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我的未来女友 > 第1654章 又得瑟

第1654章 又得瑟


  第1654章又得瑟

  小黑好象是不太想说这个事情,在那里犹犹豫豫的,但是他耐不住穆飞的眼神和注视,最后还是说了,“其实……是黄报国……”

  “黄报国。”听到这名字穆飞不禁扭眉毛,,对于这姓黄的,穆飞可是沒有什么好印象。

  随后,小黑将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

  原來,在他们那种机关部门都有个‘潜规则’,一般來说,培训学都是升职的‘前奏’,虽然参加培训的警员不一定百分百升职,但机率还是比较大的。

  而在姜谨蝶去进海市参加培训之前,立下不少‘大功’,多次受领导的表扬,而在培训之前,领导也询问过她的意思,问她愿不愿意‘加加担子’之类的,,加担子什么意思,就是工作更重,就是升职呗。

  虽说姜谨蝶对职位什么的看的不是特别重,但毕竟是人都愿意往高处走,碰上这事儿她还是非常开心的,培训的通知一下來,她就乐呵去了。

  但谁知道去的时候挺好,回來之后,这升职却是沒信儿了。

  “等一下……”

  听到这里穆飞伸手打断小黑,疑惑的问道,“我记得她回來之后,不是升过职吗。”

  “升职,啊,是啊,就‘职称’上去了,别的沒上去啊,权利反倒小了,对于大姐这样喜欢冲在第一线的人來说,这职升的还不如不升呢。”小黑摊摊手,无奈的说道。

  “大姐这情况就是所谓的‘明升暗降’……级别高了,沒实权了。”

  见穆飞点点头,小黑又继续解释,“一开始,大姐还以为上面是先把她的‘级别’升上去,以后再调部门,这种一步路、两步走的方法,在体制内不但不稀奇、还很是常见,所以大姐也沒在意,急什么,等着呗。”

  “不过她等來等去,却是一直沒有什么调部门的意思,等她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再找上级委婉着、试探着一问,你猜怎么着,上级直接把她给‘否’了,,不但说好的‘升职’沒了,还给她好顿教训,说她工作不细心、执法方式过于粗暴等等,好象对她很有看法……”

  “大姐觉得很不对劲儿,她自己再回味思考、向朋友打听打听,终于是得到一个结论……”

  小黑凑到穆飞耳边,神秘兮兮的道,“是黄报国趁她不在给她使绊子、打小报告什么的,才让她这升职泡汤的。”

  “啧,这王八蛋、真损啊……”

  听到这里,穆飞眉毛扭的更紧、都快成麻花了,,还是那话,这败家徒弟自己怎么教训、怎么欺负都行,但外人动她、穆飞可是绝对不允许的。

  ‘看样这货还是欠收拾,挨打不长记性的玩意,’穆飞在心里骂道。

  而这时候一直照看姜谨蝶、沒怎么说话的小蜻蜓插嘴道,“大姐不也只是猜测而已……还沒百分百确定呢吗。”

  “嗯。”

  穆飞扭头望向小蜻蜓,而后者俏脸一红、沒多说什么。

  穆飞什么都知道了,也用不着这二人了,他摆摆手,“小黑、小蜻蜓,你们俩个走吧,她交给我了……”

  穆飞说完,回身‘摆弄’姜谨蝶,“喂喂,醒醒醒醒,到站了,下车了嘿。”

  “你自己……能行吗。”

  “就是的,我帮你吧。”

  小黑和小蜻蜓纷纷说道。

  “嗯。”

  而这时候姜谨蝶终于看到穆飞,她探头过來,俏脸通红、醉眼朦胧的盯着穆飞看了一会,忽然表情一变,伸手搂住穆飞的脖子,“呜呜,师傅,你怎么才來啊,有人欺负你徒弟……你也不管管。”

  这货说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往穆飞脸上、身上擦啊。

  ‘泥妹啊……’

  穆飞在心里骂着,,虽说他不嫌弃这败家玩意,但他可才换的衣服啊……又得换了。

  “行行,我管,我当然得管。”

  “乖徒弟咱先回家,等明天、不管是谁欺负的你,师傅都帮你揍他。”穆飞赶忙推开姜谨蝶,还得象哄小朋友一般哄着她。

  可谁知道这败家玩意不但丝毫不知收敛,反而变本加利,“不行,你现在就揍他,必须得现在揍,要不我就不走了。”

  “现在他沒在这儿啊……明天,明天还不行嘛。”穆飞一边扶她一边哄着。

  “不行,我不管,就现在揍,现……在,。”

  “别闹……快走。”

  “我不走,你不揍他,姑奶奶今天就不走。”

  “你不走是不是。”

  “不走不走就不走,姑奶……呕……”

  只见这大姐忽然前上身一耸,穆飞衣服上一大摊红酒,,是这大姐吐出來的,虽然这货只是喝酒并沒有其它东西,那吐出來的玩意……也恶心啊。

  “你、你你……”

