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我的未来女友 > 第765章 不知名的邮包

第765章 不知名的邮包


  第765章不知名的邮包

  华龙酒店,是集住宿,饮食,休闲娱乐为一体的综合五星级酒店。-首-发这里不但环境幽雅,设施高档,服务更是相当‘到位’。

  总的来说,这里是宴请贵客,休息放松的好地方。

  只不过,这里既然是‘五星级’,那消费水平自然不低。能来这里消费的,非贵既贵,都是上档次的人物。

  不过就在这个上档次的地方,却有着几个人喝起酒来,一点档次都没有。

  酒店内,某高级包厢。

  “来,老弟,干,祝你……求求学路上,一帆风顺,前程似锦……”

  酒桌上的李东钢醉眼朦胧,脸色泛着酒红,开心的笑着。他话都说不清楚了,却依旧是举起手中装满52度自酿白酒的小杯,还要喝。

  不过他虽然醉成这个样子,但他依旧是算比较清醒的了,至少他还能坐着。

  再看其它人,除了穆飞和周海滨没事儿外,剩下的都已经‘倒’了。童九,老六都趴在桌子上,摸着太阳穴一副痛苦、昏昏欲睡的模样。赵海龙醉的更厉害,呼噜声都传出来了。

  至于这酒桌上唯一的女性。。洪素芬,她最干脆,都已经离开酒桌,到隔壁的沙发睡觉去了。

  总之,这一桌子人是毫无形象。

  “东钢哥,这话……你都说了六遍了……”穆飞答道。

  “哈?六,六遍?是吗,哈,我,我有点多了,有点多了,哈哈……”李东钢耍酒疯的笑着。

  “有点多了,那就别喝了。咱们这也喝的差不多了吧?”穆飞商量着。

  “那……那能行吗?老弟啊,你……你这么出息,哥,哥哥高兴,替你高兴,哈,哈哈……”李东钢拍着穆飞的肩膀,醉眼朦胧的说着,“这么高兴的事情,不,不喝个痛快,能行吗?来……咱,咱再喝……”

  李东钢说着,他又向穆飞举起杯子,而此时,他的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了。

  看着李东钢这样子,穆飞无奈的苦笑。

  而正当穆飞无奈的时候,电话却忽然响了起来。穆飞摸出电话一看,却是夏雪打来了。

  “喂,雪姐。”穆飞接听电话。

  而这屋内,李东钢的醉话,赵海龙的呼噜,童九头疼的呻吟声,另在一起实在是吵的厉害。穆飞不耐烦,只得出去接。

  “喂,小飞,你在哪里呀?”夏雪温柔的声音传来,而从她的声音听得出来,她似乎心情很好。

  “东钢哥说帮我庆祝一下我考上清北大学的事情,喝了点酒,怎么?雪姐你有事儿?”穆飞问道。

  “好象……是有点事儿哎……”夏雪欲言又止,故意卖关子,勾引穆飞。

  要知道,夏雪是很少开玩笑的。而穆飞一想起她难得的调皮样子,顿时心里痒痒的。

  “雪姐,别逗我好不好?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

  穆飞说完,夏雪还没有回答,就听到一个嗲嗲的声音传来,“雪姐姐,给我给我给我比例,小萌和哥哥说吧……”

  “唉好吧好吧,给你……”夏雪无奈的说着。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过后,许小萌那嗲嗲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哥哥哥哥,你想知道,雪姐姐找你有什么事情嘛?”

  “什么事啊?”穆飞问道。

  “嘿嘿嘿……”

  许小萌听到穆飞的话,坏坏的笑着,“哥哥想知道,就求求小萌呀……”

  听着许小萌的声音,穆飞似乎都能想象着她在那边抿嘴偷笑的可爱模样。

  呼这死丫头……又卖萌……

  “好吧好吧……那求求小萌了,你告诉哥哥,到底有什么事儿啊?”穆飞好声好气地求道。

  “嘻嘻,哥哥,刚才小萌话还没说完呐。小萌的后半句话是。。但就算你求了,小萌也不一定会告诉你哒,哈哈,哥哥你上当啦……啦啦啦啦”

  许小萌骗完穆飞,居然还在那边得意的唱上了。

  穆飞的嘴角一抽。这死丫头,不只卖萌,居然连我都敢耍了哈?难怪老妈总说‘孩子不打,上房揭瓦’。看样这死丫头屁股又痒痒了……

  “啦啦啦”

  电话那边的许小萌还不知道她要倒霉了,依旧开心的笑着。

  过了一小会儿,她笑够,这才说道,“哥哥呀,你想知道是什么事情的话,就快点回家吧。等你到家,就什么都知道喽……”

  “哥哥,小萌在家等你,快点回来呀……”许小萌说罢,似乎害怕穆飞追问她什么,她赶忙说了再见,挂断了电话。

  “死丫头,叫你卖关子……等回家再收拾你,哼……”穆飞照着哼了一声。

  而正当穆飞要将电话放进口袋里的时候,电话居然又响了起来。

  “我擦,今天哥们还忙起来了……”穆飞自语了一句,再一看电话,却是一个陌生的本地号码。

  这是谁啊……

  穆飞想着,按下接听键。

  “你是穆飞,是吧?”电话那边问道。

  “是我,你是哪位?”

  “我是快递公司的,你的邮包到了,但你家里咋没留人呢?”电话那边答道。

  而听到这话,穆飞却是楞了。

  邮包?可是谁能给自己邮东西?

