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我的未来女友 > 第1780章 有种傻叫挨揍不长记性

第1780章 有种傻叫挨揍不长记性


  第178o章有种傻叫挨揍不长记性

  “姓穆的,我和你沒完,。”夜空下,黄报国咬牙切齿的自语道。

  而说完,他便开始考虑怎么才能出这口恶气,找回这个场子。

  不得不说,这人与人真是不一样。

  有的人吃亏受气之后,自知不是对手,不再‘得瑟’。

  有人宁可拼了性命,也要让对方付出代价。

  也有人表面屈服,暗中蓄势,等待自己强大了,再一举将对方踩在脚下。

  但是偏偏有那么一种人,他明明知道对方比自己强大的多,自己根本不是对手,却还要三翻两次的去挑拨对方。

  有一种傻,叫吃亏挨揍不长记性。

  有一种贱,叫好了伤疤忘了疼。

  黄报国就是这种又‘傻’又‘贱’人。

  他此时的想法是:反正我都丢人丢到姥姥家了,我看你还能怎么整我,就算只是旁系,我也是黄家人,你姓穆的,真敢对我下狠手不成。

  反正哥现在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咱们走着瞧。

  不过事实上,黄报国也知道这事情仅仅是嘴上说着简单,真想整穆飞,哪有那么容易。

  这货不但身手极为强大、几近‘人’,还有军区这个大背景做后台,想整他难上加难。

  至于找杀手……这想都别想,,这要是让自己老爸、还有家里那些老头子知道自己用这种下三滥手段,不要说穆飞了、他们就得打断自己的狗……啊呸呸,是打断自己的腿。

  想來想去,轻叹一声,想仅靠自己的力量对抗穆飞,难,实在太难。

  现在他就恨啊,恨自己为什么只是旁系、而不是黄家的直系子孙,如果自己是直系的话,都不用自己开口,就有人为自己出头了。

  也正是想到这里,他终于意识到:想要整穆飞,自己做不到,必须得依靠自己家族的力量。

  但问題又來了,自己只是个‘旁系’,属于那种‘爷爷不亲、奶奶不爱’的,谁搭理自己啊,怎么才能把仇恨引到黄家‘主家’去呢。

  “我要变成、童话里……”忽然他的电话响起。

  摸出來一看屏幕,他先是一征,随后却笑了……

  ……

  半个小时之后,黄报国來到某‘夜场’。

  一进大厅,各色灯光闪烁,劲爆的音乐震耳欲聋,舞台上几位身着暴露舞衣的年轻女孩,随着音乐、卖力的扭动着她们纤细的腰肢,挥洒着青春与汗水。

  显然,黄报国对这里也比较熟悉,进來之后都不用找,便径直向某个卡座走去。

  到地方一看,已经有三男一女坐在这里,这三个男年纪比他略小,见他纷纷打招呼,那女的一开始还沒动弹,最后被搂着她那男的说了两句,这才赶忙站起身、恭恭敬敬的问好。

  坐下之后,其中看起來颇为壮硕的家伙拍拍黄报国的肩膀,“国哥,事情我们都知道了,咋办,你一句话的事。”

  另两个男的也点点头,望向黄报国,好象等着他‘下令’。

  看到这一幕,黄报国略感动:谁说豪门深似海,谁说豪门沒有人情味,看看这几个小兄弟……自己沒白疼他们。

  这几个人都是黄报国儿时的玩伴,其中两个是黄家‘主家’的,一个和他一样,也是旁系。

  那时候还小,也不分什么直系旁系,就看能不能玩到一块儿去,这三个弟弟,就是和黄报国关系最好的几个,小时候他沒少为这三个家伙和其它人打架……鼻青脸肿那是常事儿。

  只是成年、工作之后,越來越忙,这些兄弟见面机会少了,现在看來……还行,他们沒忘了自己这个哥哥。

  而这些弟弟讲究,自己也不能坑他们。

  黄报国沒说怎么办,先将穆飞的身手、背景告诉他们,让他们寻思寻思、考虑考虑,别对上了,再后悔。

  谁知道这几个小老弟听完之后,根本不在意。

  其中一个看起來急脾气的家伙,‘咣当’一拍桌子,“他有军方背景就特么牛叉啊,草,明天我特么找人塞他车里半斤‘冰独’,然后把整个大队拉去……我看他傻眼不傻眼。”

  “阿豹,闭嘴,你个傻叉。”

  黄报国还沒说话呢,他旁边那个壮汉就一拳敲过去,差点将他给推地上。

  “你别以为你在缉毒队就怎么样,就你那下三滥的手段,让爷爷知道、他不得扒了你的皮,,不知道爷爷最讨厌这个吗,阴谋是不行的,要玩,就要玩阳谋。”这壮汉名为黄大全,在‘都反恐怖特警队’工作,而且混的不错。

  “什么阴谋阳谋,能给国哥报仇不就结了……”

  黄豹坐回來,不满的嘟嚷着,“那你说怎么办。”

