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我的未来女友 > 第1063章 洪素芬的过往_上

第1063章 洪素芬的过往_上


  第1063章洪素芬的过往_上

  宾南,年夜,某居民楼内。book.ruokan.com 若看小说网

  “唔……”

  一个看起來不到三十岁的漂亮女子躺在床上,柳眉轻皱,脸上『露』出痛苦表情,口中呐呐自语着:“头……好疼……”

  洪素芬『揉』着自己的太阳『穴』,缓缓睁开双眼。

  借着月光一分辨,她认得出來,这是她自己的家。

  “我……是怎么睡着的。”洪素芬有些想不起來,自己是怎么睡到床上來的了。

  不过她毕竟只是喝多,不是失忆。

  她略微一回忆,之前发生的事情,浮现在她脑中。

  而不想还好,一想起來更无奈。

  虽然穆飞那句‘她跟着我混,她是我的人’让她挺开心的,但自己的烂事被穆飞知道,她很是郁闷。

  ‘三哥知道我已经‘嫁人’,而且还是嫁给这种‘流氓’的事儿……会不会,对我很失望,甚至……觉得我很恶心啊!’

  ‘不知道他以后会怎么看我,我又该怎么去面对他啊……’洪素芬很担忧的想道。

  而她一想到穆飞可能觉得自己‘恶心’,她是既无奈又心酸。

  “唉……”

  洪素芬轻叹一声,靠着床头坐下,整个人蜷曲在被子里,‘三哥……应该回家了吧,可惜,难得能和他单独吃顿饭……’

  她正想到这里,却听‘啪’一声,门被打开,一个黑影出现在门口。

  “啊啊啊……”

  沒防的洪素芬,顿时被吓了一跳,叫唤了起來:“谁,是谁。”

  她一副紧张兮兮的模样。

  “是我……”

  直到听清这声音,洪素芬才放心一些。

  而在放心之余,她还有点惊讶:“三、三哥,是你。”

  ‘啪’一声,灯被打开。

  站在那里的,不是穆飞,还能有谁。

  “当然是我,我说……你不至于叫这么夸张吧。”

  穆飞无奈的摊了摊手:“我有那么可怕么。”

  “呵,呵呵,我还以为你已经走了……”

  洪素芬尴尬的笑笑:“对了,你,你沒回家啊!”

  “回家,你喝成那样,我能放心回家么。”穆飞又无奈的撇了她一眼。

  说话的时候,穆飞看她嘴唇有些干裂,问道:“你是渴醒的吧,等会,我去给你弄点水……”

  穆飞说着,走了出片。

  片刻之后,他端着杯水走了回來,递给洪素芬。

  “谢、谢谢……”洪素芬被照顾,还有点不好意思、有点受宠若惊。

  喝完之后,她向外面看看天『色』,是漆黑一片:“三哥,几点了。”

  穆飞回头看了眼客厅的挂钟:“才一点半多,你接着睡吧。”

  “你喝那么多酒,明天早上别着急起,多睡一会吧……”穆飞说着,摆摆示意洪素芬继续睡,自己转身要离开。

  而洪素芬也不知道怎么着,看着穆飞的背影,就是不想让他走,,对于她來说,时间可是很宝贵的。

  而她能单独和穆飞在一起的时间,更是少之又少,她可不想白白浪费。

  再者,经过昨天那件事情,她也不知道穆飞现在怎么看她,她可是很在意穆飞的看法的,这种情况让她睡,她又怎么能睡得着。

  ‘反正……反正三哥他以后也要知道的,不如……’

  想到这里洪素芬一咬牙,‘不如直接和他说了算了……对,就这么办,’

  “三哥,你等一下……”洪素芬叫住穆飞。

  “嗯。”穆飞正要帮她闭灯,关门呢。

  听了这话疑『惑』的眨眨眼睛:“怎么。”

  “你……你困不困啊!”

  洪素芬俏脸微红,试探着问道:“我……我憋的难受,我睡不着啊!如果不困的话,能不能……陪我聊聊天……”

  这美女经理边说,边看穆飞的眼神。

  其实穆飞也对今天发生的事情,还有洪素芬的过去有些好奇,只是看她喝多了难受,才沒有去问她。

  这回她主动要‘聊天’,穆飞正求之不得呢?又怎么会拒绝。

  “聊天,好啊……”穆飞说着,左右张望了一下。

  洪素芬卧室里除了床、衣柜、梳妆台之外,什么都沒有,根本沒有坐的地方,沒有办法,穆飞只得出去搬椅子。

  而洪素芬看出了穆飞的想法,她叫住了穆飞:“三哥,等一下……”

  说完,她娇躯轻移、自己往床的一边移了移,将另一边让了出來。

  “地方够大……你,你不用拿椅子的……”

  “直……直接坐床上就可以了……”

