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醉枕江山 > 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如此顺利!

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如此顺利!

  杨帆和葛福顺坐在帐下,再有一个更次,他们就要提着锋利的刀,冲进中军大帐取上将首级,事成封侯拜相,事败家破人亡,这个时候,显然是没有闲情逸致谈风花雪月的。

  然而不谈这个,两个大男人对面枯坐就成了一件很无聊的事,尤其是这种心理极其煎熬的时候。杨帆见葛福顺坐立不安,硕大的屁股扭来扭去,压得臀下的马扎吱嘎直响,不禁笑问:“有些紧张?”

  葛福顺粗犷的脸上露出一丝狼狈,他往地上唾了口唾沫,以掩饰窘态,讪讪笑道:“末将从军已二十年多年了,从一介士卒混到今天,也曾百战沙场,末将手上的人命总也有百十条了吧,没想到今天竟有些忐忑,着实没有出息。”

  杨帆笑道:“葛将军固然不畏死,只是此番举事,一旦失败,不仅要搭上自己这条性命,还要累及家人,这与战死沙场大不相同,有些不安也是人之常情。”

  葛福顺见杨帆镇定自若,不禁赞道:“大将军不愧是大将军,虽然论年齿大将军比末将还要小些,可大将军这份镇定自若的养气功夫,末将却是望尘不及呀。”

  杨帆淡淡一笑,心道:“如果我不是已妥善安排了家人,此刻怕与你一样如坐针毡了。”

  他吁了口气,下意识地看向宫城方向。那里有他的一份牵挂,今日事了,还了为国的一份心愿,安排好一众袍泽的前程,就可与她携手江湖之远了。

  一时无言,两人相继闭目养起神来。二更天,梆子声刚刚敲过,葛福顺便身子一震。猛然张开眼来,只见杨帆盘膝散坐于地,双手轻轻搭在腿旁,气息悠长,一动不动。葛福顺暗道一声惭愧,又悄然闭上了眼睛。

  二更三刻,杨帆倏然张开眼睛,葛福顺几乎同时张开双眼,四目一对,双双振衣而起。

  葛福顺沉声道:“时辰已到!大将军。咱们行动吧!”

  杨帆道:“你准备如何开始?”

  葛福顺道:“自然是与陈玄礼、熊明顺、李仙凫几个兄弟各带亲兵,杀进中军大营!”

  杨帆道:“此计不可取,我们一动手就得惊动全军,飞骑营里先来一场厮杀,一旦走漏消息。宫中闻变,提前做了准备。我们成功机会渺茫。”

  葛福顺愕然道:“那依大将军之意?”

  杨帆道:“方才我已想过。以你的身份,以飞骑营中一贯的情形,只要你我能进得了中军大营,取韦播三人首级,如探囊取物耳,何必大动干戈?”

  杨帆把佩刀往腰间一挂。洒然道:“走吧!”

  葛福顺急急做了一番调整,使人把计划的变更告知陈玄礼等人,又给杨帆弄了身侍卫的衣服,便大模大样地赶往中军大营。

  “站住!什么人?”

  守着中军大门的士兵一见远处人来。马上挺枪喝问,待见葛福顺带着一个侍卫自月色下走来,忙打招呼道:“葛郎将,这么晚了还不睡吗?”。

  葛福顺咳嗽一声,道:“我有事情要面禀韦播将军。”

  一个队正讶然道:“这时候?韦将军怕是已经睡了,葛郎将有要紧事吗?”。

  葛福顺脸色一沉,斥道:“我有什么事,难道还要报与你知道?”

  那队正不敢顶撞,讪讪地退到一边,葛福顺冷哼一声昂然而过,杨帆亦步亦趋,那队正郁闷自语:“我这不是怕你去的不是时候挨韦将军的教训么,真是……怎么这么大的脾气。”

  中军大营的房舍也是一排一排的,但韦播等主要将领的住处单独在军官住宅区,几位高级将领都拥有独门独户带前后院落的住宅。

  这里是禁军大营,内里自然无需警戒,是以二人一路走来,连一个士卒都没有看见。葛福顺来到韦播住处,本欲翻墙进去,谁料一推院门,竟然应声而开。

  杨帆左右一扫,对葛福顺低声道:“进去!”

