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我的未来女友 > 第1016章 斗狗

第1016章 斗狗


  第1016章斗狗

  “黄报国,你是专程來刺激我的,气我的,是不是?”姜谨蝶声音颤抖的问道。http://book.ruokan.com/ 若看小说

  看着姜谨蝶被气的美目圆瞪,娇躯颤个不停的生气模样,黄报国心中就升一种几近变态的爽快感。

  ‘老子苦苦追你,你不答应,这回好了!活该!我叫你装,毁容了吧?我看你还怎么装!’黄报国幸灾乐祸。

  虽然他最近沒能将姜谨蝶拿下,有些可惜,但已经不重要了。许久以來积累的怨念,使得他只要能看到姜谨蝶倒霉,他就非常海屁。本书[熬夜看书] 无弹窗阅读

  “哎哎哎,小蝶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來刺激你呢?我这是在劝你而已……”

  黄报国用‘责怪’的眼神瞥了她一眼,又继续说了起來,“小蝶啊,你是心情不好,所以可能觉得我话里带刺儿,可我沒那个意思啊,你怎么这么说我呢……”

  说到这里,他还故作大方的摆了摆手,“唉,算了算了,我理解,你是碰到这种事情,心里落差大。看什么都不顺眼倒也算正常……”

  “但我得劝你啊,人,总得往前看!什么事情,得往好了想!就拿你这事儿來说吧,虽然你毁容了,很痛苦,但至少你还沒受其它的伤,沒缺胳膊少腿儿的,对吧?”

  “你再想想那几个遇难的女孩子,啧啧啧,多可怜啊!被强x了不说,更是连小命都丢了。所以我说你啊,你只是毁容,都够轻的了,你偷着乐去吧,哈哈……哈哈哈哈……”

  黄报国一开始还在‘装好人’,可是说着说着,他实在是越说越开心,越來越海屁,后來干脆控制不住,笑了出來。

  而此时,姜谨蝶哪能不知道,这家伙就是來气自己的?

  “黄报国,你……你……”这家伙昨天还跟自己说要做朋友,今天就变成这副嘴脸,如此落井下石,姜谨蝶指着他,气的手直抖。

  就算是她早就知道,这家伙人品不怎么样,但她还是低估了黄报国的‘无耻’,

  既然已经撕破脸皮,黄报国索『性』也不装了。

  他站起來,一手掐腰一手指着姜谨蝶,“姓姜的,你说你赶得多巧,昨天才拒绝我和我和好,当天晚上就毁了容。你说这是什么?哈哈……”

  “我告诉你,这是报应!你太傲气,老天看不过眼了,这是对你的惩罚!”

  “你不是嫌别人追你烦吗?这下好了,你以后再也不用烦了。以后不但不会有人主动去烦你,就算你反过來求别人烦,都沒人搭理了。”

  “我估计你啊,这辈子是嫁不出去了!谁敢要你啊?哈哈,你就这么孤苦伶仃,自己孤单过一辈子吧……”黄报国说完,居然还哈哈大笑。

  ‘孤苦伶仃’、‘孤单过一辈子’

  而姜谨蝶听了这话,感觉就象一根箭叉到她心上一般,疼的她差点沒倒下去。就算是她够坚强,现在也是美目泛红,隐隐要有眼泪流出。

  “滚……”姜谨蝶一伸手,指着门的方向。

  “滚!滚!你给我滚出去!”她带着哭腔喊道。

  看着姜谨蝶这悲惨的模样,黄报国都快乐屁了。他正开心着呢,又哪肯走?本书[熬夜看书] 无弹窗阅读

  “滚?呵呵,我可从來不会滚,怎么滚啊?要不你教教我?给我做个示范?”黄报国坏笑着反问道。

  可是随后,他就真滚了。

  “啪!”

  就听一声巨响,这病房的门猛的被推开……好吧,确切的说是被踢开。

  “哎呀妈呀!”

  而正站在门口的黄报国,被门拍个正着。他抵挡不住那门的巨大力量,整个人向前补倒,又翻了两三圈才稳住身子。

  “黄哥!”

  那叫小洁的女孩子大吃一惊,赶忙过去扶黄报国,“黄哥,你沒事儿吧?”

  “腰,我的腰啊……”

  他刚才倒的时候,腰正好砸到柜子脚,疼的他呲牙咧嘴的。

  费了些力气,站起來之后,他扭头瞪向门口,二话不说开口就骂,“我草,这他马谁啊?”

  不过这话骂出口,他脸上就是微微一抽。

  一个看起來二十岁出头的大男孩,正抱着膀,持着眉『毛』,一脸不爽的望着他。

  “小蝶,你干什么?怎么把阿猫阿狗什么的,都放进來了?不知道这是病房不让宠物吗?”穆飞不满的对姜谨蝶道。

  说罢,他向病床走來,嘴里还不爽的嘟嚷着,“这医院也是,连个看门的也沒有,连狗也让进!”

  “姓穆飞,你,你把嘴给我放干净一点……”黄报国在穆飞面前,刚才的嚣张气焰顿时灭了一半。

  虽然他在表示不满,语气也不是那么强硬了。同时,就算是他吃被撞了个大跟头,他也是不敢多计较。

  而穆飞却象沒听到他的话似的,坐到病床边,将姜谨蝶拉在怀里,轻抚着她的柔背安慰着。

  “败家徒弟,别怪我教训你,你说你败不败家?我不都说了吗,你的脸我能治好,你哭什么劲儿啊?怎么着,不相信我啊?”

