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我的未来女友 > 第1815章 有人使坏

第1815章 有人使坏


  第1815章有人使坏

  厂房被封、负责人避而不见,加之那恰逢其实的报道,车伟辰终于意识到一件事——这并非是巧合,而是有人要整自己。

  至于周蔓婷让穆飞看的那篇报道,已经是伟辰药业第二次上报纸了。

  听到这里,穆飞也是眉头皱起,“这人是谁呢?”

  “这就是我觉得最窝囊的地方——被坑,都不知道谁坑的自己。”

  车伟辰举瓶灌了一口啤酒,“现在能猜的,是这人一定很有势力。调动媒体、官方的力量,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穆飞点点头,表示赞同。他忽然想起什么,问道,“关于舆论这方面,你没让小光想想办法吗?”

  穆飞的意思很明显——他想让司徒冰光,用网络的力量,引导一下舆论走向。

  “试了,但效果不好……”

  车伟辰无奈的摇了摇头,“虽然现在网络媒体越来越重要,但是网络媒体都被用坏了。二者一比较,绝大多数人,还是更相信报纸、电视台这种传统媒体。”

  现在,不只是车伟辰了,穆飞也觉得有够窝囊。

  首先,他什么也没错,车伟辰、药场、乃至药品,都没有任何问题——非但没错,那产品还绝对是个好产品。可是莫名其妙、无缘无故的,就被人泼盆污水,生意大受影响,这事儿谁不恼火?而且厂房还被封了。

  但他也知道,光恼火不是办法,问题,得解决才行。

  “那这事儿,你有什么头绪没有?”穆飞又问道。

  “我想‘解铃还须系铃人’,得先弄明白这整咱们的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整咱们,然后再说怎么解决。但是现在有点困难,就是不论是那报社的领导,还是查封咱厂子的负责人,都躲着我。我托人打听,也没得到什么结果……”

  “我觉得从这两个人身上、下手调查,是最合理的……”车伟辰说着自己的想法。

  “嗯。”

  穆飞点点头,想了一下,“那回头,你把那两人的资料整理一下给我,这事儿我去办。你继续托人打听,看看能不能打听出什么。”

  车伟辰知道,穆飞要的资料,无非是那两个的名字、照片、工作地点、住处、车牌号码等等。可这些东西,象工作单位之类的他知道,但是象照片、住处之类的,他也没有,也得现准备、现打听。

  “再怎么样,今天也来不及了……”

  车伟辰抬手看了下时间,“一会咱喝完,我回去就开始准备。争取明天晚上之前,把这些东西给你。”

  ……

  和车伟辰说完正事儿、又闲扯一会儿,穆飞回到家中已经是十二点多。

  穆飞家中这些人,基本上除了米贝贝都是按时睡觉、早睡早起的乖宝宝,这时候应该都已经睡下。而米贝贝没人陪她疯,应该也睡了。

  不出穆飞的预料,他到家的时候,别墅内已经‘熄灯’,除了门口特意留给他的小门灯外,屋里漆黑一片——看到这一幕,穆飞心中窃喜,都睡了好,没有碍事的了。

  他轻手轻脚的回到房间,脱掉外衣换上睡袍,去浴室冲了个澡。洗完之后,他轻着脚步、走向夏雪的房间。

  “咔哒……”

  他轻轻的扭开房门,进屋后将房门反锁,又蹑手蹑脚的向夏雪的床摸去。

  到了床边,他终于‘原形毕露’——他掀开被子,抱起床上的女孩子便亲,手还不安分的乱摸。

  雪姐的身子很轻,她的唇依旧柔软、带着些许芬芳,她的肌肤细腻光……嗯?好象不如以前那么光滑了呢?略微粗糙了一点点……嗯,一定是上下班风吹日晒,皮肤都变的不好了……看样得给雪姐再拿回点化妆品回来才行!要最高档的那种!

  咦?怎么除了皮肤变粗糙,雪姐怎么瘦成这样……屁股上一点肉都没有了?奇怪……

  就在穆飞疑惑的同时,旁边忽然传来夏雪的声音,“小飞,你在做什么啊?”

  “啊!”

  这一声,差点没把穆飞的魂儿吓出来——雪姐在旁边,自己抱着亲的这是个什么玩意?

  他再低头一看,鼻子都快气歪了——居然是米贝贝这死丫头。更可气的,是这丫头正闭着眼睛,俏脸泛红、抿嘴笑着,一副享受的模样。

  穆飞一把揪住她的鼻尖,“死丫头,你怎么在这里?”

  “啊呀呀,要掉啦,鼻子要掉啦!”米贝贝疼的‘哇哇’直叫。

  “小飞,你别弄疼她,快放开!”夏雪赶忙制止。

  夏雪的话穆飞不得不听,他松开手,“快说,你怎么在这里?”

  “哼!”

