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我的未来女友 > 第二二一章 拖延时间(7日1更)

第二二一章 拖延时间(7日1更)


  第二二一章拖延时间(7日1更)

  白洪亮手断住院,白露留下两个小弟照顾他,那两个小弟都是黑帮混混,让他们砍个人打个架行,照顾人这事儿根本就是专业不对口啊,自然也照顾不了什么,无非就是帮端个水,买个饭,叫个护士之类的。(即可找到本站)【-无弹窗,永久网址:,!】

  白洪亮住的是套间,里面是病防,外面是陪护房,两个混混见白洪亮睡着后,就跑到外屋边打扑克,边喝酒抽烟,虽然医院里不允许在病房里抽烟,但那些护士医生向里面一看这二人一脸痞气,不象好人,也都敢怒不敢言,一时间也没人敢管他们,这二人倒也惬意,喝着喝着,就得意忘形,胡扯起来。

  “哎,露姐这次,可是丢人丢大啦,自己亲弟弟被人给打断了手,传出去就是笑话呀,现在道上人一提咱露姐的名字,都一副嘲笑的样子,咱们做小弟的也脸上无光啊……”一个混混无奈说道。

  “唉,是啊,这回可碰上硬茬子了,没想到三个人拿砍刀都没整过人家一个,据说那小子还只是个高中生,这可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看样,咱们出来混的平时也得低调一点,这要是碰上狠的,咱人多也没用……”那混混说着,抿了口酒,“哈,这酒,真够劲儿……”

  先前说话那混混却是对这话嗤之以鼻,“切,我才不相信,三个拿刀的砍一个还被人给打断了腿,我看不是那小子猛,是那三个人太废物了吧?”

  “草,你才回宾南,你知道个屁,被那小子废的人是谁你知道么?是小天,小天哥啊……”

  “啊?你说被打断手臂,还送进局子里的是小天哥?”那混混语气中满是惊讶,小天在进海帮还是蛮有名气的,是白露手下的除了王牌水鬼四人外,最猛的打手了,一般进海帮人都知道他。

  这小子到是没练过什么功夫,就是三点,体格好,打架经验丰富且反应快,心黑手狠,真打一起来,照面他就敢真往死里砍,胆小一些的人一见他那架势就胆子打战了,同时他脑袋转的也快,一看没把握转身就跑,进帮两年左右的功夫倒也打出些名号。

  那混混一听小天都栽了,这才收起轻视之心,“哎,那要这么说,这小子还不真不是一般人物啊,那这事儿咋办?难道露姐真就认栽,就这么算了?……”

  “哼哼,可能么?咱露姐那性格你还不知道,对兄弟讲究,但对敌人绝不手下留情,咱们普通小弟吃亏了她都不干,这回亲弟弟被人打这么残,你认为她会善罢甘休么?”那混混喝了口酒冷哼两声说道,“那小子指定没有好结果,你等着看热闹吧。”

  “那就好,要是不把这场子找回来,别说露姐,就是我觉得憋气……”这混混正说了一半,好象想起什么,担忧道,“可是那小子那么历害,咱能整过他么?”

  那混混笑了两声,一副得意的样子,“放心吧,这段时间你没在宾南,你不知道,现在露姐可是与南云那边的人有了联系,南云那边产什么,你不会不知道吧?”

  南云是华国西南方的一个省份,与他接邻的那个国家,虽然不大而且贫穷,但却以盛产毒品而闻名,据说全世界有五分之一以上的毒品全是出自这个地方。

  “你是说毒?……”那混混只说一半没有说明白,但二人都已明白怎么回事。

  “那只是一方面,除了那个,还有……”那混混说着,把手比作手枪型,做了个瞄准的样子。

  “不会吧,你说的是枪支?……”

  “呵呵……”那混混轻笑两下,做了个禁声的手势,说道,“功夫再高也怕菜刀,那小子身手好刀砍不到,但是他能挡住子弹么?而且我听说,露姐现在已经出动水鬼去捉那小子的姐姐了,咱们这回既有武力,又有把柄,那小子还不死么?”

  这混混说到这里,张口狂笑,而另一个也陪笑着。

  可正在这时,病房内门被一下推开,砸到墙上发出极大的响声,这突如其来的巨响吓了二人一跳,回头一看,一个吊着手臂穿着病号服的大男孩正瞪眼望着二人,不是白洪亮还能有谁。

  “你们刚才说什么,我姐她做什么去了?”白洪亮瞪了眼睛问道。

  “啊,露姐啊?……”那混混干笑两声,胡编道,“露姐不是和你说了么?她回场子处理帮里的事儿了啊……”

  “你说谎,刚才你们的对话我都听到了……”白洪亮几步走到这混混跟前,用完好的那只手死扯着他的衣领,双眼满是血丝,“赶快告诉我,我姐是不是去找穆飞报仇了?她把夏雪老师带到哪里去了?说!!……”白洪亮嘶吼道,那声音满病房都能听到,值夜护士也被惊动,爬在门口向病房内打望着,却是没敢进来。

  其实白洪亮本已睡着了,睡到半夜被尿憋醒,正想起夜上小号的功夫却听到屋外二人在谈论姐姐的事儿,他就好奇的多听两句,可一听却是吓了一跳。

  什么,姐姐居然找穆飞报仇去了?

