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我的未来女友 > 第1436章 返回北都

第1436章 返回北都


  第1436章返回北都

  “呜呜,学长,你就这么走了啊?”

  “你别走……我舍不得你!”

  机场,米贝贝象哭丧似的‘鬼叫’着。穆飞看着她那样子,真想上去给她一巴掌。

  而她此时这么郁闷,穆飞要走只是一方面原因。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她觉得实在实在实在实在……是太可惜了啊!

  穆飞回宾南近一周,他们天天住一起,她有那么多机会‘夜袭’穆飞的,可她全都错过了啊!

  第一天,穆飞给她一通‘安神助眠’按摩,她直接睡过去了。

  第二天,她忘记了定闹铃,睁眼睛一看、天色已经大亮。

  第三天,她倒是定了闹铃,可是闹铃响的时候、她习惯性的将闹铃关掉、翻身继续睡,又沒起來。

  第四天是最郁闷的,她也定闹铃了、闹铃也响了,但她睡的太死干脆就沒听到,还是夏雪帮她把闹钟关掉的。第二天早上,夏雪问她为什么要把时间定到半夜……她的表情相当的尴尬……

  第五天……

  第六天……

  整整六天时间啊,那么多次宝贵的机会,但她却全部都错过了。

  米贝贝一想到这些,就有种买彩票中了特等奖、却忘记去兑换,和五百万巨款擦肩而过的悲催感脚。

  如此郁闷的事情,她能不哭么?

  “行了行了,你差不多了吧?”

  这时候,穆飞向米贝贝摆手,打断她的哭闹,“我只是去上学、又不是上战场,你至于这样吗?”

  尽管穆飞的话说的不太好听,但话里多少还是有些安慰的意思的,,这也就是穆飞不知道她的真实想法啊……要是知道的话,怕是那一巴掌真就拍过去了。

  “可是……可是我真的觉得很可惜嘛……”米贝贝沒敢直说、抹着眼泪道。

  而穆飞正想说什么,机场的广播传來催促安检的提示。

  “算了,不多说了……”

  穆飞伸手米贝贝的脑袋,“还有三个月就高考了,这段时间别贪玩、好好复习吧!”

  “嗯。”米贝贝应道。

  穆飞又和夏雪、在远处等待的老六摆摆手打个招呼,随着人流进了安检口。

  ……

  宾南到北都,乘坐飞机不过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小睡一觉,飞机已经缓缓下落。

  和回宾南的时候一样,穆飞返回北都、也是沒有告诉任何人,可是他却沒想到、他一出机场居然还有人叫他,,是个男人的声音。

  “嗨,师傅!!”

  “喂喂,老大,老大啊!!”

  “我靠,你咋不离我呢?飞哥!!”

  “……”

  其实前两声、穆飞真是沒在意,直到那人喊‘飞哥’,他才意识到那人是叫自己。而正当他疑惑那人是谁,回头一看,不禁一扭眉毛。

  “哎,是你啊?”穆飞有些惊讶的道。

  穆飞话音才落,那男人已经跑到穆飞跟前,,这人看年纪比穆飞略大一点点,大概二十七八岁的模样。他长的不说特别‘壮硕’吧,但也算高大魁梧、身材比例极好,一看就长年保持锻炼的练家子。

  而他虽然长的不算特别帅,但光着膀子穿件紧身皮衣,鼻子上再架副小墨镜,还真有些‘时尚范儿’,有种‘酷毙了’的感脚。

  这人是谁啊?正是先前跟他有些冲突,却反被他教训的冯红光。而这货自从见识到穆飞的实力之后,就‘黏糊’上了,非常要认他当师傅、或老大,要跟他混。

  “刚才……你是叫我?”穆飞指指自己的鼻子。

  “当然,我不叫你、还能叫谁?”冯洪光摘下小墨镜,一脸‘理所当然’。

  “我靠,我特么啥时候成你师傅、成你老大了?”穆飞不爽的道。

  “嘿嘿,虽然你现在沒答应,那不迟早的事儿?”

  “还有,这不正是你还沒收我,我这才赶快來表现的嘛?來來來,包给我,我帮你背……”说话的同时,冯洪光伸手去抢穆飞的包。

  而从他这话里,穆飞意识到一问題,“你是來接我的?”

  “是啊,不接你还能接谁。”冯洪光再次理所当然的答道。

  “那你怎么知道我的行程的?”穆飞再次问道。

  “嘿嘿,我电话丢了,换完电话、补完卡,所有号码全沒了。我找车伟辰要你电话,他告诉我、你回了宾南,而且已经有几天了……”

  “紧接着我再给你打电话,却发现你电话关机。再一查航班,发现你正好在这班飞机上。这不,我就赶快过來接你了嘛?”冯洪光嬉皮笑脸的解释着。

  “噢,是这样啊……”

  说这话的时候,穆飞在打量着冯洪光,,他总觉得这货找自己,有事儿呢?

