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我的未来女友 > 第1564章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第1564章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第1564章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穆飞这边和邓东山正说到这个‘理’字,那边的邓西海、邓西雨二人听到这话,却是忽然眼睛睁大,面露畏惧与焦急。

  ‘坏了,’

  ‘不行,不能让他再说下去了,’

  二人不约而同的想着,交换了下眼神,点了点头。

  而尽管这二人都沒说话,但他们的动作,还是被穆飞看在眼中。

  “师傅。”

  邓西雨赶忙跑了过來,一脸焦急的催促道,“这小子从刚才开始就在拖延时间,指定有猫腻,赶快杀了他吧,省得夜长梦多啊。”

  “师傅,小师弟从小就和我关系最好,求你把这个手刃仇人的机会给我。”

  那邓西海更干脆,喊叫的同时、已经举起拳头恶狠狠的向穆飞砸來,“去死吧,还我小师兄命來。”

  “嗯。”

  忽然间,穆飞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儿。

  “啪。”

  他一抬腿,将那邓西海踢了回去,,那邓东山他搞不定,但邓西海他还真沒放在眼中。

  而穆飞在脑中的思索着:最初的时候,那邓西海一见我就动手……换完地方也是,刚才这二人还在那眉來眼去的,打断我和邓东山的对话,貌似……这二人很怕我和邓东山说话啊。

  一开始,穆飞还以为这二人是单纯的着急为邓西云报仇而已,可是现在看來……好象沒有那么简单,这里面有猫腻。

  ‘而我刚才和邓东山说什么……让他们紧张起來來着,’

  穆飞大眼珠子提溜转,飞快的思考了一阵,一个答案隐隐露出轮廓,出现在他脑中。

  “啪。”

  “嘭。”

  穆飞再两次击退邓西海的进攻,试探着邓东山道,“邓师傅,我承认是我杀了你徒弟,但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杀你徒弟。”

  一听这话,那两人更急了。

  “大师兄,快杀了他。”邓西雨喊道。

  “你给我闭嘴。”劝西海也面露急色,手上对穆飞的攻击又强了几分。

  “哈哈……”

  而穆飞大笑两声,他发现其中的猫腻了。

  “我当然知道。”

  那邓东山虎目直盯着穆飞,“小云身带郁巫血功,你知道这郁巫血功秘籍价值连城,便杀了他夺取秘籍,我说的可对。”

  “哈哈哈哈……”

  穆飞又一阵狂笑,低头与邓东山对视,“邓师傅,你,上,当,了。”

  穆飞几乎一字一顿的说道,而且眼神无比坚定,丝毫不退怯。

  “你给我去死。”

  这下邓西雨都急了,也握着粉拳,向穆飞攻來。

  而邓东山不是傻瓜,两位徒弟的反应让他意识到有些不对劲儿。

  “你们给我住手。”

  他怒喝一声,又一挥手,将二个徒弟拦了回去。

  “啪。”

  而穆飞就趁邓东山分向的时候,出手在他手肘后的麻穴一点,终于是脱离了他的控制,落地之后,穆飞就地一滚,退出去三、四米远。

  “你……你刚才说我上当了,那你告诉我,小云……小云到底是因为什么而死。”邓东山虎目圆瞪、指手着穆飞,有些激动的问道。

  “师傅……”

  “闭嘴。”邓西雨刚想说什么,却被邓东山怒喝一声打断。

  “行,我告诉你……”

  穆飞点点头,拍拍身上的灰,“邓西云为了修练那‘郁巫血功’,从去年八月至今年一月,四个月间,至少五次杀害阴日阴时出生的女子,而且全是先间后杀,还是惨无人道的虐杀,那几个死的女孩子无一不是青春貌美,正值人生最好的时刻,但她们的死相……惨不忍睹,几乎都沒有人形了……”

  说到这里,穆飞声音微沉,很是压抑,“换句话说……邓西云他是杀人犯,他是变态杀人魔,我杀他有什么错。”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而邓东山一听这话,整个人都摇晃了一下,显然是受了相当大的打击,“小云他从小乖巧伶俐、善良老实,就算是他追求实力、修练了郁巫血功,也顶多靠自身或药物、绝对不会用那种丧尽天良的方式,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小云不是那种人,。”

  “邓师傅,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我不得不继续打击你。”

  穆飞打断邓东山的自语,“邓西云所做的那些恶事,北都警界人尽皆知,在当时,这是重案组的第一大案,谁都知道那么个‘变态杀人魔’,特别是那些女警、知情的女孩子,都是闻名色变。”

  “就算是现在,他的这个案子还在北都总局重案组挂着号呢,人证、物证、监控器拍下的数据,一切俱全,这可不是你‘不相信’、或一个‘不可能’,就能否决的……怎么,用不用我把那些资料都调过來给你看看。”穆飞问道。

  而赶的也巧,话正说到这里,他就听到旁边有脚步声传來,他扭头一看,不禁扭眉,这个生气。

  ‘你败家玩意,知道这有危险还奔着來,不知道我已经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啊,’穆飞瞪着一袭警服的姜谨蝶,气恼的想道。

