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我的未来女友 > 第四十五章 诬陷(求花求收藏)

第四十五章 诬陷(求花求收藏)


  第四十五章诬陷(求花求收藏)

  车开了半个多小时,穆飞那和四个混混被带一不知何处的警局里,现在穆飞唯一欣慰的就是那几个警察是真警察,若是假的话,那自己真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你就在这里老实等会吧,一会有人来给你们做笔录的。”那个领头的年轻民警将穆飞随意带到一间审讯室,扭头向外走去。

  “请等一下。”穆飞轻唤一声,扬着手上的铐子问道。“我是受害人,既然来了自然会配合式工作,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谁知道那民警轻蔑一笑,脸上带着不屑,“虽然你是受害人,但他们无缘无故不能劫你吧?说不准是你先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惹得别人报仇呢,在事情弄清楚前,你就先在这里待着吧。”

  那警察说着话,居然将审讯室的门从外面锁死,听到那沉重的锁声,穆飞的心不禁也往下一沉。

  “警官我要求给家里通电话,这么晚了我家人一定很担心。”穆飞扒在房门向外喊去,可是却只听到那几个混混不屑地笑骂声。

  “若是你没做什么违法的事情,我们自然不会为难你,不过在那之前,你就老老实实地待着吧。”那个民警的声音从远远的传来……

  穆飞坐在审讯室的椅子上不禁有些心跳加速,而且有种没底的感觉,看那警察对自己和那四个混混的态度,他已经确定了自己先前的猜测——自己被暗算了,那四个混混应该和民警认识的,自己被阴了无疑。

  其实穆飞当时若不是想搞清楚到底谁想报复他,他完全可以直接走掉的,没想到最后却自己撞到了枪口上。

  不过现在穆飞已经完全知道是谁在自己背后使阴招了,和自己有仇的只有二人,一个是前两天被打跑的三疯子,另一个就是今天被自己害的丢了人的祖少龙。至于赵天雄,那根本就不算什么仇,相信他也没有那个实力能找到社会上的人来给他们出气。

  其中,三疯子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行踪,而且以他一个混混学生,根本就不可能与警局里的人有什么联系。

  但是祖少龙就不一样了,他不但家里有钱不说,据说母亲还是省里的高官,能有几个说得上话的警官不足为奇,整件事情也合情合理了。

  不过摆在穆飞前面的可不是报仇的问题,现在怎么脱身才是关键,可是现在他连那帮人会怎么对待他都不知道,又怎么可能想到什么对策。

  穆飞在房间里不耐烦的走来走去,足足过了有半个多小时,审讯室的门被轻轻敲响,那个被叫作“天哥”的混混,透过门上的小窗口向里面望来,见到穆飞回头,他得意的摇晃了两个自己的手腕,示意自己的手铐已经被摘下来了。

  “老弟,没事儿时候多想想哥告诉你的那些话啊,反正也出不去,索性就好好享受吧。要是还有机会出来的话,找哥,哥请你喝酒,哈哈哈……”天哥嚣张地大笑着,领着三个混混走了。

  听到他的话穆飞的心不禁再次下沉,看样自己是真的麻烦了。

  十几分钟后,审讯室的门终于被打开,走进来两个衣着不整的家伙。

  这两人都三十多岁的年纪,一个挺着大肚子,嘴里咬着根牙签,时不时打个嗝,传出一阵阵酒气,上身的警服衬衫全是衣褶不说,还沾满了油渍,要多邋遢有多邋遢。

  另一个也没好到哪里去,他长的干瘦,衣服穿的还算板正,但脑袋上乱成一团,头发都快打绺了,也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洗过。

  那两个极不象警察的家伙一审讯室,便看着穆飞莫名其妙的冷笑。

  “你坐下,我们问一句你答一句,没问不许说话,听明白没?”

  那胖子坐在椅子上,点了一根烟,看都没有看穆飞。

  穆飞看着这两个家伙真是气不打一处来,自己明明是受害人,最后行凶的人被放了,自己却要在这里受审,这是怎么个道理。

  “我说两位警察大哥,话说我是受害人吧?为什么又给我带铐子又审问的,你们是不是搞错了…”穆飞耐着性子问道。可是他话才说一半就被打断。

  “啪!”

  那瘦子将一个什么本子狠狠地砸到桌子面上,双眼直瞪着穆飞,“闭嘴,没叫你开说不许说话。”

  虽然穆飞心中火大,但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这里毕竟是警局,他再有蛮力也不敢在这里撒野。

  “坐下。”

  那瘦子指着给受审人预备的椅子说道,见穆飞坐下,他才翻开带有四字的本子。

  “姓名?”

  “穆飞。”

  “性别?”

