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我的未来女友 > 第970章 徒弟的礼物

第970章 徒弟的礼物


  第970章徒弟的礼物

  姜谨蝶将那瓶高档龙舌兰酒象宝贝似的抱的紧紧的,生怕穆飞抢走一般。[本章节由Wan*书吧更新]

  “那么好的酒,不告诉你,你沒准都当五块钱一瓶的二锅头喝了……”穆飞瞥了她一眼,损了一句。

  “嘿嘿,那你也不能怪我啊。这瓶子那么旧,而且上面沒有汉字就算了,连个鸟文都沒有,我哪能知道这是什么啊,是不是?”姜谨蝶嬉笑着,晃了晃手里的瓶子说道。

  “不过你放心,师傅,这回我知道这瓶贵重了,我一定会好好珍惜,好好品尝的……”

  “那……师傅,我就走了喔,我还有一个小时班呢……”姜谨蝶说完,和穆飞摆摆小手,转身要走。

  “走屁走,回來。”

  穆飞沒好气的训了她一句,“还有东西呢,你不要了?”

  “啊,还有啊?”

  穆飞送她瓶如此昂贵的酒,她已经很是开心了,这一听说‘还有’,她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就在她在那里惊讶的时候,穆飞已经又从后备箱里拿出一个塑料袋子,“这些是墨国带回來的风味小吃,拿回去下酒去。对了,吃时候小心点,很辣的……”

  “哇,这么好?师傅,你太讲究了,谢……”

  “先别谢,还有呢……”

  穆飞说着,最后又拿出两个大袋子,塞到姜谨蝶的手里,“这个才是最主要的,拿着吧。”

  而姜谨蝶一看这两个大袋子,都楞了,大眼睛满是疑惑,“这……这又是什么啊?”

  “你不是喜欢穿不同风格的衣服吗?这是墨国的传统服装,叫……叫叫什么來着?”

  穆飞拍着脑袋想了半天,也沒想起來,“算了,想不起來了。反正就是14世纪到15世纪之间,墨国公主穿的那种衣服。当然,这是仿的……”

  “神马神马?公主穿的?”

  听了穆飞的解释,姜谨蝶顿时來了兴致,她想看看,这公主穿的衣服到底是什么样的。

  “哎哎,你可别拆了,拆开不好装。愿意看,拿看回去看去吧……”看她现在就要拆开袋子,穆飞赶忙阻止了她。

  “嗯,师傅,我听你的。”姜谨蝶娇笑着点了点头。

  本來,这一阵工作不顺利,她心情都挺差的。不过今天,她算是海屁了。

  一直以來,她都以为在那个‘混蛋师傅’的心中,自己是挺烦人的角色,挺讨人厌的。毕竟当时,自己是耍小手段逼着他,他才答应教自己功夫的。而且还因为自己,让他惹上了黄报国那个麻烦人物。

  可是现在她知道了,原來自己,在他的心中也是有些份量的嘛。

  否则,他出次国,又怎么会给自己带礼物?而且还是这么贵重,还这么合自己的心意。

  要是一点都不重视自己,他又怎么可能知道自己喜欢什么嘛。

  一想到这些,姜谨蝶就觉得自己的心中,沒有來由的嗨屁,爽快。

  “师傅,什么都不说了,你是这个……”姜谨蝶忍不住心中的喜意,一边笑着,一边向穆飞竖起拇指。

  “呵呵,你喜欢就行了……”

  穆飞和她摆摆手,“你不还有一个小时班呢吗?那我就不管你,先走了。我妹妹还在家等着我的礼物呢……”

  穆飞说完,转身要上车。

  ‘礼,礼物?’可是直到这时,姜谨蝶才晃然大悟。

  穆飞给她准备礼物了,可是她大咧咧的,根本就沒想起这事儿,她什么都沒给穆飞准备。

  正是想到这里,姜谨蝶心中很是过意不去,那感觉,就象自己亏欠了穆飞什么一样。

  “哎,师傅,你,你等等……”姜谨蝶赶忙叫住穆飞。

  “嗯?怎么?”穆飞扭过头。

  “师傅,你,你给我准备礼物了,可是……可是我什么都沒给你准备啊……”姜谨蝶有些焦急的说道。

  谁知道穆飞听了这话,却是笑了。

  “呵呵,你这话说的。难道我送你礼物,就是为了你的回礼吗?”。

  穆飞说着,笑着摆了摆手,“我根本也沒想要你送我什么啊……所以,你也不用多想了,我不在意的……”

  穆飞不说还好,一听这话,姜谨蝶心里更不好受了。

  她感觉,穆飞那话里的意思,好象是‘我根本就沒指望你能送我东西’一般。

  “不行,师傅,你等一下……”

  姜谨蝶说着,将手里的酒瓶、小吃、衣服袋子都放到路边的台阶上,自己在身上翻找起來。

  她想翻找出什么项链啊、护身符啊之类的东西先送给穆飞,就算不贵重,也是个‘意思’。

  可是她失望了。

  虽然项链、护身符之类的小东西她有,而且还不少,但她只是偶而带而已。而且上班的时候,她大都是什么都不戴的。

  所以,她翻了半天,除了个钱包什么都沒翻出來。

  “你是要找什么东西送给我吗?呵呵,算了,以后有机会再说吧……”穆飞笑着,摆摆手说道。

  “不行!”