  而米贝贝一边揉鼻子,一边俏脸一扬,得意的道,“我就知道,学长你今晚一定会来雪姐的房间,怎么样?被我猜对了吧?所以,我就提前来等你啦……”

  说着,她还舔舔嘴唇,一副‘赚到了’的样子。

  只是她话还没说完,就觉得身子一飘,然后整个人就坐在硬邦邦的地板上,摔的她屁股直疼。

  她再定眼一看,发现自己正坐在走廊地上——她居然被扔出来了。

  “学长,你……”

  她起身,正想再进屋,却正好看到房门‘咣当’一声、严严实实的关上,然后是‘咔嚓咔嚓’门被反锁的声音。

  “学长,你个坏蛋,居然敢扔我!你给我粗来!”

  “你开门,有本事你给我开门,来跟我大战三百回合!”

  “学长,快开门啊,让我进去吧!你不觉得多一个人,快乐就增加一倍么?”

  “好你个坏蛋,你不开门,我就在这里喊一夜!”

  “若伊姐姐,我这里有好听的东东,很精彩滴哟,要不要一起听听?”

  “……”

  米贝贝在外面,边砸门、边大喊大叫。

  “咣当!”

  最后,门还是开了,穆飞铁青着脸走了出来。只是他没理米贝贝,而是进了浴室,几秒钟后,他拿着两条浴巾……确切说是浴巾拧成的绳子走了出来。

  米贝贝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学长,你想干什么?”

  “我、我不闹了,我投降!投降还不行嘛?”

  “我……啊啊啊,救命!雪姐,救命啊……唔唔唔!”

  她想跑,但哪还来得及?三分钟后,她被绑成‘毛毛虫’形状,扔进浴室里……

  ……

  清晨六点。

  “早睡早起~啦啦啦,身体好~~嘿啦啦!”许小萌手里拿着扫把,一边哼着不知道哪里学的小调,一边做着家务,这个开心。

  “嗯?”

  忽然间,她停下手里的动作——她好象听到什么。她顺着声音寻去,扭开浴室的门。

  “哎呀呀,什么玩意?!”那呆萝莉被吓了一跳,赶忙躲到旁边——她发现一只大号‘毛毛虫’,正在地上扭来扭去。

  不过当她看清楚之后,她小手轻抚自己鼓鼓囊囊的胸脯,长出一口气,“呼,原来是贝贝姐姐啊……吓死小萌咯……”

  没错,那被绑成毛毛虫形状、在地上扭来扭去的人,正是米贝贝。而她的嘴被什么东西塞住,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

  显然,许小萌对于她这模样非常感兴趣。她双眼闪着好奇的光芒,走过去后,蹲下仔细观察了一会。眯着眼笑吟吟的问道,“贝贝姐姐,你把自己绑成这样……是在玩什么新奇的游戏吗?”

  “呼……唔唔唔!”

  听这话,米贝贝差点没被气死——你见过谁能把自己绑成这样的?你自己绑一个试试?

  她不停的“唔唔”,眼睛还向下看,那意思是说,‘看没看到?我嘴里塞着东西呐?’

  而许小萌完全没注意到她的暗示,掐掐她的鼻子,桶桶她的肋骨,扯扯她的耳朵,玩的这个开心。

  “唔唔!”

  “唔唔唔唔!”

  “呜呜唔!”

  米贝贝不停的暗示,但是许小萌注意到的时候,已经是四、五分钟之后了。

  “唔……”

  许小萌扭着眉毛、又观察了一会,才指着米贝贝的嘴问道,“贝贝姐姐,你是让小萌看你的嘴,是嘛?”

  “呜呜……”

  米贝贝连连点头,她激动的都快哭了——小萌这笨蛋,终于注意到了。

  而许小萌凑过去,仔细看看米贝贝嘴里的东西,她的大眼睛中又闪出好奇的光芒,“咦,贝贝姐姐,你嘴里的……好象是小萌的袜子啊!”

  “唔唔……”

  米贝贝再次连连点头,她不停的心里喊着,‘快拿出来。’

  许小萌两条纤细的眉毛扭扭,仔细的思考着。想了有一会,她粉拳‘啪嗒’一下、轻砸到手掌上,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贝贝姐姐,小萌知道你的意思啦……”

  她起抬腿,把自己脚上穿的长筒袜也脱了下来。

  “既然你喜欢,那小萌就忍痛割爱、把这双也给你吃好啦!”

  说着,她将那才脱下来的袜子,向米贝贝的嘴里塞去……

  ……

  半个小时之后。

  “小萌,你给我站住!”

  “啊啊,救命啊!贝贝姐姐发疯啦!”

  “你才疯了呢!!呜呜呜……死小萌臭小萌,我跟你拼了……”

  “……”

  许小萌和米贝贝一个跑一个追,也不知道在这别墅里跑了多少圈了。

  正在吃早餐的林若伊、向穆飞这边凑凑,“阿飞,你不觉得……今天的小萌和贝贝,闹的特别厉害吗?这、这怎么回事儿啊?”

  穆飞无奈的耸耸肩,“那谁知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