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我的未来女友 > 第1137章 异变横生

第1137章 异变横生


  第1137章异变横生

  “接掌。”

  李管事大吼一声,故技重施,前跨一步向穆飞扑來,借着下落之势一掌拍下,转眼间就到了穆飞身前,

  “接掌,哈哈,好,我接你的,你也接我一掌。”

  而看他攻來,穆飞却是不退不闪,哈哈大笑着一掌拍出,

  虽然李管事这一掌已经很凌厉了,手掌拍出的时候,带着“呼呼”的呼啸破空之声,可是当穆飞一出掌,相比之下他马上技差一筹,

  “呼,。”

  一瞬间,穆飞的手掌就到了他的掌前,

  如果说李管事这一掌带起的风是四五级的小风,只是让人不自禁闭眼睛的话,那穆飞这一掌带起的,就是七级的大风,吹得人迎风难行、树木剧烈摇晃,

  此时,二人对掌的结局都是可以预料的了,

  ‘他、他比我和小鸥合力还强,这……这怎么可能啊,’

  看到穆飞的掌风凌厉、力道不凡,比自己的掌力还强,李管事心惊不己,惊的他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不,不行,不能硬抗,啊,不好,’

  就是这微微楞神儿的一功夫,让他失去的唯一变招的时机,此时他还想收力,哪來还得及,

  “砰。”

  二人双掌相碰,传出一声巨响,同时一阵强烈气浪四散开來,

  “噔噔噔……”

  强烈的力道,冲的穆飞连退三步,才止住脚步,

  “呼……还真是有点力气。”

  站稳之后,穆飞调整一下呼吸,晃了晃有点麻木的手臂,

  再反观那李管事,他可是比穆飞狼狈多了,二人的处境是天壤之别,

  “卟,。”

  只见李管事口喷鲜血,整个人象断了线的风筝似的,无力的倒飞出去,

  “卟嗵。”

  李管事足足飞出去三四米才落下來,

  “呕、咳、咳咳咳咳……”

  落地之后,他一侧脑袋、呕吐出一大口血,然后剧烈的咳嗽起來,

  此时,他的脸『色』煞白煞白的,就象了绝症、油尽灯枯,随时都有可能死掉的重症病人一般,

  事实上,他现在伤的的确不轻,

  刚才与穆飞对这一掌,让他受了十分严重的内伤,

  他现在内息全『乱』,体内几乎找寻不到一丝真气的踪迹,整个人虚弱无比,就他这状态,不要说穆飞了,怕是姜谨蝶都能轻松搞定他,

  而正常说來,其实他不是不至于伤成这样的,

  他在与小鸥合力施展‘龙凤合呜’之后,实力是练气阶八级,

  穆飞,也是练气阶八级,算上穆飞刚才所用的‘瞬间暴发’技巧,也不过是练气阶九级而已,

  相差一级,李管事的‘败’是已成定局,但他顶多是‘受伤’,却不至于伤的如此严重,几近被秒杀,

  而之所以会发生种情况,那是因为他在与穆飞‘对掌’之前,他‘『乱』’了,

  ‘是躲、是防、还是硬碰硬,’

  ‘躲能躲得开么,防能防得住么,硬碰硬又会是怎么个结果,这可如何是好,’

  当时李管事想的很多,

  不论是什么事情、越是重要的关头越要果断,越不能犹豫,

  就拿nba來说,原本落后一方、结束哨响的最后一球,

  如果投出,可能是绝杀,自己不投,果断传给队友,队友也可能拯救球队,

  但一犹豫,错过最好的时机,那就是一切机会都沒了,

  而刚才这李管事,就犯了这个错误,

  其实当时,他不论是硬拼、还是果断变攻为防,结局都比现在好的多,

  但悲哀的是,在惊讶和忙『乱』中,他浪费了最宝贵的机会,以‘半退半攻’的状态和穆飞掌对掌,

  其实这一下,他和硬吃了穆飞的一掌沒什么样,

  就是两秒钟都不到的犹豫,就给他判了死刑,

  “呼……”

  看到这一切,在那里被吊挂着的夜蜂长出一口气,今天穆飞的强悍,让她欣喜、让她意外,

  但总的來说,这在她的接受范围之内,

  可是姜谨蝶,此时都呆了,

  刚才,二人双掌相碰迸发出的强烈气浪,吹的她额前长发和马尾辫子都微微摇晃,

  其实以前,穆飞也告诉过她这世界上有‘修练者’的存在,修练者多么多么强大,可是那只是口语上的描述而已,

  而这近距离观看修练者之间的战斗,可比单纯的‘口述’有冲击力多了,

  正是这样,姜谨蝶被看呆了,

  同时,她也惊讶于穆飞的强悍和狠辣,

  她却是沒想到,那个平时总是温和的笑着,喜欢跟自己说笑打闹、还总欺负自己、占自己便宜的混蛋师傅、『色』狼师傅,居然能强悍到这种程度,

  ‘师傅……你,你到底有多强啊,’姜谨蝶粉拳握起,芳心被震撼到了,

  忽然间,她感觉到……她似乎触碰到一个以前,她从來接触的世界,

  这世界,很新鲜,很新奇,她……有点向往……

  而穆飞这边,问題还沒有解决,

  “咳咳、咳咳咳……”

