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我的未来女友 > 第1066章 魏家村_上

第1066章 魏家村_上


  第1066章魏家村_上

  “素芬,我就问你,你相不相信我吧。使用若看小说阅读器看千万本小说,完全无广告!”穆飞双眼盯着洪素芬,笑问道。

  说这话的时候,他脸上透着浓浓的自信。

  而洪素芬听着这话,看着穆飞脸上的表情,她的心用力的动了一下。

  ‘是啊……三哥,从來都沒有让我失望过……’

  洪素芬想着,点了点头:“三哥,我相信你。”

  “呵呵,那就结了,我以前沒让你失望过,这次也不会……”穆飞呵呵笑道。

  “素芬,以前你是太苦了……”

  穆飞轻叹一声,不过随后却话锋一转,拍拍洪素芬的肩膀:“不过以后不会了,既然你已经是我的人,我就不会再让别人欺负你……”

  “别说那那么老魏家只是个村长、村支书,就算他们是镇长、市长,哪怕是省里的高官,不论是谁,他敢动你,我也让他付出代价……”

  而虽然穆飞脸上是在笑,但洪素芬分明看到,穆飞的眼中闪过一抹寒光。

  ‘这……’

  听着穆飞的话,洪素芬本來就感动的够呛,,自从她父亲过世后,几乎就再沒有人跟她说过类似的话。

  而看到穆飞这反应,洪素芬更是楞了。

  她对于穆飞这表情印象十分深刻,她第一次见穆飞,穆飞的家人被两个少爷欺负,他就是这副表情。

  通过这一年以來的接触,洪素芬对于穆飞也比较了解,,她知道,穆飞一做出这副表情,那就是他真生气了。

  ‘三哥他,因为我被欺负……这么生气,他这么关心我,’

  洪素芬想到这里,再一想刚才穆飞的保证,‘不会再让人欺负你’‘不论是谁,他敢动你,我就让他付出代价,’,洪素芬越觉得心里热热的,一种安全的感觉油然而生,,这种感觉,从她父亲过世之后,她就再沒有感受过。

  也正是因为心中感动,使得她鼻子发酸,眼前的事物慢慢的变模糊。

  而穆飞正在那里说着,还沒有看到洪素芬的‘异常反应’。

  “素芬,这都三点多了,废话不说多……”

  穆飞摆了摆手:“你不是年前沒上坟么,你现在就睡,好好休息,明天给我半天时间处理其它的事情……”

  “明天下午,我就陪你回家,陪你给大叔大妈上坟,有我在,我看他马谁敢动你……”

  听着穆飞这话,洪素芬更感动了:“呜呜……”

  ‘三哥,你这个坏蛋……又说这些让人感动的话,害我流眼泪……’洪素芬一边抹着眼角,一边想着。

  “哎,素芬,你怎么又哭了……”穆飞终于发现异常,扭着眉问道。

  洪素芬抬头看着这个比她小近十岁,却能给她无尽安全感的‘小男人’,她再也忍不住了。

  她突然扑了上去,还沒等穆飞反应,一双丰腴却丝毫不‘胖’的藕臂,就将穆飞的脖子紧紧环。

  “啵……”

  还沒等穆飞反应过來,两片柔唇就将穆飞的嘴封住。

  ‘这……这个……’

  这下,穆飞楞了。

  虽然他之前也觉得,自己和这美女经理关系不错,甚至是……有一点点‘暧昧’,但穆飞每次想到洪素芬可能喜欢自己的时候,就感觉很‘扯’。

  一,是她知道自己女人很多,又怎么可能和那些‘小姑娘’凑热闹呢。

  二,是她并不是那些懵懂少女,她可沒有那么多的青春可以去‘浪费’。

  象她这种三十多岁的大龄美女,最着急、最期望的事情,应该想找一个合适的对象,成家、结婚生子才对。

  而很显然,自己是绝对不符合她要求的。

  所以,穆飞只是觉得她对自己,最多也只是有点好感而已,再往深接触,可能『性』不大。

  但从今天來看……

  ‘唉!看样哥们,太低估自己的魅力了哈……’穆飞在心里臭美的想道。

  而一开始,穆飞有点楞神,在反应过來之后,品尝着洪素芬口中的芬芳,他也被撩拨的有点火起。

  穆飞这一段时间本來就憋的难受,这等好事儿让他碰上,人家女士都主动了,他再不回应一下,那就是‘矫形’了。

  所以,先把便宜占了,至于其它的……

  以后再说吧,。

  反正亲亲嘴都不会怀孕……

  想着,穆飞一伸手搂住洪素芬的纤腰,回应起來。

  不过不吻不知道,一吻‘吓一跳’。

  穆飞回应之后才发现,洪素芬这……这技术也太差了吧,难道她就不知道kiss是要张嘴的么。

  你把牙咬那么紧,我舌头都伸不进去,你是要闹哪儿样啊。

  穆飞这个无奈,就他感觉,这美女经理的kiss技术,还不如米贝贝呢。

  但穆飞却不知道,尽管只是这种浅尝既止,已经让洪素芬感觉很刺激了,她现在阵阵眩晕、脑中一片空白。

  ‘亲上了,真的亲上了……’