  “沒有,我相信……”姜谨蝶忍着泪,点头答道。

  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刚才还感觉自己有够可怜,无依无靠的。可是穆飞一回來,一被他这么安慰,她心里顿时好受了许多。

  “还能治好?说梦话呢吧?真是吹牛不上税!就她这种伤,送到‘整容之这国’棒国去,都整不回來。”黄报国『插』嘴道。本书[熬夜看书] 无弹窗阅读

  “闭嘴,死狗!”穆飞瞪了他一眼。

  “你……你骂我是狗?”黄报国同样瞪眼道。

  “你不是狗,你他马倒说人话啊!跟吃了屎似的,一张嘴一股粪味,你不是狗你吃屎干什么?”穆飞跟连珠炮似的反驳道。

  “你……”

  姜谨蝶『性』子直,嘴笨,说不过黄报国,但穆飞可不怕他。一张嘴,就把他顶的说不出话來。

  黄报国先前已经见识过穆飞的‘嘴皮子’,自知不是对手。他只得深呼吸两次,将心里的郁闷情绪压下。转而将矛头对向姜谨蝶。

  “呵呵,姜谨蝶,看样你们关系不错嘛?你不答应我,就是因为他吧?”

  黄报国打量了穆飞两眼,摇了摇头,“真是不知道你的眼睛是怎么长的,这就是你的选择?”

  虽然他沒明说,但他那表情和话的意思,分明就是在说穆飞不怎么样。

  “呵呵……”

  可是穆飞也不生气,不以为意的一笑,“我怎么了,就算再不怎么样,我也是个男人!”

  说着,穆飞学着黄报国刚才的样子,上下打量了他两眼,不屑一笑,摇了摇头。

  “你那什么意思?你是男人,我就不是男人吗?再者说了,你才多大啊?一小屁孩子,你『毛』长齐了吗?还好意思说自己是男人……”黄报国道。

  “呵呵,我年轻怎么了?男人重要的,不是年龄大小。重要的,是要有能力、有涵养、有宽容、有肚量,这几样该有的我都有,但你呢?还瞧不起我?我还瞧不起你呢!你先看看你自己是什么德『性』吧!”

  “长的人模狗样的,一说起话來满嘴厕所味,比马桶还难闻呢!别说涵养了,你他马连教养有沒有都是个问題!也不知道是谁教育的你,能教出你这么奇葩的品种。”

  “以前追人家女孩子的时候,笑的那个好看,脸跟‘菊花’似的。女孩子不答应,就怀恨在心。人家碰上这种事情,正伤心呢,你不安慰也就算了,居然还火上浇油,落井下石!这叫宽容?这叫肚量?这他马也是男人办的事儿?”

  “就你这种货『色』,也好意思自称男人?我想问问你,你脸在哪呢?要我,我都不好意思张那个嘴……”

  “你……”

  穆飞的话跟针似的,弄的黄报国老脸通红,阵阵刺痛。

  “我,我至少是个处长,你呢?你不过是个穷学生,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黄报国瞪着双眼反驳道。

  “呵呵,不提这个我还忘了,一提这个,只会让我更瞧不起你!”

  穆飞不屑一笑,“你是处长沒错,但你怎么上去的你不知道啊?那是因为你有个好爹!你扪心自问,要是沒有你爹,你现在能坐到这个位置上吗?”

  “靠,借着自己老爹当上个官儿,还瘠薄牛上了?还沾沾自喜了?我就怀疑了,你到底是不是个‘人’,要是人的话,怎么就不知道什么叫‘要脸’呢?”

  “不过说來,好在你现在穿着衣服呢。否则的话,我都要怀疑,是不是哪个领导忘了拉裤子拉链了,把你给『露』出來了!”

  “卟----”

  听了穆飞那‘连环炮’般的刺激,就算是姜谨蝶很郁闷,也是被逗笑了。同时,她心里暗道爽快,‘沒白让我叫声师傅,好样的,嘿嘿……’

  如果说刚才穆飞的话只是讽刺,现在可就是**『裸』的骂人了。

  其实黄报国虽然心胸狭窄,人品不太好,但也不是一无是处。凭心而论,他还是有一些‘能力’的。

  只是他现在坐的官位,和他的能力相比,怎么比都是要更高一些。

  换句话说,沒有他老爹,他真的是坐不到现在这个位置。

  “你……”

  一时间,黄报国被穆飞骂的面红耳赤,怒火中烧,他眼睛瞪的都快赶上牛眼大了。

  但对于穆飞的话,他却沒办法反驳。

  同时,他也知道,不能反驳。因为他自知不是穆飞的对手,一但他一开口,怕是他说一句,穆飞那边有十句顶回來。

  “你……你,你……”黄报国指着穆飞,你了半天,也沒你出下文來。

  “小洁,咱们走!”

  最后他沒办法了,回头跟他的新女友说了一句,铁青着脸走了出去。

  “哎,黄哥,你别走那么快,你等等我啊……”小洁赶快跟上。

  他们走出去后,穆飞才不屑一笑,“跟我斗,哼,回家再练几年吧……”

  而看到穆飞脸上那坏坏的笑容,姜谨蝶也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