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我的未来女友 > 第820章 风水轮流转

第820章 风水轮流转


  第820章风水轮流转

  “三位,快请坐,快请坐……”费秋一改先前的嚣张,象个奴才一样,殷勤的招呼着穆飞三人。书包网shubaowang.yaochi.me

  而尽管他表面上装的很平静,但他额头上的丝丝汗珠分明已经出卖了他此时的感受……他现在很紧张。

  穆飞三人也没有客气,随意找个坐位坐下。费秋也挨着三人坐了下来。

  值得一提的是,昨天还被两个男人抢来抢去的小纹,此时却象个被遗弃的‘物品’,坐在这饭桌的一边,没人搭理她。

  “三位,嘿嘿,菜刚上来。咱们先喝点,边喝边说……”

  那费秋笑着,摸过桌上的酒瓶,打开要给三人倒,“我有个哥们是倒腾酒的,这古井贡,可是是他珍藏多年了老多年的宝贝。今天招待三位,为了略表一下我的诚意,我把他这瓶藏品给‘整’了来……三位品尝一下……”

  “嘿嘿,也不知道合不合三位的口味……”

  那费秋笑的很殷勤,一副讨好的模样。

  车伟辰趁他这倒酒的功夫,向穆飞看了一眼,用询问的眼神望向他。

  那意思似乎是在问:‘偶象,怎么办?’

  而看懂他眼神的穆飞,却只是摇了摇头,那意思是:不用惯着。

  这下,车伟辰懂了,向穆飞点点头。

  “算了,这酒还是你留着喝吧。”

  车伟辰不耐烦的打断费秋的话,说道,“你说让我们给你面子,到场再说,我们到了。既然如此,那你就别他马废话了,赶快有话直说。省得浪费时间……”

  车伟辰说着,还看了看自己的手表,装腔作势的道,“哥们一分钟好几万块,耽误了我的了生意,你负责得起吗?”

  “呃……”

  费秋的笑一下僵住,心中这个恼火。

  其实这费秋在自己的同行之中,也是有些身份的。大部份同行见到他多少都得给几分面子。

  可是今天,他却被几年远比他年轻的‘小兔崽子’这般对待,他不恼火才怪。

  但话说回来,恼火也没用,谁让人家认识的人多,面子广呢。

  有钱有势,就是大爷。

  没钱没人,就得低调,否则就要被踩。

  弱肉强食,这就是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只不过这点在北都更加的明显,更加的‘赤果果’而已。

  费秋敢怒不怒言,依旧只能赔笑。“那个……既然各位时间很紧,那我就直入正题了……”

  他说着,面向齐铭星,深呼一口气,一弯腰,鞠了一躬。

  而齐铭星看到这一幕,也是楞了。他虽然比穆飞还要上大几个月,但他毕竟只是再平常不过的学生,哪里见过这个世面。

  他以为穆飞说给他出气,无非就偷偷摸摸,找人揍这费秋一顿,但他却没想到,自己这个新兄弟这么犀利,居然能让费秋这般恭恭敬敬的。

  ‘这老三……他不是宾南人吗?怎么在北都也有这么厉害的朋友呢?貌似老三……不象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啊……’齐铭星望着穆飞,心中如此想道。

  而就在齐铭星楞神的功夫,费秋的表演还在继续着。

  他抬起头,对齐铭星道,“那个……齐兄弟,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您还有您的朋友。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

  “不过既然事情已经发生,我就不找那么多理由,原因了。那些说多,反倒会让各位觉得我没有诚意……”

  穆飞给齐铭星一个眼神,示意他说话。

  但显然,齐铭星不是场面人,从来没有处理过这个问题,有些不知道如何应对,不知所措。

  穆飞都无奈了。

  心想:昨天他那么嚣张,你都敢上去跟人拼命。今天他示弱了,你怎么反倒萎了呢?

  看齐铭星不说话,穆飞只好帮他说话。

  “诚意,那你怎么证明你有诚意?”穆飞面无表情的问道。

  听了穆飞的话,费秋微微一咬牙,深吸一口气,挥起巴掌就向自己的脸煽去。

  “啪!”

  “啪!”

  “啪……他左一巴掌,右一巴掌,抽的这个起劲。看得出来,他真是使劲了,因为每一巴掌下去,都传出一声极为清脆的响声,这响声在这略大包厢里都能听到回声。

  再者,仅几巴掌下去,他的脸就红肿起来,嘴角更是流下丝丝血痕。

  看到这一幕,穆飞依旧表无情。车伟辰干脆低头摆弄电话,象没听到似的。

  只有齐铭星被这家伙的举动吓了一跳,但他一看穆飞都那么淡定,他也赶忙作出一副淡定的面孔。

  至于那小纹,都有些傻眼了,她可是见过这费秋的实力的。

  虽然她也知道,这费秋在北都这种大人物云集的地方,算不得什么‘太有身份的人’。但他也认识不少人,而且那些人都称他一声‘秋哥’。而且还有一些人,明显在讨好他。

  可是这费秋居然为了讨好这三人,连自打耳光的事情都做出来了……

  那这三人,到底是什么来头?确切说,是穆飞和车伟辰什么来头?

  肯这么帮忙,他们和齐铭星是什么关系?

  而能抱上这费秋的大腿,小纹都觉得挺幸运了。但忽然间,她有些后悔了。

  早知道齐铭星有这兄弟,我还何必去跟那狗熊似的费秋啊?

