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我的未来女友 > 第四六一章 第一块密钢(7日1更)

第四六一章 第一块密钢(7日1更)


  第四六一章第一块密钢(7日1更)

  就在洪素芬羞恼,犹豫的时候,穆飞已经将车,开到她约好与厂方人见面的地方。[WWW。WanShuba.com](_)

  “唉,看样子,你是不会答应了,是么?”穆飞看着洪素芬为难的样子,故作失望状,“既然如此,那就算了,我也不强求你了。你下车吧……”

  洪素芬听到穆飞的话,才晃然回神儿,再一看,车已经到了地方了。

  就在下车前,她一咬牙,一狠心,低头红着脸道,“三哥,只要你不生气……我,我我就答应你……”

  洪素芬说完,头也不好意思抬,她感觉自己的脸上有火在烧。

  “虾,虾米?”这回论到穆飞楞了。

  其实他只是“调戏”洪素芬而已,从来都没有认为她会答应自己的无理要求。

  可她,居然还真答应了……这是闹的哪一出啊?难道,她是怕我开除她,怕丢了工作,才迫于自己的‘淫.威’,勉强答应的?

  泥马,这不整误会了么?

  哥们虽然有点小坏,有点小色,但也不是至胁迫一个单身的柔弱女子啊?借着是她上司,就占她便宜啊?这他马和禽兽有什么区别啊?

  穆飞郁闷了,没想到玩笑没开好,将自己整成禽兽了。

  穆飞赶忙摆手,“别别别啊,刚才我只是开玩笑而已,我可没有想占你便宜的意思。今天的事儿就算过去了,你以后该怎么工作,还怎么工作,就当刚才的话我没说……”

  可洪素芬一听穆飞那句,“我可没有想占你便宜的意思”,不但心中升起一股失望的情绪,还有种受打击感觉。

  她微微咬着自己的嘴唇,心中不服气的想道。刚才明才明明看我的胸部看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现在却说什么“没有想占你便宜的意思”?

  你是神马意思啊?难道我就那么丑,那么难看,对你来说,我就一点儿吸引力都没有么?

  洪素芬觉得自尊心受到了打击,好强的劲儿忽然上来了。她一咬牙,羞恼地道,“不行,这回你看也得看,不看也得看……”

  说着,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一把凑上前去捏住穆飞的耳朵,挑衅道,“三哥,不是你逼迫我的,是我心甘情愿穿给你看的。等忙完这一阵儿,我就穿好你爱看的兔女朗制服,再弄一桌好酒好菜,在家等你,哼哼……”

  “要是你不敢来的话……你就不是男人……”洪素芬在穆飞耳边吹着热气。

  穆飞就感觉耳边痒痒麻麻的,一股芬芳拼命的往鼻孔里钻,那是成熟女人身上特有的体香,也就是俗话说所说的“女人味”。

  穆飞哪里见过这个,所以穆飞被她这么一挑拨之下,居然无耻地硬了。

  “哼……”这回洪素芬牛上了,用她的大眼睛,给穆飞一个漂亮的白眼。随后推门下车,走了。

  穆飞看着洪素芬扭动的挺翘的屁股,心中就有点儿不爽。

  明明是哥们调戏她,可现在看来,哥们怎么有种被调戏的感觉呢?不爽,就是不爽。

  再者,自己虽然经常与身边的女生开一些“**”的玩笑,但那也只限于和他十分要好的女生,例如雪姐,若伊,就连李玲和米贝贝,如此玩闹的都少。

  自己怎么会和才认识半个来月的洪素芬,开这种玩笑呢?自己和她,什么时候变的这么熟悉了?

  穆飞正在想着,却听后面有喇叭声响起,再扭头一看,红灯信号早已经过去,前面车都走了,就自己停在这里。

  穆飞无奈的摇了摇头,不想了,开车离开。

  ……

  穆飞将洪素芬送到约定的地点后,驱车直奔“东北第一炼钢厂”。

  此时,洪素芬正在与厂方的代表签订转手合同,也就是说,过了今天,这厂子就是穆飞的了。

  这可是穆飞第一个正八经的“产业”,他哪有不重视的道理?

