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醉枕江山 >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二郎三郎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二郎三郎

  吧内搜索

  搜标签

  1回复贴,共1页

  纸醉金迷13那天玉真公主强闯安乐公主府,使人误会了她与杨帆两人之间的关系后,杨帆就得常往玉真观一游了。

  这场假戏他们必须得继续演下去,如此才能确保宫中内线的安全,同时有利于掩护他和李三郎的接触。

  李隆基要回京参加大祭,这几天就要到京,玉真观是他们二人首次进行会唔的极佳所在。

  杨帆拾阶而上,走到山门下,忽然想到李持盈那张清丽娇美的容颜,想到两人间的流言绯语,一时还真有些心猿意马的感觉。暧昧是种毒,不知不觉间便能侵蚀到人的心里。

  石阶上的雪已经扫去,却有一层薄薄的冰,杨帆心有所思,脚下一滑,险险一跤跌倒。亏他身手高手,急忙定势站住,脸上便有些发烫:“胡思乱想什么,你要老牛吃嫩草么!”

  “哞~~~”

  适时地一声牛哞,一头大青牛踱着四方步,晃着大大的犄角,慢悠悠地走过来,嘴里还咀嚼着一束干草,看见杨帆,大青牛傲慢地乜了他一牛眼,缓缓踱了过去。

  “哎呀!杨大将军!”

  小道姑凝香提着一桶水走来,忽然看见杨帆,急忙放下水桶,向他甜甜笑着打招呼。

  杨帆微笑道:“凝香道长好啊,玉真观主可在么?”

  凝香忙不迭地点头:“在的,在的,大将军请。

  凝香又费力地提起水桶,却被杨帆一把抢过,笑道:“走吧!”

  水桶在杨帆手中轻如无物,凝香迈着小碎步跟在杨帆身边,到了后院儿,杨帆把水桶交给她,凝香一双眼睛笑得像月牙儿似的,甜甜地道:“多谢大将军。”

  前方有袅袅的琴音传来,杨帆向凝香笑着点点头,放慢脚步走过去,当他走到廊下,从室内传来的琴音愈发清晰了。

  杨帆幼时虽然习过琴,又经过独孤宁珂这等大家点拨过,却都只是挑几首曲子练习指法,并不熟悉太多古曲,是以只能听出曲调古拙,却不晓得这是什么乐曲。

  杨帆立在廊下,静静地倾听着。偶尔有风吹来,拂下檐上一些雪沫,飘洒的速度似比那袅袅的琴音还要急些。

  杨帆倾听片刻,只觉这首琴曲少了些空明清雅,透着缠绵徘恻,不像是道家音乐,转念一想,不禁失笑:“这玉真本就是为了避婚才出家的,她那师傅醉心于官场,又难得来教她点东西,想必这曲子还是她在相王府时学的吧。”

  等那琴曲终于停下,杨帆在余音袅袅中叩响了房门。

  “笃笃笃!”

  “什么人?”

  “玉真观主,杨某求见!”

  “呀!”

  “咚!”

  “嗡……”

  七音齐鸣,似乎随着一声惊呼,琴摔到了地上,震得七弦颤动,然后就是一阵细碎忙乱的声音,听的杨帆眉头直跳,几乎怀疑自己屁股后面生出了一条直撅撅的大尾巴:“至于吓成这样么?”

  过了片刻,室内才静下来,就听李持盈强作镇静的声音道:“杨将军……请进。”

  杨帆慢慢拉开障子门,就见李持盈一身青衣,稽首而立,再往室内一看,地面与四壁空空,墙上好歹还挂着一幅墨迹淋漓的“道”字,地面上除了几张蒲团哪里还有什么东西。

  李持盈见他搜寻的目光,脸上那层胭脂似的晕红变得更浓了,她轻轻垂下眼帘,羞涩地道:“大将军请进。”

  杨帆脱下靴子走进室内,李持盈举步相随,青青道袍下一双雪白的布袜,足弓纤瘦如月,步态轻盈如猫。

  两人各拾一个蒲团坐了,李持盈垂眉敛目,脸色微晕地道:“大将军怎么来了?”

  杨帆道:“前日观主不是说,三郎可能于今日还京么,我想,三郎与观主兄妹情笃,若是回京一定会来探望观主,是以想在这里等他。”

  “哦!三哥……今晨已经还京了,却不知今日会不会来。”

  李持盈低声说着,心中便有一丝淡淡的失落。杨帆见她突然出神,长长的眼睫毛一眨一眨的,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不禁纳罕地看着她。

  李持盈出神半晌,突然醒过神来,一见杨帆古怪地目光,脸颊又是一热,好似心事被人窥破了似的,心虚道:“呃……,玉真竟然忘了为大将军奉茶,实在失礼。大将军请稍候。”

  李持盈一时紧张,忘了唤人来侍候,竟然亲自跑去准备茶水。可她刚刚跑到门口,还未穿靴出去,就是一声惊喜的欢呼:“三哥,你来啦!”

  杨帆闻声抬头,就见一个俊朗少年,穿一身淡青色衫,披一条乌黑的大氅,头上一顶乌纱的硬脚幞头,正自雪间小径大步走来,意气风发,神采飞扬。

  “十娘,好久不见!”

