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我的未来女友 > 第九章 全能型萝莉女仆(求花评求收藏)

第九章 全能型萝莉女仆(求花评求收藏)


  第九章全能型萝莉女仆(求花评求收藏)

  “说……你的名字,姓别,年龄,从哪里来的,家里有什么人,都老实交待。”

  穆飞坐在沙发上,穿着条大裤衩子,脖子上还挂着条毛巾,对着跪坐在地毯上的小萝莉“声色俱历”地问道,那架势特象大坏蛋迫害良家少女。

  而此时的小萝莉已经将原来女仆装换了下去,穿的是穆飞的T恤衫——穆飞家里可没有适合十四,五岁小姑娘穿的衣服,只好把自己的衣服给她将就一下。

  听到穆飞的话,小萝莉呈委屈状在地上画圈圈,紧着小鼻子,面露不满的神色,“哥哥,你都问我六遍啦…”

  “是么,我问了那么多遍了么?”穆飞挠挠头,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问了多少遍了,可是不管穆飞怎么问,小萝莉总是那一种回答。

  她说她叫许小萌,和爷爷一起住,是穆飞以前的领居,很久以前就搬走了,所以穆飞没有印象。至于为什么在这里,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可她的那些话当然不能让穆飞信服,穆飞已经看过,那天带回来的女仆玩偶的确不见了,再加上那天晚上那些莫名其妙的声音,更让穆飞肯定,这个小萝莉才不是什么以前的领居,一定和那个女仆玩偶有什么关系,说不定就是那么女仆玩偶变大了,毕竟她当时穿的衣服,发型,都和那玩偶一模一样,但……这事儿也太扯蛋了吧?

  穆飞一直注意着,许小萌刚才回答自己问题的时候脸不红,心不跳,眼睛也不四处乱望,的确不象是说谎,那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她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问到这里,穆飞有些上火了,原本指望着她能解答自己身体变化的问题呢,看样也是不太可能,而就在穆飞向上推眼镜的时候,好象忽然想起了什么。

  他把自己的眼镜摘了下来,在许小萌面前比划了一下,“你知道这眼镜是哪来的么?”

  许小萌听到穆飞的话,睁大眼睛,象小猫似的爬了过来,而穆飞看到这一幕,顿时鼻子一热,差点流出鼻血来,许小萌虽然身材纤瘦,可是胸部却是比某些成年女子还要雄伟,穆飞的衣服穿到她身上本来就大了不止一号,她这么一低头,衣领里那两只浑圆白嫩的大白兔就形成一个深邃地鸿沟,一眼望不到低,穆飞这一纯情小处男,哪里受得了这等诱惑,顿时小兄弟无耻地支起帐蓬。

  穆飞捂着鼻子赶快把头转向一边,不敢再看她——他鼻血都流了三回了,再流下去没准会因失血过多而死。

  许小萌接过他手里的眼镜翻动着打量了一圈,过了一小会,好象忽然发现了什么一般。“我知道了。”

  穆飞听到他的话赶快回过头去,满面期待问道“知道什么了?”

  “这是你的眼镜。”

  “咚!”,穆飞伸出手轻轻敲在她的脑袋上,没好气地说着,“我还不知道这是我的眼镜。”

  “我是问你,这眼镜是不是你带来的?”

  吃痛的许小萌双手捂着脑袋,一副冥思苦想状,过了一会,伸出白嫩的小手“啪”地一拍。

  “想起来了么?”穆飞急忙问道。

  许小萌正看着穆飞轻声娇笑,眼睛变成两个漂亮的月牙,修长的睫毛一抖一抖的,十分可爱。

  “没想起来。”

  “咚。”穆飞再一次敲到她的头上,“没想起来,你笑个屁。”

  “唉~~”轻叹一声,穆飞揉着太阳穴,心里不停地思考着,看样想从许小萌这里问出点儿东西是不可能了,也不知道自己身体的变化是怎么回事,好在还没有出现不良反应,昨天晚上那莫名其妙的声音也只是说是在“强化身体”,既然只是强化,应该没有什么坏处才对吧,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强化的效果还真不是盖的,先前自己打架脑袋还被挨了一下,坐出租车的一小会功夫,就恢复连一点疼觉都没有了,现在力量,反应速度,头脑都比以前强了许多,这一切都是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自我安慰了一番,穆飞这才算是放心一点,“算了,今天先放过你……你以后,哎,人呢。”