  而且,两位老技师在英语专业高材生帮助下,破解冶炼公式的进度也奇快,说是三天完成破解。实际上却两天不到,就已经完成了。

  特别是今天,他们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要开始试着冶炼这“密钢”。他们只当这是国内的首次冶炼,就激动不已。

  穆飞可是知道啊,这哪是华国的首次冶炼?要是正常发展的话,全球第一次冶炼密钢都是在五六十年之后。这可是全世界第一次冶炼啊!!

  这要是成功了,绝对是划时代的里程碑,这种事情,他又岂能不到场?

  穆飞对于此次冶炼,也很是重视的。

  当天是周六,本来就有一部份工人休息,而且穆飞到工厂的时间,正好是午休时段,工厂里人很少。正好避免人多眼杂,试验冶炼再合适不过。

  等穆飞到了厂房时,李广兴,两名老技师,还有一些信得过的老师傅,已经早已等在那里了。将仪器与材料,设备检查了一遍又一遍。

  所有人都很谨慎,同时,所有人眼中,也都透着兴奋的神彩。

  “小飞,就等你了。你终于来了……”一看穆飞到,李广兴赶忙迎了上来。

  “呵呵,让各位久等了……”穆飞客气了一句,和在场人打个招呼。

  “既然你都到了,那咱们,就开始了?”李广兴向穆飞询问道。

  “好,开始吧……”穆飞应了一句。

  李广兴在指挥的厂房里,向下面车间做了个手势,喊到,“开工!!”

  下面人接到指令,开始忙乎起来。

  两位老技师,早已经将冶炼的重点告诉具体操作的工人。他们在上面指挥,下面操作着。可以看得出来,这些老工人的技术水平果然是很过关。尽管是第一次冶炼‘密钢’,但十分‘稳’,冶炼过程有条不稳的进行着。

  密钢比起正常钢材,虽然硬度,韧性等指标都要强很多,但冶炼的难度,却是不大。而且需要的时间,比正常钢材还要短上许多。

  正常的钢材冶炼过程,根据钢的标准不同,需要的时间也不同。但一般的生活用钢,需要的时间是三个小时左右。

  而这密钢的冶炼,只用了两个小时,就已经基本完成了。

  尽管是第一次冶炼,但所幸的是,结果并没有让在场的人失望。

  “成功了……”李广兴睁大眼睛,望着厂房里那块硕大的银白色金属块说道。

  “出来了,这几天功夫没有白废啊……”

  “哈哈,真成了……”

  “真冶炼出来了,这下,咱们东钢厂有救了……”

  参与试验的人都兴奋不已,而且,年龄越大的越是兴奋。

  “快,快把那块密钢切割开,拿到测试室去测试一下参数……”李广兴指挥道。

  随后,穆飞也跟同李广兴与两名技师到了所谓的测试室,两名技师将切割下来的一小块密钢放在一块仪器上,做着‘性能测试’。

  穆飞看不懂电脑上的那些参数,而两名技师却是越看越兴奋,越试越乐。

  半个小时之后,基本的试验结果终于是出来了。

  “好东西,果然是好东西啊……”一名老技师拿着试验报告打印的纸,兴奋道,“这密钢从原材,还有生产时间上来算,至少比原始钢材的成本降四成以上。……”

  “同时,它的性能和原始钢材一比,不论是硬度,韧性,强度,都远超原始钢材。就是和国家一级,特级钢材比,也是丝毫不差啊……”老技师拿着报告,神采飞扬地说着。“这钢材要是无毒性的话,用它生产刀具,厨具,可以完全替代生活用钢材。甚至,都能替代一部份工业钢材……”

