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我的未来女友 > 第2025章 大快人心

第2025章 大快人心


  孙保文眼睛一亮,“还有其它的好事?”

  “嘿嘿,是啊……”

  孙赫武倒是没卖关子,只是习惯性的探头过去,小声道,“我也是昨天晚上才收到的消息,洛家……”他小声轻语了一句,而他说完后,场内不知内的三人不禁面色微变。

  “不是说……至少还得一年多两年的……”

  “怎么这么快?”

  孙赫武只是笑笑,看着几人没说话。

  只是回过神儿之后,孙保文却又扭扭眉毛,疑惑的问道,”洛家之前放弃咱们,转而抱老李的大腿……现在他们遭遇这事儿,除了有点解气之外,对咱们来说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好处吧?他们也不会因此而倒向咱们这边,这算什么好消息?“

  “嗯,二哥你说的没错,单说这个,的确不算。但是等你知道下面这条好消息,就不会这么想了……“孙赫武说道。

  “什么?还有第三个好消息?”孙保文再次意外。

  “没错!而且是个天大的好消息!”

  说话的时候,他和孙方武二人,脸上的笑容完全掩盖不住。

  而且这次,他没再卖关子,直接说道,“那姓穆的混蛋出事了……”

  “什么?姓穆的出事了?”

  这消息一出,这屋内所有人都眼睛一亮。

  “哈哈哈,是啊,不但出事了,还不是小事……他这次绝对是九死一生,凶多吉少!”

  孙方武已经忍不住大笑出声,他插嘴道,“那还只是保守的说法,其实如果让我猜……我觉得他现在已经粉身碎骨,尸骨无存!”

  ”粉身碎骨?尸骨无存?这么严重?“

  孙保文已经惊讶的瞪圆眼睛,“老四,你别扯那没用的!赶快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那姓穆的小子虽然混蛋,但谁也不能否认他的能力……他怎么会落的那么惨的?”

  其实惊讶的不只是孙保文,孙启兴也很是诧异。

  而且除了诧异之外,孙启兴心里还多了些其它的情绪——他一直把穆飞当成对手仇敌,而且是那种强于自己,几乎无法赶超的对手,一生的对手。

  可是就这么一个难缠的家伙,自己不久之前跟他较劲,就这么几天……他就死了?

  而孙赫武那边在具体讲诉着,“穆飞那小子是有本事……但他再有本事,碰上空难,你说他死不死?“

  “空难?!”孙启兴重复一句,不禁皱眉。

  特别是孙启兴,他面露纠结——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心情了。

  的确,他一直非常恨穆飞,但他却无活诅咒穆飞死。

  老话说: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穆飞明知道自己对他有敌意,却不计前嫌,三番五次的救自己……就算是动物被救那么多次,都知道感恩了,更何况他还是个大活人!

  其实孙启兴自己也没怎么注意到,他对穆飞的恨,早已经慢慢变化——他不再是之前那种,单纯的希望穆飞死,他好出一口恶气。

  现在,他更希望在任务之中、或者单挑时,光明正大的压穆飞一头,这才叫解气!

  就算有时,他也恨不得穆飞死。那也是希望穆飞死在任务中,死在战场上,那是作为一名士兵的荣耀,死的光荣,死的有价值。

  可是……空难?这算什么?

  孙启兴感慨的时候,他无意间瞥向诸葛吾真。

  只见诸葛吾真唇角微微翘起,英俊而邪魅的脸上,是一抹诡异的笑。

  而看到这一幕,孙启兴顿时一怔——虽然此时诸葛吾真的神情,和平时那副儒雅淡然的样子差不太多,但是孙启兴还是发现异常。

  其实诸葛吾真并不是面瘫,他碰到意外的事情也会惊讶,碰到好事也会得意,只是表情很淡而已,不注意根本发现不了。所以不熟悉他的人,就觉得他宠辱不惊,好象什么事情都无法打动他。

  但是孙启兴和他从小一起长大,自然能发现他表情的细微变化。

  孙启兴楞住,是因为他发现,诸葛吾真脸上只有得意、幸灾乐祸之类的表情,却是没有一丝惊讶或意外——那感觉,就象穆飞这次遭遇不幸,他早就知晓了一般。

  孙启兴这边正觉得奇怪,就听孙保文问道,“你说现在都这年代了,航空技术这么发达,坐飞机比坐汽车、坐高铁都安全,那姓穆的怎么就能出事呢?而且连个消息都没传回来,就死了?”

  “我说二哥,你是不是弄错问题的重点了?”

