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我的未来女友 > 第1590章 他乐不了几天了

第1590章 他乐不了几天了


  第1590章他乐不了几天了

  “咱们一个公司的同事,应该互相了解嘛,嘿嘿……”车顺趁说话的功夫,坏手偷偷向周蔓婷的手摸去。

  一开始,他还为占到便宜沾沾自喜,可是摸了把两之后,不禁眉毛一扭、面露疑惑,‘哎,不对……这家伙的手……怎么这么大,还这么粗糙呢,’

  想到这里,他再低头一看,顿时脸上的肉跳了两下……他摸的哪是周蔓婷的手,而是一个男人的手,再一抬头,他脸上的肉都轻轻跳了两下。

  “你……你怎么在这里。”车顺被吓了一跳,赶忙站起來,右手也赶忙甩开。

  “哎。”

  这时候在不远处玩电话的车丽丽也看出情况了,只见她眉毛紧扭,“姓穆的,你來干什么。”

  而与车顺、车丽丽的紧张相比,周蔓婷则是松了口气。

  “他……他谁啊。”

  “看着有点儿眼熟,不是咱公司的吗。”

  “沒见过啊……”

  其它员工则是小声议论这人是谁。

  “呵呵……”

  穆飞笑着从桌上摸过几张纸巾,擦着刚才被车顺摸过的手,“车顺刚才不说了嘛……一个公司的同事就要互相了解,我也算是这公司的人……”

  那些员工都沒弄明白怎么回事儿,沒敢吱声。

  “所以,我过來跟你们‘互相了解’來了……”穆飞说话的同时,伸手从桌上摸过一瓶啤酒,握在手中看了一眼,扭头望向车顺。

  不过车顺也不知道为什么,当他看到穆飞的眼神,他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呢,他看看穆飞、又看看坐在那里的周蔓婷,恍然大悟,全明白了。

  事实证明他的预感是非常准确的,就在他楞神的功夫,穆飞已经一手扯住他的衣襟、另一手高举酒瓶,瓶里的冰镇啤酒‘咕咚咚’全倒他头上了。

  一瞬间,车顺就表演一个节目,,‘高富帅一秒钟变落汤鸡,’

  “哇,好冷……”

  “你给我放手,你过份了……我告诉你你可过份了啊。”

  这车顺虽然长的挺壮,还练过跆拳道什么的,但胆子却不大,几个月之前穆飞那一巴掌拍断木桩的‘壮举’已经给他吓到了,再加一直以來穆飞都很强势,他心中对穆飞总有种‘畏惧’的感觉,现在他被如此羞辱,居然也不敢还手,顶多就是挣扎、推开那酒瓶。

  倒是那车丽丽胆子大一些,她赶忙过去拉扯着穆飞,“姓穆的,你给我住手,放手,快放手。”

  “报警,快报警。”

  这时候,周围那些员工终于是反应过來,男员工过拉架,为数不多的女员工拨打电话报警。

  “混蛋,你在干什么。”

  “你知道车主任是谁吗,车主任可是北都车家的少爷,你想死啊你。”

  那些男员工之中,那‘眼镜马屁男’叫唤的最凶。

  而尽管这边拉架的人多,但他们却依旧不是穆飞的对手,那车顺被浇了四、五瓶啤酒,虽然那啤酒里沒有冰块,但温度也很底,基本上就和现在最流行的‘冰桶挑战’差不多了。

  “这下……了解的够‘深’了吧,还用不用再‘继续了解’了。”穆飞扯着车顺的衣领问道。

  “你……你你……”

  车顺被气的脸通红,同时整个人还不在不停的颤抖着,不过他只敢指着穆飞,却是打不敢打、骂不敢骂。

  “以后把眼睛放亮点儿……你‘了解’别人我不管,但离我的人远点儿,知道吗。”

  而穆飞也沒和他沒完沒了,伸手在他脸上拍了几下,“再让我知道有下次……信不信我把你塞到冰柜里。”

  “呼……”

  车顺被气的直喘粗气,瞪着穆飞,但依旧不敢反抗。

  “呵。”

  穆飞冷笑一声,这才放开车顺,而他又扭头望向那在旁边连拉带扯、闹的最凶的‘眼镜马屁男’,眯着眼睛眼神不善。

  “你想干什么。”马屁男被吓了一跳。

  “你是干什么的。”穆飞盯着他问道。

  “我……这……”

  穆飞的眼神,让这马屁男有些升不起反抗的心思,“我是……产品配送部办公室……的员工。”

  ‘呵……’

  穆飞在心里轻笑一声,只是一‘员工’,就这么能‘折腾’,这要是让你当了官儿,还能得了,公司里有这种人,那就是……好吧,穆飞承认了,他是看这小子刚才在‘撮合’周蔓婷,他看着不爽。

  想到这里,穆飞摆摆手,“明天你去人事部结下工资,另谋就高吧。”

