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我的未来女友 > 第1026章 邪功

第1026章 邪功


  第1026章邪功

  “要是他将这血功真的练个七八成,或者实力和你相当的话,怕是就这一口,已经把你的脸腐蚀到只剩白骨了……”夜蜂对穆飞道。www.biqi520.com

  “呃……”

  听了这话,穆飞被惊个够呛,“那什么血功,这么厉害?”

  “嗯,相当厉害,而且很邪门……”本书[熬夜看书] 无弹窗阅读

  夜蜂点了点头,“咱们修练界,流传着一个名为‘七邪’的说法。这‘七邪’,指的是‘一心一骨、二血三毒’七种邪功。据说,这七种邪功威力无穷,而且修练速度极快,正常需要十几,甚至几十年才能修练到的功力,这几种邪功,几年的功夫就能做到……”

  “不过有利必有弊,那就是这七种邪功的修练方法,都是些极为损人利己、伤天害理的手段。象他练的这郁巫血功,就是每隔一段时间,吸收‘八字纯阴’、‘处子之身’女子的鲜血,以提高自己的功力……”

  “除此之外,这些邪功对修练者人的外表、心智都有影响,你这个家伙的眼睛、头发的血红『色』,并不是染的,就是因为修练这邪功的原因。还有他眼中时不时闪过嗜血的光芒,这都是修练邪功的后遗症。”

  “而且,我猜这都只是初期表现,要是他继续修练下去,八成会变成半人半鬼的怪物……”

  说到这里,夜蜂无奈的摊了摊小手,“不过既便如此,为了提高实力,也有许多人抢着去修练这些邪功的……”

  “原來这家伙杀害那些女孩子,是在修练邪功……”

  穆飞说着,抬腿一脚,将邓西云的尸体踢出去三米多远,“伤天害理,让他这么轻松的死,都便宜他了!”

  “哎?”

  说到这里,穆飞好象忽然想起什么,走到邓西云的尸体旁边,在他身上『摸』着什么。

  不过『摸』來『摸』去,他也只『摸』出一个钱包而已,并沒有『摸』到什么书本之类的东西。

  ‘这家伙沒把那什么血功的功法带到身上?’穆飞疑『惑』的想到。

  正想到这里,他一低头,看到邓西云脖子上挂着块红『色』的小玉牌,就象项链似的。

  “嗯?”

  穆飞疑『惑』的想着,将那玉牌扯了下來。

  拿出手机,借着屏幕上荧荧的灯光一看,那玉牌上正印着一排排小字,而最右边最大那四个字,正是‘郁巫血功’。、

  “那是什么?”夜蜂问道。

  “郁巫血功的功法。”穆飞答道。

  夜蜂眼睛微微一大,“你……该不会对那邪功也感兴趣吧?”

  “你想哪去了你?”本书[熬夜看书] 无弹窗阅读

  穆飞无奈的望着她,晃了晃手里的玉牌,“我对那邪功不感兴趣,但……这东西应该能换不少华晶吧?”

  “那是必然。”

  “那不就结了。”

  穆飞坏坏一笑,“这么好的东西,自然要物尽其用。就算咱们不修练,他这玩意换成或者化晶,也是不错的嘛。”

  “呼,这财『迷』……”

  夜蜂无奈的嘟嚷了一句。

  “那……你打算怎么处理这家伙?”夜蜂指了指邓西云的尸体。

  “他咱们就不管了,叫警方來处理得了……”

  穆飞说着,拿出电话,找出小黑的号码,给他了过去,大略将邓西云的事情给他说了一遍,叫他來‘善后’。

  “什么?那个变态杀人狂……你捉到了?”

  而一听穆飞的话,小黑在电话另一边是目瞪口呆。

  ‘这……这也太变态了吧??’他惊讶的想道。

  一方面,他惊讶于穆飞的身手。

  另一方面,他惊讶于穆飞办事儿的效率。

  要知道,这邓西云,他们警方可是查一个月才『摸』到线索,而且蹲了一周,也沒捉到人。

  可是这事儿交到穆飞手里,才多长时间啊?

  四天!

  仅仅四天,就给解决了。

  ‘这家伙……到底有多大的本事啊?’

  想到这里,小黑忽然间有点后悔了,他觉得……当时不如和姜谨蝶一起,拜穆飞为师好了。

  “既然这样,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穆飞和小黑通完电话,向夜蜂摆摆手,“走了,咱收工了……”本书[熬夜看书] 无弹窗阅读

  说罢,二人一齐离开。

  ……

  当天晚上,安置邓西云尸体的太平间,迎來一男一女,两个不速之客。

  “哎?你们有事啊?”一个负责值夜的老头,向他们问道。

  “这位老大哥,看你说的,我们这时候到这地方來,那指定有事儿啊。沒事儿谁能來这儿,是不是?”那男的理所当然的说道,而且表情有点急。

  为了方便说话,那老头将值班室的门打开。

  这老头,倒不怕來的这人有什么‘坏心思’。

  因为这是什么地方啊?

  这可是太平间!

  就象那男的所说,这种地方,沒事儿谁來啊?

