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我的未来女友 > 第2046章 失而复得

第2046章 失而复得


  第2046章  失而复得

  穆飞虽只身一人,面对孙家却是丝毫不示弱。

  一时间,场面陷入僵局。整个院内的气氛如同一个*桶,一点点火花都能引起一场灾难。

  这时候,龙俊陵终于是看不下去了。

  “够了!”

  他一拍桌子,快走两步过来,虎目直盯着穆飞,“你有没有闹够?”

  谁知道他这一句话,却将仇恨吸引到他自己身上。

  “我闹够了没有?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在闹?!”

  穆飞毫不客气的回吼,“我只前就说过,别人不能给我申张正义,我自己来。没人能还我公道,我自己讨!难道,就允许别人拿刀子桶我,还不允许我还手吗?”

  “说回来我还得感谢你,要不是你把那*巡航追踪系统的项目给我做,我也弄不到这几枚试验用*,更没有和孙家对峙的资本!”

  听了穆飞的话,龙俊陵又被气到了。这小子居然赖到自己身上,而且他分明是故意的。

  龙俊陵扭头一看,果然,孙家人望向自己的眼神不说是愤怒,也多少流露出不满。

  这小子,当真是把自己当成敌人了啊……

  龙俊陵强压怒火,“你可知道你的行为,已经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和军方和利益,就凭借这两点,就能将你按叛国罪论处!”

  “叛国罪……呵呵,哈哈哈哈……”一听这话,穆飞却是笑了。

  他抬手,远远的指着北都军方的方向,“现在军方最新型雷达用的六角锗银晶体,是我从泥国带回来的……”

  “特六研制那增整强士兵体质的药齐,用的配方,是我抢回来的……”

  穆飞伸手指着天,“半年以前,华国卫星实验被岛国破坏,是我保下来的……”

  “一个月前,咱华国战机、将岛国和米国战机赶出华国领空,用的都是我的技术!!”

  “我为军部做了多少贡献,你心知肚明!你们这些人升官、发财,有多少是占了我的便宜?”

  “可是到头来,我又得到什么?要杀我的仇人就在眼前,你们不管不问,反倒我成了叛国罪人,哈哈哈哈……”

  穆飞越说越笑,只是他的笑,却透着浓浓的悲凉之意。

  还是那话,他现在对于龙俊陵等人,甚至是对于军部,已经完完全全的失望。

  “只可惜,我是否叛国,你说了不算!人在做,天在看。对祖国对军部,我问心无愧!!”

  穆飞说着,抬手看了眼通讯器,再次望向孙家人,“你们还有一分钟。”

  龙俊陵此时无比火大——他本想劝说穆飞,让他迷途知返,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还怪罪起自己来。

  也是看出来,想劝穆飞回心转意是不可能了,龙俊陵只得回头望向孙家人,无奈的道,“你们……暂时先停止婚礼吧。”

  还是那话,越大的家族、层次越高的人,越是在乎面子。孙方武也是如此,如果有其它的解决方法,他是绝对不愿意取消婚礼的,那可太丢人了。

  而正当他一脸纠结、犹豫不绝的时候,诸葛吾真开口了,“穆飞,算你狠,你赢了……”

  诸葛吾真重叹一声,一脸不舍的看了眼身边的洛雪,一推,将她推向穆飞。

  穆飞赶忙伸手,将她接住。

  就在揽她入怀的一刹,穆飞心脏重重的跳了几下——他有种将最珍贵的宝贝遗失,失而复得的感觉。

  而感动的又岂止是穆飞,洛雪娇躯颤成一团。

  待穆飞将她的盖头掀开,她已经泪如雨下,脸的妆容都被眼泪打花。

  “阿飞……”

  她哽咽呢喃,纤手扯住穆飞的衣服,紧紧的不肯放开。

  不怪洛雪情绪失控,她最近真是被折磨的够呛。

  首先,热恋中的男朋友被害死,这打击就够大的了。可是她明明知道凶手、却没有能力报仇,还要被迫嫁给杀害他的仇人……这是多么痛苦的折磨?

  除此之外,家中对她最好、甚至比爸爸还要亲的爷爷,也病情急剧加重、昏迷不醒,随时有可能撒手人寰……

  这段时间她的压力实在太大了!

  可是现在,不但穆飞回来了,更是将她救出……这突如其来的惊喜,前后的反差,让她根本控制不住。

  此时,就算是前方是龙潭虎穴、刀山火海,她也无所畏惧——穆飞能为她做到这一步,就算是陪他一起死,她也愿意!

