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我的未来女友 > 第1667章 温水煮青蛙

第1667章 温水煮青蛙


  第1667章温水煮青蛙

  “黄警官,我的学生既不是凶手、也不是嫌犯,你用这种方式是不是过份了一点儿啊。”冯忠杰指指那警察手里的手铐、对黄报国说道。

  “唔……”一听这话,黄报国扭扭眉毛。

  虽然他很是不快,觉得这个小老头实在是有些多管闲事儿、但他却并沒有骂人,,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眼前这小老头……总给他一种‘不是一般人’、‘不太好惹’的感觉。

  不得不说,黄报国的感觉还是比较准的,这冯忠杰虽然表面只是一大学教师、教授,但多年从事教育工作二十几年的他、不说桃里满天下也差之不多,各个高科技领域、精密仪器领域的科研部门、都有他的学生,其中不乏一些‘正府’机关、军事部门的高管,这也是为什么他敢承诺艾佳、她一毕业就给她推荐好工作的原因。

  看到这一幕,穆飞很是感激冯忠杰,,其实处在冯忠杰的那个角度,他这种做法是相当不妥、绝对不妥的,而他既然敢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帮穆飞说话,这就看出他对穆飞、还有艾佳二人的信任,到何种程度,而他信任艾佳也就算了,穆飞作为‘一个月课请假半个月’的混子,实在是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其实冯忠杰的出头对穆飞來说沒什么实质性的帮助,但这份好意、他得记下。

  “冯教授,谢谢,谢谢你对我的信任……”

  穆飞也不想再跟他们闹了、因为再闹下去,自己也免不了得跟他们走一趟,,再说,自己正准备‘将计就计’呢,不跟他们走、这戏怎么演啊。

  “俗话说身正不怕影子斜,我沒做那事情、就不怕他们调查,既然他们要我配合、那我就配合他们……”

  “要是我不跟他们去、倒好象真的我是做了什么、心虚似的……”穆飞说道。

  “嗯。”

  冯忠杰赞许的点点头。

  其实他也只是看那几个警察欺负人,心里不爽快。

  ‘你沒确切证据就这么做,你想沒想过这对我学生的伤害有多大,会不会对他的校园生活、人际关系产生影响,会不会影响他未來的人生,哪有你们这样的……’冯忠杰是个好老师,再加上他对穆飞的印象非常好、多少有些‘偏向’,这就是他生气的原因。

  但他的想法和穆飞的想法是一样的,,既然这些人都找來了,事情不说明白是不行的。

  “行,那你就跟他们走一趟吧……”

  冯忠杰拍拍穆飞的肩膀,“到地方实话实说,不用怕,沒人敢欺负你的……”

  跟穆飞说完,他又望向黄报国,“黄警官,配合你们调查是我们的义务,但要是我学生受到什么不公的待遇的话,我可是不会同意的……”

  说这话的时候,冯忠杰一脸‘正经’、丝毫沒有开玩笑的意思。

  而穆飞还算比较淡定,但一直都是‘好学生’的艾佳却是有些着急,在她看來、警局是个非常恐怖的地方,可她干着急,也沒有什么办法。

  “走吧……”

  穆飞向黄报国等人摆摆手,大大方方的向外走,而经过艾佳身边时,他探头到艾佳耳边、吹着热气道,“大姐,紧急情况,给两天假哈。”

  “你……”

  艾佳都快气了,她用她那漂亮的大眼睛、重重的瞪穆飞,,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功夫说这些。

  “嘿嘿,真恩爱呢……”

  “就是,我好羡慕啊……”

  而见到他们二人当众‘咬耳朵’,周围再次响起一片‘八卦’的声音,艾佳被臊的脸又发红。

  最后,穆飞还是跟着那几个警察走了,冯忠杰摆摆手,“继续上课”,说完他也转身离开。

  而其它的同学还好、并沒有受到什么大影响,可是艾佳在那里各种踌躇不安、心绪不宁。

  ‘他在里面不会受到什么不公的待遇吧,再严刑逼供什么的,’

  ‘哎,对了,他这暴脾气……不会忍不住在打人吧,别、可别啊,在外面打人就算了、在警局里头打架,那不厕所里打灯笼,找死吗,’

  ‘还有,那黄什么说的‘入室伤人’案……该不会真的是他做的吧,这……这可怎么办啊,’

  ‘……’

  不想还好,越想、艾佳越是心慌。

  最后她实在是忍不住了,摸出自己那破旧的诺鸡鸭手机,找出一个号码拨打出去……

  ……

  这一路上,黄报国也沒怎么为难穆飞,,其实他倒是想为难穆飞,关键是他不太敢,毕竟这货的身手他是知道的,在沒到地方之前还是不要惹他了,否则麻烦的还是自己。

  等进分局,将穆飞带到问讯室门口,黄报国这才松了口气。

  “喂,老马。”

  黄报国向一中年胖警察摆摆手,“人我带回來了,这事儿教给你了……咳咳……”