  孙赫武不满的一摆手,“谁管他是怎么死的?不管是坠机,是爆炸,哪怕运气不好被当成敌机击落,甚至象电影里似的,被外星人带走,都跟咱们没关系!对咱们来说,他只要死了,那就是好事,就是大快人心,万事大吉!”

  ‘被击落?’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孙赫武自己没注意什么,但是孙启兴听到被当成敌机击落的时候,却是注意到了什么。他再扭头一看,诸葛吾真还是那副丝毫不惊讶,似乎一切早已知情的表情。

  一瞬间,孙启兴脑中闪过几个细节。

  空难……被当成敌机击落……时间在一周之前……

  不想还好,一想,孙启兴冷汗下来了。

  因为就在一周之前,诸葛吾真有一次违规飞行,那天自己明明看着他起飞,但是却没有飞行记录。而且那天似乎正好和穆飞出事的时间吻合。

  那时候诸葛吾真正在进行实弹测试,战机用的子弹都是无限量配给的……

  再加上现在他没有任何意外,还有那诡异的表情……

  虽然有点不太敢相信,但是一个猜测,却压抑不住的浮出水面——穆飞出事……该不会是他干的吧?

  想到这里,孙启兴不禁铁拳紧握,心跳都开始加速。

  这事情……可是太严重了,且不说穆飞是三号首长那边最看重的人,他出事老头子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就穆飞明面上的身份——华国军部正式军官,还有他为国家、为军部做的那些贡献,就这两点,上面领导就不能看着他出事!

  更何况,那家伙还是特七的预备成员,和特七的人都私交甚好……而特七那些人的战力……

  不想还好,越想,孙启兴越害怕。

  如果真和自己猜测的一样,那麻烦大了……万一真暴露出去,别说他个人不会有好结果,就连整个孙家,都可能要大祸临头!

  正是因为震惊,孙启兴都没发觉自己的眼神都有了变化。

  “嗯?”

  诸葛吾真似乎感受到异常,微微皱眉,向他望来。

  孙启兴吓了一跳,赶忙将视线移开。

  还好,诸葛吾真脸上只是一抹疑惑一闪而过,并没有太在意。直到这时孙启兴才发现,自己的手心满是冷汗。

  另一边,孙赫武正在说着更具体的情况,其它人也都没有注意到他的异常,

  “根据咱们得到的消息,穆飞应该在一周之前就回到北都,但是他乘坐的飞机,根本没有在北都机场降落着陆,也没有传出任何消息……”

  “他最后一次与国内通话的时候,已经进入咱国领空。这种情况,既便是发生情况需要紧急降落,也应该降落在咱国内的某个机场。可是在国内任何一个机场,都没有他的降落记录。洛家那丫头调查,询问最后一次起飞的机场、那边表示他们也没有返程……”

  “至此,这姓穆的小子已经消失一周了,他乘坐的那架飞机不知所踪,他本人也没有传递回任何消息……这种情况,最合理的解释,就应该是空难了!或者换个想法,要是那姓穆的真的没事,能这么长时间不传回消息吗?”

  “哈哈,哈哈哈哈……”

  孙赫武说完,孙保文消化了片刻,抬头问道,“这消息……可靠?”

  “这是咱们的人,从老李那边听来的,当然可靠!”

  孙赫武有些得意,“亏了老李还捂着盖着,怕这消息走漏。但这世界上,哪有不透风的墙?他在那边才下令一天,消息就已经传到咱们这边。”

  “好,好啊!”

  孙保文终于放心,咧嘴哈哈大笑,“那混蛋坏咱们那么多大事……报应!这就是报应啊!这个祸害,终于死了!”

  “这回,你知道我为什么说,洛家那事是好消息了吧?”

  孙方武接过话茬,“咱们之前数次失败,不论是之前那次军事演习,还是这次我和老李的交手,种种事件的关键,就是因为这个穆飞!”

  “包括洛家肯倒向李家,也是因为穆飞这个点。他们看出老李和穆飞的关系牢不可破,才想通过洛家丫头和穆飞的恋爱关系,将自己的洛家和李家牢牢绑在一起……但是!这一切有一个前提,就是那姓穆的和洛家丫头真能走到一起……”

  “现在,这个前提却恰恰被破坏了。姓穆死了,显然是不可能和洛家丫头成事,这不但对洛家来说是个打击,对老李的打击更大,特别是洛家还遭遇这种变故。现在的老洛家,就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这场变故啊,他们是躲不过去!”

  现在,孙保文已经完全理清了思考,继续说道,“是的,姓穆的一死,不但老李失去了重要的左膀右臂,变成了飞不起来的秃毛鹰。洛家也失去了和老李绑在一起的重要筹码,他们这个才结盟的盟友,八成是要散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