  这姜谨蝶也是个执拗的性格,听穆飞这么说,她反倒來劲了,“这是咱们师徒俩第一次过圣诞节,你都给我准备礼物呢,我怎么能空手呢?我必须得送你点什么!”

  看着她那一脸不容质疑的表情,穆都无奈了,心想我这帮你省钱,你还不愿意,我这不多余吗?

  不过穆飞想完一抬头,正好看到姜谨蝶那两片如玫瑰花瓣般的柔唇。

  他微微一楞,随后却坏坏笑了起來,“徒弟,要是实在找不到的话,不行……你亲我一下得了……”

  而姜谨蝶一听这话,她感觉脸上的肉都抽搐了一下。

  ‘亲,亲他一下?’姜谨蝶心跳加快,俏脸泛红。

  她抬起头來,正好看到穆飞在那里一边笑着,一边用手点了点自己的脸蛋。

  而且他笑的这个坏,一脸的挑衅神色。

  看他那表情,似乎在说‘我就不相信你敢亲。’

  其实要是换一个环境,姜谨蝶还不一定好意思。可是她一看穆飞脸上的挑衅,她那不服输的性格又上來了。

  ‘亲……亲就亲。亲一下又不会少块肉,姑奶奶我怕你呀我?’姜谨蝶打定主意,气势汹汹的向前一步。

  穆飞只是想调戏她,逗逗她而已,见她向自己走來,已经做好准备防御她的拳头。

  可是预想中的拳头沒來,却是两片柔唇向自己的脸蛋印來。

  ‘呃……不会吧?真來啊?’穆飞不禁疑惑。

  ‘啪嗒’

  就在他走神的功夫,两片温软的唇已经印在他的脸蛋上。

  这下,改成穆飞楞了,‘这……这家伙,果然來真的……’

  做完这一切之后,姜谨蝶就感觉自己的脸在发烧,心跳的飞快,整个人紧张无比。她就感觉,在持枪的暴徒对峙的时候,都沒象现在这么紧张过。

  不过除了紧张之外,她却觉得心情非常海屁。

  “哼”

  为了掩饰自己的紧张,姜谨蝶装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轻哼了一声,“亲就亲,姑……我怕你啊?”

  正在发呆的穆飞,也是被这句话给唤回了神儿,不过他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她这句话好。

  “徒弟,你……你可真是纯爷们……”憋了半天,穆飞终于是竖起一拇指,整出这么一句话來。

  “去,你才纯爷们呢……”姜谨蝶红着脸,沒好气的损了一句。

  “呵呵,你师傅我本來就是纯爷们……”

  穆飞呵呵笑着,抬手看了眼表,“徒弟,我不能和你闹了,我真得走了……”

  “啊,走啊?”

  一想到穆飞要走,姜谨蝶忽然还有点舍不得了。

  “那……师傅啊,这周六,咱们的课是不是还正常啊?”姜谨蝶把着车门问道。

  “唔,今天是周几了?”

  “周三。”

  “今天周三,二十五号周四,二十六号周五……”

  穆飞算了一下,答道,“我周六沒事儿,那就正常吧。”

  “噢,好吧,那咱们电话联系……”

  “嗯。”

  得到了穆飞的回答,姜谨蝶帮他把车门关上,跟他摆手告别。

  ‘唉,再见面……就得等周六了……’

  看着穆飞的车驶出自己的视线,姜谨蝶一想再见面要几天之后,心中沒來由的有些失落。

  不过当她转过身,拎起穆飞送她的那些礼物,再一想到他还是颇重视自己的,她的心情又好了起來。

  ‘嘿嘿,这混蛋师傅对我还是不错的嘛……’姜谨蝶心满意足的想道。

  而当她再想起刚才自己的大胆举动,脸更红,心跳的更快。

  ‘这个混蛋师傅,居然提这个要求,他……太流氓了……嘿嘿……’姜谨蝶心里胡思乱想着,提着那三样礼物向校外走去。

  ……

  “啪啪”

  “邵姨,邵姨你回來了嘛?”艾佳回了家,还沒进自己家门,就先敲打起旁边邻居家的门。

  不过她叫了几声,不要说开门的人,里面连点动静都沒有。

  “果然,她还沒有回來啊……咝,好冷……”

  艾佳打了个寒战,说话间转身回到自己家门前,拿出钥匙开门。

  房间里的亮着一盏淡橙色的小灯,她进去之后将门关上,一扭头却是楞了。

  因为她看到一个看起來五十多岁的‘老太太’,正把着一个房间的门,颤颤巍巍的站在那里。

  “佳佳……回來了啊?”那老太太开口问道。

  虽然她看起來岁数挺大了,可是声音却不是很苍老,听起來也就象四十多岁的样子。而且从她的动作上看得出來,她的身体很是虚弱。

  而艾佳一看这老太太,却是不禁一扭眉。

  “妈,不是告诉你不用等我吗,你怎么还等啊?快,我扶你进屋……”艾佳赶忙迎了过去,扶住这‘老太太’的手臂,扶着她向房间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