  二人闪身进入院落,将院门虚掩,到了门前一推,房门居然依旧未闩,房门“吱呀”一声轻轻推开,一阵响亮的鼾声立即传来,杨帆对葛福顺低声道:“我把风!”

  葛福顺点点头,慢慢拔刀出鞘,悄然潜进房去。军营中的建筑格局全都一样,葛福顺如同进了自己的房间,轻车熟路地闪进韦的卧室,就见烛影摇红,一灯未灭,灯光照在榻上,韦播只穿一条犊鼻裤,赤着上身仰面大睡,鼾声极响。

  葛福顺见此不由血脉贲张:“手刃韦播的功劳是我的了!”

  他是武将,行事本就干脆,这时更不会思前想后顾虑重重,马上便把利刃一举。

  人似乎真的有种第六感,韦播睡的正香,突然似有所觉,好像感应到了某种未知的危险,他鼾声一停,蓦然张开眼睛,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韦播只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榻前,挡住了几案上投来的灯光,这人的双臂高高擎在空中,一道寒光正凌空劈下。

  韦播的一声惊呼刚刚冲上喉头,还没化成一道爆破音破口而出,就被那凌厉的一刀斩成了两半。

  杨帆听到鼾声骤停,就知道葛福顺已经得手,片刻之后,葛福顺从房中出来,伸手一拍腰间,兴奋地道:“成了,手到擒来!”只见他腰间系着一条汗巾,裹着一个圆乎乎的东西,想来就是韦播的项上人头了。

  杨帆悄声道:“韦濯住处何在?”

  葛福顺低声道:“他们几个将领的住处都挨着,旁边那幢就是韦濯的住处。”

  杨帆向他打个手势,二人悄然离开了韦播的小院。

  韦濯的院门是闩着的,这等低矮的院墙自然防不住杨帆这种可以高来高去的人,不过推了一下院门,他发现不用翻墙,那院门闭合不好。一推就有道一指宽的缝隙,用刀一挑就能把门闩卸下。

  还是一样的安排,杨帆把风,葛福顺杀人,这一回房中没有亮着灯,葛福顺潜进内室,听到榻上传出轻微的呼噜声,揣摩着大致位置便是一刀斩去。

  “噗!”

  随着锐器入体的声音,紧跟着就是一声痛呼,有人含糊咒骂道:“怎么回事。好痛!”

  葛福顺大惊,只道这一刀失了手,生怕韦濯喊叫起来,当即向前一扑,手中刀狠狠攮去。

  “呃!”

  一声闷哼。叫骂声变成了细若游丝的一声低吟,葛福顺拔刀再刺。一连刺了六七刀。这才满头冷汗地住手,他在黑暗中呼哧呼哧地喘了半天,才摸索到几案,用火折子点燃了一盏灯,移动榻边一看,不禁啐了一口:“晦气!”

  难怪他失手。原来榻上不只一个人,躺在外侧的是个眉清目秀的青年,一丝不挂,皮肤白皙。细腰窄臀,现在已经尸首分离,因为下刀太快,这人神色十分安详,依旧抱持着睡梦中的姿态,只是衬着榻上那一洼血,显得有些惊怵诡异。

  床榻内侧才是韦濯,韦濯也是赤条条一丝不挂,葛福顺的那口刀自青年身体穿过去,又刺穿了他的胸膛,先前的几刀也是穿过那青年身体,再捅在他的身上,胸腹间血肉模糊一片。

  韦濯双眼怒睁,满脸惊骇,已经气绝身亡。他的颊上有一道刀口,伤的不深,却是鲜血淋漓,想是葛福顺那一刀劈下青的人头,也划伤了他的脸颊。

  军中有那容貌姣好、眉目清秀的士兵,常有被老兵或上司弄作玉兔雌伏的,葛福顺久在军中,对这种事情并不陌生,只是没想到韦濯也有这种癖好。

  如今虽然杀了韦濯,葛福顺却已惊出一身虚汗,当下急忙拔出利刃,斩下韦濯人头,在榻上蹭了蹭血迹,包进腰间汗巾,这才匆匆离开。

  杨帆见他出来,不禁皱眉道:“怎么这么久?”

