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醉枕江山 > 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心城无钥

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心城无钥


  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心城无钥

  太平公主转过屏风,眼泪就止不住地流下来。她倔强地仰起下巴,任由泪水爬过脸颊,一颗颗地打在衣襟上,直到杨帆沉重的脚步声慢慢远去,太平公主突然像是被人抽去了骨头,萎顿在地,放声大哭起来。

  一双雪白的步袜悄无声息地走近,在她不远处停下,然后一角青色的袍袂一撩,有人慢慢跪坐下来。

  太平公主抬起头,泪眼迷离地望去,就见莫大先生正静静地望着他,目光中透着一种过来人洞察世事人情的悲悯与无奈。

  太平慢慢坐正了身子,拭了拭眼角的泪水,低声道:“二郎此举,果如先生所言,他是有所图谋的。”

  莫大先生轻轻蹙起花白的眉毛,抚着胡须,沉吟片刻,道:“殿下曾经试过令兄相王,如果相王真心无意于皇位、不曾在殿下面前作伪的话……”

  太平截口道:“不会做伪!当今皇帝幽居房州十六载,为人秉性与少年时已大相径庭,我的确看错了他。但我不会看错相王,相王与我居洛阳,数十载相依为命,我了解他。

  他皇帝做过了、太子也做过了,这些年来,眼看着为了一个皇位,母不似母、子不似子,亲人相残、血亲相仇,相王仁厚,对此早已深恶痛绝,他的确是无意于皇位的!”

  莫大先生微笑道:“那就有趣的很了。天子无道,杨将军既然想伐无道,树有道,而相王又不肯反了他的胞兄,那么杨将军想跟谁合作呢。”

  太平慢慢冷静下来,她思索着杨帆方才说过的话,恍然悟道:“我明白了,他一定和相王五子达成了协议,事成之后迫相王不得不登大宝!”

  太平公主犹豫了一下,忽然又道:“莫先生,如果二郎能够成功,似乎我就不必……”

  莫大先生的眼神陡然凌厉起来,犹如两柄锋利的刀子,太平公主受其锋芒所慑,登时心中一震。

  但是莫雨涵马上就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他急忙收敛神色,又恢复了那副温文尔雅、君子如玉的雍容气度,淡淡地道:“殿下,这种话万万不可再说,这种想法,也万万不可再有了!”

  莫雨涵望着太平公主,诚恳地道:“殿下,你想想,有多少人已经把身家性命托付给了你?有些事,一旦开始行动,还能停得下来么?开弓没有回头箭,公主岂能三心二意,犹豫不决!

  你不为别人想,也该为你的儿女们好好想想吧,如果你就此罢手,而事机泄露,岂非只有束手待毙,那时你的儿女也要跟着遭殃啊!”

  太平公主有些迷茫,这些年来,她先是同她那刚强精明的母亲斗,努力为李唐积攒保存着火种,继而与她那昏庸冷血的胞兄斗,为了保证自己和相王的生存,早已是心力交萃了。

  莫先生沉声道:“既已有所决断,就必须走下去。再说,就算相王上位又怎么样,或许他不比今上那般天性凉薄,可是仅凭仁厚能成为一个有为的天子吗?

  他们的才德比起公主你都远远不如,你为大唐付出了那么多,连你的终身幸福都搭进去了,可你得到过什么?既然别人做不好、不想做,那公主你就该当仁不让”

  莫大先生越说神情越激动,清瞿的脸上涌起两片潮红:“你的父亲是皇帝,你的母亲也是皇帝!你为什么就不能做皇帝?你也是凤子龙孙啊!

  殿下,你若做了皇帝,天下还有什么事能让你为难?就算你想和杨将军长相厮守,只消一道圣旨纳他为后,谁敢说三道四?你是皇帝,你定规矩!你就它是对的,它就是对的!”

  听着莫大先生富有蛊惑力的声音,太平公主软弱的神情渐渐坚定起来……

  卢宾之看着丁跃列出来的两份清单,轻轻挑了挑眉头,道:“太平公主要这些东西做什么?这可都是违禁之物啊,呵呵……,看来太平公主有所图啊。”

  丁跃已经派人以西域大胡商的身份投效到了太平公主门下,得到太平的信任,这份清单,就是莫大先生要这位西域胡商帮他采购的东西和急于变现的东西。

  莫先生采购的东西都是可以制造弓弩、箭矢、刀剑、甲胄等武器的材料,而变现的东西则是大量的珠宝、字画甚至田地、庄园,卢宾之见了这两份清单,如何还猜不到太平公主有所图谋。

  卢宾之把两份清单往案上一抛,微笑道:“皇位啊,真是令人垂涎的好东西。看来所谓相王不喜欢那张宝座,只是惺惺作态罢了。他只是不敢信任咱们。

  太平公主这么做,一定是得到了相王授意。嘿嘿,我还真当他是一只能忍的乌龟呢,人家刀都架到脖子上了,他还不肯反击。想不到他是如此谨慎。”

  丁跃蹙眉道:“公子,咱们帮不帮他们采买这些东西?马秦客和杨均如今已经成为韦后的入幕之宾,我们似乎用不着在相王这边多下筹码了吧?”

