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我的未来女友 > 第1565章 我不认识他

第1565章 我不认识他


  ;

  第1565章我不认识他

  听了那邓西雨的话,邓东山的脸色变幻,望向穆飞的眼神也越发冰冷。

  ‘坏了,’

  刚刚还在庆幸的穆飞顿时暗叫一声不好,,虽然沒有邓西雨说的那么夸张,但他之前的确沒少虐待那邓西云,当时他就想给那败家徒弟报仇來着,下手自然不轻。

  但这种情况,他自然不会承认,“邓师傅,我也敢对着国旗、对着国、徽发誓,我绝对沒有做那些事情,否则,我宁愿被开除军籍,我就不佩做一个军人。”穆飞也一举手,铿锵有力、一本正经的睁着眼睛说瞎话,,反正哥们本來就不是正八经的军人,开了就开了呗。

  “呼……”

  果然,比起穆飞这个外人,显然是邓西雨说话更好使,邓东山喘着粗气,脸色越來越难看。

  “你杀小云,我忍了,但你居然那么折磨他……你不该。”

  只见邓东山喘着粗气向穆飞一步步走來,“你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你是用右手折磨小云的,对吧,行,我不杀你,但要我废掉你的右臂……让你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这货吼着,再次脚一踏地,向穆飞扑來。

  “败家玩意,躲远点儿。”

  穆飞怕邓东山的风拳误会姜谨蝶,一把将她推出去好远,自己也赶忙就地一滚,躲过邓东山的一拳。

  但穆飞快,邓东山更快,他调转方向接连向穆飞攻击,情况几乎是刚才的翻版,一瞬间,穆飞就落入下风,被邓东山逼的狼狈不堪……不对,确切说是比刚才更加狼狈。

  “轰,。”

  就在穆飞苦不堪言,狼狈逃窜的同时,却听天空之有轰鸣声传來,众人抬头一看,一架直升机正飞速驶进,降底高度。

  听到这声音,穆飞心一喜,援军终于來了。

  也正是这直升机的靠近,暂缓了邓东山的攻击,他抬头看了一眼。

  而就在那直升机的高度降到五、层楼高的时候,一个男人夸张的叫喊声传來,“天,空,一,声,巨,响。”

  “嗖。”

  这个男人从飞机上‘跳’了下來。

  “轰。”

  “卡啦啦啦……”

  三、四秒钟后,这男人双脚狠狠的砸到地面上,震的地面上的步道石板纷纷龟裂,但他并沒有倒地,只是下蹲缓冲高空跳下的冲击力。

  待那些灰尘散去,那男缓缓起身,他的表情严肃而专注。

  只见他飞快的摆了个单膝跪地,双手双臂一齐指向右上方四十五度、某‘凹凸曼’的招牌动作,同时大喝道,“老,,闪,亮,登,场。”

  看到这一幕,不要说其它人,就连正在效手的穆飞、邓东山都呆了。

  ‘我靠,这……这是特么哪來的沙比啊,’这是在场所有人的想法。

  众人一齐大眼瞪小眼儿,半天缓不过劲儿來。

  最后,还是邓东山扭头望穆飞,“这你的人。”

  而刚才穆飞还兴奋,终于是來援军了,但他现在后悔了……只见穆飞老脸通红,连连后退、摇头道,“不认识。”

  來的这人穆飞自然认识,正是那个流氓道士、刘莽,其实穆飞之前就知道,这个家伙指定不会太靠谱,可是他却沒想到这货能不靠谱到这种程度,,别说我认识他,我不认识这种傻比。

  这时候刘莽也站起來了,向穆飞喊道,“嗨,兄弟,我是不是很帅。”

  “我帅你妹啊。”

  穆飞沒好气儿的吼了起來,‘去你妹的,别和我说话,我嫌丢人,’

  ‘帅,你那是二比啊,好不好,还老闪亮登场,我看你是二比闪亮登场吧,’