  洪素芬说的沒错,她这张床虽然是单人床,但比较大,别说穆飞只是搭个边坐下,就算二人都躺在上面,也是绰绰有余的。

  不过地方是够用了,洪素芬说完这些话后,一想到自己居然‘邀请’一个男人坐自己的床上,她也觉得十分不好意思,原本酒红还沒有完全退去的俏脸上,又泛起一抹红云。

  穆飞回头一看,地方的确够大。

  再者穆飞一想,‘她都‘邀请’自己了,自己不去,好象瞧不起她自己的,所以穆飞也沒侥幸,坐了过去。

  好吧,其实穆飞巴不得凑过去呢。

  穆飞一坐在洪素芬的床上,就闻到一种女人特有的幽香传來,这让他十分受用。

  而极少数与穆飞近距离接触的洪素芬,也是觉得自己心跳加快,芳心紧张无比,但在除了紧张之外,也有一点点‘兴奋’。

  “素芬,想聊什么……说吧。”坐下之后,穆飞问道。

  “三,三哥,我跟跟你聊聊……我以前的事情,可以么,我,我太郁闷了,憋在心里难受……”洪素芬试探着问道。

  “呵呵,求之不得……”

  穆飞轻笑一声:“你说吧,我洗耳恭听……”

  “嗯。”

  洪素芬点了点头,双眼望着窗外,将自己的‘过去’、给穆飞讲述起來。

  ……

  洪素芬并不是宾南人,她出生于离宾南有一段不近距离,一个名为‘魏家村’的地方。

  她的父亲,是个淳朴的农民。

  她的母亲,是到那村子支教的老师。

  她们一家三口,在村子里虽然不是太富,但衣食无忧不说,一年到头还有些‘富余’,总的來说,条件还不错。

  而洪素芬继承了母亲的‘优良传统’,脑袋聪明、认学,再加上母亲就是教师,能帮她辅导功课,有这个便利条件,从上学开始,她的成绩一直都很好。

  从在村子上小学、初中,到在镇里上高中,她的成绩一直都是学年前三,无一例外。

  当年的大学,还远不象现在的大学这样‘好上’。

  现在的大学,不是太好的学校,基本是有钱就能上。

  但那时候,上大学是难上加难,入学率能有千分之一,那就不错了。

  要是在村子、或镇子里,如果哪家哪户能出一个大学生,那整个村子的人都觉得脸上有光,跟过年似的。

  而洪素芬,不但人长的漂亮、水灵,更是魏家村的第一个大学生。

  就在洪素芬考上大学那年,整个村子都以她为荣,羡慕她的父母,能有这么个好闺女。

  但人生有起有落,生活有喜就有悲。

  虽然出村上大学那阵儿,她挺风光的,可好景不长,在她大二下半年,她的父亲被一场突入其來的大病,给击倒了。

  当时她还在外地上大学,等她匆匆忙忙跑回家的时候,看到的是父亲冰冷的尸体。

  而且这还只是噩梦的开始。

  也正是因为父亲的离世,她母亲悲伤过度,大病一场,而且落下了病根,失去了劳动能力。

  就这样,在读大学的时候,洪素芬只剩下一个身体不好的母亲,母女二人相依为命。

  而值得庆幸的是,好在她家之前生活还不错,存了不少积蓄。

  靠着这些积蓄,洪素芬自己再做份家教,省着点花,倒也够母女二人生活,够坚持到她大学毕业了。

  就这样,洪素芬一边读大学,一边打工。

  同时将母亲托邻居‘二婶’照顾,她每个月给‘二婶’打一些钱。

  但刚才说了,那只是开始,她的噩运还在继续。

  又过了一年,她在大三下学期的关键时刻,却接到了‘二婶’的电话,,说她的母亲病重了,让她赶快回家。

  洪素芬赶忙回家,和二婶子将母亲送到附近大城市的医院。

  检查完,医生很干脆宣布了结果,,‘必须在一周之内手术,拖的越久,危险越大,’

  当时,洪素芬给吓的够呛。

  而当她问清楚手术的费用时,整个人更是被吓的差点坐地上。

  手术费,需要二十万。

  就算在这个物价飞涨的年代,二十万也不是个小数目,就更别提那个时候了。

  别说当时的洪素芬已经失去了父亲,就算父亲在世、她们家最富裕的时候,家里的积蓄也不过几万块钱,也从來沒有过二十万。

  听着这个天文数字,洪素芬就感觉天塌下了一般,一阵强烈的无力感传來。

  不过无力归无力,再难也不能不治病。

  沒有办法,她只能象个‘无头苍蝇’,四处『乱』撞,凡是认识的人,就厚着脸皮、哭爷爷叫『奶』『奶』的去借钱。

  而这时候的洪素芬,品尝到了世态炎凉。

  亲戚、邻居,知道她家情况的,大都闭门不见、沒有、不借,有借的,也只是示意『性』的拿个一千,五百。

  只有极少数的两三家亲戚、邻居,肯真心帮她,借了她五千、一万的。

  不过尽管如此,洪素芬凑了四天,也不过借了三四万块而已,离做手术是远远不够的。

  洪素芬看着母亲在病床上日渐衰弱,她急的直跳脚。

  可再愁,天下也不会下钞票,差的十五万,依旧沒有着落,她是一筹莫展。

  而正当她都快绝望的时候,一个人,出现在她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