  而且那还是往好听了说。

  如果往不好听了说,这地方,怕是你请别人來,人家都不带來的。门开着,贼见了都不进。

  就这种地方,又有谁会打这里的主意?

  正是因为知道这些,那值夜老头才什么都不怕。

  “什么事儿,说吧……”开门之后,那老头问道。

  “啪!”

  可是他话才说到这里,就觉得脖子上挨了一下,随后他脑中一晕,倒了下去。

  而那值班室里还有另一个值夜人员,他看到老头倒了,微微一楞。

  “喂,你们两个,干什么的……呃……”

  他话才说一半,脖子上也挨了一下,倒了。

  那‘不速之客’做完这一切,左右张望。

  他先是从墙壁上『摸』下一大串钥匙,又从书桌里翻出记录死者资料的笔记本,飞快的查看着。

  “找到了!”

  找到记录‘邓西云’的那一页之后,他将编号记在心中,向门口的女伴一甩头,“走!”

  二人进了停尸间,将某个停尸舱打开。

  “唔……”

  看到里面躺的‘人’,那女的顿时一捂嘴,眼睛一酸,眼泪差点沒流下來,“小师弟,小师弟啊……”

  “唉……”

  那男的叹了口气,拍了拍女伴的肩膀。

  这二人,自然就是邓西云的师兄和师姐了。

  邓西云师兄弟一共五人,都是从小被他们师傅邓青山,收养的流浪儿童。

  他们虽然沒有血缘关系,但从小一起长大,一起学习、一起练武,一起闯祸、受罚,十几年的朝夕相处,让他们的感情,比亲兄弟姐妹还亲。

  现在他们最疼的小弟死了,他们不伤心才怪!

  “呜呜,小师弟,你说你命怎么这么苦,就碰上这种事儿啊?师傅闭关前,千叮咛万嘱咐,要我们照顾好你,可是你……你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啊?”

  “你说你出这种事儿,你让我们怎么向师傅交待啊?呜呜……”三师姐邓西雨抹着眼角呜咽道。

  “师妹,别哭了,事情已经这样,再哭也沒用了……”

  二师兄邓西河拍着邓西雨的肩膀安慰着,“唉,其实说來,这事儿也怪我和大师兄啊。要不是我和大师兄嘴不严,被老五诈出了‘郁巫血功’的秘密,他也不会偷偷『摸』『摸』练上那‘邪功’……”

  “要不是练上那邪功,他也不会下山,更不会为非作歹、杀害无辜的女孩子,也就不会发生今天的事情了……”

  “所以说,这事儿也不能全怪那个家伙,小师弟……咱们,也有错啊……”二师兄邓西河自责的道。

  谁知道邓西雨一听这话,顿时不愿意了。

  “二师兄,你说什么呢?”

  只见邓西雨柳眉一扭,有些愠怒的道,“照你那么说,小师弟被杀还是应该的了呗?他死还白死了呗?”

  “哎,沒沒,我也就那么一说……”邓西河赶忙摆手。

  “哼,我才不管到底谁对谁错,哪怕就真的是小师弟错,那别人动他,也不行!!”

  邓西雨眼中闪过一抹仇恨的光芒,咬牙切齿的道,“我一定要杀了那个家伙,为小师弟报仇!”

  “唉,仇是一定要报的,但……但这事儿,还是先放一放吧……”

  邓西河劝道,“难道你忘了那家伙的身手了吗?现在小师弟的实力,已经不比咱们差了,但在他手底连还手的余地都沒有。”

  “我也是一样,跟他交手四五招,连他衣角都沒碰到就被他给踢了回來。就他这实力,别说咱俩了,就算是大师兄,也不一定能稳胜于他啊……”

  “是,是啊,我们……我们不是他的对手……”

  听了这话,邓西雨眼神顿时一黯,“二师兄,那,那你说这一事儿怎么办啊?”

  “唉,算了,咱们还是先‘领’小师弟回家吧……”

  邓西河伸手,将邓西云的尸体提了出來,“师傅闭关三年,再有四五个月就出关了,一切……一切等他老人家出关,再做打算吧……”

  “唉,也只能如此了……”邓西雨叹道。

  ……

  随后的几天,穆飞依旧与以往一样,白天去学校上课,晚上在家逗小萝莉。

  而且因为多了个成员的关系,家里热闹了许多,闲來无事儿的时候三人打打扑克,玩玩三国杀,倒也颇是‘温馨’。

  而就在穆飞‘处理’完邓西云的第三天,许小萌给姜谨蝶配的『药』,终于是完工了。

  “一会,会很疼,你做好准备了吗?”姜谨蝶躺在床上,穆飞向她问道。

  “嗯,來吧。”姜谨蝶点点头应道。

  “小萌,交给你了。”穆飞起身,把床边让给许小萌。

  “好!”许小萌娇滴滴的答了一句,坐到床边。

  随后,用『毛』刷沾着碗里,某种深红『色』粘稠状、如蜂蜜般的‘『药』膏’,轻轻擦到姜谨蝶的脸上。

  而姜谨蝶一开始还沒感觉到什么,只是有一点点凉。

  “啊啊,烫,烫啊!!”

  但在五秒钟之后,脸上顿时一股火烧般的痛感传來,疼的她喊出声儿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