  另谋好就是好听的说法,换个说法就是‘你被炒了,打包滚蛋吧’。

  也正是明白穆飞的意思,这马屁男被吓到了,,这伟辰药业的发展前景相当之好,许多人想进都进不來呢……自己这才进來沒两个月,就被炒了。

  “你……你凭什么炒我,你谁啊你。”这马屁男叫唤起來,说这话的同时,他还扭头用求援的眼神望向车顺,看车顺的不只是他自己,还有其它的员工。

  “你管太多了吧,你沒权利开除他。”车丽丽指了穆飞一下,说道。

  这些人都是以车顺为中心、为‘老大’的,周围这么多小弟看着,车顺不得不说话,“那个……丽丽说的对。”

  “呵……”

  穆飞却有些懒得和他们废话了,“的确,这公司的老大是伟辰不假……但你要知道,除了他之外,那公司还有我和别人的股份呢,我们俩个加到一起比伟辰的股份还多,你说我有沒有权利。”

  “还有……别以为车老爷子把你们弄进伟辰药业,有伟辰在,我就拿你们沒办法……”

  他伸手指指车顺和车丽丽,“伟辰碍于老爷子颜面、不好‘开’你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但我可沒那么多顾虑,你们再敢瞎‘得瑟’,别说这小子,你们我也一样开,。”

  “哼。”

  说完,穆飞沒再搭理这几人,伸手一揽周蔓婷的纤腰,在众人的注视中走了出去。

  “啊,我想起來了。”

  这时候终于有人想起來了,他指着穆飞和周蔓婷离去的方向,“刚才那个人……好象是车总的好朋友,伟辰药业有三成股分是他的。”

  这下,这些员工都有些傻眼,他们小声议论、暗自庆幸,幸亏刚才自己沒出头,否则……怕是也和这马屁精一样了。

  “车主任,车哥啊……”

  至于这马屁精都快哭了,“你帮我说说话,你得帮我啊。”

  “怕什么。”

  穆飞一走,车顺马上又‘牛叉’了许多,“伟辰和我是表兄弟,到时候看他信我的,还信那姓穆的,再者……就算我真的保不住你,不还有我们‘车氏药业’吗,只要有能力,到哪里不是一样。”

  “谢谢、谢谢,车主任,我……”有了保证,这马屁精放心许多,他感动的‘痛哭流涕’。

  “行了……”

  车顺摆摆手,“你们随意吧,我出去一下。”

  不用说,车顺自然是去处理身上的啤酒去了,他现在还是落汤鸡呢。

  其实他现在也就是表面‘和气’了,现在他心里面无比火大,,他本來就是好颜面的人,特别是他半个來月费尽心思才经营了这么一个高大的形象,今天被穆飞一羞辱,形象全无。

  “特么的。”

  正是因为火大,他刚一出门就一脚将垃圾筒踢飞。

  “车顺表哥,你消消气……”

  跟出來的车丽丽赶忙劝他,“这小子就是一疯子,你跟他计较什么,跟神经病是讲不出理來的。”

  “再者说了,他现在‘狂’、就让他‘狂’去吧,等过两天咱们事一成、你认为他还能狂得下去吗,还乐得出來吗,嘿嘿……”这车丽丽说着,自己忍不住笑出声來。

  “哎,对……”

  而原本还非常恼火的车顺,一听这话顿时怒火消了大半,“丽丽你说的对,等到咱们事一成……我看他还笑不笑得出來,嘿嘿嘿嘿……”

  说着说着,他也跟那车丽丽一样,也笑了出來。

  ……

  “你不知道那车顺不是好玩意啊,还跟他出來玩,真是……”

  穆飞一出门,就撇嘴跟周蔓婷发牢骚,,他倒不是怕救这家伙麻烦,关键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看这扫把星跟别人一起、他不爽。

  “切,好你个小飞飞,你还好意思说我啊。”

  而周蔓婷一听穆飞这话,‘怒’了,她用她修长的手指不停的戳着穆飞的脑袋,“你以为本姑娘愿意跟他们出來啊,这帮人不是墙头草、就是马屁精、要不就是自以为是的神经病,我看着就恶心,这要不是为了帮你,你认为我会搭理他们吗,我这都忍辱负重了,你还教训我……你有沒有良心啊你。”

  “呃……”

  穆飞一咧嘴,他也反应过來了,这扫把星说的沒错,,其实他沒忘记自己要周蔓婷帮忙的事情,只不过……刚才光顾不爽了,把这事儿给抛脑后去了。

  “骚瑞骚瑞……我忘了……”

  穆飞习惯性的挠挠头,岔开话題道,“那这个段时间他们怎么样,你有沒有发现什么。”

  “咯咯,虽然今天你惹到我了,但看你态度不错的份儿上,我就不跟你计较啦,我把我看到的听到的告诉你,到底有沒有什么情况、你自己分析吧……”周蔓婷娇笑两声,将自己知道的事情慢慢的讲给穆飞听。

  讲的过程中,她还时不时娇笑,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实际上,她的确是心情非常好。

  虽然穆飞刚才的态度不是太好,但她一想起穆飞是因为吃醋才那样的,她就有些小小的窃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