  ‘还有,你那是什么动作,凹凸曼啊,大哥,你给我整个超人的动作我都忍了,为什么是小学生都觉得幼稚的凹凸曼啊,’

  穆飞在心里各种吐槽,退回到姜谨蝶身后,捂着脸,“我不认识他我不认识他我不认识他。”

  不怪穆飞这样,这货……实在是太二了,穆飞觉得自己的品味都被他给拉低了。

  可谁知道,穆飞越不想理他,这货越得瑟。

  只见他瞬移一般凑到穆飞……确切是凑到姜谨蝶旁边,眼闪着兴奋的光芒,“美女,贫道见你面色晦暗、印堂发黑,此乃大凶之兆……今日你与贫道有缘,不仿将你的**与贫道一观,让贫道为你看下足相如何……”

  “呃,这个……不用了……”姜谨蝶被吓的一咧嘴,赶忙摆手拒绝。

  “哎,美女,不看足相看手相也行,虽然贫道看手相不如看足相那么的擅长,但是解开你身上的凶兆还是沒有问題的……哎哎,你别躲、你别跑啊……”这货说着,还伸手向姜谨蝶的玉手握去。

  可是他手才伸出去,穆飞终于忍不住了:泥妹的,犯二、不办正事儿就算了,居然还敢占我徒弟便宜,你找屎吧你。

  “混蛋。”穆飞抬腿,照着刘莽的屁股就是一脚。

  “哎呀妈呀……”刘莽差点让穆飞踢个狗啃屎。

  “靠,你干什么啊你。”

  刘莽拍着被踢脏的道袍,指着穆飞气恼的叫唤着,“怎么着,想打架啊。”

  说这话的时候,刘莽一脸的自信。

  “哎。”

  也正是他这话,让穆飞注意到一个问題,刘莽现在的实力,居然是练气阶级。

  穆飞惊讶了,要知道在三、四个月之前,这贱货才练气阶五级啊,当时自己和夜蜂还扁了这货一顿,可是怎么这么短的时间,他居然连跳四级……这也太快了吧。

  “哼……”

  看出穆飞的惊讶,刘莽一脸的臭皮,“告诉你,我可不是三个月前的那个我了,现在道爷可不怕你。”

  “别说沒用的……”

  穆飞指指邓东山的方向,“先把正事儿办了,行不行。”

  “切,不就是一个老头吗,多大点儿事儿啊,道爷还不分分秒秒搞定他。”刘莽不屑的摆摆手。

  不过他也沒再骚扰姜谨蝶,向邓东山走去,“老头儿,那是我们特七的人,大家在道上混口饭吃、都不容易,你卖道爷我个面,这事儿就算过去得了,行不行。”

  这货的语气丝毫不客气,看他那模样,就象是‘古惑仔’电影里面的大哥在谈判。

  而听着他这语气,穆飞头上出现三根黑线,泥妹,你真的是來帮忙的吗,你确定你不是怕事儿不大,过來火上浇油的,还有,你到底是道士……还是黑社会啊。

  对于这刘莽不靠谱,穆飞再次无语。

  而邓东山听了刘莽的话,顿时被气到了,,老夫好歹也是一代宗师,居然管我叫老头儿,有沒有礼貌,我凭什么要卖你面。

  “你敢跟我师傅那么说话。”

  “你是谁啊你,敢威胁我们。”

  邓西海、邓西雨二人先怒了,指着刘莽骂了起來。

  而劝东山一摆手,把二人给拦了回來,又指指穆飞,“我说过,我要废掉他的右臂。”

  “唷呵……你的意思,是谈不拢了,老头,道爷可是给你面了,这是你给脸不要脸……”刘莽又指指邓东山,阴阳怪气的说道。

  如果说刚才只是‘不客气’,这话就有点儿‘打脸’了,刘莽话一出,邓东山的胡一下下的跳动,他是更生气了。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道爷我打你的脸。”

  而刘莽还不等他发作,就率先发难,他快步向邓东山扑去。

  “嗖,。”

