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我的未来女友 > 第1043章 病情_上

第1043章 病情_上


  (  第1043章病情_上

  “喂,海滨哥,在哪呢?”在电话接通后,穆飞问道。[WWW。WAnshUba.com]

  前一天,穆飞与周海滨聊天的过程中,得知他妻子的病情近半年來沒有任何好转。

  对于周海滨,虽然他总叫穆飞‘老板’,但实际上,在穆飞心中早已经将他当成‘朋友’,当成‘兄弟’,当成‘自己人’。

  其实说來,穆飞的xìng格也挺简单、挺孩子气的。

  你对我好一分,我对你好三分。

  你打我一拳,我桶你一刀。

  你伤我兄弟、朋友,我取你xìng命。

  简单的说來,就是直接、义气、敢爱敢恨。

  也正是因为这xìng格,穆飞虽然朋友不多,但每个都很‘铁’。

  而对于周海滨的情况,既然穆飞已经把他当成自己人了,那能帮忙的话,自然非帮不可。

  正是这样,当天一早,穆飞就打电话给他,想过去看一看。

  而周海滨还是那酷酷的xìng格,听了穆飞的问題一句废话沒有,十分简单扼要的回答道:“唐宝山中医诊所,北建街144号,小区院里。”

  “好,一会就到。”穆飞答道。

  那北建街,离穆飞家的距离并不远,穆飞出门叫了辆计程车,十几分钟就到了地方。

  而那‘唐宝山中医诊所’的规模并不大,充其量和一般的‘社区门诊’差不多。

  穆飞站在门口,看着这小小的诊所,无奈的摇了摇头,心想‘海滨哥应该也不差钱才对,怎么就给他妻子、弄到这么点的小地方來看病呢?这能行吗?’

  其实也不怪穆飞这么想。

  虽然有些小诊所里,也有‘名医’坐诊,但那毕竟只是少数情况

  这小诊所里面,只有一个诊室而已,穆飞很容易找到了地方。

  他进去的时候,有一个长的不算多漂亮,但也是眉清目秀的年轻女子,正坐在椅子上听着医生的讲述,边听边点头,周海滨抚着她的肩膀,站在她背后。

  而一直都是酷酷表情的周海滨,此时却是一脸的柔情,穆飞从來沒见过他这个模样。

  除此之外,值得一提的是,那女子虽然相貌不错,可是她人却是十分之瘦弱,特别是一双裤管,空当当,显的有些……用不好听的话说,就是‘畸形’。

  看他们那边忙着,穆飞也沒进去打扰,站在门口,听着医生介绍病情。

  ……

  那医生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看得出來,他很细心。

  他不象某些大医院的‘名医’,只是告诉你什么病,开什么药或打什么针,就完事儿了。

  而是将周海滨妻子的病情,十分详细、十分具体的介绍给二人,而且介绍的过程中似乎怕二人听不懂一般,反复的说着,举些比较容易理解的例子。

  正是因为他这细心的态度,过的将近十分钟,周海滨才扶着妻子走出來。

  “嗯,來了。”周海滨看到穆飞,向他打招呼。

  而周海滨的妻子看到穆飞,也是微微一楞,试探着问道:“哎,海滨哥,这是……”

  “我跟你提过的,穆飞,我老板……”周海滨指着穆飞介绍道。

  周海滨的妻子一听这话,脸sè顿时一动,眼睛中闪过感激的光芒:“穆……穆老板,谢谢你对我家海滨的照顾……”

  说着,还要低头给穆飞敬礼。

  “哎哎,可别……”

  她这动作可是吓了穆飞一跳,穆飞赶忙伸手扶住她:“嫂子,你太客气了,我和海滨哥,可不是老板与员工的关系,准确的说应该是‘朋友’,互相帮忙是应该的……”

  “再者,可不是我照顾海滨哥,相反,是他一直在帮我呢?所以你可千万别跟我客气……”穆飞摆手劝道。

  周海滨的妻子,之前在周海滨那里就听说穆飞人不错,但以前,她还以为是周海滨在安慰她。

  可今天一见穆飞,她算是明白了,原本周海滨沒忽悠她,他这‘小老板’人真的是非常好。

  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更感动了。

  “那……那我就叫你穆飞兄弟吧,兄弟,我不是客气,我是真的感谢你啊!海滨那什么xìng格,我再了解不过,他那脾气不好啊!容不得人啊!一丁点儿气都受不了。”

  “他转业回家这段时间,做过不只一份工作,但哪份都沒有超过一个星期的,而且从当部队回來,除了几个老战友之外一个朋友都沒有交下,都是因为他这xìng格的事儿啊……”

  她说着说着,眼中光芒闪烁,似乎还有要流泪的意思:“而你,是他唯一一个把他当‘朋友’、当‘兄弟’的……”