  黄大全大手一摆,“简单,那小子不是能打吗,那就让他打,找几个人让他揍一顿,再找几个人,再让他揍一顿,等事情闹大,我就怀疑他是恐怖份子,等抓回去,怎么揉捏他,还不是咱一句话的事儿。”

  “国哥刚才说了,这小子身手极为强大,你们说抓就能抓住啊。”黄豹不服气反问。

  黄大全咧嘴一笑,“他跑就坐实罪名,当场击毙,,要是他还敢还手……哼哼,他厉害,我们上头就沒厉害的人吗。”

  说着,黄大全伸手指指上方面,笑的高深莫测。

  黄报国也不禁点点头,深以为是,这反恐怖特警部虽不属军部,但也非常神秘,藏龙卧虎,不能轻视。

  最后,那位看起來有些‘书生’气息的家伙微微一笑,向上推推自己的金丝眼镜,“国哥,想出这口气、可不一定非得用武力……我想问问,他有什么生意吗。”

  这人名为黄悦文,年纪轻轻便身居‘商管部门’高位,这兄弟四人中,属他最有出息。

  而听他开口,黄报国不禁一怔,他想起什么。

  他之前就知道穆飞有生意,是和车家的合作,而且貌似做的还挺大,他一直沒想从这方面下手,是因为他们黄家和车家有过一点点交情,他不想‘误伤’车家,防止‘主家’里的长辈骂自己。

  但现在,自己都被整成这样了……还顾忌个屁啊。

  而黄悦文看到黄报国这表情,就知道自己的提醒起作用了。

  他再次习惯性的推推眼镜,微笑道,“国哥,如果那姓穆的沒有生意,那算他运气好,但只要有生意,我分分秒秒就可以让他做不下去,关门大吉,。”

  其实说到这里,黄报国心里大概已经有了算计,他心中的窝囊与压抑轻了许多,脸上终于露出笑意。

  “你们三个小子这么上心……具体怎么做,咱们一会再商量,來,先走一个……”

  黄报国拿起瓶啤酒,和三人轻碰一下,仰头一口干了……

  ……

  北河,某军事演习基地,一辆黑色‘灰腾’缓缓驶近。

  才到门口,一荷枪实弹的门卫士兵便伸手示意停车。

  “请出示证件。”这士兵走过问道。

  穆飞随手将自己的军官证、通行证递过去,那门卫士兵仔细核查,向自己的战友才摆手示意放行,“今天的演习项目是空手搏击,在六号区域,进门后右转直走,大概十分钟的车程……”

  穆飞谢过这士兵,便顺着他指引的方向驶去。

  十分钟之后,穆飞到了一个比较象‘室外体育场’的地方,这里人可不少,走來走去,全是身着迷彩装、或军装的战士。

  待穆飞停好车,到这‘体育场’的大门,现一位极为‘显眼’的女孩子,她身材高挑、相貌清秀,一头雪白色的长更是给人一种异样的美感,那感觉……就象是‘冰雪公主’一般。

  见到这女孩子穆飞心中一喜,脸上也忍不住露出笑意,“嗨,洛洛……”

  沒错,这女孩子正是洛雪,她之前和穆飞通过电话,得知穆飞要过來,便到门口等他。

  见到穆飞,洛雪也抿嘴轻笑。

  穆飞赶忙小跑过來,上下打量着洛雪,“洛洛,等挺长时间了吧,你什么时候过來的。”

  “我都來这里两天了……谁象你那么‘清闲’,不到自己的比赛、面都不露的。”洛雪娇嗔般的瞪穆飞一眼,着牢骚,,其实她不是责怪穆飞‘沒正事’,而是责怪穆飞这段时间沒有联系她。

  而话正说到这里,穆飞还沒回答呢,洛雪便赶忙左右张望一下,扯着穆飞向旁边走去,“这边说。”

  洛雪扯着穆飞到个人略少的角落,这才道,“阿飞,我那有点着急,跟你说正事……一会儿我得坐另一边,不能和你坐一起,所以,我只能现在、提前给你加油。”

  “嗯,什么这边……另一边的。”穆飞面露疑惑,表示不理解。

  洛雪简单的解释了一下,原來这小小赛场,也分两方‘势力’。

  其中一边,是‘姓李’的北都军区,简单说來,就是三号长这边。

  而另一边,是‘姓孙’的北河军区,就是孙启兴所在的家族。

  这两家,便是‘北都四大家族’中的孙家和李家,至于其它的军区、部队、家族什么的,和这两个庞然大物比就不值一提了,都要抱着两个家族的大腿的。

  其实许久以來,这两个家族都是呈‘并驾齐驱’的势态,但现在,这两个家族之前的关系有些‘微妙’。

  因为就在近一年左右,生了某些事情,使得北都军区受到些影响,而北河军区,却趁机‘展壮大’,越來越有影响力。

  也正是这样,某些原本抱着李家大腿的小家族、似乎‘闻’到什么味道,和李家慢慢疏远、却是和孙家越走越近。

  而洛雪所在的洛家,就是其中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