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我的未来女友 > 第1803章 尘埃落定

第1803章 尘埃落定


  第180章尘埃落定

  “呼……哈……”

  就在穆飞一刀刺中男爵的时候,他眼前的景物瞬间变幻——随着男爵被重伤,穆飞被催眠的状态也已经解除。

  夜蜂上去又补了几刀,直到确定这货真的死透了,二人这才放下心来,不停的喘着粗气。

  不知道夜蜂怎么样,此时的穆飞,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他得承认,这次他是托大了。

  他认为依自己这实力,不管碰上什么样的对手,就算打不过对方他也能全身而退。可是他却没想到,精神系异者能居然这么强大,他真的险些栽到这男爵的手里。

  而这次他能度过这危机,与实力无关,完完全全是运气的因素。

  第一,非常巧合的、他把夜蜂叫来墨国。

  第二,夜蜂出于关心过来找他。

  第三,二人‘双修’的功法有‘心灵感应’的功能。

  第四,那男爵只能催眠一个人,无法同时催眠他和夜蜂两个。

  这么多原因、这么多巧合,哪怕少一个,最后死的、也一定是他和夜蜂。+≌+≌+≌+≌,m.⌒.co▽m

  刚才打的时候还没怎么样,现在打完,实话,穆飞真是有一后怕。

  ‘果然应了那句话,装比是不会有好下场的……看样以后哥们还是低调一才好啊……’穆飞看着自己身上的伤,自嘲的在心中自语一句。

  他完,抬头望向夜蜂。

  此时,夜蜂的头发、衣服,已经完全被雨水打湿,身上还沾着不少泥水,看起来很狼狈。而这不是关键,穆飞发现夜蜂正歪着脑袋,柳眉蹙起,气呼呼的瞪着自己。

  就在穆飞疑惑之间,夜蜂已经快步走来,一把抱住他的脖子,向他的唇吻去。

  穆飞还以为夜蜂想要‘庆祝’一下,谁知道他才搂住夜蜂的纤腰,便吃痛的大叫起来,“唔唔唔……”

  待夜蜂松开他,穆飞伸手一摸自己的下唇,全是血。

  “夜蜂,你疯了啊?咬我干嘛啊?咝,好疼……”穆飞捂着嘴,被疼的直呲牙。

  而夜蜂依旧那副气乎乎的模样,也不话。就见她一俯身,将穆飞扛到肩上,飞速向不远处的楼跑去。

  “哎,疼疼疼,伤口要裂开了……”

  “慢,你慢啊!”

  “我靠,杀人啊?你想谋杀亲夫啊?”

  穆飞不停的发牢骚,他身上伤本来就不少,胸口、腹那两下创面不大都挺深的。夜蜂跑的时候再这么一颠簸,他觉得自己的伤口越挣越大,比原来更疼了。

  但夜蜂依旧没理他,直到进了那楼,才把穆飞放下。

  而这一路上,穆飞虽然没搞明白夜蜂为什么这么生气的,但是却能大概体会到她的心情——酸,她的心里酸了吧唧的。

  进楼之后,夜蜂也没怎么理穆飞,而是各个房间翻找。

  一分钟不到,她拿着毛巾、睡袍走了回来。她坐到穆飞的旁边,三下两下,便把穆飞的军服给撕个粉碎。

  “哎哎哎,你干嘛干嘛?在这里……不合适吧?”穆飞嘴上耍着流氓。

  而夜蜂依旧不回话,而是用那条干净的,一下下的帮他擦拭身上的雨水、血渍。而从她的眼神中,穆飞读出浓浓的心疼和关心……还有,还是‘酸’。

  穆飞见夜蜂还是不话,忍不住试探问道,“夜蜂,你……咋生气啦?”

  夜蜂不理,穆飞又问,“是……我惹到你了吗?”

  夜蜂终于忍不住了,猛的抬头、美目直瞪着穆飞,“你有别的女人,我可以不管、不问,甚至不吃醋,也可以和她们和平相处!!但你为了她们拼命、受这么重的伤,我就生气!我不高兴!”

  “当时,芙琳走就走,半消息都没有,她考虑过你的心情吗?结果几个月后,一个电话、就让你飞出半个地球来找她,受这重的伤不,差连命都丢了……凭什么?她凭什么啊?”夜蜂着着,自己都眼圈泛红。

  穆飞的心中瞬间一软——他哪能不知道,夜蜂这是在为他鸣不平?

  明明是和别的女人‘分享’一个自己,可是夜蜂非但没有自己什么,反为自己受到委屈而生气、难过……能做到这样,怕是她爱自己,也是爱到了极吧?

  自己何得何能,能让她对自己做到这一步?自己能有她这样的女人,简直就是一生之福!

  想到这些,穆飞的心中一阵阵温暖和感动。

  但话回来,事实上,也并非完全如夜蜂如想——大姐不是那么绝情,不想联系自己。只是她被软禁了,没有办法联系,而这些事情夜蜂是不知道的。

  穆飞想告诉夜蜂这些,化解她对大姐的误会和偏见。但……跟自己的一个女人,另一个女人的好,貌似也不是太明智的做法啊?这可怎么办才好捏?