  “师傅,你、你沒事儿吧。”姜谨蝶小跑到穆飞身边,她柳眉紧扭、俏脸上满满的都是担忧神色。

  “你來的正好,把邓西云那个案件的资料全都调出來,给邓师傅看看……”穆飞说话间,把姜谨蝶往身后扯扯,用身子挡住她。

  “噢噢……”

  姜谨蝶轻应一声,摸出手机,连入警局内部网络,快按几下调出一些资料。

  “喏。”

  穆飞接过手机,顺手一扔丢向邓东山。

  邓东山接过之后,笨拙的划动了一下,而他越看,脸上的表情却悲伤,身子摇晃的更明显了,而刚才还老当益壮,打的穆飞毫无还手之力的‘一代宗师’,半分钟都不到,却是苍老了许多。

  “小云啊小云……你,你怎么这么糊涂啊……”邓东山仰头望天,老目中已经闪闪反映着丝毫莹光。

  别说邓东山沒哭,就算是哭,也沒人能笑他软弱,他老來丧子本來就是一大悲事,而在为‘儿子’报仇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最宠爱的儿子是个万恶不赦的杀人恶魔,这种心情……怕是只有亲身体会的人,才能明白其中的痛苦。

  不过别人可能同情他,作为穆飞是万万不能同情他的,“邓师傅,也正是修练了郁巫血功的邓西云过于强大,警方的人损失惨重,才请我们军部的修练者出手,帮忙缉凶……”

  “换句话说,哪怕我不杀他,他也活不过一个月,他在第一次杀人的时候,结果就已经注定了,凡是破坏国家和谐、社会稳定的人,是绝不会有好下场的………”穆飞为自己开脱道。

  对于穆飞的‘胡扯能力’,姜谨蝶已经见怪不怪了,她沒多说,但是点点头表示赞同。

  “师傅……”

  “闭嘴。”

  邓东山依旧悲伤,邓西雨刚开口想劝,却被他厉声呵斥打断。

  “我说为什么我出关的时候,小雨都已经被火化,我连最后一面都沒见面……”

  “原來你们早就知道小云练了邪功,干了那些丧尽天良的事情,你们是怕我知道,是不是。”

  “你们所有人都知道,就瞒我这个师傅是不是,你们到底有沒有把我当成师傅。”

  邓东山虎目圆瞪,盯着两个徒弟呵斥道。

  邓西雨被吓的花容失色,连连后退,大师兄邓西海则是‘卟通’一声跪到地上,“师傅,我们瞒你是有错,但是我们也是心疼小师弟,想为他报仇啊。”

  “是啊,师傅,小师弟死的好惨啊,我、我实在是……呜呜……”那邓西雨跪下才说两句,又忍不住呜咽起來。

  看到这一幕,就算是邓东山再生气,也是说不出來什么了。

  而这边,虽然穆飞表面严肃,但他心里都快乐出花了:泥妹啊,早知道把事情说明白就能搞定这老古董,我特么干什么那么玩命啊我,亏死了,亏死了。

  可谁知道,事情上穆飞乐的有点儿太早了。

  “唰。”

  也不知道那邓东山想起什么,忽然间扭头望向穆飞,“小娃娃……小云误入歧途,杀害无辜的人,你杀了他,这点你有理,但我听说……小云死之前……你沒少折磨他吧。”

  “嗯。”

  一听这话,穆飞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沒有,我沒有折磨他。”穆飞自然不肯承认。

  “师傅,他说谎。”

  可是那邓西雨却是噌的站了起來,又目泛红,伸手一指穆飞,“他不但杀了小云,在小云死之前,还百般摧残小云,他把小云的手指一根根的掰断,还扭断小云的手腕,卸掉小云的胳膊,切掉小云的腿……”

  “沒有,你说谎,你在编瞎话,想让邓师傅杀我,为你小师弟报仇,对不对。”穆飞一指邓西雨,打断好。

  邓东山來回看着这二人,还真就不知道谁说的是真是假,,按理说,他自然是相信两个徒弟,可是他的徒弟却也有前科,刚刚骗过他。

  “师傅,小云杀人练邪功的事情我沒告诉你,是我的错,但我刚才说的绝对都是真的,。”

  邓西雨不再跟穆飞废话,对邓东山道,“我在偷小云尸体的时候,把小云的尸检报告也偷回來了,现在还在我的房间,等回去你可以看看,若是他沒有虐待小云,完全是我说谎、造谣的话,我宁愿被关三年……不,五年,我宁愿被关五年禁闭,。”

  “师傅,我们也是怕你看到小云的死相受不了,才自作主张,把小云的尸体火化的啊。”这邓西雨盯着穆飞,眼睛放着仇恨的光芒,又说道。

  ‘坏了……’

  听了这知,穆飞再扭头一看那邓东山越來越难看的脸色,暗道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