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醉枕江山 >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授箓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授箓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授箓

  秋意袭人,一阵风过,便有黄叶簌簌落下,

  杨家院子里的有几颗柿树、枣树和山楂树,果实都已熟透。

  杨大少爷如今读书之余,最喜欢的事就是在树上爬上爬下,摘吃各种水果,吃饱了就跑到花厅,爬到罗汉榻上,挤到还不会爬的小弟、小妹身边,揉着肚子哼哼:“肚子撑到了,牙也酸倒了,娘啊,给我吃点麦芽糖吧,吃了就好了。”

  念蓉大姐出落的愈发漂亮了,人也越来越有大姑娘气质,读书之余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刺绣,她绣的鸳鸯戏水特别好看,水灵灵的像真的一样,杨黛儿很喜欢,于是让大姐帮她绣了一个鸳鸯戏水的肚兜。杨家二少爷杨吉看了看了二姐的肚兜很喜欢,于是让大姐给他绣了条鸳鸯戏水的开裆裤。

  自从杨帆以如此年轻的年龄,便以辅国大将军这等超高级别的将领身份赋闲在家之后,杨家的日子过得和和美美、红红火火,似乎比以前更有家的味道了。

  小蛮与丈夫刚在后花园里过了一趟招。自打在家相夫教子以来,小蛮的功夫不可避免地搁下了,尤其是生养孩子的时候,武功荒废的更加厉害,而杨帆的武功却愈加精进,一趟功夫练下来,杨帆面不改色,小蛮却是香汗涔涔。

  小蛮身着一身箭袖,脸蛋红扑扑的,由杨帆陪着往前院走,三姐儿已经提前离开,吩咐人烧水准备沐浴了。

  与丈夫说笑了几句,小蛮忽然提到了吐蕃和亲的事儿。婚丧嫁娶这种事本就是坊间最喜欢说道的事情,更何况这是相王女儿要远嫁吐蕃,小蛮常去东市照料自家店铺,消息尤其灵通。

  “郎君,我听说金仙公主出家以后,皇帝又指定相王府的十娘李持盈和亲吐蕃,结果十娘也不愿意嫁,于是学着她的姐姐上书皇帝,也说要出家入道,为高宗皇帝和则天皇后祈福呢。”

  杨帆默默地听着,想起武则天时吐蕃和亲时的那番情景,心中幽幽一叹。小蛮愤愤地道:“对一个女儿家而言,终身大事就是一生中最重要的事,皇帝怎么可以这么做,硬逼着人家的女儿嫁去吐蕃呢?”

  杨帆叹道:“你呀,亏你在宫里那么多年,这你还不明白?既是和亲,什么时候由得女人去选择了?谁让她是皇室女呢,既然生来就有别人永远也无法企及的崇高地位,锦衣玉食、仆从如云,那么有时候自然也要做出牺牲。”

  小蛮白了他一眼,道:“蓉儿今年十五了,要是人家要你把女儿嫁给一个比她小十岁、还流着鼻涕的小屁孩儿,这孩子的家还远在阳关以西,你肯么?”

  杨帆一听勃然大怒:“敢!谁敢上门提这个亲,我大耳刮子扇他,我杨帆的女儿……”

  小蛮抢白道:“你的女儿又怎么了?还不是生来就是大将军的女儿,锦衣玉食、娇生惯养的?”

  杨帆道:“那……这个……嘿嘿。”

  小蛮道:“皇家的女儿还不是一样,生在什么人家又不是她能选择的。她的父亲是皇帝、王爷之流,难道还能把她从小当丫环养着?难道等她长大成人,就必须得付出这般牺牲。”

  杨帆睨了她一眼道:“怎么这般打抱不平的?”

  小蛮道:“何止是我,长安市上,无论婶子大娘、媳妇姑娘,谁不说皇帝不讲道理呀。要说他若是嫁他自己的亲生骨肉也就罢了,结果他嫁的还不是他的女儿,人家相王立下多少功劳?他就这么对待人家。要我说呀,你如今赋闲在家算是对了,要不然,就凭皇帝对自己兄弟尚且如此刻薄的劲儿,谁跟在他身边都没好儿。”

  杨帆听她说的愤愤然的,样子特别可爱,忍不住在她鼻头上刮了一下,宠溺一如当年:“好啦好啦,我的妞妞又喜欢打抱不平了,赶紧去沐浴一下吧,这种事儿,咱们也就是说说,清官还难断家务事呢,何况是皇家的事。”

  小蛮虽已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却依旧喜欢被杨帆当小孩子宠着,她撒娇地向杨帆皱了下鼻子,嗔道:“铁石心肠,不跟你说了。”说着便翩然向卧房赶去。杨帆笑了笑,回眸一扫,视线掠过墙头,忽然看见一道雪白的人影。

  那里是寿春王府,王府中年初的时候新建了一座小楼,从楼上可以看见杨帆这院中的情形。从这里自然也可以看见站在楼上的人。杨帆只一看,就认出那白衣如雪的少女是李持盈。

  虽然这少女与他印象中的那个女孩相比,身材更显颀长,容颜更加清减,五官眉眼出落的也更具几分女儿家的清丽娇媚,可那轮廓和神韵并没有太大的变化。杨帆站住了,因为李持盈正站在楼上静静地凝视着他,他又怎好故作不见。

  两人隔着一道墙头对视良久,李持盈突然转身离去,杨帆依旧站在那儿,怔忡良久,轻轻一叹。他正要转身离去,忽然看见对面那棵树上横生探出的支干上有一道绳索,那道绳索还颤动了一下。

  杨帆心中电光石火般一闪,突然变色道:“不好!”