  卢宾之瞪了他一眼,叱道:“鼠目寸光!你看薛怀义和二张,向来都是面上风光,他们的面首身份,就注定了不会有人死心踏地的投效他们,一有风浪,应声便倒。

  马秦客和杨均成为韦后的入幕之宾,也就是能为我们提供些韦党的重要情报罢了,你看韦党中如今主持大局的都是些什么人,马秦客和杨均很难从中分一杯羮的。

  再说,皇帝还健在呢,韦后敢私蓄面首,却不敢公开提拔她的面首做官的,顶多是赏赐他们一些金银财帛,这些东西对我有什么用?

  我们想插手朝廷,只能在相王这边下注。正所谓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如果相王能够成功,我们的人才能发挥最大作用。”

  卢宾之站起身,慢慢踱了几步,吩咐道:“他们所需要的,都帮他们办到,再引荐一些人才给他们,或擅文或擅武,挑最有才干的人给他们!

  他们一旦成功,咱们这些人就有了从龙之功,可以拜将封侯,假以时日,他们就能成为朝廷股肱,那时,天下将由我来操纵。如果失败……我们不过损失些金钱和人手罢了。”

  丁跃担心地道:“属下担心,以显隐二宗耳目之灵敏,会嗅到不同寻常的味道,介时必定会成为我们的大敌。”

  卢宾之摆摆手道:“不用顾忌他们,本公子刚刚收到密报,郭元振受宗楚客构陷,险致牢狱之灾,他派儿子进京活动,是杨帆帮了他的大忙。

  杨帆此举,分明是为了示恩于郭元振。郭元振是安西大都护,而沈沐的根基就在西域,杨帆不惜得罪韦党也要这么拉拢郭元振,你说他想干什么?呵呵,显隐二宗决斗之期……近了。”

  卢宾之越说越开心,兴奋地道:“显隐二宗马上就要兵戎相见。而朝堂上,相王和太平业已忍无可忍,很快就是一番龙争虎斗!太美妙了,显隐二宗两败俱伤的时候,就是我们出面接手继嗣堂的时候。

  至于朝堂这边,如果相王一派大获全胜,我们将从此入执朝堂,如果相王大败,于我们也没有太大的损失,介时显隐二宗尽纳手中,我们大可徐徐图之。“

  “哈哈哈哈……”

  卢宾之背负双手,仰天大笑起来:“我喜欢这种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我喜欢这种幕后操纵一切的感觉!”

  杨帆终于明白太平公主为什么性情大变了。

  他原以为太平是人到中年,性情有些喜怒无常,这样的女人并不少见,如今才知道太平究竟在恐惧着什么、悲哀着什么,更可悲的时,他无法用一句用力的话来安慰她,杨帆心中也不禁涌起一种深深的悲哀。

  太平没有说错,他也清楚,仅仅床笫之欢是无法维系一份感情的。他和太平当然不是关系,可是任何一种感情,都需要一个厚重的基础寄托着才能延续下去,或者是家庭,或者是孩子。

  可他们之间有什么呢?

  他有他的家庭和他的儿女,太平同样有她的家庭和她的儿女,他们各自有各自不同的生活,谁也无法进驻另一个人的家庭世界。

  太平不是一个合格的妻子,因为这段婚姻来自于武则天的强迫,这对同床异梦的夫妻都不需要向对方履行夫妻的义务,但是在她的儿女面前,她依旧是一个母亲。

  随着年龄的增长,男女之间的激情必然渐渐淡化,无论男女,他的生活重心必然会转向他的家庭和孩子,而这一点恰是他们无法产生交集的地方。

  杨帆勒马望向宫城,宫城里边,有一个婉儿。婉儿与太平的不同之处,恰是这一点。婉儿被拘禁在一座有形的宫城里面,而太平是被困在人伦、情感交织而成的无形宫殿里面。

  困住婉儿的那座城,他可以用他的刀劈开,把她救出来,困住太平的那座城,他用什么去打破?他也是人,生而为人,就必须遵循人类世间的一些基本规则,那座心城,不是他能攻破的。

  杨帆怔立长街,许久许久,唯有悠悠一叹。请记住:飞翔鸟中文小说网没有弹窗,更新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