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我的未来女友 > 第1138章 足下宠奴

第1138章 足下宠奴


  第1138章足下宠奴

  “沒用的东西。”姬堂主不满的瞪向李管事,骂道,

  而尽管是被骂,那李管事也是丝毫不敢言语,

  “对,对不起,堂主您教训的是……”李管事虚弱的说着,羞愧的低下了头,

  “哼,等回去再收拾你们。”姬堂主又美目一瞪,

  骂完之后,她这才扭头望向穆飞,上下打量着,

  刚才,穆飞看她看那么长时间,可不只是因为她『性』感、穿的暴『露』而已,那是因为……穆飞从这家伙身上感觉出一种不好的气息,,那是危险的气息,

  沒错,就是‘危险’,

  其实从穆飞到这里的时候,就一直沒紧张过的,

  因为穆飞一进屋的时候,就已经看透了李堂主等人的实力……尽管他们是四个,穆飞也只是觉得有点麻烦而已,穆飞有信心,一定能搞定他们,

  事实也是如此,他沒费多大力气,就将那几个人打成了‘二比’,

  可是面对这个姬堂主,说实话,穆飞都心里有点沒底,

  一,是穆飞根本看不透这个姬堂主的实力,

  二,是这家伙出现到会议室门口的时,穆飞居然一点感觉都沒有,而且她隔着那么远,真气外放凭空一掌、将水泥地面给拍个手掌印,这一手穆飞自认为做不到,

  这些合到一起,穆飞得到一个结论,,那就是她比自己强,

  所以,就算是穆飞一直以來很自信,他现在也不得不慎重起來,

  但话说回來,慎重归慎重,穆飞却也沒有太紧张,

  因为他知道心态的重要『性』,要是还沒打,就给自己灌输一个‘打不过’的念头,那才是下真正的输了,

  咱们伟大的领袖说过,‘从战略上藐视敌人,从战术上重视敌人,’

  穆飞现在也是类似,

  好吧,穆飞并沒有那么高深的战术修养,他的想法就是,‘管我能不能打过你,但我气势上不能输,我先‘装比’装够了再说,’

  所以……bi,,,‘装比’模式启动,

  “咯咯,这位公子,你……居然敢在北河省动我们龙凤阁的人,妾身真不知道是说你……有胆识好呢……还是狂妄好……”姬堂主望着穆飞掩口娇笑,一副风情万种的模样,

  “唔……”

  穆飞只是耸了耸肩,沒回答她的话,

  对于这个大半夜、跑到外面來玩cosplay的家伙,穆飞觉得自己和她实在是沒有什么共同语言,

  “咯咯,看样,公子好象……对妾身不太感冒呢……”姬堂主美目向穆飞放着电,

  而穆飞再次无奈了,

  公子、妾身、感冒,

  泥妹啊,你正常点行不行,要不你就全古文、要不你就全白话文,

  你可不可以不一句古文、一句现代话穿『插』着來啊,

  你能不能专业一点呀,亲,

  “唉……”

  穆飞叹了口气,望着姬堂主的眼神跟看‘深井冰’似的,

  而看到穆飞貌似……对自己也沒有什么兴趣,那姬堂主也不再继续自讨无趣,

  “咯咯,既然公子不愿多言,那妾身就直入正題了……”

  这姬堂主娇笑着,“今日,你杀我龙凤阁弟子,伤我门人,不知……公子你要如何对我龙凤阁交待呢。”

  “交待,哼,交待你妹啊……”

  穆飞不屑的瞥了那姬堂主一眼,终于是开了口,“我伤你门人,你向我要交待,你们龙凤阁绑我的人的时候,你怎么不说呢。”

  穆飞指的,自然是夜蜂了,

  “你的人,咯咯咯,公子此言差矣……”

  姬堂主伸出一根修长的玉指,指了指夜蜂,“此女乃是我龙凤阁多年前,叛逃出的门人,我门一直在寻找,只是未得其踪而已……”

  “而就在半月前,终于发现她的行踪,我们将她带回,可有什么不妥么。”姬堂主娇笑着问道,

  而听了她这话,穆飞不禁一扭眉『毛』,“她……是你们龙凤阁门人。”

  “公子请看。”

  姬堂主说着,将就在她身后不远处‘自挂东南枝’的夜蜂给‘翻’了过來,让她背对着穆飞,

  “哗啦。”

  她玉手一扯,将夜蜂身上破成乞丐装的家居睡衣给扯了下來,

  穆飞一看,不禁一眯眼睛,

  因为夜蜂背后,那‘凤舞九天’的火凤凰纹身,正勿明勿暗,微微闪耀着,

  而姬堂主还沒有完事,

  她扯完夜蜂的衣服,她又一拉自己腋下一侧的系带,她的连身长裙也‘哗啦’一声滑了下來,褪到腰际,

  她双手各捂住一只胸前的丰满半球,缓缓转过身,把光滑的『裸』背『露』给穆飞看,

  而穆飞刚看的时候,她的后背是光滑如玉,什么都沒有的,

  可是就在一眨眼间,却见她的玉背之上,与夜蜂同样的‘凤舞九天’纹身,缓缓显『露』出來,

  而且她的纹身,比夜蜂的那个颜『色』更深,更艳,

  ‘这……这是……’