  只是这二人重逢很是激动,站在穆飞身后的小才女,心中却是泛起丝丝酸涩——这一次,明明自己付出的也不少,可是在穆飞哥心中,还是不如洛雪姐……

  至于洛家那些人,他们只能傻乎乎的看着这一切……此时这局势,已经完全超出他们的掌控,他们既便想做什么,也是有心无力……

  “吾真,你……”诸葛吾真的举动,让孙方武一瞪眼。

  “三叔,咱们也没其它的办法,不是吗?他视军部于无物,但我不能。他让我在自己和空军之间二选一,也只有我牺牲一下……”穆飞吾真无奈道——听了这话,穆飞恨不得直接一枪崩了他。

  这一切明明是他做的坏事引来的恶果,现在这话,倒显得他大公无私,反而自己成了小人。

  “洛雪已经还给你了……你可以取消*了吧?”诸葛吾真问道。

  “解药?解药呢?!”穆飞又问道。

  诸葛吾真眉毛一扭,“其实那药用一次的效果只有48小时,对于洛雪这种修练者来说,连30小时都坚持不了。时间一到,效果就会慢慢解除……不过既然你说了……好吧,启兴!”

  “哎?哎,大哥,我在。”孙启兴先是一楞,反应过来之后赶忙上前。

  “启兴,你去我房间,书桌第二格抽屉里,把解药拿来。”诸葛吾真说着,递出一串钥匙。

  “是,我现在就去。”孙启兴接过钥匙,低头要走。正在这时,他发现穆飞望来,他脸上闪过一丝慌乱,赶忙加快脚步。

  “人已经到你手了,解药也去取了……这回你该把那定时取消了吧?”诸葛吾真问道。

  穆飞冷笑,“你当我傻?取消了,你们会让我走出去?”

  诸葛吾真眉毛再挑,“那至少,你也得把*定时延后吧?启兴已经去取了,他再快,也得个三、四分钟的时间。你总不能让他回来之前,就先发动*吧?”

  穆飞想了一下,拿出电话,“小白,延后十……不,延后八分钟。”

  就在穆飞说话的时候,诸葛吾真唇角翘起,脸上闪过一抹阴森。

  而穆飞才将手机通讯放下,诸葛吾真陡然出手。只见他手从腰间后一摸,居然从背后抽出一把长剑,抬手就向穆飞刺去。

  这一剑可是不慢,剑尖仿佛月夜中的星芒,转瞬就到穆飞眼前。

  而且出手的又何止他一人?就在他拔尖的那一刻,那两个老头也是同时出手,一拳一掌、分攻穆飞左右两侧。

  穆飞大怒,恨不得一枪毙了这混蛋。但无奈诸葛吾真出剑太快,他根本来不及拔枪,只能拉着洛雪、伏身躲闪。

  “刺啦——”

  诸葛吾真长剑划过穆飞的腰侧,瞬间鲜血流出。

  “法克……”

  穆飞咬牙暗骂——他早就知道这诸葛吾真诡计多端、不会那么容易屈服,所以一直防备着。

  现在看来,幸亏有防备。否则就刚才他那一剑,就能将自己刺个对穿。

  此时穆飞已经怒极,哪里还会留手?他抬手便扣动扳机。

  “砰!”

  诸葛吾真也早有准备,穆飞才抬手的时候他就已经侧身躲闪,那一枪自然也是落了空。

  “小心他的枪!”诸葛吾真还出言提醒。

  这时那两个老头的拳、掌已经到穆飞近前,穆飞闪避之余,抬手枪口直指其中一人。

  那被枪指的老头也很是机警,见穆飞枪口向他,二话不说硬生生的收招、向一边跳去。但穆飞逼退了这一人,却是再也无暇顾忌那最后一人。

  而更要命的,是那出拳的老头,打的算是洛雪那一侧。依洛雪现在的状态,她根本扛不住这一下。

  穆飞毫不犹豫一转身,将洛雪护在身后。

  “嘭!”

  “卟——”

  一声闷响,穆飞一口献血喷出,怀抱洛雪径直飞了出去。

  三人交手极快,几个回合下来,不过眨眼的时间。直到这时,周围人才反应过来。

  “穆飞哥!”

  “姐!姐夫!”

  小才女和洛丽吓的惊声尖叫。

  不只是她俩,之前那些胆大的,看热闹的来宾现在也纷纷四散躲避——看热闹行,可是真打起来,谁也不愿意为了看热闹而丢了小命。

  一时间,会场内环境乱成一片。

  一些便装士兵也喊着‘保护首长’之类的,将那些重要人士往外走。

  “首长,这里危险……”

  王早还想劝三号首长,但是后者却是一抬手将他甩开。

  只见三号首长重重的一拍桌子,虎目圆瞪,“孙老三,管好你的人!诸葛吾真,你想杀人吗?”

  此时孙方武虽不知道诸葛吾真的想法,但对现阶段的情况十分满意,“老李,我做事不用你教!”

  “那姓穆的非但在我孙家大喜的日子来捣乱,更是意图袭击军事重地!前面的不提,就单单后面这条,就足给他个叛国罪!当场击杀他都没有任何毛病!”

  “你有那功夫指责我,不如你先管好你自己的兵!”孙方武背着手,一脸‘有理’的喝道……nt

  :。: