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我的未来女友 > 第1125章 好了伤疤忘了疼

第1125章 好了伤疤忘了疼


  第1125章好了伤疤忘了疼

  “师傅,來呀,快來帮我暖脚呀……”姜谨蝶又把脚丫在穆飞面前晃了晃,她得意的笑着,

  而她开心了,穆飞这个不爽,

  他有点喜欢『摸』女孩子的脚丫不假,但他却不喜欢被别人『逼』着『摸』,

  这样会让他有一种被‘强叉’的感觉,

  但,在‘不爽’了一会之后,穆飞也释然了,

  毕竟,是自己有求于她,

  再者,她也沒有恶意只是和自己‘闹着玩’而已,平时都是自己欺负她,今天她逮机会,就让她‘牛’一会吧,

  穆飞想着,无奈的一摇头,伸出双手,将姜谨蝶的一只脚丫握住,轻轻的『揉』捏、抚『摸』起來,

  而在三秒钟前,穆飞还很郁闷呢,现在一『摸』上,他变马上‘暴『露』原型’了,

  ‘喔嘿嘿嘿,手感还不错哎,沒想到,我那败家徒弟成天风吹日晒的,这脚丫保持倒还真挺好……嘿嘿,好爽好爽……’穆飞一边『摸』着,一边银当的想着,

  而且,‘爽快’的不只有穆飞一个人而已,姜谨蝶现在也感觉隐隐有快感传來,

  ‘呜……好舒服、好爽……,比足底按摩还爽呢……’姜谨蝶俏脸泛红,芳心之中很是兴奋的想道,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穆飞的手法、明明沒有足浴城那里技师妹妹的手法好,只是在瞎『摸』而已,可是……她就是觉得自己这‘混蛋师傅’按的好,按的她有‘快感’,

  而在仔细思考了一会之后,她似乎有点想通了,

  这‘快感’,并不单纯的是身体上的,也是心理上的,,这是一种‘征服’的快感,还有‘被照顾’‘被疼爱’的温暖感,

  就象,某些女孩子就是喜欢自己的男朋友弯下腰,帮她系鞋带一样,

  系鞋带这行为,本身并沒有什么舒服的感觉,女孩子享受的,只是那种心理上,‘被照顾’的感觉,还有‘征服感’而已,

  现在的姜谨蝶,就是这样,

  当然,让她爽快的除了征服的快感之外,额外还有一种快感,那就是复仇的快感,

  看着平时总欺负自己的混蛋师傅,现在听话的帮自己暖脚,姜谨蝶别提有多海屁了,,她发现,自己现在有点喜欢上这种感觉了,

  最后,还是穆飞开口,打断她的享受,

  “喂喂,乖徒弟,行了吧。”五分钟之后,穆飞开口问道,,虽然『摸』着的确是挺爽的,但一直这么『摸』下去也不是那么回事,

  ‘自己毕竟是师傅,是不是,怎么着也得维护一下自己‘正派’的形象嘛,’穆飞在心里臭美的想道,

  而他却不知道,他在姜谨蝶心中,早已经沒有什么形象可言了,

  “嗯,噢噢,好了。”姜谨蝶被穆飞一提醒,有点恋恋不舍的答道,

  “那……你可以说正事了吧。”穆飞又问道,

  “咳咳,我还有最后一个要求……”姜谨蝶干脆也不装了,她伸出一根修长的手指,在穆飞面前晃了晃,

  听了她这话,穆飞脸上的肉狠狠的抽了一下,‘败家玩意,你还真是登鼻子上脸啊……’

  “那你说说看,是什么要求。”穆飞有些不爽的问道,

  “你趴下,趴这里……”

  姜谨蝶自己站了起來,指了指自己的床、枕头,随后坏笑着,“你今天早上打我屁股不打的挺爽的嘛,姑『奶』『奶』我现在还疼着呢……”

  “你趴下,让我打你屁股几巴掌,我就原谅你……”姜谨蝶有些期待的说道,

  她的确很期待,

  平时,净穆飞欺负她了,她还从來沒有欺负过穆飞呢,她现在十分想试试,自己那混蛋师傅的屁股是什么手感,

  好吧,其实姜谨蝶有的时候也挺‘『色』’的,

  不过她不提还好,刚才还想陪她‘闹’一会的穆飞,一听这要求顿时‘怒’了,

  ‘什么什么,你还要打我屁股,泥妹,你真当为师好欺负,是不是,你真当为师是小受,是不是,’穆飞气恼的想着,

  忍无可忍,就无需再忍,

  “败家徒弟,你是真不知道‘知足’两个字怎么写啊,是不是。”穆飞坏笑着说道,

  而姜谨蝶一看穆飞那脸『色』,顿时暗道‘不好’,

  她终于有点意识到,貌似……自己有点玩大了,一瞬间,她脑袋上的汗就下來了,

  “那个……师傅啊,其实、其实最后这要求,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只是闹着玩的,我沒有真的啊啊啊啊……”

  姜谨蝶正在那里解释,却发现自己两只脚腕全都被穆飞握住了,

  随后,穆飞双手一拉,她就‘吧嗒’一声‘拍’到了床上,

  “师傅,我错了,徒弟知错了……”姜谨蝶觉得大事不好,赶忙求饶,同时想挣扎起身,

  可是已经晚了,

  就在她想翻过來的时候,她的双手又被穆飞反扣住,同时她还被死死的按在床上,

  “啪。”

  一声脆响,她才好的屁股又被來了一下子,

  “啊,好疼。”

  姜谨蝶一边挣扎,一边求饶,“师傅,别打,告诉你,我什么都告诉你……”

  “晚了,我现在什么都不想知道了,只想揍你。”

  穆飞说着,抬手又是一巴掌,

  随后‘噼里啪啦’的巴掌声响成一片,

  三分钟之后,姜谨蝶才恢复的‘**’又肿了,

  “呜呜,师傅,你个混蛋,早晚有一天,我要报仇……”姜谨蝶一边『摸』着自己被打疼的屁股,一边抹着眼角的泪珠,用极小的声音嘟嚷着,

  “什么。”穆飞一瞪眼睛,

  “那,那个……沒,沒沒沒什么……”

  姜谨蝶赶忙咧嘴陪笑,而且笑的这个乖巧、这个好看,“我说,一定要听师傅你的话……”

  说着,还眨吧眨吧大眼睛,跟穆飞卖萌,

  至此为止,从这家伙身上哪还能看出來她是只‘母老虎’,她已经完全变‘家猫’了,

  “哼,这还差不多……”

  穆飞轻哼一声,又问道,“那……你那什么消息,是不是该说了。”

  “你不是不想知道么,还问个屁。”姜谨蝶撇撇嘴,不爽嘟嚷着,

  “你说什么。”穆飞又一瞪眼睛,

  “说,必须得说啊。”姜谨蝶深以是的说道,

  “师傅,其实那消息你都应该能猜到的……就是夜蜂的具体住址,已经找到了,她就寄住在我上次跟你说的那个居民区,一栋普通出租房里……”姜谨蝶说道,

  “唔,果然是这个事情……”穆飞点了点头,

  其实在之前,他就猜到会是夜蜂的事情,

  毕竟,自己最后这段时间,除了‘调查夜蜂’这件事情之外,根本沒给姜谨蝶其它的任务,

  “那她现在过的什么样。”穆飞又问道,

  “怎么说呢……可能就住的稍微差一点,但也吃喝不愁,师傅你不用太『操』心的……”

  姜谨蝶一边说,一边打量着穆飞的脸『色』,试探着问道,“要不……有时间咱们去看看。”

  “唔……”

  穆飞想了一下,“那就一会吧,正早今天还好,吃完饭就去,咱们不用见她,远远的看一眼就行。”

  “啊,一会就去啊。”一听这话,姜谨蝶顿时一咧嘴,

  “怎么,有问題么。”穆飞问道,

  姜谨蝶指了指自己的屁股,面『露』苦闷神『色』,“别说出去了,你徒弟我现在吃饭困难啊……一动就疼……”

  “呼,。”

  穆飞无奈的摇了摇头,向姜谨蝶伸的**伸出手去,

  “哎,师傅,你干嘛。”她一看穆飞这动作不禁一抖,吓了一跳,

  就算是姜谨蝶已经发觉,自己有点喜欢上这混蛋师傅了,但从未谈过恋爱、从未与男孩子有过亲密接触的她,第一次被『摸』屁股,她还是有点‘怕怕’、有点‘羞『射』’的,

  “躲个屁躲。”穆飞却是瞪了她一眼,

  随后,双手直接抚住她的翘『臀』,将静谧真气传了过去,“你是我徒弟,我还能对你做什么‘邪恶’的事情不成。”

  ‘你这不正在做么,’姜谨蝶撇撇嘴,腹诽道,

  不过她也只是这么一想而已,

  实际上,她在『臀』部被穆飞抚住的时候,就感觉一股微秒的快感传來,对于这种感觉,她不讨厌,相反……还有一点点喜欢,

  特别是穆飞将真气传过來的时候,她就觉得一股热流顺着穆飞的手流入自己的身体,那感觉很温暖,很舒适,

  忽然间,一种猜测在母老虎脑中出现,

  ‘唔,这混蛋师傅,他打姑『奶』『奶』屁股……该不会就是为了象现在这样,『摸』我屁股、占我的便宜吧,呜,他也太『色』了吧,’

  ‘不过话说回來,这感觉……好舒服,天,难道姑『奶』『奶』我也是个『色』妞不成,’

  母老虎享受着穆飞又手带给她的快感的同时,俏脸也被羞的通红通红的,她将抱着枕头将脸扭向墙壁的一边,不想让穆飞看到自己涨红的脸,

  过了能有三四分钟,穆飞将自己的手从她的**上移开,

  “这回好了吧,不疼了吧。”穆飞问了一句,

  “啊,这就完了。”姜谨蝶条件反『射』『性』的随口回道,

  而回完,她才意识到自己这话……也太邪恶了,她脸『色』‘刷’变的更红了,

  穆飞听了这话,先是微微一楞,随后面『露』银当的笑,

  “这就完了,那莫非……你还想为师再帮你按‘『摸』’一会。”穆飞坏笑着问道,

  他收回的手,也又轻轻的按在姜谨蝶的翘『臀』,还『揉』捏了两下,

  “谁,谁让想让你『摸』,你个不正经的『色』狼师傅……”姜谨蝶红着脸嘟嚷道,轻轻拍开穆飞的手,

  “哈哈哈……”

  难得见到母老虎‘羞『射』’的模样,穆飞被逗的哈哈大笑,

  “得了得了,我也不逗你了,你快看看,还疼不疼了。”笑过之后,穆飞问道,

  而姜谨蝶拍了拍自己的屁股,发现还真不疼了,她摇了摇头,

  “不疼就好了,洗洗手吃饭,吃完饭咱们就去夜蜂那里看一看……”穆飞又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