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我的未来女友 > 第1716章 败家徒弟的逆袭_下

第1716章 败家徒弟的逆袭_下


  第1716章败家徒弟的逆袭_下

  “哈哈,师傅,我就知道你最讲究。*”姜谨蝶一巴掌拍在后背上。

  而就这一巴掌,穆飞一个踉跄,差点没趴地上——姜谨蝶是按照平时的那种力道出的手,但穆飞健康的时候也就算了,现在他可是‘病号’啊,姜谨蝶却是淬体阶九级的实力,她这一巴掌穆飞哪里受得了?

  虽然穆飞尽量控制身体平衡并没有摔倒,但也是疼的他呲牙咧嘴的——其实单纯的疼还好说,万一被这货看出‘破绽’来,那自己可就麻烦了。

  正是这样,穆飞是敢怒不敢言,还得尽量装成一副‘没事儿’的样子。

  “哎?师傅,你咋了?”姜谨蝶终于发现异常,开口问道。

  “你、你……这败家玩意……”

  穆飞让自己的状态尽量正常,他站稳之后指指姜谨蝶责怪道,“我这两天腰疼,你还这么拍我……你想整死我啊你?”

  “啊?你腰疼?没事儿吧?用不用我帮你捏捏?”姜谨蝶十分关心的问道。

  “哎哎,先不用了。反正没什么大事儿,再说吧……”

  见这货没看出来什么,穆飞在心里长出口气、他赶忙岔开话题,“对了,夜蜂呢?”

  “噢,她姐来北都了,她过去看看。说晚一些回来……”姜谨蝶答道。

  穆飞更郁闷——为什么这么背?啊?为什么自己的运气这么差?夜蜂天天在家不出‘门’,偏偏这个时候出去……

  穆飞原来指着要是夜蜂在,还能保护自己一下呢,省得这败家徒弟虐待自己……是,就算是她不可能二十四小时保护自己,但能保护自己一会、让自己‘逃跑’也行啊。但现在……算了算了,求人不如求自己、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还是自己来吧!

  想到这里,穆飞大脑飞快思考,想着主意。而他打眼一看、看到桌上的‘鸡’爪子和啤酒,大眼珠子一转、一个主意出现在脑中。

  “败家徒弟,你别总吃那些方便食品了,对身体不好!不会做你去饭馆点两个小菜也行啊……对了,你还能不能喝点了?”穆飞指指桌上的东西说道。

  “当然能啊!难道你不知道我的外号吗?‘酒警’、‘酒警’啊!说我不能喝,那不是骂我嘛……”姜谨蝶又啃了两口‘鸡’爪子,不满的嘟嚷着。

  “我也想喝点儿,只是……小萌病了,玛娜做那玩意也不合咱华国人的口味啊,唔……”

  穆飞装模作样的思考一下、想起来了,“这样吧,你慢点儿整,我出去‘弄’两个小菜回来。咱师徒俩也一周多没见了吧?正好聊聊天儿……”

  一听有吃的有喝的,姜谨蝶顿时开心,“那敢情好啊!我陪你去?”

  “还是算了……”

  穆飞指指她那不比内‘裤’长多少的热‘裤’,还有连肚脐都盖不住的小背心,“有你换衣服那功夫,我都买回来了。你还是在家等着吧,为师去去就回……”

  “好,师傅,多点两个菜啊……再买点儿啤酒,家里要没有啦……”姜谨蝶在后面叮嘱着。

  穆飞摆摆手,示意自己知道了。

  他一出别墅,顿时原形毕‘露’。

  ‘啊哈哈哈哈,逃出来了……终于逃出来了……我真是天才,哥们实在是真是太特么机智了……’他强忍着笑、快步向自己的车跑去,‘废话少说,赶快逃命……’有一种说法,说是人若倒霉,喝凉水都塞牙……而穆飞就是那倒霉的那种。

  “噔噔噔……”

  他前脚才出‘门’,大小姐就从楼上跑下来。她张望了一圈、没看到穆飞,俏脸上‘露’出疑‘惑’表情,“肖蝶(小蝶),窝达令呐?窝刚柴好香听倒他索发(我刚才好象听到他说话)?”

  “噢,他出去买外卖和啤酒了,一会儿就回来……”姜谨蝶指指‘门’口。

  “真似的,桑(伤)还没好,就喝酒……依点都不阻意森体(一点都不注意身体)”

  只见大小姐柳眉微蹙、微微不快,“那依会儿他惠来,泥让他上楼找窝依下……”

  “噢。”

  姜谨蝶随口应了一声,没再多说,继续看球赛——不是她不愿意搭理这大小姐说话,是和她说话太费劲。

  不过她灌了口啤酒之后,才注意到问题。

  “大小姐,你等会儿……”

  她赶忙叫住正在上楼的芙琳,“你说……我师傅他受伤了?”

