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我的未来女友 > 第1398章 真相_中

第1398章 真相_中


  第1398章真相_中

  胡昭昭之所以帮文子龙的忙,一是因为她和文子龙有过那么几夜情,二是文子龙许诺会送她某款发国限量发行、现在已经绝版的奢侈品手包。

  而这两点只是其次,最重要的一点,是文子龙告诉她,说穆飞是车伟辰领來的,而且信誓旦旦的跟她保证,说穆飞是个东北來的乡巴佬、只认识车伟辰,再无后台。

  一听这个,胡昭昭就有点不‘淡定’了。

  因为之前,她也‘看上’过车伟辰,想把他勾到床上,可车伟辰虽然‘花’,却也不是‘饥不择食’的那种,他有着自己的底线,,对于这胡昭昭公交车,就算是她很漂亮,车伟辰也是‘敬而远之’,丝毫不买帐的。

  而且,因为某次胡昭昭纠缠过度,车伟辰忍无可忍、说了一些‘重话’,当时让胡昭昭丢了面子、颇受挫折。

  也正是从那之后,她开始记恨车伟辰。

  今天帮文子龙整穆飞,那两个原因都是其次,最重要的,她是想落落车伟辰的面子,给自己出口气,这才是主要原因。

  当然,这一切的一切,都要有个前提,,那就是穆飞真的沒有什么后台。

  可此时……胡昭昭有点害怕了。

  因为就从现在的场面看來,穆飞不但有‘后台’,还是……还是这会场内、身份最重的王冰莲王大小姐,这岂能让她不害怕。

  的确,胡昭昭所在的胡家,在北都也是颇有名气的‘大家族’,可这‘大’也得分跟谁比。

  谁场内其它公子哥、小姐的家族比,她们胡家绝对‘不差事儿’,比大多数的都要强,至于那少数的几个,胡家就算是‘不敌’他们,但也是在‘伯仲之间’,绝对不会明显‘逊色’。

  而这场内,让胡家升不起一丝‘攀比’念头、在心底就认为绝对无法超越的家族,只有一个,那就是王冰莲所在的北都王家,·

  如果非要比一下,用动物來举例的话,包括胡家在内的那些二线家族,也就是家猫、家狗那级别的,往大的说、不过是野狗、野狼。

  而四大家族,却是雄狮、老虎、猎豹,这类‘百兽之王’级别的。

  狮子和家猫……这有可比性吗。

  毫不夸张的说,王家想弄死胡家,只是伸伸胳膊、伸伸腿儿的事儿,王家丝毫沒有反抗的余地。

  王家实力如此庞大,胡家招惹不起,可反过來说,要是胡家要是能抱上王家的大腿呢,这对胡家來说,可也是一个相当大的益处。

  王家随意分点儿生意给胡家,那对胡家來说、就是一比相当大的收益。

  事实上,胡家也是这么做的,,近几年,胡家从王家得到的好处,至少抵得上胡家以往正常发展、四五年的收益。

  所以,现在在胡家、‘得罪王家、触怒王家’就是绝对的禁忌,而且相反,还要把后者当主子伺候着,要尽可能的奉承、讨好才行。

  而一直以來,胡昭昭都在接近王冰莲,也是这个目的,,家族里给她下的任务,就是和可能是下任掌舵人的王冰莲打好关系,尽可能和王家取得更多的合作。

  可是现在呢,胡昭昭不但沒和王冰莲打好关系,反而犯了家族里最大的禁忌……她居然触怒了王冰莲,她能不害怕吗。

  现在,胡昭昭就祈祷是自己想错了,,王冰莲不是和乡巴佬认识,她说这些、做这些,是有其它的原因的。

  否则、要是按照自己最糟糕的估计,,得罪王冰莲的话,别说王冰莲这里会不会‘处理’自己,怕是自己回到家族中,自己的父亲、叔伯,都不会饶过自己。

  “咕咚……”

  胡昭昭吞了吞口水,略微犹豫了一下。

  最后她决定、只能继续装下去了,因为她现在也是骑马难下。

  “我说的……当然是真的……,我、我能骗王小姐你吗。”胡昭昭硬着头皮道,而且说这话的时候,因为心虚的原因、她的语气比刚才弱了许多。

  “呵呵呵……”

  听了她这话,王冰莲却是再次十分难得的笑出声儿來。

  “胡昭昭,你太让我失望了……”

  王冰莲摇了摇头,扭头望向刘秘书,“下月起,终止一切和‘胡氏运业’的合作,违约金双倍付给他们。”

  “什么,,。”

  一听这话,胡昭昭顿时傻了眼,整个人如遭遇雷击一般,,她……赌错了。

  “王、王小姐,你……你怎么……”

  “我为什么这样,我想你应该明白吧。”

