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我的未来女友 > 第1495章 菊花残

第1495章 菊花残


  第1495章菊花残

  “告诉你,以后离我们嫂子远一点。这次只是个警告,要是再有下次……你就死定了!!”

  听到这里,雷信宗哪还能不知道他们所谓的‘嫂子’,就是林若伊?

  李朝南说完,将雷信宗一把甩开,又向那‘娘娘腔’摆摆手,“胡导,我这儿ok了,你们干活吧。”

  “哎呀,来啦……”

  胡导甩着兰花指跑了过来,比比划划跟雷信宗说了起来,“帅哥,我先跟你说说剧情哈。其实你的戏很简单……”

  胡导一说剧情,雷信宗脸都绿了——他猜对了,这几个家伙居然要和他拍搞基的瑟情片。而且他还是‘被搞’的那一方。

  “我不拍,滚,滚开,我不拍!!”雷信宗挣扎的站起身,要逃跑。

  “哎呀,帅哥,别怕嘛。不疼……一点儿不疼,还很舒服的。你只要腰一弯、屁股一撅,就过去了哈……”

  “等你尝试之后,我保证你会爱上这种感觉呐……”胡导扯着雷信宗,不停劝说道。

  “去你马的!爱撅你撅去!”雷信宗则是抬腿就就是一脚。

  “哎呀我的妈咪呀!”胡导直接被踢倒在地。

  正是这一脚,让那胡导怒了,“好呀,好你个小贱人,居然敢踢我?”

  他站起来之后理了理自己被弄乱的发型,兰花指一指雷信宗,“李基,lucy,泰森,给我上……”

  “什么前戏、剧情都不要了,直接来**!我就不信,我还收拾不了这个小贱人了!”

  “好咧!”

  “i`ming,北鼻!”

  三个演员上去直接将雷信宗按倒在墙上,摆了个头贴床、屁股高高撅起的诱人姿势。

  “滚,别动我!都给我滚开!”

  “谁敢碰我,我、我要杀了他!!”

  “啊啊啊……”

  雷信宗咆哮着。

  可事实证明,他的威胁是无效的——他就觉得自己的菊花上先是一滑,被什么东西顶到,再然后……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传来。

  窗台上,一朵菊花凋零、掉落,同时,背景音乐响起,‘菊花残,满腚伤,你的笑容已泛黄……’……

  清晨,福省南海。一转眼,穆飞一行人到这小海岛已经五天。

  “嘿!洛雪姐姐,你起床没呐?”帐篷外,小才女的声音传来。

  “啊?起来了,啊不,正在起。你、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出来……”

  帐篷里面,洛雪的声音有些慌乱——穆飞正抱着她又亲又摸的,这时候小才女来了,她能不心虚吗?

  十几秒钟之后,整理好衣服的洛雪拉开帐篷的‘门’钻了出来,她的俏脸红的跟熟透的苹果一般。

  “小才女,你、你找我呀?”洛雪心虚的问道。

  “嘿嘿,是呀,是找你……““洛雪姐姐,我是想问问你,你还有没有什么吃的了啊?什么都可以,分给我一点儿吧。我带的那些零吃,全都吃完了……”

  “我昨天啃了一天压缩饼干,实在是太难吃了。”小才女撇撇嘴,一脸无奈的说道。

  “哦,你等一下……”

  洛雪说完,拍拍帐篷,“阿飞,我的包里不有个菠萝面包吗?你拿给小才女吧……”

  “哦,好吧……”

  穆飞没精打彩的声音传来。

  片刻之后,他也钻了出来,将那面包、一下拍到小才女手里,“给!”

  “嘿嘿,谢谢!”

  小才女嘴上说着,但脸上可是一点都没有‘感谢’的意思,打开就啃。

  “那个……那个谁,昨天晚上我又被虫子咬了,赶快帮我处理一下吧……”小才女一手拿着面包啃着,把另一只小手递到穆飞面前。

  “那个谁?你叫谁呢你?”穆飞瞪了她一眼。

  “好啦好啦,穆飞哥哥,我叫你‘哥哥’了,你快帮我吧……”小才女说着,又晃晃自己的小手,然后继续啃面包。

  “呵……”

  看着一见面就斗嘴的二人,洛雪不禁会心一笑,“你们待着,我去洗漱了……”

  说完,转身走了。

  “啧啧,这面包……有点儿硬了啊,不如刚做出来的好吃。”小才女却是撇撇嘴,嘟嚷道。

  “你知足吧!有的吃就不错了……”

  “这最后一个,还是我偷偷藏起来的,要不然连这个都没了!”穆飞没好气儿的道。

  “好好,我就是发发牢骚而已……不就吃你们个面包吗?”