  李隆基亲切地握住胞妹的手,眼见李持盈泪花闪烁,不禁怜惜地拍了拍她的玉背,目光自她肩头越过,忽然看到正徐徐站起的杨帆,四目相对,刹那凝注,然后相视一笑。

  房屋中间有一块两尺见方的地板,掀开后下边是空心的,火炉就置于其中,红红的炭火燃烧起来,映得李持盈的脸蛋儿红通通的。

  杨帆和李隆基盘膝相向而坐,李持盈拿着火钳子,时而拨弄一下兽炭,时而抬起头来,看着她心中最亲近的两个男人,脸上有种异常满足与安详的快乐。

  李隆基与杨帆笑谈一番,突然转向李持盈道:“十娘,你这里可有更隐秘些的所地?”

  “哦,有的,三哥有话,可到内间静室去谈。”

  李持盈回过神来,连忙说道。

  李隆基微微一笑,对杨帆肃手道:“大将军,请!”

  “临淄王请!”

  杨帆并未因为李隆基要倚重于己便有所僭越,李隆基微微一笑,举步前行,拉开一道障子门,扭头对李持盈道:“这里一如寻常,莫要使人进来!”

  李持盈颔首称是,李隆基和杨帆便一前一后走进里间去了。

  一进里间,杨帆才发现这里别有洞天,拉开障子门后,里边不只一个房间,而是一条长廊串连着三个房间,两边两间,估计分别是李持盈的书房和卧室,中间那道门开着,却是一间供奉着老君像的静室。

  待杨帆和李隆基走进内室,李持盈痴痴出神半晌,忽然轻轻叹了口气,往墙边地板上一按,一道机括小门儿便应声滑开,一架古琴赫然在目。

  李持盈把古琴捧出来搁在膝上,仔细检视一番,发现方才慌乱之中并未把琴摔坏,于是松了口气,继而却又是一声长叹。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她变得多愁善感了。

  静室内,杨帆和李隆基正在进行着一场对他们自己、对整个天下都至关重要的谈话。

  李隆基道:“……神龙政变时,功臣虽众,但是在我看来,功劳最大者,唯有两人!”

  杨帆微笑道:“愿闻其详。”

  李隆基道:“一位么,就是家父,若非家父力闯南衙,控制南衙十六卫,弹压北门禁军不得妄动,当日局势恐一团糜烂,结果如何,殊难预料。”

  杨帆点头,道:“三郎此言甚是中肯,世人皆以为张柬之等五人功劳最重,但在杨某看来,关键时刻,所赖者唯有武力,若无武力为凭恃,一切都不过是场镜花水月罢了。”

  一开始杨帆还是恭称郡王的,在李隆基的一再坚持下,杨帆便改称他为三郎了,这是时下最亲近的人才使用的称呼。

  李隆基向杨帆一指,道:“这另一位,就是二郎你了,若非玄武门因你而开,使我等长驱直入,当日政变,我等十有八九要落得与太子重俊一般下场。”

  杨帆不好自吹自擂,是以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李隆基叹了口气,道:“事到如今,功臣何在呢?张柬之、桓彦范等人,先是明升暗降,夺其权柄,继而遭到罢黜,最终惨死于周利用那等小人之手;

  家父与太平姑姑一个受封安国相王,一个受封镇国公主,仪仗一如帝王,可谓荣宠之至,其实却如张柬之等人一般,明里尊荣,暗里窘迫,如今是苟且偷安,惶惶然不知屠刀何时落下。”

  “至于二郎你,呵呵……”李隆基微微眯起眼睛,道:“二郎年纪轻轻,就已贵为辅国大将军,眼看就要走到武将的巅峰,皇帝对你,也是‘青睐’的很呐。”

  杨帆苦笑一声,道:“杨某实在不想做张柬之第二。”

  李隆基黯然道:“家父也不想!可是,可以预见,等韦氏一党的脚跟站的再稳一些,我们欲求苟安也将成为奢望!刀,已经架在我们脖子上了!”

  杨帆缓慢而有力地点了点头,道:“这正是我邀三郎会面的原因,杨某不想坐以待毙,相信三郎你也不想,韦氏一党挟天子以令诸侯,大肆培值韦氏党羽,若假以时日,我们再没有力量反抗了!”

  李隆基欣然道:“英雄所见略同!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如今韦氏已磨刀霍霍,如果我们还是心存幻想,那就只有等人把刀磨快了,便可斩下我们的人头。但是……”

  李隆基深深地望了杨帆一眼,道:“二郎,实不相瞒,我手中的力量其实非常有限,根本不足以成事。我之所以还要积攒力量,只是不想窝窝囊囊地赴死罢了。

  而今既蒙二郎相邀共商大计,我想知道,二郎可以给我什么助力?”

  本周休息日放在明天,望诸友周知!

  会员特权抢先体验()1楼2014041111:01来自

  竞价沙发:

  t豆首次抢占本贴沙发,竞价t豆越多,被超越的难度越大!

  会员特权抢先体验前排沙发1970010107:00

  纸醉金迷13

  收起回复2楼2014041111:01来自:雷迪斯and砖头们!把你们的手借给朕好吗?大声告诉朕,朕是几楼?大声点,朕听不到!

  201441111:18:而今既蒙二郎相邀共商大计,我想知道,二郎可以给我什么助力?”杨帆微微一笑,咬破拇指,双手结印,一具巨型棺木破土而出,棺盖掉落露出一具苍白的尸体,杨帆轻声道:“大筒木羽衣,郡王殿下,您看我的助力可够?”李隆基张大了足以塞下一个鸵鸟蛋的嘴巴,半晌怪叫道:我操!你开挂,六道仙人!!!

  还没有百度帐号?

  1回复贴,共1页

  为兴趣而生,贴吧更懂你!或请记住:飞翔鸟中文小说网没有弹窗,更新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