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我的未来女友 > 第1851章 穷途末路

第1851章 穷途末路


  第1851章穷途末路

  穆飞和周海滨刚逃出来十分钟多一点,追兵就赶到。

  此时,穆飞后方是警车、直升机紧追不舍,前方一排警车一字排开,还铺满了针刺板——现在这情况,说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也不夸张。

  知道想乘车出北都是不可能了,穆飞对周海滨道,“海滨哥,一会你带上我徒弟先走,还有我的家人,就都拜托你了。如果中途无法联系,咱们就到墨国,洛佩斯庄园见面。”

  “还有一件事情,就是那实验室,你再多叮嘱老沙和谢子云几次,一定要给我看好了。”穆飞嘱咐道——其实其它人,穆飞都不怎么担心,至少他能带着她们走。他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实验室里的小小萌。

  谁也想不到,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发生这种事情啊!

  现在,穆飞是想带她走,但完全做不到。而要连同培养皿一起带走的话,风险太大。一个疏忽大意,可能就会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而唯一幸运的,是实验室所在的别墅,当时是大小姐的名字注册买的。

  穆飞现在只能祈祷……祈祷黄家人没有查他,或者没有查到实验室。要是真的被发现,那他也只能再想其它办法,实在不行,只能冒风险给小小萌换地方了。

  说话间,穆车已经到了无处可去的地步,再往前就是针刺板,周海滨只能被迫停车。

  穆飞没让周海滨下来,而是抱着姜谨蝶下车,又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将黄悦文给揪了下来,再把姜谨蝶放到副驾驶位上,绑好安全带。

  就这么十几秒的功夫,天上的直升机,地上的警车,已经跟了过来。那些特警纷纷下车,多到数不清,他们将穆飞团团围住。

  这些特警,前面的手持防暴盾,后面则是持着各种枪械,足有上百个黑洞洞的枪口,直指着穆飞,他们步步为营,包围圈也越来越小。

  被那么多枪指着,换个普通人,碰到这场面不吓死也吓晕了,但是穆飞脸上却是没有丝毫惧色。只是,他有些感慨。

  现在这场面,象极了网上的一张图片,‘你是要做一辈子的懦夫,还是一个英雄?哪怕只有一秒钟……’

  穆飞感慨的是:‘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英雄?英雄也都特么是被逼出来的!’

  而和穆飞的淡定相比,倒是他提着的黄悦文,吓的小脸刷白——他生怕哪个人枪走火,或手抖,再把自己给毙了。

  “抱头蹲下……不要再负隅顽抗,你是逃不过法律的制裁的。争取宽大处理,是你的唯一出路……”一个特警拿着扩音喇叭,喊着‘台词’。

  这时候,人群分开,两个人在簇拥下走进包围圈——正是黄家四位掌舵人中的其二,黄天养,黄天泽。他们身后,还跟着不少保镖之类的,刚才那些星组,国安的人,也在其中。

  看着他们身后的保镖阵容,穆飞也是不禁皱眉。

  这两人的保镖加到一起,足有十四人之多,而且实力不差,至少有练气阶四、五级以上的实力。

  如果只有这些人还好说,关键,是除了他们之外,星组和国安的人也在,上次围攻穆飞、擅长列剑阵的那几人也在其中,还有几个实力更强的,加一起至少有三十多人。

  这些人和那些保镖加一起,已经有五十多人……如此人数,就算他们实力不如自己,穆飞也不敢轻视——俗话说老虎也怕群狼,自己实力虽强,但也架不住对方人多啊!

  还是黄悦文打断了穆飞的观察,担惊受怕的他,看到他父亲来他也忍不住了,“爸,救我,救我啊!!”

  他痛哭流涕的喊着,二十二、三岁的成年人了,哭的象个孩子。

  黄天养一看自己的儿子的悲惨模样,而且还被穆飞手里象提小鸡似的、死扣住脖子,他是又气又怒。

  “放开我儿子,混蛋!”他指着穆飞怒吼道。

  他不说还好,一听这‘混蛋’二字,穆飞马上给了回应,他握住黄悦文的一根手指,用力一扭。

  “啪!”

  “啊啊啊啊!手,我的手啊!我的手指断了!!”

  “爸,救我,你快救我啊!”

