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我的未来女友 > 第二七五章 哥哥,一起洗?(4日1更)

第二七五章 哥哥,一起洗?(4日1更)


  第二七五章哥哥,一起洗?

  八中校外的一辆奥迪a6里,在穆飞身上吃了亏的祖少龙与安在荣正说着什么,而他们的三名女伴则是坐在车的后排,一句话也不敢说。(即可找到本站)【-无弹窗,永久网址:,!】

  “安少,对不住啊,我只知道穆飞这小子能打,却没想到他这么能打……”祖少龙对安在荣说着,话说一半却是没有说明,后面那半句,自然就是“连你都不是他的对手。”

  但他话里的意思也已经表露出来了,那话是说,虽然我领你来了,但你打不过他吃了亏,是你学艺不精,可和我没关系,别算到我身上。

  安在荣正在气头上,也没在意祖少龙的话,一想穆飞给自己那一拳就忍不住气,“我管他能打不能打,这事儿不算完,他那一拳,我永远都记得,咝”

  安在荣说着,却是碰到嘴里伤口,不禁抽了口气。

  “唉,这事儿也怪我,要是我不领安少你来,也就没这事儿了,那……安少你打算怎么办?”祖少龙问道。

  “怎么办?当然是找场子,难道我那一拳还白挨了不成?只是我过两天就要回老家沈城了,想报仇也得等年后再说了,真是郁闷,唉”安在荣说着,发动车子,找牙科医院去了。

  不过他开着车子,一想自己牙被打掉,过两天回家过年,肉不能吃,酒不能喝,连亲嘴都疼,就郁闷的要死,他越想越怒,不由得一砸方向盘,“不行,那姓穆的小子把我打成这样,年都过不好,我也不能让他好过喽……”

  祖少龙就爱听这话,“听安少这么说,似乎是有办法了?”

  “我是打不过这小子,但是并不代表别人治不了他……”安在荣冷笑两声,“我当兵时的教官,原来是特种部队的,三年前和我退的伍,尽管不愿意承认,但我的确在他手下十五招都走不过,那穆飞能斗过我,我就不信他能斗过他……”

  尽管安在荣一句一句教官叫着,但是从他的口气中,却是一点恭敬的意思都没有,不象叫自己昔日的老师,而是叫唤随意使唤的奴才一般。

  “啊,那么历害啊?那这种高手,一定很难请吧?”祖少龙惊讶地问道。

  “难请个屁,这年头,有钱的就是爹,知道不?”安在荣嗤之以鼻,解释道,“那家伙虽然能打,但死心眼性子直,退伍后混的特差,再加上他还拖着个病号媳妇,要不是我时常给他点砍人的活儿,救济救济他,他他妈连饭都吃不上了,我给他十五万,让他打断穆飞一只手,他乐不得的……”

  安在荣说着,向后一伸手,那个小妞将手机送到他手里,“龙少,这事儿我就办了,不过亲兄弟明算帐,这砍人的钱一人一半……”

  “明白……”祖少龙乐呵呵地点点头,对于他来说,七万块钱只不过是半个多月的零花钱而已,其实他以前也想过买凶干掉穆飞,但他胆小怕摊事儿。

  这回有人代劳,他求之不得,就算真出事了,有安在荣顶着,以安家的势力,也可以轻松地摆平,绝对不会轮到自己头上。

  随后,安在荣拔通了一个电话号码,“哎,教官啊,我安少啊……”

  ……

  与此同时,宾南市某老旧小区的阳台外,一个看起来二十**岁的男子接听着安在荣的电话。

  “有事儿直说……”这男人语气冰冷,丝毫不客气。

  “教官别那么冷酷嘛,我哪次找你,不是给你送钱啊?是不是……”电话里的声音传来,“一个叫穆飞的小子,你帮我断他一只手,十五万,干不干?”

  “对方什么身份?”男子反问道。

  “表面上是学生,实际上是一个黑道打手,反正不是什么好人就对了,你想,和我打交道的,能是什么好人么?是不是?哈哈……”电话那边大笑道。

  “钱打过来,我年后办……”

  “不行!!年后我就从沈城回来了,还用你办么?”男子话未说完,就被电话那边打断,“钱我明天就给你打过去,这事儿你必须过年期间办,就……大年三十到初十之间吧,我一定要让他过一个难忘的新年,哈哈!!”

  这男子想了一下,“行,我知道了……”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他推门进屋,一名二十四五岁的女子,柱着一支拐杖站在门口,正在等着他,这女子不说多漂亮,但也眉清目秀,面容姣好,只是她虽有双腿,但异常瘦弱,裤子空荡荡的,显然是病的不轻。

  这男子一愣,随后过去扶她,柔声道,“不是要你好好休息,怎么起来了?”

  “躺时间长也累,起来活动一下……”这女子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这男子,眼中满满的全是柔情,“海滨哥,单位找你了?”