  葛福顺苦笑道:“出了一点意外,大将军不用担心,已经解决了。”

  杨帆听了也不多问,由他引着,二人再度扑向高崇住处。

  高崇是韦后的外甥,此人一向嗜酒,今日又喝得酩酊大醉,不要说葛福顺潜入十分小心,就算他大模大样闯进去,先点了灯,再替高崇摆一个最适合挨刀的卧姿,他也不会醒。

  葛福顺很顺利地斩下高崇的人头,将三颗人头用汗巾兜在一起,背在肩头,跟个偷瓜贼似的溜到院子里,杨帆见他再度得手,也是欣然:“走,咱们去帅帐,击鼓聚将!”

  葛福顺得了韦播三人的人头,飞骑营中已无人职位高得过他,顿时胆气大壮,当下便与杨帆直扑中军帅堂。

  帅堂处自然是有士卒值戍的,葛福顺此时已是图穷匕现,自然毫不客气,他是飞骑郎将,执意要闯中军帅帐,那些士兵也不敢以武力对抗,只得无奈放行。

  可这些士兵也不敢担此干系,只能使人去通报韦播。他们哪知道韦播的人头此刻就提在葛福顺的手里。

  葛福顺闯进中军帅帐,火把通明中看一眼帅案后面的猛虎下山图,把包着三个人头的包袱往帅案下“嗵”地一丢,对跟进帅帐的值守士兵喝道:“去,敲聚将鼓!”

  中军士卒直属韦播,韦播管军又一向严厉,动辄就施以酷刑,谁敢胡乱听命他人,一个队正硬着头皮对葛福顺道:“葛将军,卑职……卑职不敢从命啊。”

  葛福顺嘿然一声,道:“我知道你不敢,也不难为你,我自己来!”

  葛福顺抢到帐下,从鼓架上取下一对棒槌似的大鼓槌,“咚”地一声便敲在那面直径足有一人高的巨大鼓面上。

  “嗵嗵嗵嗵……”,葛福顺一通聚将鼓敲罢,顿了一顿,节奏突然一变,又敲起了冲锋鼓,那些闻声就近赶来的中军将校面面相觑,都不明白葛郎将发了什么疯。

  聚将鼓要连敲三遍,三通鼓罢,逾时不至者,斩!可是还从来没有人敲一通聚将鼓,紧接着再敲一通冲锋鼓的,这两者节奏不同,久在军中的人一听就能分辨出来。

  有人暗想:“听说葛将军近来不大得志,韦播将军很快就要把他调出禁军,莫不是过于忧闷,患了失心疯?”

  有位隶属中军的旅帅闻听聚将鼓响,急忙披挂起身,匆匆赶到帅帐,却见一群巡夜的侍卫愣愣地站在那儿,一条大汉正奋力擂着战鼓,这时鼓声已经变成了冲锋鼓。

  那旅帅一看擂鼓大汉,认得是葛福顺,不仅是他的老上司,而且彼此关系极好,情同兄弟一般,平素也不大讲究上下尊卑,不禁惊笑道:“老葛,你这是发的什么疯?”

  葛福顺理也不理,只管奋力击鼓,鼓声隆隆传遍全营。似陈玄礼、熊明伟、李仙凫等人早已得到他的传讯,一听这混乱的鼓声,就知道葛福顺已经得手,振奋之下立即率领亲兵急急赶来。

  p:诚求

  请记住:飞翔鸟中文小说网没有弹窗,更新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