:“岐州司马钱知语,见过辅国大将军!”

  杨帆这时身着便袍,可没想到在这地方竟有人认出自己,他微微一怔,诧然道:“钱司马,你认得我?”

  钱知语连连点头,道:“认得,认得,当初大将军游五丈原时,下官是岐州府掌书记,曾随本衙长官护送吐蕃和亲使者赴京,见过大将军一面。只是下官职位低微,不曾有幸上前与大将军说话。大将军此番再游岐州府,朝廷是告知过地方的,是以下官一眼就认了出来。”

  杨帆不禁失笑,这人记性倒好,昔日与婉儿同游岐州时,只被他见过一面,如今都过了七八年了,他居然还记得。

  杨帆颔首道:“原来如此,不知钱司马此番护送的这些吐蕃人,可还是吐蕃国使节?”

  钱知语道:“正是。”

  杨帆道:“哦,吐蕃王此番遣使东来,所为者何?”

  钱知语道:“呃……还是为了和亲。”

  杨帆一听大为惊奇,失声道:“和亲?如今的吐蕃王好象才七八岁吧?这就要成亲了?”

  钱知语垂手陪笑道:“吐蕃赞普还差着个把月才满七岁呢,不过……和亲嘛,年纪倒不是问题。”

  杨帆哑然,静默片刻,才挥挥手道:“既然如此,我就不耽搁你的公事了。”

  钱知语赶紧道:“下官哪敢与辅国大将军争道,还请大将军先行。”

  杨帆道:“呵呵,我此番来西岐,全为游山赏景,一路信马游缰才有看头。你自去吧,不必顾虑本官。”

  钱知语这才唯唯喏喏地答应了,牵着马走出一段距离,这才爬上马背,又吩咐人放慢了速度,免得践起一路尘土,惹得大将军不喜。杨帆见他如此细致入微,对此人的印象倒是加深了几分。

  望云亭中,李显和韦后坐着那儿,笑望着亭外击鞠场上人喊马嘶,一枚朱红色的小小球儿,在双方十人的争抢之下,不断幻化成一道红色的弧线掠过长空。

  宽阔的马球场上,十匹马驰骋来去,纵横自如,马上的骑士挥舞着球杖,仿佛挥舞着一口口斩马剑,杀气腾腾,夭矫如龙。其中有个年轻英俊的骑士技艺尤其高超,不管是跃马驰骋,还是挥杖截球,都是威风凛凛。

  他赤着上身,一身健硕的肌肉泛着古铜色的光,因为运动过量流出的汗水,使那饱满结实的肌肉在阳光下熠熠放光,透着一种令人痴迷的阳刚之美。

  “好!”

  一见那骑士又是挥杖一击,红球在空中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应声落入球门,韦后不禁鼓掌娇叫道:“打的太棒了!思勖,这个年轻人叫什么名字?”

  杨思勖因在玄武门下刀斩野呼利,已经被李显重用了,如今他成了侍候在御前的大宦官。听韦后这么一问,杨思勖瞟了那个年轻人一眼,认出这年轻人是刚刚进入羽林卫还不到一个月的侍卫杨均,便道:“回娘娘,此人姓杨,名叫杨均!”

  “杨均……”

  韦后点点头,把妩媚的蛾眉一扬,道:“这个人球打的好,赏他三枚金饼子!”

  杨思勖赶紧答应,自有小太监去内库取金子,准备赏赐给杨均。

  这时场上交换场地,同时中场休息,韦后便收回目光,与李显有说有笑地聊起天来,等到下半场开局的时候,韦后突然感觉肚子有些不舒服,便提前离开,回去寝宫休息,李显是个马球迷,见娘子不像有大恙的模样,便留下继续看球。

  太医院正罗进荣接到宫中太监传来的懿旨后,大致问了下皇后不适的情况,略一思索,便道:“本院正这就安排合适的太医入宫,请公公稍候。”

  罗院正走出房间,唤过一个小药僮,叫他去传太医马秦客,不一会儿,马秦客便随那小药僮急急赶来。

  这马秦客三旬左右,生得面如冠玉、眸如朗星,气质儒雅,当真是一表人才。而且他的一举一动之间,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斯文,仿佛那是一卷墨香扑鼻的书卷,不知多少向住才子佳人传说的少女,见了这般风流人物要为之一见倾心。

  马秦客一见罗进荣,便笑吟吟地拱手道:“罗院正。”

  罗进荣道:“马太医,皇后娘娘yu体有所不适,着你入宫诊治。”

  马秦客“啊”了一声,欣然长揖道:“是!马某这就入宫。”

  罗进荣又道:“皇后娘娘的yu体何等贵重,你为娘娘诊治,要格外小心才行,咳、不得卖弄医术,务求平安……,懂么?”

  马秦客心领神会,露出感激的神色,道:“是,多谢院正前辈的教诲。”

  他拉着罗进荣的手轻轻摇了摇,貌似感激地道谢,一件极圆润的东西便轻轻塞到了他的掌心。

  罗进荣感觉到掌心那龙眼大小的东西,手自然地一垂,那珠子便拢在了袖中,对马秦客道:“你随我来吧,由宫里的内侍带你进去。你是头回进宫,时时处处都要规矩些,要听那公公提点。”

  一路走,罗进荣便想:“这马秦客在妇人科方面医术极其高明,若非年纪太轻,早成一代名医了,如今只需熬着时日就好,何必将大把的好处许我,只为争这入宫的机会呢。若能得到皇后的赏识,固然成名更快,可那天家的人是那么好侍候的么?伴君如伴虎啊,到底是年轻人,急功近利……”请记住:飞翔鸟中文小说网没有弹窗,更新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