  说话的同时,黄报国给这老马打个眼色。

  “人带來了,噢,好,交给我吧……”

  那老马站起身、拿个本子向这边走來,他用那本子指指旁边的问讯室,“你,进去,。”

  说这话的时候,这胖警察一副十分‘有派头’的模样,很是牛叉,穆飞沒跟他一般见识,进去到桌前坐下。

  ‘咔’

  老马把灯打开,坐到穆飞对面,“姓名。”

  “穆飞。”

  “性别。”

  “男。”

  “年……”

  这老马正问一半,忽然意识到不对,‘等等,他叫穆……飞,’

  想到这里他再抬头一看,顿时眼睛瞪大,有些出汗。

  “你、你你你坐着先等会儿……我出去一下……”这老马好象看到什么极为恐怖的事情一般,一脸畏惧的了出去。

  “黄副局,他他、他他是……”

  这老马跑到黄报国身前、一脸为难与惶恐的道,“他是穆飞啊,姜老大的那个那个什么师傅嘛,我审他、姜老大回來不踢死我啊。”

  “哎,你怕什么。”

  黄报国自从升职之后、领导派头更足了,他伸手帮老马拍去身上的灰尘,“他和小蝶是朋友又怎么样,咱们做警察的,最重要是什么,是端正的态度、是铁面无私,,对咱们來说,工作才是第一位,其它的,什么朋友、同事、同学,就算是亲情,也都得往后排。”

  “老马,你也是个老警察了,比我入职还早呢,这道理还用我跟你讲吗,你看看我和小蝶多好的关系了,不还是把这小子给带回來了,是不是,怎么到你这里让你问个话,就这么费劲呢。”黄报国连劝、带教育,说着些冠冕堂皇的话。

  “呵,倒不是费劲,只是我……”

  而这老马勉强的笑笑,心里却在骂人:你老爹是厅级的,我特么能和你比吗。

  你三十岁不到就升副局了,整个系统里有几个,我三十多了还是个小警员,我能和你比吗。

  你是姜老大的上司,你咋办都行,我可是她的下属,我能和你比吗,。

  这老马有种想骂娘的冲动,,还以为这货真想给自己个机会什么的,原來也是在坑自己。

  看出这老马的犹豫,黄报国双双开口道,“老马啊,小蝶她虽然很年轻、责任感很强、工作也非常认真,但她毕竟是女孩子,干咱们这行还是差一些,而且她父亲还不在北都,离的那么远……我这么说,你懂了吗。”

  虽然黄报国话沒明说,但他的意思老马已经明白了,他是说:姜谨蝶是个女的,再‘升’能‘升’到什么程度,再者,她爸是什么身份,我爸是什么身份。

  这么明显,你跟谁干……还用考虑吗。

  老马神色变幻,最后他点点头,“我知道了。”

  “嘿嘿,这就对了。”黄报国伸手在他肩膀上轻拍两下。

  “那……怎么审。”老马又问道。

  “怎么问……不是关键,关键是你要把他留住,懂吗。”黄报国答道。

  ……

  穆飞一根烟都快抽完了,那老马才回來。

  “姓名。”

  “你不问过了吗。”

  “啪。”

  这老马大巴掌一拍桌子,“重问,不行啊,我问你就说,别那么多废话,。”

  “哎,好好……你问吧。”穆飞耷拉着眼皮摆摆手。

  随后,是简单的一问一答,问了能有十五分钟,而对于有关案情的问題,穆飞自然一切都是各种‘不懂’、各种‘不知道’。

  在回答问題的同时,穆飞也有一点点奇怪,,这些家伙沒在问題上做些手脚、套自己的话,这不象他们的做风啊。

  穆飞正想到这里,那老马警官终于是问完了。

  “等着……”

  他拿着本子出去不知道做些什么,过了五分钟左右才回來,而且他身后又跟着两名警察。

  “根据我们掌握的人证物证,你的嫌疑非常大,根据规定,我们必须先将你拘留,对不起了……”这老马说着,向那两名警察摆摆手,示意他们‘带走’。

  那两名警察向前两步,一个拿铐子要铐,另一个摸穆飞的衣服口袋。

  “呵呵……”

  穆飞不慌反笑,,这和他想象中的情况果然是一模一样的,温水煮青蛙,一步一步把自己往‘悬崖边’推,先是问话,然后拘留,再弄些罪名扣到自己头上,等到自己反应过來,怕是连‘反击’的机会都沒有了。

  “你们先别动我,把黄报国叫來……我有话要和他说……”穆飞摆手说道。

  而对于穆飞这要求,这老马倒是沒拒绝,片刻之后,黄报国进了这问讯室,而此时他背着手、唇角上翘面带笑容,一副春风得意的模样,“怎么,听你说……你要见我啊。”

  “是……”

  穆飞依旧不慌不忙,他起身两步走到黄报国对面,“你确定……你要拘我。”

  “呵呵,你可别误会……”

  黄报国更加得意,“这可不是我要拘你、我个人要怎么样,而是规定就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