  李管事咳个不停,看着一步步走來的穆飞,他已经感觉到了死亡的临近,

  “别、别杀我……”

  李管事面『露』惊恐,费力的挣扎后退,“只要你不杀我,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钱、女人、功法、丹『药』,什么都行……”

  说到这里,他神『色』一变,变的有些狰狞,“但你要是杀我、龙凤阁是不会放过你的,我们龙凤阁,一定会追杀你到天涯海角的,。”

  “呵呵……”

  而穆飞听到他的话,却是咧嘴笑了,“你当我是电视、电影里的傻比么,你说我就信。”

  穆飞走到李管事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脸上挂着不屑的冷笑,“怕是我今天放过你,你不但不会感激我,可能一天都过不去,就会回來报复我吧。”

  “既然怎么都避免不了被报复,我宁愿先把你干掉,毕竟……仇人杀一个少一个……”

  说完这些,穆飞右手化掌,高高举起,他冷酷一笑,“行了,你可以死了,。”

  姜谨蝶似乎已经预料到了李管事的死相,就算是她以前当刑警时时常遭遇险境,她也沒一天之内见过这么多死人的,

  特别,这些人还是平日里‘温和可亲’的混蛋师傅杀的,

  她很不想看穆飞杀人的样子,干脆将脑袋扭向一边,不去看那边,

  不过就在穆飞要灭掉这李管事的时候,异变横生,

  “狂妄。”

  穆飞就听一声娇喝,一股强烈的危机感传來,

  ‘危险,’

  穆飞心中一凌,赶忙后撤一步,

  而他才一退,就有一道极为强烈的‘劲风’从他面前划过,‘拍’到地上,

  “轰。”一声巨响传來,地面都跟着微微震动了两下,

  穆飞扭头一看,旁边的地面、水泥地板之上,居然被拍出一个有近两厘米深的巴掌印,巴掌印旁边的地面龟裂开來,

  “真气外放。”

  看到这一幕,穆飞被惊个够呛,

  真气外放、又称内劲外放,是练气阶修练者将真气用某种功法‘打’出体外,用以伤敌的手段,

  但一个人的真气攻击力在强,也不如真气、身体二者的攻击力加到一起的强,

  的确,一巴掌拍裂水泥地面穆飞也能做到,

  但让他以‘真气外放’的方式拍裂水泥地面,他却是不敢保证自己能不能做到了,

  更何况,拍出一掌的人还沒有这会议室里,,就算这会议室的门口到这里,也得有五米开外,

  看完这掌印,穆飞会头望向这会议室的门口,这一看,他眼睛不禁条件反『射』『性』的微微放大,

  这会议室门口,正有一个年轻……至少看起來很年轻的女子站在那里,

  这女子长的可是够漂亮的,她眉目如画、身材窈窕、一头乌黑秀发如瀑布般肆意洒下,微微抖动的睫『毛』与脸上的一丝愠怒也透着诱人的风情,就她这模样,放到哪里,都是女神级别的,

  而比她的外表,更让人注意的是她的装束,

  她身上穿的,是一件火红『色』、类似于华国后宫剧中,那些歌女舞伶所穿的舞服,,只不过这舞服是‘暴『露』款式’的,

  这舞服的上身极为极为袖珍,只到她胸前而已,这衣服既不能盖住她圆润的柔肩,也不能完全包裹住她的丰满胸部,

  她修长的玉颈上、挂着一条华国古典风格浓郁的银质项链,而这项链的项坠,正好夹在她的丰胸之间,这高低映衬之下,显的其胸部更加雄伟,而那两只浑圆饱满的雪团、在灯光照应下反映温润的光泽,让人一看几乎忍不住伸出手來,去试试‘手感’,

  而她下身的裙子,也是改动过的,

  这裙子在右侧开了个大大的‘叉’,这叉直开到大腿根步,她站在那里,修长纤细的右腿完全暴『露』在空气之中,脚下一双红『色』绣花鞋,将她的玉足紧紧包裹住,

  她站在那里,简单的用两个词來形容她的话,就是‘妩媚妖娆’、‘倾国倾城’,,这分明就是一个华国古代风月场所里的‘花魁’嘛,

  其实这种情况之下,穆飞只不过是多看她两眼,眼睛微微放大,已经很淡定了,

  这要是换一个意志力不够男人,沒准现在都得有过去‘跪『舔』’的冲动,

  “咯咯咯……”

  见到穆飞眼中一闪而过的惊艳,这妖艳女子脸上『露』出妩媚、得意的笑,

  她一边娇笑着,一边美腿晃动,缓缓走了进來,

  “姬、姬堂主,。”

  看到这女的,李管事顿时眼睛一亮,

  ‘鸡堂主,鸡……噢,原來如此,还真是‘鸡’堂主……’

  ‘穿成这样,不是鸡还是什么,’回过神儿的穆飞点了点头,深以为是的想着,

  现在这李管事有种要哭的冲动,他眼睛闪着泪光,“姬堂主,你,你怎么來了。”

  “我怎么來了。”

  而他不问还好,一问,这姬堂主顿时俏脸一沉,不满的瞥向他,“要不是我觉得你们不是个好得瑟,过來看一眼,你们今天全都死了这里了,。”

  “哼,都是些沒用的东西,。”姬堂主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