  穆飞说着睁开眼睛,可刚才还在自己面前的小萝莉人怎么没呢?回头一看,某个可怜的家伙正蹲在墙角,一只手画圈圈,另一只手时不时抹一把眼泪,嘴里呐呐不清地自语着。

  穆飞满脑袋黑线,这小萝莉也太不经说了吧,说了两句就这么强的怨念,今天都让雨浇一天了,还是让着她吧,“小萌,哥哥是和你开玩笑呢。”

  他话音刚落,许小萌立马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如破竹地扑到穆飞怀里,虽然还挂着泪珠,可脸上却眉开眼笑的,“我就知道哥哥不会真的骂我。”

  这家伙,哭的快,好的也快,还真没见过这么好哄的。穆飞无奈地想着。

  “哥哥,你饿不饿?小萌做晚饭给你吃好不好。”许小萌拉着穆飞的手臂,满面期待地看着穆飞。

  被她这么一说,穆飞还真有点饿了,可打量了她一眼,这小胳膊小手都细皮嫩肉的,还真不象会干活儿的样子,不由开口问道,“你……会做饭吗?”

  许小萌一听这话立马小嘴一撅,不愿意了。“哥哥你怎么能这么看不起小萌呢。”

  说着,就象早上穆飞推她一样,把穆飞推到他自己的房间,“哥哥,你就好好休息一会吧,我做好会叫你,在那之前不许出来哟。”说着,冲穆飞眨吧眨吧眼睛,“啪”地一声把门带上。

  穆飞看着关上的房门,心想这家伙还真是自来熟,话说我才是这个家的主人吧,怎么好象是你家一样,正打算出去看看,可一摸到门把手,脑中便浮现出许小萌那一脸显摆地表情。想了想又把手收了回来,伸了个懒腰倒在床上,“好吧,就相信你一次,看你能做到什么程度。”

  穆飞躺在床上,可是却轻松不下来,也不知道那小萝莉会把晚饭做成什么东西,不过一想到她那可爱又笨笨的样子,穆飞就忍不住轻声笑了起来,就连他自己也被吓了一跳,从他和齐莹分后手,他虽表面上能摆出一副笑脸,但只有自己才知道,他心里一直都压着一股气,那股气怎么呼也呼不出去,喘气时总象呼吸不净一般,十分难受,而就和小萌相处这么几个小时,心里居然好受了许多。

  “难怪有人说可爱的小萝莉,能治愈人心里的创伤,好象还真是那么回事。”穆飞想着一翻身,手却碰到了吉它上,发出一阵轻轻地琴鸣。

  “当初,自己与齐莹能认识,就是因为这把吉它啊。”穆飞把吉它抱在怀中,与齐莹从相识,到第一次约会,第一次牵手,第一次并肩走过某条大道小巷,各种情景一幕一幕地出现在眼前,最后却定格在她娇笑着钻进别人车子的那幅画面。

  而这些画面,就如一部悲剧电影,穆飞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他的心就象是被人剖出洗净再百般拷打一般,说不出的难爱。

  画面在不停地变化,穆飞的心从难以忍受的痛,变成了酸楚,再变成冰冷,滚烫,仿佛所有的酷刑都对他全试用过一般。不知过了多久,穆飞终于不再难受,因为他已经麻木了,那些情景落在他的眼中,再也触不动他的心弦,虽然穆飞此时已经泪流满面,脸上的表情却是再也没有变化,他仿佛在看着一个与自己无关的陌生人一般,完全不为画面里的情节所动,他知道,他终于放下了。

  穆飞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太绝情了,昨天才分手,今天就一点儿也不留念了,自己口口生生说她无情,可自己又能比她强多少呢?

  不过也好,这不正是二人都想要的么?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既然她决定了要走的路,那就祝福她吧。

  就当穆飞想到这里,忽然间脑中响起了一段从未被人哼唱过的旋律,他顿时心中一喜,急忙拿出一张纸来,把那一小段旋律记录飞快记下。

  只有创作过曲子的人才知道,这就是灵感,那种感觉往往是错过就再也找回不来的。

  穆飞记下那段旋律后看了两遍,随后抱起吉它,一手按弦一手拿拔片轻拔,一个个音符便传了出来,前几次弹时还略显生疏,可是随着弹奏的次数变多,吉它声也越来越流畅悦耳,最后化成一段完整动听的曲子。

  穆飞弹着这段小曲,自己仿佛都被曲子的悲伤情绪所感动,脑中反反复复都是齐莹无情甩头离开的那一幕,心痛的无以复加,而就是这种真实体会过的悲伤感觉,才能让穆飞快速地完善着这段半成品旋律,他每弹一遍,遇到不和谐的地方,便趁热打铁,飞快地修改补充着,在一个小时以后,一首催人泪下地情歌主旋律终于被完整地谱写了出来。