  ……

  费秋此时就感觉这脸,都不是自己的脸了……都抽麻了。但穆飞三人都不说话,他依旧只能继续。

  几十巴掌过后,他实在是抽不下去了。

  因为他感觉,要是再抽下去,怕是那三人肯原谅自己,自己也得毁容了。

  “齐兄弟……这是为我昨天冲动,动手打了你而道歉……”停下手之后,费秋对齐铭星说道。

  说罢,他在揉脸的同时,又指了指在角落的小纹,“除此之外,我和她已经划清界限了。从今天开始,我以后再也不会骚扰她……”

  最后,费秋又从口袋里摸出一张支票,恭恭敬敬,双手递了过来,微微低头道:“这是一百万,希望齐兄弟笑纳。能既往不咎,放过我一马……”

  在角落的小纹一听这话,漂亮的眼睛微微放大。

  什么……一百万?

  他马的,费秋……他昨天才给老娘二十万啊!!这个混蛋!!

  小纹在心里骂道。

  而齐铭星一见到费秋这一手,又有些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因为穆飞来之前,并没有示意他什么。也没告诉他,这出戏该怎么演。

  他怕自己做的选择不对,再破坏穆飞的剧本。

  看到齐铭星瞻前顾后,畏手畏脚的模样,穆飞无奈的摇了摇头。而没等穆飞说话,看到穆飞表情的车伟辰代他解释着。

  “兄弟,我告诉你吧。这家伙现在有把柄在咱们手上,说整死他,那是吹牛。但让他倾家荡产,顺便再做个五年六年牢,还是很轻松的……”

  车伟辰不以为意的说着,“所以你什么都不用在意,怎么解气,想把他怎么办,你直接说……”

  听到这话,在场人都是不同的表情。

  费秋是为了自己的命运捏了一把汗。小纹则是满在惊讶的看着穆飞三人,她想不到三人这么厉害,居然将费秋逼到这一步。

  至于齐铭星,他终于是明白怎么个情况了:原来穆飞并没有想演什么戏,真的只是来帮他出气而已……

  明白了这些,齐铭星也不萎缩。

  “我明白了……”

  齐铭星说罢,转头望向费秋,思考着怎么处理这个家伙。

  而依旧双手拿着支票的费秋,这个紧张,同时他也很郁闷。

  昨天,还是自己叫嚣着让人家在北都混不下去。可是这连二十四小时不到,自己的身家性命,却掌握在别人的手里。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天大的讽刺。

  而齐铭星扭着眉毛,看了看费秋,又看了看小纹,随后却笑了。

  只见他伸手,接过那张支票。

  那费秋一看齐铭星接过去,顿时心中一轻。因为他知道,接钱,就意味着没事儿了。

  可是随后,让他郁闷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齐铭星不屑的笑着,将那张支票‘刺啦刺啦’撕了个稀碎,最后甩在费秋脸上。

  “去你马的吧!!”齐铭星骂道。

  “哎,齐兄弟,这……你要是嫌少,我可以加……”费秋急忙改口。

  “不必了!”齐铭星却是直接打断他的话。

  “我承认,我的确爱钱。但不好意思,我是那种真火起来,敢跟人玩命的人。而我昨天都恨不得杀死你了,你认为……我会要你这点钱吗?还是说,我的命只值一百万?”齐铭星冷笑着问道。

  “哎,齐兄弟,我没那个意思……”

  齐铭星再次打断费秋的话,“停停停,我不想听你那些没用的话。还有,别跟我‘兄弟’‘兄弟’的,我和你不是兄弟……”

  齐铭星说罢,扭头望向穆飞,“老三,是不是我怎么处理这个家伙都行?”

  先前穆飞见齐铭星接钱,还有些失望,但后来见他把支票撕了,脸上这才露出一抹笑意。

  “对,没错。”穆飞答道。

  “那好吧,虽然我挺恨他的,但倾家荡产太惨了点了。就让他做个一年两年牢算了……”齐铭星说道。

  “噢?”

  听了他的要求,穆飞有些好奇。

  因为穆飞可是相当记仇的人,这要是自己,指定是将这家伙往‘死’里整。能让这家伙倾家荡产,就不会给他留一块钱。能让他在牢里待十年,就不会让他待八年。

  但这齐铭星,却只让他坐两年牢,这也太轻了吧?

  “你确定要这么容易就放过他?”穆飞问道。

  “嗯,我确定。”齐铭星点点头,十分肯定的答道。

  “那好吧。”

  穆飞望向车伟辰,“伟辰,就那么办吧。”

  而费秋一听这话,顿时郁闷了。

  “齐兄弟,我,我真是的很有诚意的道歉了。你,你可不能这样啊……”

  费秋想解释,却被车伟辰不耐烦的摆摆手,“你知足吧,行吗?不过是两年而已,一眨眼就过去了,至少你钱还在……”

  “而且这也就是我齐兄弟仁慈,要是我俩的话,你认为会这么容易的放过你吗?”车伟辰指指穆飞和自己说道。

  费秋一想,倒也真是那么回事儿。

  怕是自己得罪的是这两个人,怕是真是就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了。

  “多谢齐兄弟手下留情了,我……先告辞了……”

  说罢,这费秋耷拉着脑袋,苦笑着向外走去……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