  “男。”

  ……

  接连回答了十几个基本的问题,那负责记录的瘦警官似乎对于穆飞的配合很是满意,他合上本子,对着穆飞诡异一笑。

  “穆飞对吧?三天前,晚上七点到九点钟之间,你在什么地方,做些什么,老实交待。”

  看到他们越扯越远,穆飞不禁扭了扭眉毛,“我一个学生,放学后自然是回家了。”

  “你说谎。”

  胖子警官来了精神,他站起身来走到穆飞附近,俯视着说道,“你三天前放学后根本就没有回家,而是到十六中附近的一间网吧上网,后来有一个女生坐到你旁边的座位上,你看她长的漂亮可爱,就色心大起,想让她当你女友,她却不肯答应。你觉得丢了面子,就怒从心升,不但抢走了她的钱和手机,还强行把她带到旁边的小旅馆和她发生关系……”

  胖警官咬着根烟轻描淡写的说着,可是穆飞却越听心里越惊,也大既明白了他的目的,他们这是要往自己身上强加罪名啊,这可是强/奸加抢劫,若是真把这罪安到自己身上,怕是自己就得在牢里高考了。

  毒,这招实在是太毒了。

  穆飞也想过祖少龙会报复自己,但他也只猜对了一半,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祖少龙居然用这么狠毒的方法来对附自己,他这是要毁自己一生啊。

  “我没有!!”穆飞眼睛瞪的老大,“我放学就回家了,根本就没有去什么网吧?更别提什么小女生了,你们这是在诬陷。”

  那胖警官似乎对穆飞的反应早有预料,他嘿嘿险笑了两声,“是不是诬陷,那就不用你操心了,你只要好好回忆,回忆起来了呢,这在那份口供上签个字儿。你要是记忆力不好也没有关系,我们会帮你好好回想的,直到你想起来止……嘿嘿。”

  他说着,将烟头扔到地上踩灭,回手摸起桌子上的警棍。

  “你干什么?……”

  穆飞心中一惊,一下子跳了起来,“难道你们还要屈打成招不成么?”

  “没你说的那么严重而已,我只是在帮你回忆而已。”胖警官脸上笑呵呵的说着话,趁穆飞不注意挥棍就向穆飞肩部砸了下去。

  穆飞反应够快,挥手架住警棍,站起身向墙角急退两步,虎视眈眈地望着那胖警官。

  后者显然没有想到穆飞居然如此灵活,也是一愣,却是笑的甚,他摸起一副手铐,“能跑是吧?把你铐起来,我看你还怎么跑。”

  那瘦子一看这情况也冲上来帮忙,这小屋本来就不大,被那两个警官一堵,穆飞立马连躲的地方都没有,他眼睛睛的看着那闪着银光的手铐离自己越来越近,心急之下一下子举起拳头来。

  “怎么着,还想动手不成?”那胖子居然将脸向穆飞凑去,“来啊,你倒是打啊。这审讯室里可有摄象头,你要真敢动手的话,那就要再加上一条袭警的罪名,那没个四年五年你可就别想出去啦。”

  穆飞听到那话也心也是纠结不已,若自己真的打出这一拳,怕是他们不用逼自己承认那强/奸的罪名,光是袭警这一条就够自己喝一壶的,可是若真让他们铐住,自己还能有好么?

  穆飞是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就当他犹豫间,那两个警察终于是一拥而上,将穆飞双手之间的手铐又加上了副,一面铐到他手上,另一面铐到墙角上方的暖气上,现在穆飞只能以双手举过头顶的姿势站着。

  那胖子看着穆飞现在的惨相,不禁开口笑问道,“小子,我再问你一句,强/奸女学生那件事儿,是你干的不是?”

  穆飞自然不会承认,他睁着双眼狠瞪着胖瘦两人,咬牙切齿地道,“我根本就没做那种事情,凭什么要我认罪?”

  “呵呵,你没做过那种事不重要……”那胖子虽脸上挂着笑容,但眼里却透着狠意“就算这件事情不是你干的,还会有盗窃,抢劫一类的犯罪行为在等着你,你总会做过其中一件的,明白了么?”

  他拿着警棍一下一下地敲打着自己的手掌,发出啪啪地声音。

  “早认罪,少受苦,什么时候想通了,就说句话,只要你乖乖地签个字就万事大吉了,话我就说到这里,如果你非要试试自己的忍耐力,我成全你……”

  那胖子说着,手上警棍就向穆飞的腹部桶去,穆飞双手被铐着抬到头上,根本挡无可挡,中了这一棍子,腹部顿时传来了一阵剧烈的绞痛。

  强烈的痛感刺激着穆飞的神经,他不禁咬紧牙关,头上冷汗似乎已经流下来,虽然他的身体远超常人,但腹部那地方再锻炼,里面也是内脏,挨打一定会痛的。

  那胖警察并没有因为穆飞扭曲的面孔而手下留情,反而更激起他的凶性,他手上的警棍不停地向穆飞身上砸去,发出瘆人响声,若此时穆飞脱下衣服,一定可以看到满身的伤痕。

  强烈的痛感不停地刺激着穆飞的大脑,他一开始还双目圆睁,狠瞪着那胖子,似乎恨不得将他撕成碎片,可是随着胖子一下一下地砸到他的身上,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穆飞已经慢慢的感觉不到疼痛了,取而代之是全身的麻木感。

  那胖警官都因为不停地抽打他,累的头上满是汗珠。

  “你说,你认是不认?”

  打人的都累出汗了,可以想象穆飞此时已经痛成什么样了。

  穆飞眼睛几乎已经不能睁开,仿佛整个世界都在摇晃一般,既便这样,他嘴角却依旧浮起一丝不服软的冷笑,含糊不清地说道,“我认…认你妈。”

  那胖子听到穆飞的话顿时一愣,反应过来之后,挥起一棍子就向穆飞的脑袋砸去。

  “草你妈,你还敢骂我?”

  被那一棍子击中脑袋后,穆飞整个人都不停地摇晃了几下,一阵强烈的痛感夹杂着倦意袭来,既便百般不愿意,依旧是眼睛一黑,晕死了过去。

  PS:第二更尽量六点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