  而就在这时,穆飞的房门被轻轻地打开,许小萌探头探脑地向屋里望着,“哥哥,晚饭好啦。”

  穆飞一怔,他感觉才抱起吉它没几分钟啊,再一看表,才知道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

  “没想到你还挺历害,这么快就做好了,不过可别图快,味道也不能让我失望啊。”心情大好的穆飞哈哈大笑着摸了摸许小萌的脑袋,放下吉它转身走了出去,可他一出去,顿时被吓了一跳,天呐,这是自己的家么?完全是大变样啊,地毯被吸的干干净净,沾在上面的面包屑,碎纸等等一点都看不到,原本散乱堆放的书刊,报纸和学习用品,都被收拾的整整齐齐摆在桌子上,厨房里的油烟机,冰箱还有其它厨具都被擦的一尘不染,离远一看反射的光都闪眼睛。

  再到卫生间,不仅里面的生活用品被擦的锃明瓦亮,就连自己一个星期没洗衣的校服,被雨浇湿的T恤,还有小萌自己的女仆装等等,所有的衣服都被洗的干净透亮,整齐地挂在晾衣钩上,穆飞自己都不愿意洗的内裤和臭袜子也都没有例外,不仔细看就跟新的似的。

  许小萌嘿嘿轻笑着,眼睛眯成月牙形,一副卖萌的表情,“嘿嘿,哥哥,小萌收拾的干净吧?”

  穆飞顺手在电视机上面用手一摸,一点儿灰尘都没有,点了点头“干净,的确是干净,就是怎么看都不象我的家呢。”

  听到穆飞的话许小萌也不生气,在后面推着他向厨房走去,“哥哥,快去厨房看看吧。”

  一进厨房,许小萌便蹦到餐桌旁,“当当当当,请看小萌为大哥哥打造的豪华晚餐。”

  穆飞一看,口水都快流下来了,桌上摆着四菜道菜,分别是锅包肉,炸鸡翅,三丝爆豆和糖醋鱼,全是穆飞爱吃的啊,四菜中间还摆放着一道黄瓜蛋花汤,这几道菜不论菜色与菜香,都是穆飞见识过的最好的,就连他只去过一次的某个四星级饭店,怕是也没有这几道菜勾人食欲。

  就在穆飞吞口水的时候,许小萌已经夹起一块锅包肉,送到穆飞嘴巴前,“哥哥,张嘴,啊~~”

  天呐,这小萝莉实在是太给力了,都服务到家了,还有啥客气的。穆飞一张嘴,小萌便把那块色泽鲜亮,气味诱人,流着油亮汤汁地锅包肉送到穆飞嘴里,穆飞一吃,都快哭了,好吃,太他娘好吃了,哥一辈子也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锅包肉。

  此时穆飞的心情,用周星星《食神》里某人的话来说,那就是“这辈子以后要是再吃不到这么好吃的锅包肉我可怎么办啊啊啊啊啊(回声)!!”

  ………

  晚饭过后,穆飞满意地打了个饱嗝,正想擦嘴,许小萌已经抽出一张纸巾,轻轻地在穆飞嘴边点着,把他嘴角上的饭粒和油渍抹去。

  其实这一顿饭都是穆飞在吃,许小萌只吃了一点而已,大部分时间只是双手支着下巴,脸上带着笑意看着穆飞狼吞虎咽,仿佛穆飞吃的好就是她最大的满足一般。

  对于许小萌的手艺,穆飞实在是一点毛病都挑不出来,伸出去摸摸她的头,“小萌很历害,家务做的好,菜也做的这么好吃。”

  听到穆飞夸讲的话,许小萌则是象小猫一样眯起眼睛,一副享受的样子。

  “哥哥,你喜欢吃的话,以后小萌天天做给你吃,不过冰箱里的菜好象不太够了。”许小萌伸出纤长白嫩地食指轻划着自己可爱的脸蛋说着。

  穆飞听到她的话,顿时一愣,好象发觉到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小萌,那个,你不会把冰箱里的肉类全做了吧?”

  许小萌脸上笑的更灿烂了,眼睛呈月牙型,脆生生的点头回了穆飞一句,“嗯!!”

  “天呐,那些肉可是要吃一个月的啊,我这后半个月怎么过啊。呜呜……”

  “啊?我不知道那些肉不能吃啊,哥哥对不起!!哎,哥哥你别哭呀。”

  于是乎,穆飞和萝莉许小萌快乐的同居生活就这么开始了,不过穆飞总觉得,他以后的生活,将不会那么平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