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我的未来女友 > 第一八一章 不只是姐姐(18日1更)

第一八一章 不只是姐姐(18日1更)


  第一八一章不只是姐姐

  “马尾巴脑袋,你干什么啊?怎么总抢人家的东西?”米贝贝瞪着身边的李玲不爽地道。(即可找到本站)【-无弹窗,永久网址:,!】**泡!书。吧*

  而李玲咬着那块炸鸡翅,脸上露出得意地笑容,含糊不清地道,“要点face好不好?盘子里的东西是大家的,谁先夹到算谁的,怎么就成我抢你的东西?”

  “可是,那明明是我先看上的啊?”米贝贝愤愤不平地道。

  李玲不只运动神经出色,性格大大咧咧的,吃东西也象个男生,一块鸡翅三下五除二就被她消灭掉了,她满意地擦擦嘴角后,还回味般地吧嗒两下,“哎呀,这东西看上有什么用,谁先吃到嘴,才是胜利者,知道不?”

  “你……”米贝贝气的鼓鼓的,虽然语言上她能略胜李玲一筹,但要比起运动方面,她还真不是李玲的对手。

  这从坐到这桌子上吃饭开始,李玲为了报复她“不送礼物”之仇,看她要吃什么就抢先夹走吃掉,而且这事情还发生不止一回,这回米贝贝着实郁闷了,向穆飞投去求助的目光。

  “哎,你们两个也是,这里还这么多呢,都一样嘛,有什么可抢的。”穆飞笑着招呼道,为米贝贝夹了一块,后才算露出点儿笑模样。

  对于这一大一小两个活宝,穆飞也只得无奈的笑笑,先前这饭局上的气氛已经够诡异的了,他原以为再加了个米贝贝还不得乱成一团啊?这也是他骗米贝贝不想让她来的原因。

  不过看到现在的情况,穆飞算是放下心来,有了这两个活宝的吵吵闹闹,虽然饭局乱作一团,但是与先前的尴尬与沉闷相比,无疑是好了许多。

  一顿饭可算有惊无险的吃完了,几个女孩子把盘子与碗筷堆到厨房,除了夏雪和许小萌外,这三个丫头都是会吃不会做那类型的。

  “行了,把东西放到这里就好,家务我和小萌做就可以,这种事情怎么能让你们客人做呢?快进屋休息吧……”夏雪象家里女主人一般,笑着向几个女生招呼道,却无时不刻都在强调自己女主人的身份。

  听了她的话,几个女生也自知帮不上什么忙,都回客厅了。

  穆飞站在厨房门口,看着脸上一如既往挂着温暖笑意的夏雪,却是怎么也思考不明白今天的她到低哪里不对劲,虽然看表面上并没有什么问题,但他觉得,今天的夏雪似乎比平时,热情的太多了,这到低是怎么回事呢?

  正当穆飞疑惑间,夏雪感受到他的眼神。

  她嫣然一笑,把鬓前的一缕秀发抚到耳后,举手投足间尽是邻家姐姐的温婉与贤惠,美艳的不可方物,她小声娇嗔道,“小坏蛋,看什么呢?”

  既便穆飞与夏雪一同长大,对于这位姐姐的魅力早有了解,也是不禁看的有些走神,心道这雪姐还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雪姐,谢谢你,本来想让你来放松放松的,却没想到还要让你这么劳累。”穆飞不舍道。

  夏雪听到穆飞的话却是摇了摇头,用她那修长纤细,仿佛天生用来作画的玉手在围裙上擦了擦,随后走到他身边一把将他搂到怀里。

  穆飞没想到夏雪会来这一手,身体顿时僵在原地,脸上感受着夏雪胸前的柔软与温暖,鼻息间尽是她身上那迷人的香气。

  小时候,穆飞在外面受了欺负,或被老师批评,夏雪便象这样把他抱在怀里,哄他安慰他,那时候的穆飞没有夏雪高,正好到她胸口,而现在,穆飞要伏下身才被她抱在怀里了。

  “小飞,不要这么说……”夏雪柔声道,“答应我,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要疏远我好么?”