  杨帆二话不说,突然快逾奔马,几个纵跃就扑到墙边,身形一纵,脚尖在墙体上一点,旋身拔腰,半空中一个转身,方才与娘子演武习练时所用的那口刀已呛然出鞘,当他的身形转回去时,刀锋堪堪划过那道系在树干上的绳索。

  刀锋划过,杨帆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为什么……绳索有两根?”

  “哎哟!”

  秋千索一断,李持盈抓着两截断索,一个屁股墩儿坐在地上,痛得眼睛里闪烁着泪花儿,委屈地看着这位仗义拔刀的好汉。

  杨帆落地,一脸尴尬地道:“误会,误会!”

  李持盈恨恨地看着他,突然“噗嗤”一笑,小嘴一撅,向他伸出手来。杨帆赶紧把李持盈拉起来,小手柔软纤细,有种少女特有的感觉。李持盈乌溜溜的大眼睛瞪着杨帆,道:“你以为我要自杀?”

  杨帆干笑道:“本来以为……主要是当初七公主齐齐上吊的事情……杨某印象太深。”

  李持盈又想笑,她赶紧抿起了嘴唇,沉默片刻,眸中突然涌起泪光,忧伤地道:“我……要出家了……”

  想起老李家那一桩桩糊涂事儿,杨帆只能叹气。

  李持盈擦擦眼泪,道:“我不会自杀的,你放心吧。”

  李持盈转身要走,身子忽又停住,沉默片刻,她突又转回身来,两眼熠熠放光地看着杨帆:“人家入道那天,你来观礼,可好?”

  杨帆望着她那希冀的目光,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道:“好!”

  李持盈笑了,笑得很甜,她甜甜地笑着,两行清泪潸然而下:“你说,我要不是生在皇家,那该多好。”

  杨帆还未说话,白影一闪,这个香香软软的人儿竟然扑进了他的怀里,杨帆愣住了,整个人都僵在那里。

  随即,他就感到一双柔软的嘴唇在他唇上飞快地吻了一下,然后那少女便离开了他的怀抱,转身飞奔而去,及至奔到小楼前才突然止步,回眸望了他一眼,眸中满是绝望与哀痛,泪光莹莹。

  皇帝要把相王第八女和亲于吐蕃,人家毅然决然地出家了。

  皇帝又想让相王第十女嫁到吐蕃,人家居然又要出家,而且理由一样地不容他拒绝。

  李显气极败坏地准奏,再度大操大办,命三洞师、金紫光禄大夫、鸿胪卿、河内郡开国公、上柱国、太清观主史崇玄为李持盈授箓传度,加玉真公主封号,授箓出家,法号无上真。

  公主出家,虽然没有规定什么人可以观礼什么人不可以观礼,可是因为这是皇家私事,所以朝臣一向并不参加,上次金仙公主出家,就只有皇室中的一些人来为她观礼,而这一次,却多了一个杨帆。

  埇土为坛,坛有三极,高一丈二尺,金莲华纂,紫金题榜。法坛四周各置锦缎,青、绯、白、皂、黄罗七十二匹,绢四百八十匹,钱二百四十贯,黄金二百两,香一百二十斤,奏纸两万四千番、金玉各色香炉,可谓价值连城。

  皇室女出家的排场果然非凡,如果出家都需要这样的排场,恐怕平常人想要出家也是一种奢望了。

  今日出现在祭坛边的,除了相王、太平公主和相王的长子、次子以及女儿们之外,一个皇亲国戚都没有,谁都知道相王府连续两女出家,根本就是对皇帝的一种反击与蔑视,这种时候谁肯出现。可是,杨帆来了,紫绶玉带,全套朝服。

  太平公主看见杨帆颇为惊讶,等他见过了一脸意外的相王,退到她的身边时,低声问道:“你怎么来了?”

  杨帆仰视着台上,答道:“受玉真公主所邀。”

  太平一怔,忍不住看了眼台上正合什祈祷的李持盈,一时搞不清杨帆和她的关系。若说两人有私情吧,杨帆不可能这么毫不避忌地告诉她,可若说没有,难道杨帆和持盈那丫头还能有什么友情不成?请记住:飞翔鸟中文小说网没有弹窗,更新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