  而这时候,冯洪光已经抢过他的抱背到肩上。

  “走走,老大,咱别傻站着了,往外走吧。边走边说……”冯洪光手搭着穆飞的肩膀、向外走去。

  到了停车场,上了他那辆不知是什么牌子的大吉普,他驾车向市内驶去。

  “我说……你过來不仅仅是单纯的为了接我,那么简单吧?”路上,穆飞问道。

  “呵……”

  而一听这话,冯洪光却是笑了,“是,你沒猜错,其实我还有件事情想跟你说……确切说,是想问问你……”

  “前些日子,王冰莲宴会上你和雷信宗那事儿我知道了。飞哥,就一句话,这事儿你想怎么办吧?”冯洪光问道。

  “呵呵……”

  听了他这话,穆飞也是笑了出來,,听这货这口气,他……是想帮自己出头啊!

  不过穆飞的笑,却不是因为高兴,,他想报复,教训雷信宗那种货色出手只是分分秒的事情,完全不需要他帮忙。

  至于穆飞笑的原因,是因为他看出來了,,冯红光在提雷信宗三个字的时候、脸上露出一抹不屑的嘲笑,显然,他完全沒把后者放在眼里。

  正是这样,穆飞有些小兴趣。

  “什么叫‘我想怎么办’?难道……还能我说怎么办你就怎么办?他雷家大少,应该有些本事、有些底牌的,你帮我、就不怕惹嘛烦吗?”穆飞好奇的反问道。

  “本事不小?呵呵,他特么就是个屁!”

  冯洪光说话的同时,脸上的不屑更是明显,“那货纯是一孙子、就是一欺软怕硬的主儿。而且,这还是往好听了说呢……往难听了说,他就是个吊!跟厉害的沒本事,碰上娘们、好欺负的、他就牛起來了……”

  “飞哥,虽然我不是太知道你们的矛盾是怎么來的,但我猜也猜得到,这货指定是看你是外地來的、好欺负,才敢找你麻烦……”

  “我十年之前就认识他了,自从第一次见面那次、我狠狠的收拾他一顿之后,他在我面前就从來不敢大声说话!平时见面了,我不收拾他、他就谢天谢地去吧……”

  “是,他们雷家有些底牌、有些势力,但那些从‘商’的家族怕他们雷家,我们冯家可不怕他们!不过是些地痞无赖而已,居然欺负我冯洪光的兄弟头上,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这也就是当时我出任务了,沒在家,要是我在场,腿我不给他打折他!”

  说到这里,冯洪光扭头望着穆飞,“飞哥,还是那话,你就说这事儿怎么办吧?只要你发话,就算是你现在要他雷信宗的一条腿,我也帮你敲折他。”

  冯洪光说这话的时候,信誓旦旦、一本正经。

  而在他刚才说那些的同时,穆飞也一直在盯着他的脸看,,穆飞是在观察着他的表情,看他说这些话是由衷的、还是在胡扯。

  的确,穆飞的年纪年轻、阅历有限,单从经验上判断一个人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略有困难。

  但实际上,他看人还是比较准的,因为他有自己的‘看人’方法,,他不但是修练者、此时更是凝神阶的高手,他观察能力极为强大。

  人说谎、或言不由衷时,脸上必须会有所表现,动作大点的会左顾右盼、脸红、低头,动作‘轻’的也会眼睛乱转、偷偷打量别人的脸色。

  而穆飞发现,刚才冯洪光说这话的时候,脸色如常、丝毫沒有伪装、做作的意思,,显然,这货说这话的……应该是真心的,既便是‘示好’,也是光明正大的那种。

  ‘看样……还真象武离学姐所说,这货虽然容易冲动、有点虎,但还是一挺讲究的朋友……’

  也正是因为这样,就算穆飞并不太‘得意’这个人,现在对他也是有了一丝丝好感。

  “呵,我也只是那么随口一问而已……”

  “至于那姓雷的……当时在舞会上已经收拾过了,想必对于他们那种公子哥來说,当众丢面子、比独自挨一顿打还要难受吧?”穆飞笑着答道。

  “呃……倒也是那么回事儿……”冯洪光点点头,答道。

  而穆飞正想说什么,这货却在后面又补一句,“毕竟象我这样、能拿起得放得下的爷们,还是比较少的。”

  这货说的时候,还瞥了穆飞一眼,,显然,他说的是他之前挑衅穆飞、却反被教训的事情。

  “切!”而穆飞也沒客气,比给他一个大大的中指。

  二人路上一通闲扯,半个小时功夫,车到了穆飞家门口。

  “飞哥,你确定,不去喝点儿?”都到地方了,冯洪光还在‘怂恿’着穆飞。

  而穆飞却是不上当,下车跟他摆摆手,“今天还是算了吧,改天再说。谢了……”

  “呵,客气什么?等你有空,指点我几招就好了,嘿嘿……”冯洪光一脸贱笑着答道。

  笑过之去,他也跟穆飞摆摆手,“那我也不强求你了,我就走了。飞哥,下次那姓雷的那傻比再找你麻烦,你找我,我帮你教育他!”

  这货说完,调转车头,离开了。

  而穆飞转身进了院子,他一想到要见到那呆头萝莉,别说,心里还有那么一点点久违和想念的感觉。

  “嘿嘿,小萌、芙琳,我回來了……”穆飞一边自语着,一边推开房门。

  可不进门还好,当他进门、看到屋里的情况,他顿时脸上的肉重重跳动了两下。

  ‘泥马,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