  夏雪平时与穆飞说话都是“姐姐”怎么怎么样,而不是“我”,可穆飞被她突如其来的亲密动作吓了一跳,根本没有注意到她语中的异常。

  “雪,雪姐?你为什么这么说呀,我从来没有疏远过你啊。”穆飞尴尬道。

  “那你为什么跟我这么客气?”夏雪仿佛受了委屈一般,将穆飞死死地抱在怀里,就象害怕心爱宝贝被抢的小孩子似的,“在以前,你都不会和我说谢谢的,可现在……”

  “可现在,你是不是有了要好的女同学,就觉得我多余了?一家人可是从来不需要客气的啊……”夏雪委屈地说道。

  正在这时候,许小萌一看二人抱作一团,也扔下手里的家务,凑热闹地跑了过来,一手抱着夏雪,一手抱着穆飞,嫩嫩地搭腔道,“就是就是,一家人是不需要客气的……”

  “你这死丫头,哪儿都有你的事……”穆飞捏捏许小萌的鼻子说了她两句,随后对夏雪道,“雪姐,你想的太多了……”

  “不管什么时候,咱们都是一家人,你永远都是我的好姐姐,这点永远都不会变的……”

  听了穆飞信誓担担地话,夏雪却脸色变的更为难看,难道,我只是姐姐而已么?不,我不想只做你的姐姐啊。夏雪心里想着,却是没有把这话说出口。

  “嗯?雪姐,你怎么了?我哪里说的不对么?”穆飞看到夏雪脸色难看,开口问道。

  “没,没什么小飞,你没有疏远我就好了,是我想多了,屋里还有客人,你赶快去陪陪她们吧……”夏雪说着,放开穆飞,收拾餐具去了,只留给穆飞一个背影。

  穆飞望着夏雪疑惑地眨眨眼睛,还是说道,“雪姐,今天过节,那些东西摆到那里就好,先别洗了,你也赶快进屋陪我们玩玩吧……”

  “没关系,我这里很快就完事,你先进去吧……”

  听到夏雪的话,穆飞应了一句进屋了,而他前脚才走,夏雪扭头望着厨房门的方向,美目挂泪,眼中泛红,她在心里道,小飞,我不要只做你的姐姐……

  ……

  穆飞进了客厅一看,李玲与林若伊并肩坐在一起小声窃窃丝语说着什么,林若伊满面桃红低头不语,只是时而摇头时而点头,而李玲则是满面兴奋,好象碰上什么喜事儿一般,而米贝贝不知道跑到哪里发疯去了。

  虽然听两个女生说话不太好,便穆飞本能感觉得到这二人说话的内容和自己有关,侧耳一听,内容火暴的让他差点摔倒,只听李玲在林若伊耳边用惊讶地语气问道,“不会吧,若伊,他不但吻你了,还把舌头伸到你嘴里?”

  只见林若伊脸低的都快贴到胸脯上了,不但没有反驳,还羞笑着点了点头。

  而李玲那反应好象比她自己接吻还高兴一般,她一下子搂住林若伊的脖子,“哇,你两进展好快,快跟我说说接吻是什么感觉……”

  李玲在那边八卦地问道,穆飞却满脸无奈的笑,心道,若伊呀,就算是关系好,你也不能这么实在,什么话都说呀。

  “咳咳……”穆飞装模作样的一咳嗽,这二人马上呈端身正坐状,指着电视上的节目品头论足。

  “那丫头呢?”穆飞问道。

  “啊?那胡萝卜啊,跑那个房间不知道干什么去了……”李玲指指穆飞的房间。

  “噢…”穆飞应了一声左右看看,问道,“反正也没什么意思,找点玩的吧?打扑克,怎么样?”