  穆飞灵机一动,有了主意。

  他一伸手,将夜蜂抱到怀里。一边用真气为她治疗手臂上的伤,一边嬉皮笑脸的道,“夜蜂,你还记得嘛……我当初救你的时候,受的伤可是比这个还重呢!我可是在床上躺了整整半个月,才算是活过来,你忘啦?”

  而穆飞没想到,这话比他想象中的效果还好。他一完,夜蜂先是一怔,紧接着,俏脸上的怒意与幽怨变轻了许多。

  看到她的脸色变化,穆飞松了口气,在心中撇撇嘴,‘还什么‘我不吃醋’……这分明就是吃醋嘛?哼哼,难怪别人,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生物……果然如此!’

  当然,这话他也只是想想,没敢出来。

  不过夜蜂还是感觉到什么,抬起头,蹙眉盯着穆飞,目光不善。

  穆飞暗道不好,赶忙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他将夜蜂向自己怀里抱抱,趁她心情转好赶忙解释道,“夜蜂,其实大姐这事情、是有原因的,但是今天时间紧急,我没办法和你细……”

  “这样,咱们先把眼前的事情解决,以后有时间,我再慢慢和你解释,好不好?”穆飞轻声商量道。

  夜蜂现在也消气了不少,她盯着穆飞看了几眼,这才头、接受穆飞的建议。

  那男爵的武器比较废物——刺剑虽然很帅,但装比意义远大于实战意义,战斗力并不是特别强。正是如此,虽然穆飞和夜蜂、都没少被那男爵击中,但受的伤都不是特别的重。

  穆飞的《静谧真气》疗伤效果相当不错,二人话不过两三分钟的时间,夜蜂手腕上的伤已经基本愈合,行动、战斗都没有任何影响。

  “没问题了吧?”

  穆飞晃晃夜蜂纤细的手腕,“你联系一下教官,看看他们那边情况如何了,我先疗下伤……”

  ……

  其实就在穆飞和夜蜂、合力干掉男爵的同时,已经决定了这次行动的最终结果。

  十二名恶魔马戏团的杀手,连同男爵在内、七名被当场击杀,三名被活捉,只有两名逃掉。但已经没关系了,逃掉的这两个、都是丝毫上不了台面的角色,就算跑掉、他们也翻不起什么风浪。

  穆飞这边,就他和夜蜂受伤,而且伤的都不算特别重,这结果也在可接受的范围之内。

  唯一遗憾的,就到最后穆飞也没问出来,这些混蛋为什么要控制洛佩斯家族、还有另两个家族,他们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得知行动很成功,自己的人没有什么大的损失,穆飞放心下来。

  该他做的他都已经做完,剩下的事情他也不管了,善后工作全交给维宾去做。

  他花了些时间稍微疗伤,让身上的伤口快速愈合。随后,便与夜蜂一齐赶到希尔多的住处,将大姐和玛娜救出来。

  “达令,你回来了?”

  一见到穆飞,大姐就扑上来,一把将他抱住,抱的紧紧的。

  而才抱住没几秒钟,就忽然想起什么,又赶忙推开穆飞,美目上下打量着穆飞,“亲爱的,你怎么样?没受伤……啊!你怎么、怎么流这么多血,受这么多伤啊?这、这可怎么办啊?”

  “玛娜,快去拿医药箱……不不,快、快给罗伯特医生打电话,让他赶快过来……”

  “达令,你可不能死啊……我爸爸正昏迷不醒,我哥也死了,你再出什么事……我可怎么办啊?呜呜……”

  一瞬间,大姐美目浮起霖霖雾气,泪水顺着脸庞滑下——她眼中的关心与担忧毫不掩饰。

  而穆飞一见她这楚楚可怜的模样,顿时心中一酸,这个心疼。

  “别哭别哭,我没事的。我这就看着吓人,其实都是轻伤……”

  “你看看,伤口是不是不大?这都结痂了,用不了两三天就好了……”

  穆飞轻轻扯开自己的衣服,让大姐看他身上的伤——他倒是没有夸张,虽然这才过半个时左右,他的伤口真的已经好了大半。

  但是大姐的眼泪却是止不住,抱着穆飞呜咽不停。

  “哼,现在知道心疼了?受伤还不是因为你……”夜蜂斜眼撇大姐一下,不满的轻哼一声。她干脆眼不见心不烦,将头扭到一边,望向窗外看风景。

  夜蜂是不关心,所以没想那么多。

  但是穆飞知道,其实大姐情绪激动,并非只是自己受伤这一件事情。

  父亲昏迷不醒、如亲叔叔般的西蒙惨被杀害、自己被软禁、家族也被弄的乱七八糟,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居然是之前很疼她、她最信任的哥哥……这种打击之重,又岂是外人所能体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