  渗人的骨裂声声响起,黄悦文痛苦的哀嚎着。

  “你干什么?你特马……”那黄天养几乎要发疯,开口就骂。

  可是当他一看穆飞又握起黄悦文另一根手指,他瞬间就老实了,“我……别!别别别!我错了!我不说了,不说了不说了……我不说了还不行嘛……”

  黄天养,纵横官场几十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被他‘玩’死的大人物小人物不计其数。但是他从没想过,他有一天,会被一个无名小辈,欺负到这种程度。

  不只是他,黄天泽也是类似的想法——在华国如日中天,权利滔天的他们,居然会被玩成这样……难道这就是报应吗?

  黄天养见穆飞没再下手,他这才松了口气。他强忍怒意,换上种较为柔和的语气,商量道,“你要怎样才能放了我儿子?”

  穆飞就等着这话呢,他扭扭头,用下巴指指周海滨的车,“先让他走。”

  “好好好!让开,你们让开,都让开!”黄天养对着那些警察下令道。

  可是他发现那些警察根本不听自己的,他又扭头望向黄天泽,“你没听到吗?放他们走,放人啊!!”

  黄天泽无奈,摆摆手,示意放行。

  那些警察撤向两边,留出条缺口,拦路的警车也开走,针板也撤掉了。

  周海滨没有任何犹豫,一踩油门,车子瞬间加速到最大,飞速度驶出——不是周海滨不讲究,而是他知道,现在这种情况,他先走才是最好选择。

  “想追过去的话,就省省吧。五分钟后我和他通话,如果他无法接听,或他跟我说,还有人在追着他……我就扭断这孙子的脖子!!”穆飞晃晃手里的黄悦文。

  话正说到这里,穆飞忽然本能的感觉到一股危险,他条件反射般的一侧身。

  “砰!”就听一声闷响。

  他再回头一看,地上一个焦黑的洞,正冒着缕缕黑烟。

  ‘狙击手!!’

  想到这里,穆飞更怒了——他虽然与黄家闹僵,但是他也并没有完全下杀手。甚至相反,说他是处处留情,星组的,国安的,哪个他都没拿真本事。而且如果他想杀黄天泽黄天养,又岂有人能拦得住?

  可是他留情,这黄家,却是把他往死里整啊!

  这是他长期出生入死,已经生出这种本能。换一个人,怕是已经没心中弹,当场死亡。

  穆飞可不是忍气吞声的性格,虽然现在还不能下死手,但这口气他咽不下。

  他怒视黄天养和黄天泽,此时,这二人已经被吓傻——他们头一次看到,能躲过狙击枪的人!直到看见穆飞一把握住黄悦文的手,他们才反应过来。

  “住手!别!”黄天养伸手大喊。

  穆飞理都没理他,就要用力。

  可是就在这紧要的关头,穆飞又有一种危险的感觉——那感觉,就象是整个置身于寒冷的冰窖之中,让他背后生寒。

  穆飞知道不能硬来,赶忙侧身,他就看到一张‘黄布’从眼前晃过。

  待他定眼一看,这哪是什么黄布?而是一个袈裟,没错,就是庙里的老和尚披的那种。而攻击他的,也正是一位眉毛花白,慈眉善目的老和尚。

  待穆飞站稳身子,他感觉不对劲,再一看,不知何时,手里的黄悦文已经跑到那老和尚的身边。

  “阿弥陀佛……”

  这老和尚笑着望向穆飞,颂了句佛号,将黄悦文送到黄家人一边。

  此时黄悦文几乎崩溃,顿时痛哭出声——一直娇生惯养,骄纵惯了的黄家公子,这是从小到大第一次遭遇这个。

  “老和尚,你干什么?”穆飞心中火气几乎要压不住。

  “阿弥陀佛……”贫僧无意与施主为敌,只是欠老友一份恩情。老友相求,人命关天的事情,自然不能坐视不理。”这老和尚依旧笑吟吟的模样。

  “戒型大师,恳求你帮我拿下这个罪犯!”黄天养赶忙请求。

  “呵呵……”

  这老和尚却是笑着摇了摇头,“有果必有因,此时你看你儿子遭难受苦是果,那带来这果的因,又是什么呢?”

  而他说完,也不再理那两个黄家人,而是扭头望向穆飞,“施主,你先不必生气的太早,晚些时候,指不定要感谢贫僧呢?哈哈哈哈……”

  “黄家小子,贫僧欠你黄家的债,今天算是还情了,帮我转过我那位老友一声,就此别过!”

  这老和尚说完,便钻进人群,很快消失不见。

  而看到他走,穆飞虽然有火,但也松了口气——这老和尚,不简单啊!

  就拿刚才来说,他是怎么靠近自己的,自己完全没感觉到。还有那个让极度危险的感觉,自己几乎从没感觉到过。

  换句话说,这老和尚,可能比自己以往的任何对手,都要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