  看到这一幕,穆飞就觉得自己脸上的肉在一下下的抽动,他是气的。

  最后他忍无可忍了,一伸手给姜谨蝶按到沙发上,照着她的屁股大巴掌就抽了过去。

  “我叫你吐。”

  “我叫你不走。”

  “我叫你得瑟。”

  “啪啪啪啪……”

  “啊啊,疼,好疼……”

  “疼疼疼,疼死啦……”

  穆飞说话同时,大巴掌一顿拍,抽的姜谨蝶直叫唤。

  ‘这……好厉害……’

  ‘还说什么‘不管谁欺负你我都帮你揍他’……其实就你欺负的最过份,好不好,’

  而看着这‘母老虎’在穆飞手底下丝毫沒有反抗能力,不论是小黑还是小蜻蜓都有点儿流冷汗。

  不得不说,穆飞这一通大巴掌还真就有用,姜谨蝶连连吃痛,这酒顿时醒了三分。

  “谁……谁打姑奶奶。”

  “特乃乃,不想活了啊。”

  姜谨蝶蹭就站了起來,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而待她看清楚來的人是穆飞,她醉脸上不禁露出疑惑,“师傅,我、我什么时候到家的。”

  她左右看看周围,发现不对劲儿,想了一下才反应过來,“你、你什么时候过來的。”

  而话正说一半,她忽然觉得屁股好疼,她不禁一咧嘴,揉着屁股向穆飞问道,“师傅,你打我干什么啊。”

  “唉……”

  虽然这货是清醒了一点儿,但穆飞看她这摇摇晃晃的模样也是无奈。

  他伸出一只手、抵住姜谨蝶的脑门、将真气慢慢度了过去,只见姜谨蝶的脸颊、太阳穴周围,‘冷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渗出皮肤外、缓缓向下流淌。

  “嗯……噢……”

  而随着这‘汗’的流下,紧闭双眼的姜谨蝶口上发出某种‘奇怪’的声音,同时,她身上的酒味也越來越重,,那随着汗液排出來的,满满的都是酒气。

  还有,她脸上的‘酒红’、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退去。

  ‘这……’

  ‘好神奇……’

  看到穆飞露这一手,小黑和小蜻蜓也是倍感新奇。

  特别是小蜻蜓,她打量了穆飞两眼,‘难怪大姐‘师傅’前、‘师傅’后的,这家伙……真是有些本事,’

  待两分钟过后,这货的酒气排个差不多,终于算是清醒了。

  “我……我好象是要喝多了……”姜谨蝶揉着太阳穴,俏脸上有些痛苦之色。

  而她这话一出,在场三人都耷拉着眼皮盯着她,‘什么叫‘好象’要喝多了,你明明就已经喝多了,好不好,’

  “喂,这下,咱们是不是该回家了。”穆飞放开手,盯着姜谨蝶问道。

  “回家,噢,是该回家了……”

  姜谨蝶晃了晃脑袋让自己清醒一些,站起身來。

  而直到这时候她才注意到,穆飞衣服的胸口上一大片‘痕迹’,还有着不轻的酒味,一看就是酒洒了。

  “哎呀,师傅,你看看你……”

  姜谨蝶伸手指指穆飞胸口的酒痕,一脸无奈的道,“你喝就喝呗,也不注意着点……那么大的人了,弄满身都是酒,你丢不丢人。”

  这话一出,穆飞脸上的肉再次重重的跳了两下。

  “卟……”

  “哈哈……”

  小黑和小蜻蜓顿进笑喷。

  只见他伸出大巴掌,照着姜谨蝶的脑袋就拍去。

  “哎,哎呀,师傅,你干嘛你。”

  “我、我是关心你好不好,你、你干嘛打我呀。”

  “……”

  直到离开这ktv,姜谨蝶都不知道穆飞为什么生气,她这顿揍怎么挨的。

  而这一路上,穆飞都气呼呼的,姜谨蝶坐在副驾驶位是不敢说、也不敢问,,她觉得穆飞心情不美丽,她怕挨揍。

  最后,还是穆飞先开的口,“败家玩意,我问你……”

  而这一路上,穆飞都气呼呼的,姜谨蝶坐在副驾驶位是不敢说、也不敢问——她觉得穆飞心情不美丽,她怕挨揍。

  而这一路上,穆飞都气呼呼的,姜谨蝶坐在副驾驶位是不敢说、也不敢问——她觉得穆飞心情不美丽,她怕

  而这一路上,穆飞都气呼呼的,姜谨蝶坐在副驾驶位是不敢说、也不敢问——她觉得穆飞心情不美丽,她怕挨揍。

  而这一路上,穆飞都气呼呼的,姜谨蝶坐在副驾驶位是不敢说、也不敢问——她觉得穆飞心情不美丽,她怕挨揍。

  而这一路上,穆飞都气呼呼的,姜谨蝶坐在副驾驶位是不敢说、也不敢问——她觉得穆飞心情不美丽,她怕挨揍,挨揍。

  而这一路上,穆飞都气呼呼的,姜谨蝶坐在副驾驶位是不敢说、也不敢问——她觉得穆飞心情不美丽,她怕挨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