  她伸手拍了拍穆飞的肩膀,感动的道:“总之,穆飞兄弟,我真心的感谢你,要是沒有你,我们家现在指不定什么样呢……”

  “海滨哥有你这么个好兄弟,我,我,就算我不在了,我也放心了……”周海滨的妻子说到这里,居然有些哽咽,抹了下眼角。

  穆飞看得出來,她真是的是被病魔折磨的不轻啊。

  要不是被折磨的痛苦不堪,以至于对活下去都失去信心,又怎么会让她一个不到三十岁、正值大好年华的女子,说出什么‘就算我不在了’之类的绝望话语呢。

  不过,也正是因为看到她这痛苦模样,穆飞更加坚定了要帮他们的想法。

  “哎哎,你可别这么说……”

  穆飞赶忙摆了摆手,打断她的话:“嫂子,现在咱可不象以前了……”

  “现在,咱们虽不算大富大贵,但也饭饱衣暖、吃穿不愁,算个小小的有钱人,你现在是有些小病不假,但这有什么愁的,是人都得生病,有病,咱治不就得了吗?”

  “西医不行,咱换中医,这家医院,不行换另一家,现在医学、科技这么发达,还治不了你这小病了。”

  “总之,你什么都不用多想,什么都不用cāo心,只要放心负担,好好养病就行了,一切都会好起來的,。”

  穆飞安慰着她。

  而不得不说,穆飞在安慰人方面还是有一些天赋的。

  周海滨的妻子听了穆飞的话,就算知道他只是在安慰自己,心里也是好受了一点点。

  “嗯。”

  她轻应一声,点了点头。

  “嫂子,你不是要去做按摩么,你去吧,别耽误正事儿,咱们聊天,等闲下來再聊……”穆飞又说道。

  “我先送她去按摩室。”周海滨说罢,扶着她向走廊另一边的按摩治疗室走去。

  他们走后,穆飞转身又进了那医生的诊室。

  “医生,您好,我是刚才那位患者的朋友,请您再帮我介绍一下她的情况好吗?”穆飞和气、诚恳的问道。

  而那老中医也是一颇好的人,听了穆飞的请求,详细的介绍起來:“她患的,是一种比较严重的‘肌肉萎缩’,在中医学上,这叫‘痿症’,引起的原因一般是……”

  那老中医当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看他那细心模样,怕是不把肚子里的医学知识全‘倒’出來,也差不多了。

  正是因为他的尽心,十几分钟后,穆飞从诊室走出來时,觉得自己都快成个山寨中医了。

  同时,他对于周海滨妻子的病情也是了解了**分。

  ‘小小萌,听到沒,出來,’坐在走廊的长椅上,穆飞在脑中喊道。

  而他才喊完,脑中就响起‘吧嗒吧嗒’,砸吧嘴的声音,却沒有人回答他。

  但穆飞却知道,既然听到这声音,那就说明小小萌指定听到了他的话,只是沒回应而已。

  ‘喂喂喂,跟你说话呢?听到沒,吱个声……’

  ‘哎呀呀,主人,您可真是哒,我正在这儿吃早饭呢?吧嗒吧嗒……你吵神马呀,’小小萌的声音在脑中传來。

  穆飞的脸微微抽动了一下。

  ‘上次喝茶、这次吃早饭……你一人工智能,喝个屁茶,吃个屁早饭啊吃,你有那功能么你,’穆飞在心里骂道。

  他都无奈了,不论是许小萌本体,还是小小萌这个人工智能,都那么爱‘卖萌’。

  不过穆飞骂归骂,对于小小萌变的越來越人xìng化,他还是持‘欣喜’态度的。

  毕竟,一个会开玩笑会卖萌的萌妹子,比一个冷冰冰、说话还带着机器音的机器人要有趣的多了,不是么。

  ‘死丫头,别卖萌了,说正事儿……’

  穆飞开口,打断了小小萌吃早饭的‘吧嗒’声:“刚才那情况你都听到了,有沒有办法,能不能治。”

  “吧嗒……她患的是肌肉萎缩、其实说來也是基因退化所致,而且她得的……咕哝……还是比较严重的那种……”

  小小萌一边吃,一边说着:“不过要说治疗的方法……吧嗒吧嗒……倒也是有,就是十分的麻烦,见疗很慢,治疗的时间也长……”

  “那种治疗方法,必须要用药物治疗,辅以食疗、针灸、按摩等多种治疗,再通过她自身的锻炼,才有治愈的可能……”

  介绍完,小小萌又补充了一句:“对了,治愈的机率也不是百分之百哟,吧嗒吧嗒,唔,真好吃……”

  也不知道她在那边在‘吃’些什么。

  “那……治愈的机率有多少。”穆飞问道。

  ‘就我看她那情况,应该能有七成到九成吧,’小小萌猜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