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我的未来女友 > 第1009章 做不成情人做朋友

第1009章 做不成情人做朋友


  第1009章做不成情人做朋友

  姜谨蝶最后还是听了小蜻蜓的劝告,她打算跟黄报国‘彻底说个明白’。若看搜索,www.ruokan.com

  “你有什么想说的,说吧……”

  姜谨蝶坐在沙发上,抱着膀,带理不理的问道。

  而坐在她对面的黄报国,一脸的陪笑,“小蝶啊,你说咱们俩个小时候……”本书[熬夜看书] 无弹窗阅读

  “哎哎,得得得……”他才开口,就被姜谨蝶不耐烦的打断。

  “别提小时候,还有,什么叫‘咱们’小时候?我和你一不是青梅竹马,二不是两小无猜。如果沒记错的话,只有过年我爸战友聚会的时候,咱们才见过几次面吧?但那一共才见过一次啊?连五次都沒有吧?”

  “所以,我小时候和你沒什么交情,你别跟我提小时候……”姜谨蝶说罢,扭过头不去看他。

  “呃,好,好,不说小时候……”黄报国被整虽郁闷,但也沒办法。他知道眼前这姑『奶』『奶』吃软不吃硬,只能可软的來。

  “不说小时候,咱们说说从前行吧?就在那误会发生之前,咱俩关系多好啊……”黄报国眼中流『露』出怀念的光芒,似乎快陷入‘美好的回忆’似的。

  可是姜谨蝶却沒给他回忆的机会,“停,停,也别说从前……”

  她双手比划出‘t’字型,示意他闭嘴,“我和你既沒有不期而遇,也沒有萍水相逢,更沒有在某个雨夜在同个屋檐下躲雨,偶然邂逅。”

  “咱们俩个,就是同事,再多说一点,充其量也就是个普通朋友,普通朋友而已,懂吗?别从前,咱们俩个沒有从前”

  姜谨蝶再次毫不留情的将他的话打断。

  “呼~~”黄报国长出一口气。

  就算是他有些城府,听到姜谨蝶打击也是不禁胸闷、气短,被气的够呛。

  “行,咱们不说小时候,不说从前,就说现在,现在总行了吧?”

  被气了两次,黄报国的语气也不象刚才那么‘柔软’了,有些生硬起來。

  “我承认,上次的事是我的错,我是做错了也说错了,惹到你了。但事后我怎么样?你已经好好的、非常有诚意的向你赔礼、道歉了吧?”

  “当时你不理我,不原谅我。行!你在气头儿上,而且错的确在我,我理解。”

  “但我从那之后,我是怎么做的?我三天两头去找你一回,就想和你好好谈谈,把误会解开,可是你理过我吗?到上次为止,我找过你多少回了?少说也找了你二十几遍了吧?”

  “还有,一个月前我,买了九百九十九朵玫瑰送你,你又怎么做的?看都不看就扔了,还有这块表……”

  黄报国说着,从衣服口袋中『摸』出一个小盒子,打开。一块的精致的女式手表,在ktv的灯光下反映着莹莹光芒。

  显然,这手表价格也便宜不了。本书[熬夜看书] 无弹窗阅读

  “这是我在半个月以前就准备好的礼物,想在圣诞节送给你,可是你连说话的机会都沒给我啊!!”

  “啪。”

  黄报国说着,将那手表盒拍在桌上,“小蝶,就算我当时有错,我做的是过份,我做的这些,还不能弥补吗?还不能证明我对你的心意,道歉的诚意吗?”

  “你就算脾气再不好,我再错,这么长时间,看在我做这么多的份儿上,也该消气了吧?”黄报国的眉『毛』扭成‘八’字型,帅气的脸上满是苦闷,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

  “呵呵……”

  但对一他的话,姜谨蝶却只是斜着眼瞥了他一下,轻蔑的笑着。

  ‘还‘小时候、从前、现在’?我还‘过去现在和将來呢!’,你说笑话呢吧你?’姜谨蝶心中不屑的想着。

  的确,在她看來,黄报国的确就是在讲笑话。

  现在姜谨蝶不搭理他,已经远远不是生气、消气、道歉这么简单的问題了,而是‘本质问題’。是她看清楚了这黄报国的真实面目。

  以前,她只是觉得黄报国‘小心眼儿’‘记仇’。虽然她不太喜欢这种男人,但至少也能勉强接受。

  可是经过了穆飞这件事情,他发现黄报国已经不仅仅是‘小心眼儿’了。

  除此之外,他还很阴险、阴损、口无遮拦、心狠手辣,甚至身为一个人民警察,却与黑社会有不清不楚联系。

  可以说,他这个人除了外明光鲜、家境显赫之外,完全是沒有任何优点了。

  特别是他为数不多,两个优点之中的一个----长的帅,落到姜谨蝶眼中却变成了表里不一、阳奉阴违、笑里藏刀,等等等等……

  在姜谨蝶心中,男人不但要够强壮,更是要有肚量,有胸怀的!

  至于象黄报国这种人,他根本就不是男人!同时,他不也配做人民警察,更对不起头上的国徽!