  难道是老妈?不对,老妈要是给我邮东西,早就来电话,告诉我注意‘收货’了。那不是老妈,又能是谁啊?

  不会是弄错了吧?

  “邮包的地址是哪里?”穆飞问道。

  “等我看一下……地址是:香山区某某小区,某单元某楼某室……”

  穆飞一听这地址,觉得更奇怪了。

  因为那人念的,正是他家的地址。只不过他现在住在夏雪家,家中自然没人。

  还没寄错,那是谁寄来的呢?

  穆飞在一瞬间,想到会不会是某个杀手组织寄来的炸弹之类的东西。但这个想法马上就被他给否决。

  因为不论是血枫堂还是恶魔马戏团,他们这些杀手组织都有自己的‘傲气’的。

  自己将他们的人给干掉,他们为了自己组织的名声,一定会派人来,用‘正常’的手段跟自己算帐的。

  而不是炸弹,毒药之类的偏门。要是用这些的话,岂不是从侧面承认他们的组织实力不行吗?

  所以不到逼不得已,他们是不会用‘寄炸弹’这种手段的。

  就在穆飞这边思考的时候,电话那边的快递公司人员等着有些着急了,“先生,我们这边忙着呢。你看你的这邮包怎么办,你倒说个话啊?”

  “这样吧,我告诉你一个地址,你把邮包给我送到那个地方吧。”穆飞随后,将夏雪家的地址说了一遍。

  “地址记下了,一会就到。但我事先问一句,这个地方不能再没人了吧?”快递人员问道。

  “呵呵,这个绝对不会了。一定有人……”穆飞应了一句。

  “有人最好,要是这回再没人,我可不管了。只能把邮包放货站,到时候你自己取去吧……”那边的快递员略有不爽的说了一句,不等穆飞说话就挂断了电话。

  这家伙,现在这快递公司……都这么牛了……

  都说顾客是上帝,我看怎么顾客是孙子,他们才是上帝呢?

  虽然穆飞对于那快递员的态度十分不爽,但他自然不会让这些小事儿影响到自己的心情。

  许小萌说有事儿,让他快点儿回家,而且屋里那些几个家伙都已经喝成这样,这酒自然不能再喝了。

  穆飞转身回包厢一看,好家伙,就剩下周海滨一个人清醒了,剩下的所有人都睡着了,憨声连成一片。

  “这些醉鬼……”穆飞骂了一句。

  “还喝吗?”见穆飞进来,周海滨问道。

  “咱俩来最后一杯。”穆飞说着,将瓶里最后一点酒和周海滨一人一半。

  他举起杯,“海滨哥,我走之后,我的这些朋友,就拜托你多照顾了……”

  “客气了……”

  周海滨一直是酷酷的表情,他脸上难得露出一抹淡笑,“你放心吧,我明白该怎么做……”

  二人碰杯,一饮而尽。

  “他们怎么办?”喝完之后,周海滨指着那些醉倒的家伙问道。

  “这酒店也是兴北帮的产业,应该也有小弟在这里……”

  穆飞说话间,摸出电话,“我打个电话,叫人把他们抬楼房间去睡。海滨哥,没事儿你走吧,这里我安排就行……”

  听了这话,周海滨点点头,转身离开。

  而穆飞虽然没有这里小弟的电话,但他能联系到喻松。

  随着穆飞势力的扩大,李东钢的‘淡出’帮派,作为心腹的喻松自然接过了更多的‘权利’。现在的喻松,赫然已经是除了童九外,兴北帮份量最重的人。

  但既便这样,他对于穆飞也很是尊重。

  他接到穆飞的电话,二话不说,不但马上帮穆飞安排,更是开车自己赶来。

  片刻过后,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几个穿着保安服的年轻小伙跑了过来。

  他们进屋之后,略微张望一下,最后目光锁定了穆飞,领头的保安脸上带着笑容,向穆飞走了过来。

  他走到穆飞跟前,恭恭敬敬一鞠躬,“见过三爷!!”

  而他后面跟着的那些人也学着他,恭敬的鞠躬问好。

  要不是为了保持形象,穆飞差一点一口水喷出来。

  我擦,怎么着?哥们又莫名其妙的成了‘爷’了?

  “我有那么老吗?”穆飞无奈的笑着。

  “老?没有没有,您当然不老……但您那辈份不在那呢嘛……”

  这保安向穆飞赔笑着解释道,“你想啊,您和我们童九九爷是兄弟。我们叫他九爷,自然也得叫你爷了……”

  “我要叫他爷,叫您哥,那……那这辈份不乱了嘛,您说是不是,嘿嘿……”

  “算了,随你怎么叫吧……”

  穆飞没有在这问题上和他们多计较,“你们开几个房间,把这几位扶上去,再叫个服务员照看着点儿他们。具体怎么办,你看着安排吧……”

  穆飞说罢,站起身来,给他们让出地方。

  这领头保安一招手,“听到三爷的话没?干活……”

  这些保安手脚也麻利,两个人扶一个,轻轻的扶起那些醉鬼,将他们给架了起来,向外走去。

  正在这时候,却听外面一个年轻保安问道,“三爷……隔壁这个美女……也是吧?”

  穆飞这时候才想起,洪素芬还在隔壁睡着呢。

  “等一下……”

  穆飞伸手阻止他们,“你们到楼上把房间开好,她我自己来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