  正在这时候,米贝贝从穆飞的房间里跑了出来,“穆飞学长,你也太老土了,现在谁还玩那个啊……要玩,也是玩这个呀…”

  米贝贝说着,又从她那包袱里拿出个盒子来,“现在学校里的人都玩三国杀了,谁还打扑克啊……”

  “哎,这个我玩过,我会……”李玲答道。

  “可是,我不会……”穆飞无奈地道。

  “还,还有我……”林若伊也怯怯地道,“我,我也不会……”

  “哎,不会没事,我教你们嘛,容易学的,更何况连这马尾巴脑袋都能学会,你们比她还笨吗?”

  “你……”

  李玲吹胡子瞪眼睛的表情被米贝贝直接给忽略了,她招呼着几人坐下,给几人分牌讲玩法,在场的都不是笨人,一两场下来规则已经熟悉个七七八八。

  三国杀那游戏虽然比扑克复杂一些,但玩起来也更加有趣,几把过后,这几人已经沉浸其中了。

  “杀…”李玲喊了一声,又打出一张杀。

  她的黄盖一上来就对米贝贝的主公曹**磕,一顿自残式攻击下来,二人两败俱伤,都剩一点血了。

  “我自救,桃子,有本事你倒是接着杀啊……”米贝贝站在地上,一脚踩着椅子,一点也不淑女地叫嚣道。

  李玲的确没牌了,瞪着米贝贝无奈地哼了一声,把手里一大把牌都扔了出来,“我没牌了,你的……”

  “哈哈哈,叫你杀我,你个反贼,认命吧……”米贝贝嘿嘿怪笑,脸上全是小人得志的阴险,“我杀……”她说着,扔出一张杀牌。

  “好吧,我输了……”李玲说着,把手里的身份牌一翻,米贝贝顿时傻了眼。

  “你是忠臣?咱俩一伙,你打我干什么啊?”米贝贝不爽地埋怨道。

  “谁规定忠臣不能杀主公的,我就是手持金鞭的八贤王,下打谗臣,上打昏君,我打的就是你这个无道昏君,你能怎么样,你咬我呀?”李玲不但不为自己破坏游戏规则而羞愧,反而摇头晃脑洋洋自得,气的米贝贝直咬牙。

  错杀忠臣地主公要弃掉所有手牌和装备,再加上她是残血,自然是被穆飞与林若伊两个反贼兵不血刃地给干掉了。

  “我不服,再来……”米贝贝说道。

  正在几人分牌时,夏雪和许小萌也收拾完厨房的家务,拿着糕点,水果,零食和饮料之类的东西走了过来,把那些东西放在桌上,招呼着几人。

  “雪姐,快来,咱们一起玩吧……”米贝贝一看到夏雪来,连忙拍马屁道。

  “你们先玩,我先看看,一会学会了再和你们一起玩……”夏雪微笑着说道,随后把吃的东西往她们的面前推一推,“也别光顾玩呀,吃点东西……”

  而许小萌一看到有新鲜的玩法,顿时两眼放光,直接从穆飞的腋下钻到他的怀里,坐到他的大腿上,好奇道,“哥哥,这是什么呀?小萌也要玩……”

  “你先看一看,下把再带你一起玩……”穆飞说着,又投入了三国统一的大业之中。

  正当他全神惯注地游戏时,却没有注意到一双修长纤细地手臂从身后缓缓地环住他的腰,随后,一张漂亮的脸蛋靠到她的肩膀上。

  林若伊与米贝贝一看夏雪象搂男朋友一样从背后抱住穆飞,顿时脸色有些不好看了,穆飞也是注意到夏雪的动作有些不妥,干笑着问道,“雪,雪姐,你这是?……”

  夏雪却没所谓的笑笑,“这个好象挺有意思,我也想学学,只是我没戴眼镜,只有离的近一些才看的清楚……”随后,还不解的望向几人,“怎么,有问题么?”

  “呃,没,没问题……”穆飞结结巴巴地答道。

  米贝贝与林若伊虽然脸色不太好但,也毕竟夏雪是姐姐,她们也不能说什么,只能继续若无其事的玩游戏。

  可是接下来,夏雪做的另一件事,却让她们再也淡定不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