  “没有,我都和单位领导说好了,他们给我多放了一周年假,让我好好陪陪你,还说要来看你的,但我觉得不方便,就拒绝了……”这叫海滨的男人笑着说着,与刚才接电话时的冰冷形成鲜明对比,他扶着女子往屋里走去。

  那女子慢慢地走着,脸上却露出自责与愧疚,“海滨哥,对不起,要不是我没用,你也不会连兵也当不成,还要每天这么照顾我……”

  那女子话说一半,却被海滨打断,“别这么说啊,你是我媳妇,我照顾你是应该的啊,其实是我没用,赚不到大钱,要不然也不会把你的病拖到现在啊……”

  ……

  华国过年是很讲究的事情,腊月二十三是小年,要祭灶,送灶王爷,而腊月二十四,便是每家每户扫尘的日子,顾名思义,就是要打扫房间,清洗衣服和各种器具,意为去除晦气,去旧迎新。

  或许,许多家庭已经失去了祭灶这个传统,但是扫尘,却是每家每户都要做的,穆飞家自然也不例外。

  “哥哥,往左!!”

  “哥哥,往右!!”

  “哥哥,向后转!!”

  许小萌头上戴着塑料袋,系着围裙,手里拿着新买的扫把,仔细地打扫着天棚的每个角落,而小家伙的身高,就算是拿着扫把也是够不到天棚的,穆飞就自然而然的被她叫来当了苦力,充当起人肉梯子的角色。

  此时,许小萌正骑在穆飞的脖颈上,穆飞握住她那两只纤细的脚腕,帮她保持着平衡,她打扫着,时不时指挥穆飞走来走去。

  其实,以穆飞的身高,只要站在凳子上就能轻松的扫到房间,但小家伙却说什么也不干,非说家务是她的工作,一点也不让她哥哥做,看着小家伙一脸坚决的样子,穆飞也只好作罢,安安静静的当梯子,原本他还有点不愿意的,说这样比他自己扫还累,但小家伙一骑上来,他就再也不发牢骚了。

  因为小家伙在家,都只穿一件大睡衣,而且是光着双腿穿的,她一骑上来,穆飞就感觉两条滑溜溜,肉乎乎,暖烘烘,香喷喷的小美腿将自己的脖子包围了,那触感,那温度,那香气,实在是没治了,用一句话说,就是感觉好极了,这哪里是劳动,这根本就是享受嘛。

  尽管穆飞觉得意银妹妹有点不太好,但这毕竟是小家伙自己一致要求的,苍天呐,大地呀,这可不是我穆飞要做坏事,你们可不能怪我噢。

  穆飞这个无良的家伙,占了便宜还卖乖的想道。

  “咳咳,好呛,哥哥,厨房也完事了,咱们去扫客厅吧……”许小萌兴致勃勃地道。

  “嗯,好,那个……小萌呀,要是累了,就先休息一会,咱慢慢干,不着急的,嘿嘿……”穆飞关心地说着,其实他就是想多占会便宜。

  可是许小萌显然不知道他的想法,俏生生地答道,“没关系的,哥哥,小萌不累,一会扫完天棚,就可以擦其它的东西啦……”

  说着,仿佛着急一般,摇晃起两只修长***的小美腿,“哥哥,快点走吧,快点快点……”

  想多占会便宜不成,穆飞也只得失望地说道,“噢,这样啊?那好吧……”

  天棚扫完,接下来的工作就是打扫房间,其实自从许小萌到家后,穆飞的家基本就是一直一尘不染,完全可以不做这一步的。

  但小家伙非得说过年了,一定要都重新清洗一遍,穆飞也只得由她,她清洗,穆飞打杂,帮她做一些搬电视,拆灯罩之类的活儿,等整个房子打扫完,已经是下午了,二人已经打扫了五六个小时。

  “哥哥,看,全擦一遍后,干净多了吧?”许小萌眯着眼睛,显宝般的说道。

  其实穆飞家里原本就很干净,他根本没看出来这擦与不擦有什么区别,但他明白小萝莉的意思,“是的,小萌好厉害,现在干净多了……”穆飞摸着她的小脑袋夸奖道。

  “嘿嘿……”小萝莉受用的呆笑两声,说道,“一会把被子拆开,再把被子套,还有咱两的脏衣服洗一下,过年的清理工作就算完成了。”

  “嗯”穆飞应了一声,收手摸她小脑袋的手一看,却全是灰尘。

  “被子衣服一会再说吧,你还是先去洗个澡,你再脏一点,就不是许小萌,就是许小灰了……”穆飞伸手示意她看自己手上的灰尘。

  许小萌一摸自己的脑袋,果然好脏,随后垫起脚摸摸穆飞的头发,也是一头灰。

  “哥哥,你也好脏,你也得洗啦……”许小萌俏生生地道。

  “嗯,我晚一点再说,你先去……”穆飞道。

  谁知道许小萌俏脸一红,脸带羞笑,用极小的声音说道,“哥哥,要,要不,咱俩一起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