  可正在这时候,就听有高空抛物的声音传來。

  “嘭。”

  “哎呀妈呀。”

  一声闷响,一个庞然大物结结实实的砸到刘莽的身上,把他压到下面,看到这东西,众人再次傻眼,,掉下來的,居然是只狗熊。

  “嗖,,嘭。”

  又一声闷响,一个身着运动服、头发乱蓬蓬、看起來有些脏兮兮的大男孩掉了下來,正好坐到那狗熊身上。

  “嗖,,啪嗒。”

  又一声轻响,一只周身米白色、极为漂亮的猫咪,以极为优雅的姿态落到那男孩的头上。

  刘莽、狗熊、陈八宝、伊丽莎白喵,一个在一个上面,整个一叠罗汉。

  “嘎,。”

  “嘎嘎,。”两只乌鸦在旁边乱飞,边啪嗒着翅膀边叫唤着,叫的这个难听。

  看着这一幕,穆飞就觉得脸上的肉在一下一下跳动,‘你们……你们敢不敢给我正经一点,你们到底是來帮忙的,还是來捣乱的,’

  不怪穆飞生气,这两个家伙……实在是太不靠谱了,简直就是奇葩。

  “我靠,陈八宝、死熊,你们俩个想干什么,想打架啊。”

  刘莽伸出个脑袋,对着那棕熊和陈八宝吼了起來,“还不赶快给道爷滚下去。”

  “哎。”

  陈八宝微微一楞,“流氓,你钻熊叔屁股下面做什么。”

  "泥、泥妹……那是我钻进去的吗,是被你们砸到下面的,好不好。”刘莽更生气,再次吼了起來,他边吼边拍地。

  “噢,不就是砸一下吗,至于那么大呼小叫的么,真是……”

  陈八宝嘟嚷了一句,从熊叔身上下去,向穆飞这边走來,而熊叔起身的时候一扭屁股,‘碾’的刘莽‘啊啊啊’直叫唤,,他不叫唤才怪,七、八百斤啊。

  也就是他练过,换个普通人,早就被坐断气了。

  “哟。”

  陈八宝走了过來,伸出一只手掌,跟穆飞打招呼。

  “小伙,你好,又见面了。”熊叔憨态可掬的说道。

  “有段时间沒见了。”

  穆飞拍拍陈八宝的肩膀,还有熊叔的肚皮,笑着打招呼。

  “喵喵喵……”这时候,陈八宝头上的白猫叫唤起來。

  “哦……”

  陈八宝抬头瞥了一眼,对穆飞道,“伊丽莎白问你,怎么不跟她打招呼。”

  穆飞无语,这猫还会挑毛病。

  “呵呵,伊丽莎白,你也好……”

  穆飞伸手去摸伊丽莎白的头,却被后者用小爪拍开,“喵喵喵喵……”

  “她说她不习惯男人摸她……”陈八宝翻译道。

  穆飞再次无语,这死猫、毛病真多。

  这时候,那刘莽终于是站起來了,他不停的揉着自己差点被砸断的腰,“死熊,你等我哪天你落到我手里的,看道爷不把你的爪剁下來的,蒸熊掌。”

  而熊叔往地上一坐,理都不理那流氓,一副‘本熊不与弱智计较’的模样。

  活动完之后,刘莽扭头又一指邓东山,“老头,咱们重新打过。”

  “喂,流氓,人家可是凝神阶五级的高手,你行不行啊。”陈八宝把手放在嘴边做喇叭状态,向刘莽喊道。

  “靠,道爷从來就沒有不行的时候,这种货色,道爷三秒钟就能解决战斗。”刘莽说道,双手化掌向邓东山攻去。

  “大言不惭。”邓东山冷哼一声,挥拳反击。

  “砰。”

  “啪。”

  “嘭”

  “哎呀妈呀,。”

  四五招过后,刘莽惊呼一声,他被邓东山一巴掌拍到脸上,整个人被飞出去四、五米远。

  穆飞抬手看下表,果然,正好三秒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