  事以至此,王冰莲也不再跟她‘演戏’了,她双眼盯着胡昭昭、一脸冷漠的道,“于私,之前你口口声声说我是你的朋友,但你真的是那么想的吗,如果真的把我王冰莲当朋友,我都这么问你了,你为什么不肯说实话,你连朋友之间最基本的‘以诚相待’都做不到,你还好意思说什么‘朋友’,可不可笑。”

  “而于公,你们‘胡氏运业’从去年初开始,就偷偷在货物重量上做手脚,因为这个,不到两年的时间,至少从我王家骗出六百多万,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于私,于公,你们胡氏集团都不能以诚相待,你认为……我还能指望你们什么。”

  “看在你这段时间、至少表面上做的还不错,看在胡爷爷的面子上,这次我就不追究你们胡氏集团的责任了……”

  王冰莲向外摆摆手,“你走吧,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王小姐,别……别啊,我、我我……”胡昭昭是真傻眼了,她一改刚才那副或嚣张、或妩媚、或风骚的模样,现在她脸上剩的、只有‘可怜’。

  “唔……”

  而穆飞这边、他看了眼王冰莲,却是撇了撇嘴,‘这女人,倒真是会做事……’

  的确,穆飞现在挺解气的,但是他却不怎么感谢王冰莲,因为在穆飞认为,她做这事情为了摆脱胡氏才是最主要的,为自己出气,只是其次。

  换句话说,她现在应该感谢穆飞才对,,穆飞这事情,又帮了她一次。

  而穆飞现在也在疑惑,因为说來说去,这货也沒说到重点,,她到底为什么找自己麻烦啊。

  “卟通……”

  反应过來之后,胡昭昭一下跪到地上,抱着王冰莲的大腿开始哭闹,“王小姐,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别……你别这样啊,我说实话,我什么都告诉你。”

  “嗯。”

  穆飞眼睛一亮,正要仔细听,却见王冰莲摆了摆手,“不必了,具体怎么回事儿,我自己会调查。”

  “这里不欢迎你,还是请你离开吧。”王冰莲说完,望向石老二的两个手下。

  “胡小姐,得罪了……”

  那两个保镖心领神会,过來跟胡昭昭一鞠躬,随后便一左一右架住她,拖着她向外走去。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

  “王小姐,我真错了,我原谅一次吧,呜呜,我真错了啊…”胡闹闹就象死了亲人一般,哭的这个桑心。

  “咕咚……”

  “这……”

  看着她这副惨样,刚才还笑话穆飞、嘲笑穆飞的公子、小姐们,不禁吞了吞口水,纷纷低头的低头、回身的回身,生怕穆飞再告状,王冰莲会处理她们。

  这时候,人群之中的文子龙、依旧坐在角落的雷信宗,也是有点傻眼儿了。

  ‘不会吧,这货……居然认识王冰莲,而且……貌似关系还不错,’

  ‘这……好象要麻烦了……’

  PS:下班晚了,又沒弄完,请明早重看吧,抱歉。

  穆飞这边、他看了眼王冰莲,却是撇了撇嘴,‘这女人,倒真是会做事……’

  的确,穆飞现在挺解气的,但是他却不怎么感谢王冰莲,因为在穆飞认为,她做这事情为了摆脱胡氏才是最主要的,为自己出气,只是其次。

  换句话说,她现在应该感谢穆飞才对,,穆飞这事情,又帮了她一次。

  而穆飞现在也在疑惑,因为说來说去,这货也沒说到重点,,她到底为什么找自己麻烦啊。

  “卟通……”

  反应过來之后,胡昭昭一下跪到地上,抱着王冰莲的大腿开始哭闹,“王小姐,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别……你别这样啊,我说实话,我什么都告诉你。”

  “嗯。”

  穆飞眼睛一亮,正要仔细听,却见王冰莲摆了摆手,“不必了,具体怎么回事儿,我自己会调查。”

  “这里不欢迎你,还是请你离开吧。”王冰莲说完,望向石老二的两个手下。

  “胡小姐,得罪了……”

  那两个保镖心领神会,过來跟胡昭昭一鞠躬,随后便一左一右架住她,拖着她向外走去。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

  “王小姐,我真错了,我原谅一次吧,呜呜,我真错了啊…”胡闹闹就象死了亲人一般,哭的这个桑心。

  “咕咚……”

  “这……”

  看着她这副惨样,刚才还笑话穆飞、嘲笑穆飞的公子、小姐们,不禁吞了吞口水,纷纷低头的低头、回身的回身,生怕穆飞再告状,王冰莲会处理她们。

  这时候,人群之中的文子龙、依旧坐在角落的雷信宗,也是有点傻眼儿了。

  ‘不会吧,这货……居然认识王冰莲,而且……貌似关系还不错,’

  ‘这……好象要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