  看到这一幕,穆飞微微惊讶,‘这纹身,还能人为控制,’

  就算穆飞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纹身了,现在看來还是觉得很惊人、很新奇,

  “哼。”

  就在这时,姜谨蝶不满的哼一声,

  尽管她沒说话,可是她现在看那姬堂主的眼神,就跟看情敌似的,

  ‘贱人,真是贱人,居然当着男人的面,就敢脱衣服,真不要脸,,廉耻呢,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廉耻,’

  ‘还有你,混蛋师傅……’

  姜谨蝶又扭头瞪向穆飞,‘你看看那是什么眼神,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不就是一个贱人的『裸』背么,有那么好看么,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平日里姑『奶』『奶』还有给你穿『露』脐装呢,也沒见你那么兴奋,难道我还沒有她有魅力么,’

  ‘你……你这审美观无『药』可救了,气,气死我了,哼,’

  姜谨蝶在那边又酸又气,她恨不得过去给穆飞两脚,

  不过话说回來,姜谨蝶也知道现在正是关键时候,她也只能暂且将这‘气’给压下,等着以后有机会再算帐,

  “公子,看到了吧。”

  而姬堂主那边展示完闭,一边背对着穆飞穿衣服,一边解释着,“我们龙凤阁的所有门人,从外阁‘进入’内阁时,都会在身后纹上龙凤阁的印记纹身,男纹龙女纹凤……”

  “这印记纹身,是用特殊的颜料与技法纹画的,正常的时候隐匿不见,但当体内的真气有波动时,这纹身就会显现出來,而且人的实力越强,这纹身的颜『色』就越深……”

  这姬堂主穿好了衣服,又转了回來,“公子,就凭这一点,难道还能证明她是我们龙凤阁的人么。”

  “哈哈,笑话。”

  证明,的确是能证明了,但穆飞又怎么会承认,

  只见穆飞不屑一笑,反问道,“姬堂主,我想问你,夜蜂她是什么时候进入你们龙凤阁的。”

  “这……”

  姬堂主柳眉一扭,面『露』疑『惑』,

  “别瞎编,实话实说。”穆飞催促道,

  “具体的,妾身倒也不是太知道,不过……应该在十二三年前吧……”姬堂主猜测道,

  “哈哈哈哈……”

  听了这话,穆飞笑的更甚,“夜蜂今年不过二十二三岁,十三年前,十三年前她才十岁,。”

  “十岁的孩子,她懂得什么,你这时候‘拉’她入龙凤阁,和诱拐**的人贩子有什么区别。”

  “再者说了,你那纹身也不能代表什么。”

  穆飞说到这里,伸手指了指夜蜂,又指了指姬堂主,“如果照你那说法,身上纹着龙凤就是你们龙凤阁的人,那我哪天有机会把你制住,我把我名字纹你身上,是不是你就是我的人了。”

  “这……”

  姬堂主被顶了一下,不禁语结,

  “呵呵,我说的沒错吧,是不是你龙凤阁的人,不是你说了算的,而是她自己说了算……”

  穆飞得意一笑,扭头望向夜蜂,“夜蜂,我问你,你是自愿加入他们龙凤阁的么。”

  现在夜蜂身上唯一的一件衣服都被撕破了,她还沒有手能遮挡,她整个上身赤果,以至于胸前的两团丰满,雪球之上的两点殷红,都暴『露』在穆飞眼前,

  感受到穆飞的目光,夜蜂就算经常伪装‘狂野’,她苍白的脸上也不禁泛起一抹红晕,

  “我沒、沒有,我从來就沒有过,想进入过龙凤阁。”夜蜂摇着头,虚弱的说道,

  “呵,这回……你还有什么好说。”穆飞扭头望向姬堂主,

  “咯咯,公子的语言,还是犀利呢……”

  姬堂主无言以对,她掩口轻笑几声,岔开话題,“好吧,我承认,论嘴上功夫,妾身不是公子的对手,所以妾身还是直接说重点吧……”

  “公子,不管你再巧舌如簧,你今天伤我弟子、杀人门人,也是无可反驳的事实……”

  她说着,伸出一根修长的玉指晃了晃,“所以,是你必须得给我一个说法。”

  “唉……”

  穆飞无奈轻叹一声,摊了摊手,“看样,今天不‘满足’你,是不行了呢……好吧,你直说吧,你到底是想怎么样。”

  “很简单,公子,妾身给你两个选择……”

  姬堂主又晃了晃修长的玉指,“第一个,你『自杀』,或让妾身杀了你。”

  “呵呵,你认为可能么。”穆飞笑道,

  “咯咯,正是因为不可能,所以妾身才给了公子你第二条路……”

  姬堂主娇笑着,将一根玉指变成两根,在胸前晃了晃,第二条就是公子你用其它的方法來补偿妾身的损失,简单的说來,就是公子……你要來做妾身的……”

  姬堂主一双美目不停的在穆飞身上打转,脸上似笑非笑,

  最后她从朱唇之中吐出四个字來,“足下宠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