  “还是男生呢,看你那小气样吧!真是的……”小才女不满的白了穆飞一眼。

  其实,也不能怪穆飞态度不好,最近这‘臭丫头’的确有点儿烦——这几天,不知道是她跟穆飞混熟了、还是转性了,不但不见穆飞就骂,反而总往洛雪和穆飞的帐篷跑。

  而她要只是过来玩,也就算了,但这货却偏偏挑他和洛雪‘独处’的时候来,这就让穆飞不爽了——哥们和女朋友‘独处’一下,你总过来打扰是什么情况?就算电灯泡,也没有你那么亮的吧?你干什么啊你?!

  穆飞一想到这货总打扰自己的好事儿,心里就怨念颇多。甚至,穆飞都怀疑、这丫头是故意的——要不然,她怎么每次都挑自己和洛雪‘亲热’的时候过来呢?

  就这种情况,穆飞的态度好得起来才怪。

  当然,穆飞也只是怀疑而已,他也没有什么证据,能证明小才女是故意搞破坏。

  至于小才女这边,虽然她表面上、对穆飞的态度还是那么恶劣,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其实在她心里、穆飞的‘形象’已经有了些转变。

  首先,是她觉得这个‘讨厌鬼’、的确是有些本事的——别的不说,就他这能驱虫、能解毒的真气,就非常厉害!

  再者,貌似这家伙也没有自己之前想象中的那么讨厌——的确,这货的嘴是‘贱’了点儿、总欺负自己,但到关键的时候、他还是有些‘肚量’的。

  就象之前,自己对他态度那么恶劣,他也只是气自己一顿,逼自己叫他‘好哥哥’而已,最后还是帮自己驱虫、解毒了。这是什么?这就是‘肚量’。

  小才女试想一下,要是自己和他互换角色,一个总骂自己的混蛋、忽然有一天有求于自己,自己会不会帮忙?

  答案是否定的,小才女自认为可没有他那‘肚量’。结果还相反,她甚至会落井下石:叫你骂我,活该啊,让蚊子咬死你!!

  种种原因之下,小才女对穆飞的印象改观了一些。

  的确,她觉得自己依旧讨厌穆飞,但至不象以前那样、‘看到他就想吐’那么严重了。

  “好了,还有哪里?”

  就在小才女一边啃面包、一边瞎想的同时,穆飞已经帮她处理好手上的伤处。

  “还有,等等……”

  小才女咬着面包,撩起自己的裤管,露出一条纤细、白皙的小腿。

  “这里,这里……”她指着自己小腿、脚踝上的两处红肿说道。

  穆飞继续伸手握住她的脚踝,将真气渡了过去,顺势还摸了两把,“白倒是够白、细也够细,就是太瘦了……”

  “唉……一点肉都没有,摸起来硬邦邦的……手感可真差啊!啧啧……”穆飞一边摸,还一边品头论足——他这是习惯性的刺激小才女。

  “唰!”

  小才女瞬间俏脸变红,“我就是喜欢瘦!我要你管啊!”

  看得出来,小才女现在真的是有些抵抗力了——这要是放到前几天,她早就一脚踢过去了。

  而正当这对小冤家习惯性的斗嘴的时候,帐篷里的对讲机却是叫唤起来。

  “呼叫穆飞!呼叫穆飞!听到请回话!”江汉的声音传来。

  依照江汉的习惯,他没事儿是不会找穆飞的——换而言之,一般他叫穆飞,那就是有事儿了。

  正是这样,穆飞甩开小才女的腿,摸过对讲机,“江汉队长,我在,什么事情?”

  “小燕博士那边出了点儿情况,小才女在你那里,对吧?你和她一起过来吧。快点,过来再说……”江汉道。

  出了状况,穆飞也没心思开玩笑了。他赶快帮小才女处理完伤口,二人一路小跑,跑到那控制中心。

  进机房一看,小燕和老葛二人正面色凝重、不停的敲打的键盘,而江汉站在后面也帮不上忙。

  “江汉队长,怎么了?什么情况?”穆飞问道。

  “我来说吧……”

  江汉还没说话,小燕博士站了起来。

  她跟小才女摆摆手,示意后者接替自己的工作,同时介绍起来,“简单的说,就是出现一个干扰信号,干扰咱们的程序更新。而这个干扰信号,和第一天的那个非常相似,我和老对这个干扰信号进行的反追踪,发现这信号是棒国传出来的……”

  “说的再具体一点,就是棒国人在第一天就发现了咱们的实验计划,但他们一直都没做什么。等到现在、等到咱们这实验到最关键的时候,他们才出手,很显然,他们是想破坏咱们的实验……”

  小燕博士介绍完,回头拍拍小才女的椅子,“我能想到的办法都试了,都不行,你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吧。”

  “嗯。”

  小才女工作的神情严肃而专注,她头也不回,只是轻应一声。

  “还有,穆飞长官……”

  小燕博士又望向穆飞,“如果我们真的都解决不了,那就得麻烦你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