  其实说來,洪素芬在洗澡中心工作这么长时间,各种‘玩法’、‘奇怪的癖好’,她都见过,都有所了解。

  但她就偏偏沒怎么见过别人到底怎么打啵。

  因为,到洗浴中心***的那些男人,都是出來玩的,花钱找乐子的,他们哪有那功夫*,都直入正題了。

  再加上她整个大学期间,都被魏勤兄弟『骚』扰,过的心惊胆战的,也沒有谈过恋爱。

  象她这种情况,会什么‘kiss技巧’才怪呢。

  而正当穆飞忍无可忍,打算教一教她的时候,她却轻轻的将穆飞推开。

  穆飞再一看,这美女经理的俏脸,已经完全变成深红『色』,同时面『露』小女孩的羞态。

  “谢,谢谢你……”洪素芬羞不可奈、红着脸说着。

  同时,她也一翻身躺到床上,掀起被子将自己完全盖住,呈蚕蛹状。

  “三哥,你,你也早点休息吧,还有,请,请你出去时,帮我把灯关上……”被子里,洪素芬的声音传來。

  ‘啥啥啥,出去,’

  听了她这话,穆飞再次傻眼,‘不会吧,哥们这……这还沒过瘾呢?这就完事儿了啊!’

  穆飞想到某个医院的广告。

  ‘开始了吗?’

  ‘已经结束了,’

  嗯,我这儿还沒开始呢?就结束了……

  靠,这也太快了吧。

  穆飞就觉得一排草泥马在脑中奔腾而过。

  尽管穆飞有点意犹未尽,但人家都下了‘逐客令’了,他也沒有办法继续,只得顶着‘帐篷’,帮她把灯、门都关上,走了出去……

  ……

  第二天是穆飞老妈回深城的日子,穆飞起个大早,和夏雪、许小萌一起,将老太太送上火车。

  随后,他又跟夏雪说‘有事要办’,请了两天假。

  夏雪知道自己这宝贝弟弟,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总在自己身边晃,什么事情都要自己帮忙的小孩子了。

  他现在有许多生意要忙,自然也有许多应酬。

  虽然他不能陪自己有点可惜,但穆飞如此能耐,夏雪是衷心的为他高兴,所以她二话不说,给穆飞放了假,只是叮嘱他几句。

  第二天下午,穆飞、洪素芬,与周海滨、李宗伟、李朝南、赵天雄、大象几人,开着两台车,向魏家村所在的城市,,富北市进发。

  其实,穆飞原本是不想周海滨跟來的,,她的妻子现在正用穆飞提供的‘新方法’治疗,周海滨最好能陪在她身边。

  但周海滨却说‘这次行动虽小,但也是第一次任务,我身为教官必须得跟着,’

  沒办法,穆飞只好让他一起去。

  富北市与宾南市两市之间距离不到二百公里,不算太远,但此时是冬天,路况一般,就算是走高速,车速也不是太快。

  等众人到富北市的时候,天『色』已经全黑。

  随便找个酒店落脚,穆飞陪同洪素芬出去置办一些烟、酒、鱼肉、烧纸之类的祭品,第二天一早,一行人继续上路。

  常去乡下的人都知道,其实市与市之间的道路并不难走,最难走的那段,是下了高速、大道,向小村子里走的那段山路。

  从宾南到富北的二百公里,连休息带赶路不过是三个小时左右,但从富北市到魏家村这三十多公里,就开了近两个小时。

  等穆飞等人赶到魏家村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魏家村不算大,不过百家住户,同村的村民,抬头不见低头见,就算是不熟悉也都混个脸熟儿。

  所以,对于一个人是不是同村人,是不是外人,他们一看就知道。

  也正是因为如此,穆飞等人所坐的两台越野大吉普,走在乡村的小路上,引來过路村民的好奇的眼神。

  “哎,车不错啊……是找谁家的啊!”

  “还能是谁家的,指定是村长家的呗。”

  “那倒也是,來咱们村的外人,十波有八波是找村长的……估计,又是请村长办事儿的……”

  “……”

  为数不多的过路村民,指指点点的说着。

  而正在这时候,一个眼神儿好使的村民看到车里的洪素芬,她不禁一楞。

  “哎,那……那不是老洪家那闺女么。”

  “真的假的啊!你看错了吧,村长家那么找她,她还敢回來。”

  “是她是她,我不会看错,指定是她,我的天,这丫头,怎么还真回來了,胆子也太大了……”

  “不行,我觉得这孩子回來,可能要出事儿,我得告诉她二婶一声去……”

  “……”

  一两个好心的村民,帮着报信儿去了。

  但不论什么地方,有好心人,就有‘坏蛋’。

  “还是是那姓洪的啊!嘿嘿,好哎,我要是将这消息告诉魏楚,至少能混两盒烟來……”

  一个一眼看去,就象‘流氓’家伙嘿嘿坏笑着,将嘴里的烟吸完,扔在地上踩了两脚。

  “嘿嘿,有好戏看咧……”

  他撒开步子,向老魏家的大院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