  “似啊。”大小姐回头,理所当然的答道。

  而姜谨蝶美目瞪大,再一回想刚才的场景……没错,自己那‘混’蛋师傅是有些‘异常’啊,莫非他真受伤了?照这么说,自己岂不是又可以尽情‘修理’他,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了吗?

  想到这里,她俏脸上‘露’出兴奋与期待,粉拳握起——又可以揍他、这实在是太爽了!!

  “嗯?”

  也正是想到这里,姜谨蝶又注意到一件事情——他刚才一回家就偷偷‘摸’‘摸’往外跑,又要出‘门’买菜……

  “我靠,不好,这‘混’蛋要跑!”

  姜谨蝶终于是意识到问题所在,她‘摸’起身边的手机,又从衣架上随意扯件衣服披上、防止‘春’光外泄,踩着拖鞋就跑出去了。跑到院子外一看,只能远远的看到穆飞的车尾灯。

  “还想跑?你想的美!!”

  姜谨蝶骂了一句,快步向不远处、芙琳所买的那个别墅跑去……

  ……

  “你似我地,小呀小苹果……”穆飞这个开心,在车上边扭边唱——他逃出来了,免遭各种虐待,能不开心吗?现在的他,就有种越狱犯人的那种感觉。

  而穆飞要去的地方,是军区——学校太不安全,这败家徒弟过个三天左右还得出差、自己也不至于跑回宾南,所以在军区躲个三天,是最最合理的选择。

  看着自己离家越来越运,穆飞越发的放心。

  不过正在他得意的时候,他的电话忽然响起。‘摸’出来一看,居然是那败家徒弟打来的。

  “喂,败家玩意,找为师干嘛?”穆飞说话的时候,语气多少有些‘得意’的意思。

  “我说师傅,你到哪里了?你等我一下呀,我也想和你一起去,好不好嘛?”姜谨蝶‘娇声娇气’的说着,听她这语气、就象在讨好男朋友的小‘女’生。

  而这时候,穆飞哪能不知道这货已经意识到‘问题所在’?

  正是这样,他也不装了。

  “哈哈哈,败家玩意,你就别装了!想跟为师斗,你差的远呐!”

  “放心,你好好在家待着,为师去去就回……嗯,时间不会太长哒,有个三天、五天的,就差不多了,哈哈哈哈……”

  穆飞大笑两声,挂断了电话。

  而刚才他光得意了,挂断之后才注意到一个问题,“哎,对了,听她边的声音……好象没在家啊……”

  说到这里,穆飞无意间扫了眼后视镜,一看吓一跳——泥马,后面不远处那车……不是大小姐那辆吗?

  大小姐自己买了台车,平时不怎么用。主要就是穆飞忙、不在的时候,皮特和玛娜可以陪她上学、购物什么的,图个方便。而大小姐、皮特自然是不可能在这儿跟他玩‘极品飞车’的,那是谁,就不用说了。

  “泥妹啊……”

  想到那败家徒弟就在自己后面不远处,穆飞又害怕了,一脚油‘门’踩到底,车子陡然加速。

  而后面的姜谨蝶,则是气恼的一拍方向盘。

  “‘混’蛋师傅,这时候居然还敢气我……你、你死定了。等捉到你,看姑‘奶’‘奶’不扒了你的皮!!”

  骂完,这货又‘摸’起电话,飞快的找个号码拨了出去,“喂喂,小马吗?我是你姜姐,你今天上不上班?是你班啊,那太好了,赶快帮姐个忙……”

  ……

  两辆车一前一后,在三环路上飞奔,各种漂移各种超车。那场面,就跟许多电影里的特技镜头也差之不多了。

  “快点快点,再快点儿……”

  看着后面的车越来越近,穆飞心急如焚,‘泥妹的,这要是让那败家徒弟追上,自己可就真的大黑猴子不是猩猩——废废(狒狒)了。’可是就在穆飞着急的时候,屋漏偏逢连夜雨——只见就在前方不远处,三台警车一字排开,将路封住一半。还有两名警察一见穆飞的车过来,赶忙用‘地刺板’封住另一半道路。

  “卟——”

  看到这一幕,穆飞有种想喷血的冲动——败家玩意,泥妹啊,不就跟你开个玩笑,你至于整这么大阵仗吗?你当为师是通缉犯啊?

  而这种情况,穆飞自然是不能开出去、也不能撞过去。他不想束手就擒,唯一的做法只能是转头、逆行。不过他还是低估了他这败家徒弟的剽悍程度——就在他一个甩尾调转车头的时候,姜谨蝶所乘坐的车直接‘撞’了过来,穆飞被吓了一跳、只能踩刹车。

  这车是指望不上了,穆飞下车就跑。

  但当他弃车的时候,他的结果就已经注定了——他才跑出去十米不到,就被人一个扫堂‘腿’放倒。然后双手被反扣背后,按倒在地。

  “嘿嘿……”

  姜谨蝶探头过来、望着穆飞坏笑,“‘混’蛋师傅,你还跑不跑了?”

  穆飞‘欲’哭无泪,‘完了,吾命休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