  总之,从那之后,姜谨蝶是越看黄报国,越觉得恶心!

  她认为,黄报国就是嘴里仁义道德,实际上却满肚子男盗女娼的混蛋,标准的‘伪君子’!

  而姜谨蝶本來就是一个心高气傲的主儿,象这种人,她又怎么可能看得上?

  但她想着想着,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某人坏笑的样子浮,现在她脑中。

  “唉……”

  她不禁轻叹一声。本书[熬夜看书] 无弹窗阅读

  ‘相比之下,我那混蛋师傅虽然混蛋一点,但至少‘混’的光明正大,而且有胸襟、有肚量、拳头也比这家伙硬许多,就算长相……’

  ‘咳咳,好吧,长相的确是面前这家伙有优势一点,但除了这一点之外,我师傅哪点不比他强?’

  ‘不对,确切的说來,他跟我师傅根本就沒法比。把他拿來和我师傅相提并论,根本就是对我师傅的侮辱。嗯嗯,对,就是这么回事!’

  姜谨蝶想到这些,再望向黄报国,眼中的轻蔑神『色』正浓了。

  ‘唉,姑『奶』『奶』我就纳了闷了,同样都是下面带把的品种,差距怎么就这么大捏?(范大厨语气)’

  虽然姜谨蝶只是笑,沒有说话。但光看她那表情,黄报国也猜得到眼前这家伙,心里是怎么个想法了。

  “呼~~呼~~”

  看着她那不屑一顾的态度,黄报国气的直喘粗气,他喘了好几口,才将心中的火压下去。

  “行,行,之前的事情,都不说了……”

  黄报国忍着怒气,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稳,他苦口婆心的劝道,“过去的不说,咱们说说以后……”

  “小蝶,我知道你的理想,就是做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这个理想你暂时也达到了。但水往低处流可以,可人必须得往高处走!你总不能走到这一步,就停滞不前吧?你总不能做一辈子小警员吧?”

  “咱们华国警口的潜规则,我不说你也知道,想往上走,不是光有本事就可以的。我直说,你跟我和好,有我和我爸帮你,你提干升职只是时间的事。但要是沒有人帮你的话,你……”

  黄报国拉交情不成,又改‘利诱’。

  可是依姜谨蝶那『性』格,她必然不会吃这一套。

  “呵呵,我必定做一辈子小警察是吗?”

  姜谨蝶脸上难得『露』出一抹笑容,“好吧,那我告诉你,我不在乎。”

  “人‘在其位’,就要‘谋其事’。我姜谨蝶有几分本事,就使几分力气,坐相应的职位。官大官小,别人介意,我不介意。重要的,我是做到了自己该做的,我不亏心!”

  “相反,要是不劳而获的话,怕是我坐在那里,也坐的不舒坦。呵呵,别说你黄大少沒那本事,就是你有那本事,把我弄成北都警方一把手,我也不稀罕!”

  说到这里,她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对黄报国道,“而且我认为,若是空做高位却不能尽职尽责的话,那种人不配称为警察、更不是干部,而是……蛀虫!呵呵……”

  “你……”

  黄报国被姜谨蝶的话气的眼睛都快瞪出來了,脸上的肉更是一下下的抽动。

  同时,他也看出來了,眼前这个家伙,是不可能和他和好的。自己再说下去,也是白费力气。

  ‘好啊,姓姜的,最后的机会我给你了,你却给脸不要脸,既然这样。那你就别怪我跟你玩阴的……’黄报国在心里狠狠的想着,已经打定主意。

  “呼……”

  他长出一口气,将心中的火气又强压下去。

  “小蝶,我最后问一句,你是不是就打定主意,不跟我和好了?”黄报国问道。

  “对。”姜谨蝶想都不想的答道。

  “那好吧,既然沒有缘分,那我也不强求了,咱们好聚好散吧。”黄报国无奈的说道。

  “嗯,那就这样吧。”姜谨蝶就等着听他这话呢,这次终于沒有打击他。

  “不过小蝶,我最后还有一个要求,请你答应我……”黄报国道。

  “嗯?”

  姜谨蝶一扭眉『毛』,“你说來听听……”

  “小蝶,你说咱们做不成情人,也至少算个朋友,对吧?所以我想,咱们别闹的太僵了,毕竟,咱们都在一个楼里工作,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我不求你对我待我多少,但至少……至少你也别理都不理我,跟仇人似的啊,是不是?我好歹也是个处长,下面那么多下属呢,你总得给我留点面子呀……”

  “再说了,你爸和我爸他们也是老朋友、老战友。不看僧面你还得看佛面呢,就算你不为我考虑,也得在意一下他们二位老人家的感受,不能让他们两个为难吧?”黄报国一脸诚意的恳求道。

  不得不说,他把‘老头子’抬出來这步棋还真走对了。

  虽然姜谨蝶看不上他,但对他父亲,还是很尊敬的。毕竟黄老对她、还有她的父亲都有恩。

  “好吧,我答应你。”姜谨蝶点头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