  他当时就急了,别人没接触过穆飞,但是他却是知道,那小子根本就是一个油盐不进,蒸不熟煮不烂的滚刀肉,想把他吓住根本就不可能,除非直接把他废掉,否则他一定会更变本加利的报复回来的。

  偏偏的,这小子身手还不是一般的变态,想捉他又岂是那么容易?他要是真躲在暗处想报复的话,那他的手段绝对不是自己和姐姐应承得起的。

  白洪亮这人胆小怕事,装逼好色,缺点一大堆,但就是对他这个姐姐是真的关心,他已见识过穆飞的手段,又怎么会让姐姐再去尝试一回?

  “草泥马,你说不说,快点告诉我?”白洪亮是真急了,见那人没说话一脚踢了上去,那将混混踹的倒在床上。

  “亮哥,不是我不告诉你,露姐走时特意嘱咐谁都不能告诉你这事儿,我,我不能说呀……”那混混挨了一脚也不敢说话,苦着脸道。

  “好,你不说是不是?”白洪亮说着回到房间里,只能咔嚓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他拿着块破碎的镜子走了出来,架到自己的小腹处,“你们不告诉我,信不信我现在就给自己一下子?不是怕惹事儿么?到低是走露消息事大,还是我死事大,你们自己照量吧……”

  白洪亮手被玻璃划破,血一滴滴落到地上。

  这二人顿时屈服了,“行了行了,我地哥啊,我怕你了还不行么?我都告诉你……”

  说着,将听来的白露的计划说给白洪亮听,白洪亮听罢,回屋套上外裤披着棉衣就向病医院外跑去,两个混混不敢阻止他,只是在后面跟着,可白洪亮心急跑的飞快,他们居然有些跟不上。

  出了医院正好有辆出租车,白洪亮直接坐了上走了,那两个混混跟出来时已晚,只能看着出租车冒着一串尾气离开。

  其中一个混混一拍大腿,“坏了,这可怎么办?”

  “赶快打电话告诉露姐吧,要不然事儿更大……”

  那人一想也是,摸出电话拔了出去,却是对方关机的提示音。

  ……

  “你自断一臂吧……”白露将蝴蝶匕首丢在穆飞身上,冷声说道。

  她话一出,被绑在椅子上的夏雪急了,剧烈地挣扎着,不停地摇着头,挂着霜丝的长发连摆,椅子更是被她晃的吱吱作响。

  她柳眉皱成八字型,挂着水雾地大眼睛分明是在告诉穆飞不要管她,不要这样做。

  穆飞自然不能不管她,无奈地叹了口气后,捡起地上的匕首,夏雪挣扎的更凶了,嘴里发出吱唔的声音。

  “老弟,别冲动,拖延时间,狙击手已经正往你那边赶去,估计十几分钟能到……”正在这时,龙浩文的声音在耳中传出来。

  穆飞手里拿着匕首,望向白露说道,“你的要求我答应,不过我也有个要求……”

  白露没说话,举手就给夏雪一巴掌。

  巴掌的响声在寂静的冬夜里格外清脆,夏雪“唔”地娇呼一声,穆飞心也跟着一抽。

  “雪姐!!”他喊了一声刚想过去,却被白露以手势阻止。

  “站那别动……”白露瞪着眼,指着穆飞说道,“你最好搞清楚现在是什么状况,我把她绑来却没有下手,已经够仁慈了,你再挑毛捡刺儿,别说老娘跟你不客气。是不是非得我在她脸上给你留点记号,你才长记性,心里有数?”

  白露说着,举手就要抽夏雪,夏雪紧闭着眼睛等着她手落下来,穆飞连忙阻止,“住手!!”

  白露的手停在空中,望向穆飞,等着他的下一步动作。

  穆飞叹了口气,右手反握那匕首,看自己的左臂两眼,似乎是在瞧要往哪下刀,可是他左看右看,看了半天也没有下手。

  “哼!”,白露看他不动手,冷哼一声,举手又要打,却又被穆飞阻止,“别打,别打……”

  “赶快动手……”白露瞪眼道。

  “老弟,拖时间呀……”耳机里传来龙浩文的声音。

  穆飞心里苦笑,他何尝不知道拖时间,只是说着容易做起来难,他实在是不能看夏雪受苦。

  再者要是拖的太明显,白露一定会查觉自己在等“援兵”,那样更危险。

  “我能相信你么?”穆飞望向白露。

  白露冷笑着,反问道,“你有得选择么?”

  穆飞沉着脸望向白露,点了点头,“你行……”

  说罢,一挥刀,猛的向自己手臂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