  老技师不停地夸赞着这钢材的妙处。

  其实他说的这些,穆飞早已经从许小萌给自己的资料中知晓了,即使他不说,穆飞也知道。所以穆飞并没有多少意外表情。

  “那刘师傅,你觉得这密钢的商业前景怎么样?能赚钱么?”穆飞问道,这才是他现在阶关心的问题。

  “绝对没有问题……”刘师傅拍着胸口保证道,“就凭咱们钢的质量,只要一宣传,一但打开市场,不但老板你能赚的钵满盆溢,咱们这东钢厂再次崛起,也绝对不是难事儿!!”

  听了这话,穆飞笑了,“那就好,等这厂子正式接手之后,我就不管了。这厂子虽然是我的,但更是大家的,我把厂子交给大家自己管理经营,厂子效益好,大家待遇也好,赚的钱也多……”

  随后,穆飞就对着几位老师傅说起来。

  “各位师傅都是行业内的老人了,也是自己人。那我就再向大家透个话,不过大家要帮我保密。”

  “其实这次的密钢,只是投石问路,我那亲戚的实验室,早已经研究出其它的新型金属,而且要比这个密钢价值还高。”

  “不过那些价值高,冶炼难度也高。现在以咱们的厂子的实力,技术和设备,绝对冶炼不出来那种新型金属,他也不能交给我……”

  “但要是咱们将这厂子经营好了,就不一样了。咱们有钱了,不但员工的待遇会更好,厂子也可以换更大的厂房,引进更新的设备,更新的技术。我向那边说话,也是有了资本,可以将更有价值,更新型的金属资料拿过来。”

  “到时候,别说咱们东钢厂重镇原来的辉煌,就算冲进国内一线金属冶炼行业,也绝对不是梦啊……”

  在场的人都是东钢厂的老人,小的五十多岁,大的都快六十了。他们最少的都在这厂子里干了三十多年,多一些的,甚至十几岁就在厂子里打工,干了四十多年的。

  可以说,他们的生命,都已经打上了‘东钢厂’的印记。

  作为东钢厂的老人,他们共同的愿望,就是这厂子能重新‘火’起来。

  而穆飞,无疑是能帮他们实现原望的人。再加上穆飞的话,说到他们心里去了。

  一时间,在场的老家伙,都被穆飞说的踌躇满志,充满干劲儿,仿佛回到年轻时候一般。

  “好,我们跟你干了……”

  李广兴一拍穆飞的肩膀,“小飞,我们这些老东西,一辈子都扔到厂子里了,这厂子对于我们,就象家一样。看着厂子衰败,我这心,是真难受啊……”

  李广兴轻拍着自己的胸口,“所以,我们共同的原望,就是能让这厂子重现辉煌。而你,是给我希望了。既然你想好好干,那好,我们指定支持你。就算是拼了这把老骨头,也值了……”

  其它老师傅也纷纷表决心。

  “我和老李一样,为了这厂子,拼了……”

  “小伙子,我虽然五十多,但我再干十年还没有问题……”

  “咱退休之前,也拼上一把,就算以后干不动,也值了……”

  一时间气氛一片和谐。

  ……

  穆飞在厂子里待到傍晚才回的家,进门之前,穆飞不禁有些胆颤。

  因为他前一天才答应夏雪,每天都要回家来睡,不再喝酒喝到夜不归宿。结果第二天,就又“喝”到不能回家了。

  这要是回到家中,雪姐不得好好修理我一顿啊。

  尽管穆飞觉得自己胆子也够大的,就连碰上那些杀手,暴徒也没怕过,但他知道,他这一辈子,就怕两个人。

  一个是老妈,另一个,就是这个宝贝姐姐。

  而前天才答应她的话,昨天就食言,她……能饶过自己么?要是她抽,打自己一顿还好。要是哭起来,这可怎么办?

  一时间,穆飞站在门口为难不已,有些不敢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